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狂妄的我

我原是召會的一名講道人,在原派別的時候,不管到哪兒講道,弟兄姊妹都把我捧為上賓,對我熱情有加、言聽計從,因此我便覺得自己比誰都好,比誰都強,一般的人我從不放在眼裡。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來到教會後,我也常以自己曾是宗派帶領為資本,在盡本分中高高在上、誰也不服,總想讓別人都聽我的,都按著我的意思做事,否則心裡就不舒服。起初,教會安排我在教會裡傳福音,我覺得這對於我來說就是輕車熟路,所以在與弟兄姊妹配搭傳福音的過程中,我總是發表自己獨到的見解讓別人接受,而自己卻不聽取弟兄姊妹的意見。結果,不但弟兄姊妹不採納我的意見,帶領在交通中還總點我狂妄,讓我放下自己,注重認識自己,因此我心裡特別窩火,心想:你們這些人沒有傳福音的能力,還總是挑我的毛刺,想我在宗派時弟兄姊妹都順從我,從沒有人反駁我,而你們老是跟我對著幹。當時我嘴上沒說什麼,卻把這些氣都壓在了心底。一次我在傳福音時違背了原則,出於對工作的負責,帶領摳問了我幾句,這下我可受不了了,把積壓在心底的怨氣全部爆發出來了,衝著帶領生氣地說:「我看咱們教會沒有一點愛心,還不如恩典時代的弟兄姊妹,我盡本分受了那麼多苦,不但沒有人安慰、體貼,反而一見面就指責我的不是,讓我認識自己,工作沒有果效還要挨對付修理……」之後我對帶領的看法越來越多,見到弟兄姊妹就散佈說:「帶領不會用人,放著好人不用,反而把沒有能力的人用上了。」還說:「帶領沒有愛心,一點也不關心人,不體諒人的實際難處。」因著我的散佈,好幾個弟兄姊妹都對帶領產生了成見,見此我心裡很得意,總算為自己出了一口氣。

這麼做我心裡是舒服了,可我的惡言惡語卻觸動了神的怒氣,隨後神的管教臨到了我。一天,我心裡突然感到有種說不出的難受滋味,特別痛苦,想哭卻沒有眼淚,想唱詩歌也沒有力氣,想禱告跪在神前又無話可說,像個木頭人一樣。之後的一段時間,我心裡常常感到莫名的煩躁不安、火燒火燎,簡直就像得了精神病一樣。尤其到了晚上更是難熬,我感覺好像到處都是污鬼,我就置身於其中,恐怖極了,我嚇得一個勁兒地呼喊全能神的名,只有這樣心裡才感覺平安一點兒,可是只要一停下來,莫名的恐懼感又向我襲來。就這樣,在這種恐怖的氣氛中我熬了十幾天,當時我心裡清楚地意識到,這是因我觸犯了神的性情才臨到了這樣的懲罰,是我罪有應得,因神說過「神將在審判期間作惡多端的人放在了邪靈群居之地讓其任意毀壞其肉體,他們的肉體散發著死屍的味道……」我想:也許用不了多久我就得被邪靈附體,精神失常,然後死去。從此我活在了痛苦的絕望中。然而,全能神並沒有因著我作惡多端而徹底放棄我,在我嘗盡了離開神的看顧保守而被邪靈苦害的痛苦滋味之後,神又用他的話語來開啟我,讓我認識自己。一天,我在吃喝神話時,看到全能神說:「今天審判你們、刑罰你們,也定你們的罪,但你該知道定罪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定罪、咒詛、審判、刑罰都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這都是為了你的性情能變化,更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的身價,讓你看見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公義,都是按照他的性情來作的,按照他的工作所需作的,也是按照他拯救人的計劃去作工,他是愛人、拯救人,而且是審判、刑罰人的公義的神。」「我是烈火,不容人觸犯,因為人都是我造的,我說什麼、作什麼人都得順服,不得反抗,人沒有權力來干涉我的工作,更沒有資格來分析我作工、說話的對錯,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該以敬畏我的心來達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該講理,更不該抵擋,我是用我的權柄來治理我的民眾,凡從我造的受造之物就應該順服我的權柄。」

