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走的不是彼得的路

山西省 悟心

以往,在聚會交通中常常談到彼得、保羅所走的路,說彼得注重追求真理,認識自己、認識神,他的追求是神所稱許的;而保羅只注重作工,追求名譽、地位,走的是法利賽人的敵基督道路,是被神厭憎的。我就總怕自己走上保羅的路,所以平時經常看關於彼得經歷方面的神話語和生命進入的講道交通,看彼得是怎麼追求真理、經歷神作工的,然後有意識地效法彼得去實行進入。這樣實行了一段時間,我感覺自己比以往有點順服了,對名譽、地位的追求也淡漠了,有點認識自己了,就認為自己雖然沒有完全走上彼得的路,但也算沾點邊了,起碼算不上是走保羅的路了。

一天早晨,我在靈修時看到神的話說:「彼得作的工作是在盡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他是在追求愛神的過程中作工的,不是在使徒的位上作工。保羅在作工的過程中也有個人的追求……他的作工中並沒有個人的經歷,完全是為作工而作工,並不是在追求變化中來作工。他的作工中盡是交易,並沒有一點受造之物的本分或是順服。在他作工的過程中他的舊性並沒有變化,他作工只是為別人效力,並不能使他的性情得變化。……彼得就不一樣了,他是經過修理,經過對付、熬煉的人,他們倆的作工目的、存心根本不同。彼得雖然沒作太多的工作,但他的性情變化了許多,他追求的是真理,是真實的變化,並不單是為了作工。」(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神的話觸動了我的心靈,我沉默了,不禁捫心自問:「彼得作工作是在盡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是在追求愛神的過程中作工的,不是在使徒的位上作工,那我作工作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還是站在帶領的地位上作工呢?」此時,我回想起了自己盡本分中的種種表現:當教會有好多事需要處理,有的弟兄姊妹看到我和配搭姊妹起早貪黑走教會解決問題時,就說我們對教會的工作真有負擔,我便脫口而出,「我們是帶領,不處理不行」;有時在弟兄姊妹或同工面前想體貼肉體、放鬆自己時,但心裡又想,「不行,我是帶領,得作出榜樣,不能放蕩」;當情形不好,不願讀神的話時,想到自己是帶領,若不裝備神的話怎麼解決別人的問題,便背叛自己去看神的話;有時與同工去她住的接待家,看到接待家的姊妹對待我不如對她熱情時,我心裡就難受,不由得流露,「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誰吧,我可是她的帶領」;有時因某種原因不想給接待的弟兄姊妹交通,但轉念一想,自己是帶領,如果來了不交通他們會怎麼看,既然是帶領就得給人交通……種種這些表現使我看到:我不管是個人靈修,還是與人交通、聚會,或是處理事務,都是因為自己是帶領才不得不盡點本分、作點工作,都是站在地位上作工,並不是因著明白真理看清盡本分的意義,認識到受造之物的責任與義務而積極主動去做的,更不是像彼得一樣是在追求愛神的過程中作工的,如果有一天我的本分被撤換了,失去了帶領的地位,我可能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為神花費了。這時,我才認識到自己不是一個實行真理、體貼神心意的人,而是一個為名譽、地位作工的唯利是圖、假冒為善的卑鄙小人。我這樣的作工根本就不可能對神有忠心,因為我並不是甘心地實行真理、體貼神心意,而是像神的話中揭示的那樣「完全是為作工而作工,並不是在追求變化中來作工」,這樣的事奉怎麼能合神心意呢?保羅作工就是站在使徒的地位上作工的,他見證自己受了多少苦,怎麼對人有愛心,甚至貶低彼得,高舉自己為眾使徒之首,還說自己活著就是基督,把人都帶到了他面前;而我也是站在帶領的地位上作工、付出,所做所行完全是為了維護自己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形象,這樣的存心、目的與保羅又有什麼不同呢?

此時,我不由得為自己的所做所行感到蒙羞不已,仆倒在神的面前禱告:「神啊!感謝你話語的審判刑罰使我從迷霧中醒來,認識了自己的真實情形,看到我的作工盡本分與保羅同出一轍,所走的正是保羅抵擋神的道路,實在讓你厭憎恨惡。全能神啊!我願在你話語的指引下扭轉自己不對的存心、觀點,願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盡好自己的本分來滿足你,竭力向著彼得的路去追求,去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