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靈作工是有原則的

山東省 秦舒婷

前段時間,我讀神的話沒有什麼亮光,也沒去反省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只是一味地向神禱告,求神能開啟我。可之後我再讀神的話,還是沒有什麼開啟,我便想:神開啟人是有時候的,我急於求成也沒有用。此後,我便不急不火、按部就班地讀神的話,耐心地等待著神的開啟。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若你的心安靜在神的面前,你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才會達到果效。因你是帶著負擔來在神面前的,總感覺自己缺少太多,有許多真理需要認識,有許多實際需要經歷,該體貼神的心意,這些事總掛在你的心頭之上,似乎壓得你喘不過氣來,使你為此而心思沉重(但不是消極情形),這樣的人才能有資格接受神話的開啟,接受神靈的感動。是因著他的負擔,因著他的心思沉重,可以說是因著他在神面前付的代價、受的苦換來了神的開啟光照,因為神是不偏待任何人的,他總是以公平待人,但是他也不隨意給予人,不是無條件地加給人,這是他公義性情的一個方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揣摩著神的話我才明白:神是公義的神,他從不隨意給予人,也不無條件地加給人,神作工是有原則的。人讀神的話要想得到神的開啟與光照,必須得把心安靜在神面前,對神的話有渴慕尋求的心,對自己的生命有負擔,在神的話裡找著自己缺少的部分,為解決敗壞性情盡好本分,為在真理上不斷進深而有目標、有負擔地讀神的話,只有這樣實際地付代價與神配合,才能獲得神的開啟;如果人不渴慕神的話,只是漫無目的、機械性地讀讀神話,輕慢地對待神的話,就不可能獲得聖靈作工。想想自己這段時間,每次拿起神話語書,翻翻這篇看過了,翻翻那篇也看過了,就認為自己對哪篇神的話都知道個一二了,於是隨便找一篇走馬觀花地看看便完事了,就這樣無所用心地應付著讀神的話。這時,我才看到自己讀神的話根本沒有渴慕的心,只是走走過程,守一些規條與作法,滿足於明白點字句道理,根本不注重在神的話上用心揣摩,尋求明白真理,也不注重結合神的話反省自己解決問題,對自己的生命沒有一點負擔,更不為自己沒有進入真理實際、性情沒有多少變化而著急。就我這樣輕慢對待神話語的態度,怎能獲得神的開啟與光照呢?我不實際地反省自己的情形,尋求真理解決問題,反而還憑著觀念想像,認為「神開啟人是有時候的」,一味被動地等候神的開啟,我真是太愚昧、太無知了!現在我才認識到,神開啟人是有時候的,這是實情,但聖靈作工在人身上也是有原則的,人配合到哪兒神就作到哪兒,人配合多少神就給人多少,如果人一點不配合,光是被動地等著聖靈的開啟,這樣神是不會開啟人的,正如神的話說:「聖靈作工的原則是藉著人的配合,藉著人主動地禱告、尋求、親近神才能達到果效,聖靈才開啟光照。不是聖靈單方面作,也不是人單方面作,兩方面都不可少,人越配合,越往神所要求的標準上去夠,聖靈越作工。人的實際配合加上聖靈的作工,才能產生實際的經歷,產生對神話實質的認識,逐步這樣經歷,最後產生一個完全的人。神不作超然的事,在人的觀念中認為,神是全能的,凡事都是神作,結果人就被動地等不看神的話,也不禱告,專等聖靈的感動。而純正領受的人則認為:我配合到哪兒,神就作到哪兒,神作工在我身上達到什麼果效是看我怎樣配合,當神的話說出來,我就竭力尋求往上去夠,這是我當做到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實際」當如何認識》)

感謝神及時的開啟,我找到了自己讀神話語沒有亮光的原因,也看到自己不認識聖靈作工的原則,以致經歷中出現偏差。現在我願扭轉自己的情形,積極主動與神配合,為了實行真理盡好本分讀神的話,為了脫去撒但敗壞性情得著潔淨讀神的話,這樣才能使自己在真理上有所進深,生命逐步長大。

相關內容

  • 追求背後的隱情

    前不久,我被弟兄姊妹選為中層帶領。一次聚同工會時,我心想:「我可得好好表現,要是表現不好,帶領和同工們會怎麼看我呢?」於是,當我們共同交通一個話題時,我只要有點認識就搶先交通出來,當我沒有認識交通不出來時,心裡就著急上火。

  • 狂心在跌倒之前

    最近,我被調到另一個教會盡本分。早就聽說這個教會的各項工作果效很好,能讓我到這麼好的教會盡本分,我心裡對神特別感恩。於是,我暗立心志:一定要好好盡本分還報神的愛。

  • 神賜給我的上好贈品

    以前,經常聽弟兄姊妹說:神所作的都是最好的,都是人所需要的。對於這話我只是口頭上承認、贊同,卻沒有什麼真實的認識和體會。後來,藉著神擺設實際的環境,我才認識到神在我身上所作的,都是根據我的需要,是賜給我的上好的贈品。

  • 誰知神的慈母心

    可你卻不以我的悖逆來待我,藉著事實一步步引導我明白你的心意,認識你拯救人的作工,消除我的誤解。神啊,我看到了你的美麗善良,體嘗到了你話的實際——你是公義,更是愛!今後,我願從你的話中、從現實生活中更多地認識你的可愛之處,追求做一個誠實的人,忠心盡本分來還報你的大愛!

  • 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心靈得釋放

    所盡的本分能不能讓人高看不重要,關鍵是當面臨本分時人的心是不是順服神的,對待本分的態度如何,能否守住神交給自己的託付,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盡心地去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