我看見自己敗壞的真相

江蘇省 李恆

我從神揭示人的話中看到神說:「以往說這些人是大紅龍的子孫,實際上說得明白點,這些人就是大紅龍的化身。」(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說話的奧祕揭示·第三十六篇》)我就認為神這句話是專門揭示那些無神論獨裁統治者的,因他們禁錮人的思想,嚴禁人信神、敬拜神,殘酷迫害神的選民,處處攪擾破壞神的作工,做了很多惡事,倒行逆施,逆天而行,處處與神敵對。而我是信神的人,還在教會盡本分,雖然也有敗壞性情,但不至於像他們那麼惡毒,我怎麼能是大紅龍的子孫,是大紅龍的化身呢?直到在神作工的顯明中,我才發現自己的本性實質與大紅龍是一樣的,的的確確就是大紅龍的化身。

我們教會的一個執事因受家庭纏累、轄制,在盡本分中沒有負擔,經常把與弟兄姊妹聚會的事給忘記了,我就和她交通:「你盡本分不能應付糊弄不負責任,咱們是教會執事,得對弟兄姊妹的生命負責,神把這麼重要的託付給咱了,要是掉以輕心,這可是讓神厭憎、恨惡的事啊!……」我這樣交通後,她不但不接受,反而找藉口、找理由反駁我,我心想:「她這人跟神都不一心,還能是神要拯救的對象嗎?她是不是不合用,是被神顯明淘汰的人吧?」從那以後,我在教會中就特別注重物色人選,想一旦發現合適的人就立即把她撤掉,但因一時沒有物色到合適的人選,我只好再和她交通。後來,她也認識到自己沒盡好本分,沒有負擔,屬於失職,願意彌補過失,但我總覺得還是沒有達到我要的果效,心裡一直看姊妹不順眼。一次,我讓她給一處接待家的弟兄姊妹聚會,去這個家路程遠一點,她就拒絕不願意去。我一聽心裡的火「噌」的就上來了,心想:「你這人盡本分還挑挑揀揀的,合己意的就做,不合己意的就不做,一點兒順服沒有,和你說什麼話都跟人反著來,我看教會要你這樣的人也沒有什麼用處,乾脆把你開除算了,反正這也是你不好好盡本分自作自受帶來的。」雖然我知道隨便開除人是違背原則的,但這個強烈的意念一個勁兒地往外冒,我想控制都控制不住,心裡總受這事攪擾,情形一落千丈。痛苦中,我只好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現在我看姊妹不聽我的,我心裡就想快點開除她,我也知道這想法不對,但我就是控制不住。神啊!願你拯救我,使我能正確對待姊妹,不做抵擋你的事。」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許多,想開除姊妹的意念也不那麼強烈了。

