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叫真實的配搭

河南省 方利

前不久,我和劉弟兄一起被選為教會帶領。在作教會工作時,無論有什麼事我們都在一起商量,有時我還主動讓劉弟兄給我提缺欠,我們之間也沒有因為什麼事發生過爭執,因此我便認為我們能和諧配搭了。但藉著事實的顯明,再對照神話真理,我發現真正的和諧配搭並不是我所認為的那樣。

一天聚會時,劉弟兄在帶領面前提了我的一些缺欠,說我狂妄自是、不接受真理、獨斷專行等等。聽他這麼說,我很生氣,心想:「昨天我問你對我有什麼看法,你說沒有,今天在帶領面前卻說出了這麼多,你這人也太不誠實了。」但轉念又想:「我還以為我們之間配搭盡本分還算和諧,原來他對我有這麼多看法,這說明我們之間還存有隔閡,並沒有和諧的配搭,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事實面前,我不得不省察我們一起配搭盡本分時的情景:在聚會時弟兄雖然也交通,但談得很少,整個聚會幾乎都是我在交通,基本上不給他機會;在工作上有什麼事我們也在一起商量,但當觀點不一致時,我總是持守自己的觀點,否定他的看法,每次都是以弟兄不再吱聲結束;我們之間外表上看著也沒鬧什麼矛盾,但心裡總感覺好像有道屏障一樣,不能達到完全敞開心。此時,我才意識到我們兩人外表看是在配搭盡本分,實際都是我一個人說了算,我們之間並不是互相配搭的關係,就像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在事實的顯明中我才認識到,我所認為的「和諧配搭」就是外表的不爭也不吵,但從弟兄的反應來看這並不是真正的和諧配搭。那什麼才是和諧的配搭呢?我帶著疑問在神的話中尋找答案,看到神的話說:「你們在上面真理聽得多,事奉方面懂得也多,你們配搭著到教會作工的人若不互相學習、互相交通、互相補足,還從哪兒能學功課?臨到什麼事的時候,你們都當互相交通,達到對你們的生命有益處。你們對各樣事仔細交通之後再作決定,這樣才是對教會負責任、不糊弄。到教會都走了一圈,再聚到一起,把所發現的問題與作工中碰到的難處都交通出來,把所得的開啟、光照交通出來,這是事奉方面不可缺少的實行。你們得達到為了神的工作,為了教會的利益,為了把弟兄姊妹都帶起來,有和諧的配搭,你配搭我的,我配搭你的,互相補足,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以此來體貼神的心意,這才是真實的配搭,這才是真正有進入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應效法以色列人的事奉》)仔細揣摩著神的話,我心裡透亮了。原來,真實的配搭是彼此都能以教會的工作為重,為了教會的利益、弟兄姊妹的生命,能互相交通、彼此補足,以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彼此之間沒有隔閡、成見,沒有地位高低之分。對照自己的表現,我感到羞愧難當、無地自容。回想自己在配搭事奉中,從不考慮教會的利益,都是以我為中心,站在地位上作工,小心翼翼地維護著自己的名譽地位,唯恐別人不服我、小瞧我,與弟兄姊妹也不是站在同等的地位上互相交通,達到取長補短共同進入。表面上我與配搭的弟兄也在一起商量工作,可心裡根本不接受他的意見,最後還是按著我的意思來,從不考慮怎樣做對教會工作有利;雖然有時我也讓配搭的弟兄給我提缺欠,但也只不過是走形式罷了,當弟兄給我提出缺欠後,我根本不接受,總是辯解、表白,導致弟兄受我轄制,不敢再跟我敞開心交通,也不願再給我提缺欠了,以至於我們之間產生了隔閡,不能同心合意地作好教會的工作……此時,我才看清自己在配搭事奉方面,不僅沒有和諧配搭的實質,更嚴重地說,我就是在搞「獨裁」「專政」,我這樣作工作跟中共魔王掌權有什麼區別呢!中共就是實行獨裁統治,凡事都是它自己說了算,不聽取群眾的聲音,不採納政見不同人士的意見。而我呢,今天有點地位,就要在這有限的範圍內說了算,這不是跟中共掌權一樣嗎?想到這些,我心裡頓覺害怕,看到自己太危險,若再不變化,以後就跟中共的下場一樣遭神懲罰。

認識到這些以後,我不再對劉弟兄有看法了,而是從心裡感謝神擺設這樣的環境讓我認識了自己,也看到了自己的危險。此後,再與弟兄姊妹配搭盡本分時,我有意識地放下自己,存著體貼神心意、對工作負責的心,多傾聽別人的意見。一段時間後,我發現藉著這樣的實行不僅使我對真理有了更全面、更透徹的認識,而且也拉近了我與弟兄姊妹之間的距離,彼此能交心了。看著這樣的成果,我從心裡感受到按著神所要求的配搭事奉的路途去實行真好!

感謝神的開啟帶領,使我在這樣的審判刑罰中不僅認識了自己的敗壞性情,也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和諧配搭,今後我願在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中脫去撒但敗壞性情,真實地進入配搭事奉方面的真理,做一個合神心意的事奉神的人。

相關內容

  • 生命的財富

    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幾年來,我們夫妻二人都是在中共的逼迫中經歷過來的。在這期間,雖然我有軟弱,有痛苦,有眼淚,但藉著經歷中共的逼迫,我得的實在太多了。這樣的苦難經歷不僅使我看清了中共反動邪惡的撒但本質與醜惡嘴臉,而且也使我認識了自己的敗壞實質,領略了神的全能、智慧,我真實體會、認識到了神利用中共作襯托物的實際意義,跟隨神的信心變得越發堅定。

  • 七年試煉顯明了我的本來面目

    1994年,我隨母親一起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得知神又重返肉身來作拯救人的工作,我高興萬分,尤其能成為神拯救的對象我更是倍感榮幸。之後,我時常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唱詩讚美神,有時間就讀神的話,明白了一些神的心意後,我就一邊上班一邊在教會裡盡點力所能及的本分。

  • 我不再以素質差為藉口了

    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開始依靠神在本分上主動往上夠,看不透、不明白的不再推給別人,而是用心尋求、揣摩。感謝神!當我按照神的要求去實行時,也能看出文稿中存在的問題了,雖然有時對一些相對複雜的問題還看不透,但藉著跟弟兄姊妹一起尋求真理原則,慢慢也能明白透亮一些,盡本分也感到輕鬆釋放些了。

  • 解決應付糊弄才能盡好本分

    經歷過來,我真實地感受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已經失去良心理智,雖然外表也能撇棄花費,甚至在一些事上也能付點代價,但因沒有得著真理生命,還是敗壞性情在裡面掌權。彎曲詭詐、唯利是圖的本性時時支配我,做什麼事都為了得利,盡本分總想偷奸耍滑糊弄神,絲毫意識不到一個受造之物最該做的是還報神愛、體貼神心。

  • 神話引領有路可行

    以後不管臨到什麼挫折失敗,我都願來到神面前尋求真理,反省認識自己,用神的話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找到進入的路途,這樣實行自己的生命才能越來越有長進,本分也會越盡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