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神多年為何沒變化

河南省 進入

最近,每當弟兄姊妹指出我的缺少或不採納我的意見時,我不是心裡不服就是當面反駁,事後我也懊悔,但臨到事時仍身不由己地流露敗壞性情。為此我很苦惱,心想:「為什麼別人一句話就能使我惱羞成怒呢?我跟隨神八年了為什麼敗壞性情還沒有多少變化呢?」我陷入了憂慮中。於是,我便把自己的困惑帶到神面前,並多次向神禱告尋求,求神開啟使我能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沒有變化的根源。

一天靈修時,我看到一段講道交通:「人都恨惡自己的狂妄自大,恨惡自己的彎曲詭詐,多數人有些變化,個別的狂妄自大缺乏理智的人,彎曲詭詐成性的人,變化只是極少部分,因此他們的流露表現基本還是原樣,狂妄自大、彎曲詭詐還是清晰可見。這與人的經歷有關,他們始終都未追求自己的性情變化,只注重觀察別人的生命進入,結果耽誤了自己。原來他們只認為別人狂妄自大,應該受神審判刑罰,自己沒抵擋過神,神的審判刑罰是針對別人的,這種讀神話的觀點奇特,難怪他們沒有變化。」(摘自上面的交通)此時我才有所醒悟,原來我跟隨神多年還沒有脫去敗壞性情,根源是因我信神始終未追求性情變化,只注重觀察別人的生命進入,卻不追求真理,不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這時,我不禁想起自己以往在教會裡風風火火作工時的情景:讀神話時,我從不結合自己的情形,總是給別人講,與別人對號;聚會時,交通真理也只是為了解決別人的問題與難處,卻不尋求自己該進入的真理,尤其是交通神揭示人敗壞實質的話時,我總是舉一些弟兄姊妹失敗的例子,讓別人引以為戒,卻很少結合神的話對照自己的情形去認識、進入……就這樣一年一年過去了,我的生命進入幾乎是一片空白,但愚昧的我還以為自己有愛心,對弟兄姊妹的生命有負擔。特別是從去年到現在,教會安排我和一個小姊妹在一起配搭盡本分,我更是帶著「負擔」注重觀察她的生命進入。當姊妹流露狂妄自是的性情時,我趕緊結合神的話與她交通,但心裡卻想:你這人就是狂得很。當姊妹受前途命運轄制活在消極情形中走不出來時,我便找出相應的神的話與她一起讀,並給她交通神拯救人的心意,但心裡卻藐視她:都什麼時候了,你得福的心還這麼強。當姊妹敞開心交通自己好猜疑人時,我嘴上交通著做誠實人的真理,心裡卻嫌棄她:就你花花事多。當姊妹情形不好找不出原因時,我就告訴她要省察自己、解剖本性,但當我臨到事時卻不注重從自己的流露中結合神的話認識自己,解剖自己。我這些表現不就是只認為別人太敗壞,應該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而把自己置於神的話之外了嗎?不就是只注重觀察別人的進入而把自己耽誤了嗎?神的話揭示整個人類都被撒但敗壞,本性實質都一樣,可我卻不注重結合神的話反省認識自己,不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而是始終把眼光盯在別人身上,我這不是太狂妄了嗎?這不是不務正業嗎?此時此刻,我感到自己就像大街上的乞丐一樣貧窮可憐,一無所有,不由得內心充滿了懊悔。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在人的講話當中有這樣的話:放下前途吧,談點現實的。你讓別人放下得福這一想法,那麼自身又如何呢?難道把別人得福的念頭打消去自己尋求得福嗎?不讓別人得福而自己卻偷著想,這叫什麼貨?真是騙子手!這樣做良心不受控告嗎?心裡不覺著虧欠嗎?這是不是詐騙犯?把別人的心裡話挖出來,自己卻不說心裡話,真是一文錢不值的賤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說話的奧祕揭示·第四十二篇》)神利劍般的話語句句扎在我的心上,使我蒙羞慚愧。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不正是神所揭示的詐騙犯嗎?外表上我是在盡本分,其實是在用熱心騙取神的信任,以求得不死的結局;外表上我是在交通真理幫助弟兄姊妹解決問題,實際上卻是在用字句道理騙取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以達到在人心中有地位。我給別人交通別貪享地位之福、別狂妄,自己卻常常站地位居高臨下,不能正確對待弟兄姊妹,甚至當弟兄姊妹給我提缺欠時,我心裡滿了不服;我讓別人放下得福存心,不要受前途命運的轄制,自己卻常常為前途後路考慮打算,為此患得患失;我嫌棄別人詭詐、好猜疑,自己卻時時看人臉色,注重別人對自己的評價;我讓別人認識自己,注重抓心思意念解剖本性,自己心存惡意卻不露聲色,所說所做不能接受神的鑒察……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我才看清,這麼多年來,我常常口唱高調,滿足於講字句道理,卻不注重進入實際活出神的話,以致到今天對自己沒有一點認識,生命性情也沒有多少變化,反而性情變得越來越狂妄,正如神的話揭示的:「明白道理越多,性情越狂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一直以來,我只把裝備的道理當作自己的資本,卻不注重認識自己,不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我這樣經歷怎麼可能有生命性情的變化呢?今天神實際地作工說話供應我們所需要的一切真理,是讓我們藉著盡本分的機會把這些真理帶到現實生活中去經歷、進入,同時供應給弟兄姊妹,而我卻只注重裝備字句道理,把講道理當成自己的職責,讓別人實行真理,自己卻不實行進入,結果信神多年生命性情沒有變化,這不是坑人害己嗎?想到保羅就是只裝備字句道理給別人講來高舉自己、見證自己,卻不實行經歷主耶穌的話,不把聖靈的開啟光照帶到自己的進入中,導致他作工多年生命性情沒有絲毫的變化,反而越來越狂妄,以至於他說自己就是基督,嚴重地觸犯了神的性情,最終遭到了神的懲罰。我走的道路跟保羅有什麼區別呢?若再不悔改變化,最終肯定是和保羅一樣的下場啊!

