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話語使我覺醒

山東省 苗曉

以往,我總認為神話語說的「從白色大寶座前逃走的傀儡、叛徒」是指那些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後又退去的人,在我認為,他們都是不願接受審判刑罰之苦的人。因此,每當看到有的弟兄姊妹因某種原因退去時,我心中就對其充滿了鄙視,心想:「又是一個從神白色大寶座前逃走的傀儡、叛徒,就等著受神懲罰吧!」每當此時,我就覺得自己是一個安分守己地接受神審判的人,而且離蒙神拯救已是八九不離十了。

一天靈修時,我看到《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這篇神的話說:「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如果你並不看重這些真理,如果你總想迴避這些真理,總想在這些真理以外尋找新的出路,那我說你是罪大惡極的人。你信神卻不尋找真理,不尋求神的心意,不喜愛使你與神更相近的道,那我說你是逃避審判的人,你是從白色大寶座前逃走的傀儡、叛徒,神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從他眼中逃走的叛逆者的,這樣的人將會受到更重的懲罰。來到神面前接受審判的人,而且是得到潔淨的人,將永遠存活在神的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細揣摩神的話我才明白,原來從神白色大寶座前逃走的傀儡、叛徒,不單單是指接受神末世作工又退去的人,更主要的是指跟隨神卻不喜愛真理、厭煩真理的人,臨到事不注重尋求真理、實行真理的人,凡是信神多年始終活在神話以外,從來不接受神的刑罰審判、修理對付的人,都是從白色大寶座前逃走的傀儡。

在神的開啟、引導下,我開始反思:神今天就是發表話語審判人,藉著苦難熬煉潔淨人身上的撒但毒素,可每次臨到神的刑罰審判、苦難熬煉時,我不是甘心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尋求真理反省自己學功課,卻總想逃避,盼望著神趕快把這環境挪走,我這不就是迴避真理、拒絕神的審判刑罰嗎?當神擺佈的人事物不合乎我的觀念,或者讓我肉體受苦時,我就陷入消極情形中,即使弟兄姊妹的交通能消除我對神的誤解,能解決我的問題,我也是抵觸不願聽,這不就是神話說的不尋求真理、不喜愛與神更相近的道嗎?當我盡本分應付糊弄臨到對付修理時,總想找理由為自己辯解表白,推卸責任,其實質不就是不肯接受真理嗎?在現實生活中,我常常維護肉體利益、貪享罪中之樂,看了神的話當時有點恨惡,心裡受譴責,過後還是我行我素遷就自己,這不就是只接受審判卻不追求被潔淨嗎?想到這裡,我不禁對自己的流露感到恐懼戰兢,雖然我沒離開教會,也在讀神的話、正常盡本分,但臨到事我卻總是拒絕接受真理,逃避神的審判,從不經歷實行神的話,我不正是從神的審判台前逃走的傀儡、叛徒嗎?而我還覺得自己離蒙拯救已是近在咫尺了,看到我對神話語的領受太片面、太膚淺了,對神的作工太不認識了。今天,只有老老實實地接受神的刑罰審判,性情得著變化的人才是真正蒙神拯救的人,而我卻活在自己的觀念想像中,對真理不渴慕,對自己的生命沒有負擔,也沒有一點危機感、緊迫感,若我繼續這樣下去,不正是被神懲罰的對象嗎?

感謝神話語的開啟,使我從自己的觀念想像中覺醒過來,認識到自己不是一個甘願接受神刑罰審判的人,也看到了自己正處在危險的邊緣。今後,我願意把心完全交給神,服服帖帖地接受神的刑罰、審判,竭力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早日達到被神潔淨,被神作成。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 真認識自己不容易

    神喜歡誠實人,恨惡詭詐人,唯有做誠實人才能蒙神拯救,我就開始注重追求做誠實人,有意識地操練說話準確,反映問題客觀實際、實事求是,工作上不管是有偏差或是漏洞都一五一十地向帶領反映,自己流露的敗壞也有意識地解剖亮相……每次這樣實行的時候,我就覺得自己有些變化了,有點誠實人的樣式了,我不由自主地活在了沾沾自喜的情形中。

  • 在爭戰中得勝撒但

    前段時間,我和配搭的姊妹在盡本分中因著觀點不一致產生了一些隔閡,覺得她狂妄瞧不起我。因此,我陷入了不對的情形裡,開始受她轄制,盡本分總也放不開手腳,說話唯唯諾諾,做事謹小慎微,以至於後來,我說話做事都看著她的臉色,對工作也沒有了負擔,完全活在了黑暗中。

  • 是什麼蒙蔽了我的心靈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教會帶領。一天,我接到上層帶領的通知,要我去聚同工會,想到參加同工聚會能明白更多的真理,我心裡很高興,可又一想:「這段時間,我負責範圍內各方面工作的果效都不好,抓工作的姊妹若知道了肯定會對付我,甚至還有可能撤換我,到時我可怎麼辦呀!」想到這兒,我心裡不禁擔憂起來。

  • 不再受存心蒙蔽

    同時也使我明白了,人若沒有性情的變化,即便存心對,外表作法合適,所流露出來的也是撒但的敗壞性情,這時候也應該反省認識自己。今後,我願意注重生命性情的變化,從本性實質上來認識自己,不再從表面看問題,不以存心對而忽略對自己敗壞本性的認識,要在凡事上追求認識自己,使自己早日達到性情變化,讓神心得安慰。

  • 以貌取人太謬妄

    以前,我總愛以貌取人,特別高看那些風度翩翩、知識淵博、談吐不凡的人,認為這樣的人通情達理、善解人意,是善良的好人。最近,藉著事實的顯明,我才扭轉了這一謬妄的看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