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地位之後

河南省 慧敏

每當看到有的人從帶領的位置上被撤換下來就消極、軟弱、鬧情緒時,我就小看他們,心想:「在教會裡只不過是作的工作不同,也沒有高低貴賤之分,都是受造之物,有什麼可消極的。」因此,不管是讓我澆灌新人,還是做帶領,我都一直認為自己不注重地位,沒有地位之心。可萬萬沒想到,當我從帶領的地位上被撤換下來時卻醜態百出……

前段時間因我不作實際工作、總講字句道理,負責人便把我撤換了。當時我想:「就按我的素質即使不能做中層帶領,但交通真理作澆灌扶持教會的工作我還是能勝任的。」可沒想到,負責人卻安排我盡事務方面的本分。我當時一驚,心想:「我一個堂堂的中層帶領,今天讓我當跑腿的?這工作,教會中凡是能跑的、有點智慧的誰都能做,讓我做這不是明擺著大材小用嗎?」但是我害怕負責人說我不順服,有地位心,就強裝笑臉答應了。可是一回到家,我便一頭栽倒在床上,心裡難受極了,滿腦子都是:「這沒地位了,弟兄姊妹怎麼看我呢?而且還讓我做跑腿的,那我還有什麼出頭之日呢?」我越想心裡越難受……

過了幾天,我見到了負責事務工作的姊妹。一見面她就給我交通:「咱這工作看著簡單,沒有忠心也不行。」接著她又談了智慧、順服方面的真理。我嘴上應著,心裡卻像有一團火在上下翻騰,心想:「你還跟我交通呢,我啥不知道,當初還不都是我給你交通的,現在反過來你給我交通!……」姊妹的交通我一句也沒聽進去,只嫌她囉嗦,最後不耐煩地說:「還有事沒事?沒事我走了!」回去以後,我心裡一直想:「我為什麼會對姊妹那樣的態度呢?如果她以往就比我地位高或者地位平等,我會不會這樣對待她呢?不會,絕對不會!還不是因為以往是我帶她,而今她反過來指點我我才不服氣的嗎?我這不是受地位心支配嗎?」頓時,我為自己的醜態感到一陣陣難受,神審判的話也臨到了我:「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你的追求目標若不是為了尋求真理,那你不如趁此機會回到世界中大幹一番,你這樣虛度光陰太不值得,何必這麼折騰自己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揣摩著神的話對照自己,我才認識到,原來我追求的不是真理生命,也不是為盡好本分滿足神,而是名利、地位這些虛浮的東西。有地位時,我幹勁十足,渾身有使不完的勁,沒地位時便癱軟無力,甚至牢騷滿腹、消極怠工,就像換了個人似的。我真是被地位沖昏了頭腦,整天為這些無意義、無價值的東西奔波忙碌,虛度了那麼多光陰,最後又得著了什麼呢?難道就是今天這副醜態嗎?想想神在我身上花費了這麼多代價,我不但不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在神給我的本分上追求真理,盡上忠心,反而還嫌給我的本分太不起眼、沒有發展前途而不想盡,我這哪有一點受造之物的良心理智呢?感謝神的顯明,使我看清了自己為名利、地位追求的醜態,也認識到了自己本性狂妄自大,地位心太重!

這時,我耳邊又響起了一首詩歌:「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沒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沒有什麼怨言……我只有完全順服在你的權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我一遍又一遍地唱著這首歌,淚水不住地往下流,不禁跪在神的面前禱告:「神哪!我從你的話中明白了你的心意,無論我的地位高或低,我都是一個受造之物,都得完全順服你的擺佈安排,都該盡到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不應該在你給我的本分上挑三揀四。神哪!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在你面前做牛做馬任你使用,再不為地位的高低而做傷你心的事。神哪!只願你更多地審判刑罰我,使我能放下對地位的追求,老老實實地盡好本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