認識到這些,我心裡滿了懊悔、自責,對神也滿了感恩,俯伏在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的開啟光照,使我認識到只注重作工、裝備字句道理卻不注重生命進入,是我信神多年性情沒有變化的主要原因。我恨自己太狂妄無知、不喜愛真理,以致錯過了太多進入真理、性情得變化的機會。以後,我願在你的話語中尋求明白更多的真理,追求更深地認識自己,腳踏實地地實行神的話進入真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

相關內容

  • 聖靈作工是有原則的

    前段時間,我讀神的話沒有什麼亮光,也沒去反省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只是一味地向神禱告,求神能開啟我。可之後我再讀神的話,還是沒有什麼開啟,我便想:神開啟人是有時候的,我急於求成也沒有用。此後,我便不急不火、按部就班地讀神的話,耐心地等待著神的開啟。

  • 在爭戰中得勝撒但

    前段時間,我和配搭的姊妹在盡本分中因著觀點不一致產生了一些隔閡,覺得她狂妄瞧不起我。因此,我陷入了不對的情形裡,開始受她轄制,盡本分總也放不開手腳,說話唯唯諾諾,做事謹小慎微,以至於後來,我說話做事都看著她的臉色,對工作也沒有了負擔,完全活在了黑暗中。

  • 走法利賽人道路的體悟

    彼得注重追求真理,認識自己、認識神,他的追求是神所稱許的;而保羅只注重作工,追求名譽、地位,走的是法利賽人的敵基督道路,是被神厭憎的。我就總怕自己走上保羅的路,所以平時經常看關於彼得經歷方面的神話語和生命進入的講道交通,看彼得是怎麼追求真理、經歷神作工的,然後有意識地效法彼得去實行進入。

  • 追求背後的隱情

    前不久,我被弟兄姊妹選為中層帶領。一次聚同工會時,我心想:「我可得好好表現,要是表現不好,帶領和同工們會怎麼看我呢?」於是,當我們共同交通一個話題時,我只要有點認識就搶先交通出來,當我沒有認識交通不出來時,心裡就著急上火。

  • 是什麼蒙蔽了我的心靈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教會帶領。一天,我接到上層帶領的通知,要我去聚同工會,想到參加同工聚會能明白更多的真理,我心裡很高興,可又一想:「這段時間,我負責範圍內各方面工作的果效都不好,抓工作的姊妹若知道了肯定會對付我,甚至還有可能撤換我,到時我可怎麼辦呀!」想到這兒,我心裡不禁擔憂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