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作工改變了我崇尚知識的觀點

有一天,我聽上面的講道交通中說:「念書越多的人他的詭計越多,陰謀越多,他殺人的手段越多,所以,念書越多的人他越狡猾,越不好對付,是不是這麼回事?你看那些凡是留學外國,念了多所大學畢業的,那個人好對付嗎?他裡面最陰險、最毒辣,你想揭露他、想打倒他都不容易,你讓人看穿他更不容易,他說得天花亂墜、眼花繚亂,讓你認不清楚誰是真、誰是假,他能把你迷惑得神魂顛倒,辨不清真假,所以,念書越多的人越狡猾,越不好對付。」「我們經歷神的作工,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對人類的敗壞實質有了真實的認識,知道敗壞人類的實質本性就是撒但的本性,敗壞人類所擁有的就是來源於撒但的知識、學問、哲學、法則,這些東西使人類越來越詭詐、越來越敗壞、越來越否認神、越來越不容易信神、越來越對真理反感,最後達到與神勢不兩立、與真理勢不兩立,完全與神為敵了。」細細品味這些話,我才認識到:越追求知識,越注重自己的臉面、名利,越注重在人心目中的形象,假冒的成分越多。多少時候我在弟兄姊妹面前談的都是自己好的一面,在活出上注重外表受苦,不做什麼明顯的抵擋神的事,給人的印象挺好,其實,是我太過詭詐,善於偽裝,早把自己醜陋卑鄙的一面隱藏了起來;每次帶領和我們談工作,我從不第一個開口交通,總是等別人談完後,我再談一些讓大家看為合適的話,我之所以如此,就是怕「槍打出頭鳥」,怕留下什麼把柄,我把自己維護得四面淨八面光,過後得了便宜還賣乖,說帶領怎麼不對付我,表現出自己是一個追求真理願接受對付修理的人;有時我看到了別人的缺少也願給人提,但我從不直言不諱給人指出來,而是「巧妙」地用開玩笑的方式說,對方接受了便罷,不接受就當玩笑處理,免得得罪人;有時我吃喝神話存著猜疑的心,不能完全相信神說的話,對自己領受不了的話就當作是虛無縹緲沒有價值的一種說法,或當作是與世上的哲學理論一樣的空洞語言,根本不能以認真敬虔的態度來對待,也不從神話裡找實行的路,以致自己總也進入不了實際。這一切足以說明:掌握的撒但知識、理論越多,反而越活在詭詐情形中,越影響自己與神的正常關係,嚴重到否認神、棄絕神;而沒有太多文化知識的人卻很單純地相信神的作工,神怎麼帶領就怎麼跟隨,每一天都有變化。從中我才看到,真是知識越多越敗壞,越不容易接受神的話。正如神所說:「因為知識是唯物的,是教育你研究、掌握那些世界上能看得到、能摸得到的東西,跟神是敵對的。就像你讀那些歷史啊,你讀那些名人著作呀,讀那些偉人傳記呀,或者學某一方面的科技呀,技術啊,你會得著什麼呢?假如說人學物理,人學物理掌握了一些物理學的原理,牛頓學說呀,或者什麼什麼學說,亂七八糟的一些什麼學說,咱就不說了,有些人知道,有些人可能不知道,這些學說人學到心裡去之後,就被這些東西控制了,這些東西在你裡頭打轉,這些東西在你裡頭主導你的思想,然後當你讀神話的時候,你會覺得,哎,神的話當中怎麼沒有說到這個地球引力呀?神話當中怎麼沒有說太空呢?月球上有沒有空氣呀?神話當中怎麼沒說地球上有多少氧氣呀?幾分之一的山、幾分之一的水、幾分之一的田,神怎麼沒有說這些事呢?神應該揭示這些事,這些事才是有必要揭露的,是應該揭示、應該告訴人類的。你裡面是不是會打架?你就會把神的真理、神的話當成次要的,把你的知識理論放在主要的位置上來對待神的話。不管怎麼說,這些知識的東西會給人錯誤的感覺,會讓人遠離神,不管你們相不相信,不管你們今天能不能接受,總有一天你們會接受這些事。知識會給人帶入滅亡,知識會給人帶入地獄,這個你們明白了吧!……知識這東西會成為你認識神、你經歷神作工的一堵牆,讓你不容易接近神,讓你遠離神,用你的知識頭腦去分析對待神所作的一切,會這樣的。」

