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心在跌倒之前

遼寧省 白雪

最近,我被調到另一個教會盡本分。早就聽說這個教會的各項工作果效很好,能讓我到這麼好的教會盡本分,我心裡對神特別感恩。於是,我暗立心志:一定要好好盡本分還報神的愛。

可當我來到這個教會時,發現工作上有許多漏洞,於是我便帶著視察的心理開始檢查各項工作,邊檢查邊想:「這工作怎麼作成這樣了?我還以為這裡的工作一定很好,沒想到也不過如此,還不如我原來負責的那處教會呢!這回我過來,可得好好抓一抓,按工作安排一項一項地落實,帶領弟兄姊妹都有生命進入,把各項工作果效都提上來。」隨後,我和同工在一起聚會時就開始了解各項工作,然後交通,佈置,安排。在交通時,我不時地流露:你們這裡的工作太差了,我們那邊可不像你們這樣,我在那邊是怎麼怎麼抓的,我們那邊如何如何好,我們那邊的弟兄姊妹對神是怎麼順服的。聚完會,有的同工說:「就是啊!我們什麼實際工作都沒作,這回可得從頭開始,得按原則作工作了。」有的還說:「今天多虧你這麼交通,要不然這方面我們還真不明白怎麼做。」聽了這番話,我心裡特別高興,覺得自己就是比原來的帶領強。得意之餘,我心中又隱隱有些受責備:我這麼說話合適嗎?我為什麼總說我那邊好呢?但轉念又一想:我這麼說也沒啥呀!我不是在教他們怎麼抓工作嗎?就這樣,我沒有隨從聖靈的引導去省察自己。聖經箴言中說:「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16:18)正當我躊躇滿志準備大幹一番時,我突然覺得自己摸不著神了,而且各項工作都不見起色,福音工作的果效也從上升之態開始急劇下滑。我陷入了極度的痛苦中,但也不知自己錯在什麼地方,便來到神面前懇切地禱告尋求,這時我想到一段講道交通說:「做帶領事奉神得有原則。……不管怎麼樣你得見證神、高舉神,盡你所能地明白多少就說多少,最大限度高舉神、見證神,千萬別高舉自己,別讓人崇拜你,這是第一條最關鍵的。」(摘自上面的交通)此時,我的眼淚奪眶而出,悔恨、自責、感恩一齊湧上心頭。回想我和同工交通時的一幕幕,覺得自己實在虧欠神,辜負神對我的高抬!教會安排我到這裡盡本分,是讓我高舉神、見證神,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讓人都對神有認識,而我卻不知羞恥地賣弄自己,厚著臉皮高舉自己、見證自己、樹立自己,讓人都仰望我、崇拜我,就我這樣的狂妄自大,打著愛神、滿足神的旗號卻搞個人經營的卑鄙小人怎配事奉神呢?工作上又怎能得到神的祝福呢?我的所作所為是在謀取名利地位,走的就是敵基督道路,純粹是抵擋神,實在讓神恨惡。我越想越痛恨自己,不禁懊悔地仆倒在神前向神禱告:「神哪!感謝你的刑罰審判使我醒悟,使我認識到自己身上的撒但本性,也給我指明了事奉的方向,使我明白了只有在事奉中高舉神、見證神才合你心意,這也是我受造之物的本分。神啊!今後在盡本分中,我願在說話做事時注重省察自己的存心、動機,有意識地高舉你、見證你,帶領弟兄姊妹認識你,做個有真理、有人性的人,盡好本分來安慰你心。」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 嚴己才能律人

    教會安排我與一個老姊妹一起盡事務方面的本分。相處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她做事粗心大意,還不接受真理,因此對她產生了看法。漸漸地,我們之間沒有了正常關係,生活中不能和睦相處,工作上也不能和諧配搭。我認為我們的關係能發展到這個地步全是老姊妹造成的,於是我就想方設法跟她交通讓她認識自己,可無論我怎麼給她交通都無濟於事,甚至有時還起反作用,最後弄得不歡而散,因此,我更加確定老姊妹是一個不接受真理的人。

  • 走法利賽人道路的體悟

    彼得注重追求真理,認識自己、認識神,他的追求是神所稱許的;而保羅只注重作工,追求名譽、地位,走的是法利賽人的敵基督道路,是被神厭憎的。我就總怕自己走上保羅的路,所以平時經常看關於彼得經歷方面的神話語和生命進入的講道交通,看彼得是怎麼追求真理、經歷神作工的,然後有意識地效法彼得去實行進入。

  • 什麼是神的愛

    也使我看到你對人的愛雖然不合人的觀念,但都是為了變化我們,拯救我們,都包含著你的良苦用心,更有你奇妙難測的智慧。同時我也看到自己對你沒有絲毫認識,不認識你的愛往往隱藏在事情的背後。神哪,因著你對人這樣的愛,我要向你獻上感謝和讚美!

  • 淺談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

    感謝神話語的開啟使我看清了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心裡對撒但產生了真實的恨惡,也明白了只有基督才能帶領人脫離黑暗之地,進入光明之中,人只有跟隨基督、敬拜基督才能脫離撒但的苦害。今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順服基督的帶領,接受神的話作我的生命,除去我身上的一切大紅龍毒素,擺脫撒但黑暗權勢的控制,徹底背叛撒但。

  • 以貌取人太謬妄

    以前,我總愛以貌取人,特別高看那些風度翩翩、知識淵博、談吐不凡的人,認為這樣的人通情達理、善解人意,是善良的好人。最近,藉著事實的顯明,我才扭轉了這一謬妄的看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