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心在跌倒之前

遼寧省 白雪

最近,我被調到另一個教會盡本分。早就聽說這個教會的各項工作果效很好,能讓我到這麼好的教會盡本分,我心裡對神特別感恩。於是,我暗立心志:一定要好好盡本分還報神的愛。

可當我來到這個教會時,發現工作上有許多漏洞,於是我便帶著視察的心理開始檢查各項工作,邊檢查邊想:「這工作怎麼作成這樣了?我還以為這裡的工作一定很好,沒想到也不過如此,還不如我原來負責的那處教會呢!這回我過來,可得好好抓一抓,按工作安排一項一項地落實,帶領弟兄姊妹都有生命進入,把各項工作果效都提上來。」隨後,我和同工在一起聚會時就開始了解各項工作,然後交通,佈置,安排。在交通時,我不時地流露:你們這裡的工作太差了,我們那邊可不像你們這樣,我在那邊是怎麼怎麼抓的,我們那邊如何如何好,我們那邊的弟兄姊妹對神是怎麼順服的。聚完會,有的同工說:「就是啊!我們什麼實際工作都沒作,這回可得從頭開始,得按原則作工作了。」有的還說:「今天多虧你這麼交通,要不然這方面我們還真不明白怎麼做。」聽了這番話,我心裡特別高興,覺得自己就是比原來的帶領強。得意之餘,我心中又隱隱有些受責備:我這麼說話合適嗎?我為什麼總說我那邊好呢?但轉念又一想:我這麼說也沒啥呀!我不是在教他們怎麼抓工作嗎?就這樣,我沒有隨從聖靈的引導去省察自己。聖經箴言中說:「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16:18)正當我躊躇滿志準備大幹一番時,我突然覺得自己摸不著神了,而且各項工作都不見起色,福音工作的果效也從上升之態開始急劇下滑。我陷入了極度的痛苦中,但也不知自己錯在什麼地方,便來到神面前懇切地禱告尋求,這時我想到一段講道交通說:「做帶領事奉神得有原則。……不管怎麼樣你得見證神、高舉神,盡你所能地明白多少就說多少,最大限度高舉神、見證神,千萬別高舉自己,別讓人崇拜你,這是第一條最關鍵的。」(摘自《生命的供應·事奉神得有原則》)此時,我的眼淚奪眶而出,悔恨、自責、感恩一齊湧上心頭。回想我和同工交通時的一幕幕,覺得自己實在虧欠神,辜負神對我的高抬!教會安排我到這裡盡本分,是讓我高舉神、見證神,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讓人都對神有認識,而我卻不知羞恥地賣弄自己,厚著臉皮高舉自己、見證自己、樹立自己,讓人都仰望我、崇拜我,就我這樣的狂妄自大,打著愛神、滿足神的旗號卻搞個人經營的卑鄙小人怎配事奉神呢?工作上又怎能得到神的祝福呢?我的所作所為是在謀取名利地位,走的就是敵基督道路,純粹是抵擋神,實在讓神恨惡。我越想越痛恨自己,不禁懊悔地仆倒在神前向神禱告:「神哪!感謝你的刑罰審判使我醒悟,使我認識到自己身上的撒但本性,也給我指明了事奉的方向,使我明白了只有在事奉中高舉神、見證神才合你心意,這也是我受造之物的本分。神啊!今後在盡本分中,我願在說話做事時注重省察自己的存心、動機,有意識地高舉你、見證你,帶領弟兄姊妹認識你,做個有真理、有人性的人,盡好本分來安慰你心。」

相關內容

  • 我才明白什麼是生命進入

    2017年初,我在教會盡帶領的本分,操練一段時間後,有的弟兄姊妹給我提建議,說我很少了解他們的情形、難處,沒有作實際工作。為了扭轉這一偏差,我準備把教會所有弟兄姊妹的情形都跟進了解一遍。

  • 順服的功課

    什麼是真實的順服?如你意了,你什麼都滿意,覺得什麼都合適,讓你出頭露臉了,也挺光彩的,你說感謝神,你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把你放在犄角旮旯,你總也出不了頭,總也沒人搭理,你就覺得不是滋味了。……順境一般都好順服,逆境,不合你意的,讓你傷心,讓你軟弱,讓你肉體受苦、臉上沒光的,讓你虛榮臉面都得不到滿足的,讓你心靈受苦的,這些你也能順服,你就真長大了。這是不是你們應該追求的目標啊?你們如果有這個心勁、有這個目標那就有希望。

  • 解決應付糊弄才能盡好本分

    經歷過來,我真實地感受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已經失去良心理智,雖然外表也能撇棄花費,甚至在一些事上也能付點代價,但因沒有得著真理生命,還是敗壞性情在裡面掌權。彎曲詭詐、唯利是圖的本性時時支配我,做什麼事都為了得利,盡本分總想偷奸耍滑糊弄神,絲毫意識不到一個受造之物最該做的是還報神愛、體貼神心。

  • 脫去地位「枷鎖」好輕鬆

    當我放下名利地位的時候,我感受到放下的不只是地位,而是撒但套在我身上的枷鎖,心靈深處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平安、喜樂,輕鬆與釋放。雖然我現在還會流露爭名奪利的敗壞性情,但我不再受它的控制捆綁了,體嘗到了實行真理就能擺脫撒但的敗壞性情,越實行真理越能活出人的模樣,蒙神祝福。我真實地感受到了神在我身上所作的點點滴滴,都傾注著神的心血代價,神對我的拯救太實際了,神的愛太大,太實在。

  • 我不再以素質差為藉口了

    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開始依靠神在本分上主動往上夠,看不透、不明白的不再推給別人,而是用心尋求、揣摩。感謝神!當我按照神的要求去實行時,也能看出文稿中存在的問題了,雖然有時對一些相對複雜的問題還看不透,但藉著跟弟兄姊妹一起尋求真理原則,慢慢也能明白透亮一些,盡本分也感到輕鬆釋放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