這時,一段神的話在我的腦海中浮現:「大紅龍的表現是:抵擋我,不明白、理解我話的意義,經常逼迫我,想用計謀來打岔我的經營。撒但的表現:與我爭奪權力,想佔有我的選民,釋放消極的話語迷惑我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九十六篇》)神的話使我感到震驚,我此時的流露不正是跟大紅龍的表現一樣嗎?想想神末世作工來拯救人,大紅龍卻瘋狂鎮壓、殘酷迫害神選民,極力編造謠言毀謗、抹黑全能神教會,攔阻人信神、跟隨神,企圖剝奪人蒙拯救的機會,攪擾打岔神的工作,而我呢?看到姊妹身上有些缺少,我不是憑著愛心交通真理幫助姊妹認識過犯,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能順服神的作工,而是上綱上線,憑己意就想開除姊妹,斷送姊妹蒙拯救的機會,我所思所想不就是在打岔、拆毀神拯救人的工作嗎?我這不正是大紅龍的化身嗎?我又看到講道交通裡說:「你看見大紅龍怎麼逼迫神、怎麼殘害神的選民,你再看看你自己怎麼抵擋神、悖逆神,跟神的選民不能和睦相處,裡面充滿怨恨,太自私,看看自己和大紅龍有什麼區別……有很多人不認識自己身上的大紅龍毒素,總覺得大紅龍太壞,那我要掌權保證比大紅龍好得多,是這麼回事嗎?現在讓你們掌權能比大紅龍好多少?能不能比大紅龍好得多呀?其實,大紅龍掌權和敗壞人類掌權就沒有什麼實質的區別,大紅龍能殺死八千萬人,你掌權呢,能殺害多少?有人說:『如果我掌權,我一個人不殺。』剛說完一個人不殺,有人在那兒咒詛你,你惱羞成怒,說:『那我就得殺一個,破例吧。』如果有一夥人起來反對你,你說:『殺了這一夥人也不算多,大紅龍殺八千萬人,我才殺一小夥人,比大紅龍殺的少多了。』如果再有一千萬人起來反對你,你說:『殺一千萬也可以,要不殺這些人,我還能掌權嗎?』這不就麻煩了嘛。你看你沒有權力的時候你沒作惡,你有權力了就不一定不能作惡,因為人的本性都是一樣的。」(摘自《講道交通(三)·人當怎樣配合神成全人的工作》)通過神話語的開啟光照與講道交通的解剖,我終於看清了自己的本來面目,看到自己就是大紅龍的化身,敗壞實質與大紅龍的本性實質沒有什麼區別。當姊妹對真理不透亮,盡本分應付糊弄沒有負擔時,我對姊妹沒有絲毫愛心幫助,反而帶著強硬的口氣要求姊妹;當姊妹反駁我,不聽從我的安排時,我就惱羞成怒,定罪姊妹是被神顯明淘汰的人,還心生惡意,想將姊妹開除出教會,這不正是大紅龍奉行的「唯我獨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無限上綱」「亂殺無辜」的表現嗎?這都是典型的大紅龍毒素啊!大紅龍亂殺無辜,殺人無數,從來不把人的性命當回事,只要誰與它意見不合,不聽從它、觸犯它,它就要設罪殺人,如果我掌權也會和大紅龍一樣無惡不作、無法無天,要不是教會制定的工作安排和原則卡著,弟兄姊妹監督著,我不早就把姊妹推上「斷頭台」了嗎?從我的所思所想中才看到自己既然有這樣的流露,那只要有權力、有地位也能做出跟大紅龍一樣亂殺無辜的事。是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使我認識自己醜陋、惡毒的本性實質,是神的審判刑罰給了我悔改的機會,我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同時更加痛恨、懊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通過這次經歷,我對自己的敗壞實質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看到自己的確是個沒有良心、理智的人,是地地道道的大紅龍子孫。同時也使我感受到,神的話無論說得多麼扎心,是否符合人的觀念,神的每一句話都是永恆不變的真理,早晚是要讓敗壞的人類心服口服的。神啊!我願盡好自己的本分來報答你的拯救之恩,願與弟兄姊妹打成一片,彌補以往的過失,重新做人安慰你心。

相關內容

  • 在爭戰中得勝撒但

    前段時間,我和配搭的姊妹在盡本分中因著觀點不一致產生了一些隔閡,覺得她狂妄瞧不起我。因此,我陷入了不對的情形裡,開始受她轄制,盡本分總也放不開手腳,說話唯唯諾諾,做事謹小慎微,以至於後來,我說話做事都看著她的臉色,對工作也沒有了負擔,完全活在了黑暗中。

  • 真認識自己不容易

    神喜歡誠實人,恨惡詭詐人,唯有做誠實人才能蒙神拯救,我就開始注重追求做誠實人,有意識地操練說話準確,反映問題客觀實際、實事求是,工作上不管是有偏差或是漏洞都一五一十地向帶領反映,自己流露的敗壞也有意識地解剖亮相……每次這樣實行的時候,我就覺得自己有些變化了,有點誠實人的樣式了,我不由自主地活在了沾沾自喜的情形中。

  • 追求背後的隱情

    前不久,我被弟兄姊妹選為中層帶領。一次聚同工會時,我心想:「我可得好好表現,要是表現不好,帶領和同工們會怎麼看我呢?」於是,當我們共同交通一個話題時,我只要有點認識就搶先交通出來,當我沒有認識交通不出來時,心裡就著急上火。

  • 配搭事奉很重要

    前段時間,教會下發一份工作安排,要求教會各級帶領必須設立配搭(一起配合工作的同工)。當時我覺得這樣的安排很好,我這人素質差,確實需要一名配搭協助才能把教會各項工作作好。

  • 以貌取人太謬妄

    以前,我總愛以貌取人,特別高看那些風度翩翩、知識淵博、談吐不凡的人,認為這樣的人通情達理、善解人意,是善良的好人。最近,藉著事實的顯明,我才扭轉了這一謬妄的看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