還記得有一次我看到神話說「人的心中接連左心房、右心室裡都是『恨』我的毒素」時,我感覺神用「左心房、右心室」這些詞很新鮮,就不由自主地想:神還知道生理衛生常識呢。瞎眼無知的我認為自己什麼都懂,藐視基督沒有上過大學,在心裡評論起基督的說話來。後來我看到神話說:「他並非周遊列國但卻知天下事;接觸的是一些無知識、無見識的『類人猿』,但卻發表出高於知識、高於偉人的言論;生活在一群並沒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規、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間,卻能要求人類活出正常人性,同時也揭示了人類卑鄙、低賤的人性。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於任何一個屬血氣的人的所是。對於他來說勿須多此一舉經歷複雜、繁瑣而又骯髒的社會生活就足可作他該作的工作,足可將敗壞人類的本質揭示得淋漓盡致。」我才認識到自己真是鼠目寸光太不認識神了,人是神造的,神當然對人了如指掌,就是人裡面的心思意念、人內裡本質的東西神都能揭示得一清二楚,更何況人身體各部分的結構神不更是一清二楚嗎?我這才看見自己太醜陋、太低賤了,渾身上下透著一股酸臭腐爛之氣,用一雙只能看一寸遠的老鼠眼來測量神的說話,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自己有幾斤幾兩重,從世界上學來一點死的理論、常識,就以為自己是無所不通、無所不能的巨人,把誰也不放在眼裡,甚至敢用所學到的可憐的知識任意衡量、評價神話,這不是嚴重地觸犯神性情的事嗎?看來,知識的確是我領受神話的攔阻呀!類似情形在我平時吃喝神話時還有很多,如:我理解神話總是從字面領受,總覺得我有文化,手上有現成的神話書,拿著一看就知道,用不著用心揣摩,用不著尋求聖靈的開啟,因此就藐視神話,雖然看神話很多,但也只是當小說看看,當故事聽聽,僅憑大腦的想像推理來領受神話;我在看神話的時候沒有以敬虔、敬畏的心來對待神話,自己看不懂的就認為神說錯了,還隨意批評神話,心想,「一會兒說『打破家庭』,一會兒又說『生養眾多』,這麼說話不符合邏輯,打破家庭了還怎麼會生養眾多?這不是前後矛盾嘛!」;最荒唐的是,我最初吃喝神話時總用唯物的觀點考察神的工作,認為一個結果出來必須是有根有據,或是邏輯推理出來的,或是公式數據計算出來的,或是實驗得出來的結果,因此對神說的「說有就有,命立就立」我根本信不來,總覺得神這樣說太沒根據了,簡直讓人沒法相信。現在回想起這一切,我才深深地感到知識真是我吃喝神話的一堵牆,成了我信神的攔阻、絆腳石,我老是站在知識的角度上來衡量、領受神話,用學知識的那個方式來讀神話、分析神話,以致我不能純正領受神話,不能真正進入神話的實際。就如上面的講道交通中說:「多數知識分子領受真理都有些偏謬,都表現得不通靈,好像死人一樣。知識分子最容易從道理上來講解神話,從字句上來講解神話,按照語法規則來講解神話、分析神話,結果他們領受得就偏謬,不能明白神話的真意。知識分子讀神話就是採用知識的分析法,所以他們不容易明白真理,知識分子老用他們學知識的那個方式來讀神話、分析神話,所以他們常常謬解神話,在神話上老出笑話,這是知識分子讀神話最大的難處,現在你讓他改變觀點都不容易呀,相當不容易。所以知識分子不代表有領受能力,尤其是多數知識分子都不容易通靈,不容易明白靈裡、生命裡的事,他們只注重道理,只能明白道理,這也是很可悲的事。現在看清楚了吧,有知識是有領受能力嗎?代表素質好嗎?能說會道代表素質好嗎?這都不代表。」這段對知識分子的實質的解剖太精闢了,的確是知識越多越反動,知識越多越抵擋神,知識越多領受真理越偏謬,表現得越不通靈,知識破壞了人領受神話的器官,使人無法享受到與神靈接通的祝福,一直認為「文化水平高在教會佔優勢」的我在經歷中終於認清了這個事實。如今,我看到了自己的可憐,再也不以我是大學生自得了,能主觀地以敬虔老實的態度對待神的話語,神怎麼說都對,我都接受,每當我裡面受知識的觀點主導時,我就趕快否認自己,肯定神說得都對,是我這個臭水坑大腦出了問題。當我這樣實行的時候,神也祝福我,我終於摸著了進入神話的一點門道:凡是神揭示的話都接受過來,現在不認識對不上號的求神顯明,以後肯定能對上號;凡是神要求人實行的話,我都記在心上,臨到事有意識地進入實行;凡是異象方面的話都重新認識,尤其對神的三步作工的認識,對神的全能智慧的認識,對神能使有變無、使無變有這方面都重新認識;凡是自己說話做事放蕩不敬虔、有失聖徒體統的流露都不放過,有意識地接受神話的審判刑罰,一一結合神話和神的作事重新認識,從中認識神威嚴烈怒不容觸犯的公義性情,產生敬畏神的心……藉著這樣一步步實行,終於,我的唯物觀有所改變了。

