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報私仇的實質

山東省 周麗

最近,我們教會增加了一些人,為了便於管理需要劃分成兩處教會,還要選出教會帶領。根據選舉帶領的原則衡量,我覺得有個弟兄比較適合盡這個本分,就準備選他做帶領。一天,我和這個弟兄在一起交談時,他說我摳工作太過火,太嚴厲,和我在一起聚會沒有多大享受。聽了這些話,我覺得被弟兄貶低了,心裡非常難受,立時對弟兄有了看法,就不打算選他做帶領了。

回到家後,我仍對弟兄說的話耿耿於懷,心怎麼也平靜不下來。這時,我想起講道交通中說:「做帶領的人怎樣對待不合己意的弟兄姊妹、怎樣對待反對自己、完全和自己意見相反的人,這實在是一個嚴肅的問題,應該謹慎對待。在這個問題上如果沒有真理進入的話,遇到這類事肯定會實行排斥打擊,這種作法正是大紅龍抵擋神、背叛神的本性流露。如果做帶領的人是追求真理的人,具備良心理智的話,他會尋求真理,正確對待這事……我們做人要公平公正,做帶領辦事要根據神話才能站住見證。如果凡事憑己意,任著自己的敗壞性情,那就會一敗塗地。」(摘自上面的交通)揣摩著這段話,我不禁反省自己與弟兄談話前後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我本來準備選弟兄做教會帶領,可當弟兄說了幾句有損我臉面的話,我便立時改變了對他的看法,就不打算選他做帶領了,我這不是在利用職權公報私仇嗎?這與中共魔王排斥異己、打擊異己有什麼區別呢?這樣的做法不是太卑鄙了嗎?教會不同於社會,教會要的是有正義感、有人性、喜愛真理、能接受真理的人做教會各級帶領,教會有這樣的人主持工作,那些正面事物、好人才會得到保護,反面事物、惡人才會受到限制、制裁,神的旨意才能在教會裡得到通行。可我所做的完全與神的心意背道而馳,選人時只考慮我個人的利益,看人是否維護我、聽我的,卻不維護教會工作,一旦別人不維護我,說話不合我意就排斥、嫉恨。我這種做法不正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撒但性情大暴露嗎?現在教會正處於用人之際,弟兄能不畏懼權勢,堅持真理原則,單純敞開給我提建議,這是實行真理有正義感的表現,正是擔當教會帶領的合適人選,我應該體貼神的心意,維護教會的工作,按著原則選他做帶領,他對我的評價雖不合我意,傷了我的臉面,但他沒有惡意,我如果是接受真理的人就應在此事上尋求真理,省察、認識自己,補足自己作工中的缺少。可我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還想任著自己的撒但本性排斥人、報復人,我太狂妄沒人性了!若我任著這種敗壞本性發展下去,最終必成為狂妄自大、目中無神的惡僕歸於滅亡,我真是太危險了!

此時,我不禁為自己的所思所行感到不寒而慄,看到自己裡面滿了撒但的毒素,所流露出來的都是抵擋神的,實在是讓神恨惡、厭憎。反省到這兒,我不由得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神啊!感謝你及時的開啟,制止了我排斥人的行為,讓我看到了自己的撒但相。從今以後,我願追求性情變化,在臨到不合己意的人或事時,學會放下自己、背叛肉體,凡事維護教會利益,盡好自己當盡的本分。」

相關內容

  • 嚴己才能律人

    教會安排我與一個老姊妹一起盡事務方面的本分。相處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她做事粗心大意,還不接受真理,因此對她產生了看法。漸漸地,我們之間沒有了正常關係,生活中不能和睦相處,工作上也不能和諧配搭。我認為我們的關係能發展到這個地步全是老姊妹造成的,於是我就想方設法跟她交通讓她認識自己,可無論我怎麼給她交通都無濟於事,甚至有時還起反作用,最後弄得不歡而散,因此,我更加確定老姊妹是一個不接受真理的人。

  • 神的話解除了我的觀念

    看到那麼多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受牧師長老蒙蔽、攪擾,不能歸回到神面前接受神末世的潔淨、拯救,我心裡非常著急。每天我都努力地跟福音對象交通神的話,解決他們對神作工的觀念,

  • 淺談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

    感謝神話語的開啟使我看清了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心裡對撒但產生了真實的恨惡,也明白了只有基督才能帶領人脫離黑暗之地,進入光明之中,人只有跟隨基督、敬拜基督才能脫離撒但的苦害。今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順服基督的帶領,接受神的話作我的生命,除去我身上的一切大紅龍毒素,擺脫撒但黑暗權勢的控制,徹底背叛撒但。

  • 我不配見到基督

    自從信末後基督全能神以來,我就非常羨慕那些跟隨在基督身邊的弟兄姊妹,他們能夠親自接受基督的牧養,親耳聆聽基督的發聲說話。我還曾夢想過,倘若有朝一日我也能親耳聽到基督的說話發聲那該有多好,若再能見到基督那更是無比榮幸。可最近藉著聽基督的講道交通,我才發自內心地感到自己根本不配見到基督。

  • 在爭戰中得勝撒但

    前段時間,我和配搭的姊妹在盡本分中因著觀點不一致產生了一些隔閡,覺得她狂妄瞧不起我。因此,我陷入了不對的情形裡,開始受她轄制,盡本分總也放不開手腳,說話唯唯諾諾,做事謹小慎微,以至於後來,我說話做事都看著她的臉色,對工作也沒有了負擔,完全活在了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