基督徒,審判,拯救,狂妄

全能神猶如慈母又如嚴父面對面的教誨之語喚醒了絕望中的我,使我看到了生還的希望。我不禁對神感激涕零,原來是我誤解了神,今天神管教我、懲罰我並不是要將我置於死地,而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變化自己的敗壞性情,更是為了讓我認識神的公義,認識神威嚴、烈怒、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從而能對神產生敬畏之心。神是造物的主,凡是受造之物都應該順服在神的權下,不管人信神多少年、名望有多高,都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根本沒有資格在神面前指手畫腳、耀武揚威。而我不知天高地厚,狂妄得沒有一點理智,來到教會後不好好追求真理,反而以信神多年為資本,在盡本分中無視教會的要求,憑著自己的素質,任著自己的性子,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心中沒有一點神的地位,即使自己做得不合適,也不許說不許碰,誰說我誰就是我的冤家對頭,就是我要打擊、報復的對象。在弟兄姊妹中間我更是無法無天、狂妄自大、誰也不服,總想稱王稱霸、一手遮天,讓弟兄姊妹都聽我的,都按著我的意思行事。當我的野心不能得到滿足時,就獸性發作在弟兄姊妹中間散佈對帶領的成見、怨恨,釋放毒言惡語,挑撥離間、拉幫結夥,我簡直就是在教會裡搞破壞的活撒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神豈能容讓我這樣肆意地在他的家中胡作非為?這段時間我精神受壓,遭受污鬼邪靈的攪擾,這正是神公義性情的發表,是神的烈怒臨到了我,更是神對我公義的懲罰!此時我才感到後怕,這才知道自己所做的不是在與哪個人作對,也不是與哪個人過不去,而是在直接抵擋神,與神對著幹。同時我也明白了全能神在末世是以他的公義性情向人顯現,是滿載公義、威嚴、烈怒的滿有權柄的神自己,神的性情已不再像綿羊,而是像獅子。我真是太瞎眼了,吃喝了那麼多神話卻不認識神的實質,也不了解神的性情,以致在神面前大膽放肆,什麼話都敢說,什麼事都敢做,對神沒有一點敬畏之心,若不是神的憐憫,我早就被神擊殺了。想到這,我不由得俯伏在神面前:全能神啊,從你公義的懲罰中,我看見了你的威嚴、烈怒,看見了你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更看到了你嚴厲的擊打管教是對我極大的愛與保守,要不然我對你的性情不會有認識,對自己的狂妄本性也不會有認識,還會像以往一樣隨意論斷、任意妄為,到有一天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神啊,你作的真是太好了,今後我願存著一顆敬畏你的心,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順服在你的面前,不再張牙舞爪,只願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你。

相關內容

  • 全能神給了我真正的人生

    自己因相信撒但的鬼話中了撒但的陰謀詭計,被撒但糟踏得污穢不堪,像牛馬一樣任魔鬼丈夫隨意使喚、蹂躪,失去了生存的意義與價值。今天是全能神的話語喚醒了我麻木的心靈,讓我知道了該怎麼活著才有意義、有價值,我要站起來,做一個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報答全能神的拯救之恩。

  • 我蒙了全能神極大的拯救

    「做賢妻良母」這一撒但毒素把我害得太苦,這一毒素使我常常消極軟弱,活在極度的痛苦之中,使我的心遠離神,失去了追求真理滿足神的信心與心志。此時,我才看到神拯救我脫離愛家庭情感意義太深了!神作工讓我看透家庭情感,能從撒但的捆綁中掙脫出來,走追求蒙拯救的道路,這是神一再給我擺上環境熬煉我的用意所在。

  • 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

    我再也不受前途命運的轄制了,感到踏實、釋放、自由了許多。我由衷地感慨:像我這樣一個幾乎被肉體完全侵吞下去的人,今天能超脫敗壞肉體的轄制,能走上信神的正道,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這是我做夢都難以想到的奇事。只有全能神能改變我,只有全能神能拯救我,若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我願獻上自己的一生來還報神的愛!

  • 神的作工改變了我崇尚知識的觀點

    幾千年來整個人類一直都崇尚知識、崇尚科學,多少年來我同樣被知識蒙蔽、捆綁,今天我來到神前才得以自由,才看見事實真相,才認清在造物主面前人的一切知識、文化、經驗都被定罪,看見大紅龍所鼓吹的一套知識理論與神所發表的真理完全相違背,完全是背道而馳的。我經歷多年神的作工後,真正感到只有神的真理永存,只有真理才能解決我身上的一切敗壞,只有真理能給我帶來真正的平安喜樂,只有真理才能讓我走上真正的人生道路,只有神的實際作工才能徹底清除我身上的所有病毒讓我得以變化,只有神的真理才能把我帶入人類美好的歸宿之中,只有神的真理才能給我帶來真正的幸福。

  • 全能神的刑罰審判是人類的需要

    在跟隨神的這些年裡,在神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中我對自己的敗壞逐步有了一些認識,看到自己的本性就是抵擋神、背叛神的,同時我也逐步認識到神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試煉熬煉都是為了拯救我,是為了讓我能更深地認識自己、恨惡自己,達到性情變化,神的刑罰審判裡包含著神的作工智慧,更包含著神對人極大的愛與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