幾千年來整個人類一直都崇尚知識、崇尚科學,多少年來我同樣被知識蒙蔽、捆綁,今天我來到神前才得以自由,才看見事實真相,才認清在造物主面前人的一切知識、文化、經驗都被定罪,看見大紅龍所鼓吹的一套知識理論與神所發表的真理完全相違背,完全是背道而馳的。我經歷多年神的作工後,真正感到只有神的真理永存,只有真理才能解決我身上的一切敗壞,只有真理能給我帶來真正的平安喜樂,只有真理才能讓我走上真正的人生道路,只有神的實際作工才能徹底清除我身上的所有病毒讓我得以變化,只有神的真理才能把我帶入人類美好的歸宿之中,只有神的真理才能給我帶來真正的幸福。

今天,我能由一個追求知識、崇尚知識的人變成完全否認知識、放棄知識的人,是真理把我變化了,這是神的大能,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一切榮耀、頌讚歸給全能的獨一真神!

山西省太原市 小郝

相關內容

  • 全能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狂妄的我

    在全能神的責打管教中,我看到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因著我被撒但敗壞得實在太深了,狂妄本性在我裡面根深蒂固,以致我憑著它抵擋神都不自知,今天若不是神藉著病痛的擊打管教來喚醒我、拯救我,我被它斷送了都不知自己是怎麼死的。現在我已看清狂妄就是我的致命處,是我抵擋神的禍根,受它支配我做了太多抵擋神的事,今天神若讓我死,我毫無怨言,因我就該死,若神讓我繼續活著,從今以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老老實實做人,規規矩矩盡本分。

  •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話堅定了我跟隨神的信念,只有為神活著,為遵行神的旨意活著,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以前我一直在世界上流浪,飽受撒但的苦害,是全能神把我這個不起眼的人看在眼裡,使我有幸歸回到神的家中,我享受了神那麼大的愛,應該為神而活、為真理而活,應該在神的家中敬拜神、為神盡忠,否則我就不配稱為人,不配活在神面前。

  • 神拯救我脫離了地位的枷鎖

    我對撒但利用名譽、地位捉弄人讓人背叛神的詭計有了一些認識,不再覺得「做人上人」「出人頭地」有多好了,因為從撒但來的都是敗壞人、苦害人的反面事物,只有神的安排才是最好的,神給人安排的無論是地位高還是地位低,無論是有地位還是沒有地位,對人都是最合適的。人只有絕對地順服神的安排擺佈才是最明智的選擇,這樣既能讓神喜悅,又能享受從神來的祝福。

  • 全能神的刑罰審判是人類的需要

    在跟隨神的這些年裡,在神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中我對自己的敗壞逐步有了一些認識,看到自己的本性就是抵擋神、背叛神的,同時我也逐步認識到神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試煉熬煉都是為了拯救我,是為了讓我能更深地認識自己、恨惡自己,達到性情變化,神的刑罰審判裡包含著神的作工智慧,更包含著神對人極大的愛與拯救。

  • 全能神帶領我走上真正的信神之路

    全能神作的征服拯救的工作把我裡面的得福存心與交易心態這個撒但堡壘攻破了,我才得以不再為得福受禍而患得患失、憂慮煩惱了,不再為奢侈慾望而苦苦追求了,這都是全能神作的試煉熬煉的工作達到的果效,是全能神作的試煉熬煉的工作帶領我走上了真正的信神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