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帶領我做到不徇私情

李 聰

秋風涼涼,夜幕降臨,屋內漸漸地黑了下來,微弱的檯燈下,一切顯得很朦朧,唯獨電腦前的一封信醒目地放在桌子上。夏晴一隻手托著腮,眼睛盯著信件呆呆地思索著什麼,看上去顧慮重重的樣子。

一旁的琳慧在房間裡走來走去,憂心忡忡地對著夏晴說:「之前弟兄姊妹對高麗的評價就不太好,現在正讓她反省認識,今天又讓咱們寫高麗近期的表現,如果綜合衡量高麗表現不好的話,她去外地盡本分的機會很可能會……」琳慧欲言又止。

夏晴立時臉色沉了下來,她隨手拿起桌上的信件,又仔細看了看,無奈地說:「看樣子是這樣的。」

此時的夏晴顯得焦躁不安,望著窗外已經完全黑透的天,心裡不由得想:「高麗情形不好活在了名譽地位中,沒有明顯的聖靈作工,盡本分也沒有果效,現在讓我們寫她這段時間的表現,如果我按實情寫,高麗這次就可能會失去外出盡本分的機會,我該怎麼寫呢?」

夏晴起身站在窗前,望著滿天的星斗,不由得思緒以往。夏晴以前比較內向,少言寡語、不善言談,自從遇到了高麗,她的直爽、活潑、幽默深深地感染著夏晴,從此,夏晴的生活彷彿被激活了一樣,言語、表情、笑聲都多了起來……相處不到一年,高麗就成了她最要好的朋友。

面對給高麗寫評價這事,夏晴感到很糾結:「若我實話實說,很有可能高麗外出盡本分的機會就會被取消,那她該有多傷心呀?我可不想看到高麗消沉、痛苦的樣子。再說,萬一高麗得知是我說的一番話影響了她的外出,她該怎麼看我?肯定會認為我太無情無義了,那我們之間就會有隔閡,我也會覺得愧對高麗,我可不願看到這樣的結果。不行,我不能這樣做!去外地操練盡本分是高麗盼望已久的,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這次機會,絕對不能讓她的願望『毀』在我的手上!」

星空

當這樣想時,夏晴心裡感到有些不平安:「我明明知道高麗的情形不好,也不能視而不見隱瞞事實啊,這也不是一個基督徒的所為呀!神要求我們做誠實人,說話做事要一是一、二是二,不能說謊搞欺騙,而我卻想明目張膽地隱瞞、欺騙,這也不合神心意呀!良心上也過不去呀!但是我一旦實話實說可能就要影響高麗的『前途』,還會影響我們的友誼,這該怎麼辦呢?……」

夏晴眉頭緊鎖,低著頭坐在那兒,雙手插進頭髮裡,心思沉重,特別糾結。

突然,夏晴眼睛一亮,想出了一個好辦法:「不如話說得委婉一些,把高麗的情形和表現概括說一下,最後再為她美言幾句,這樣讓人看著她還是不錯的,即使高麗看到了,也不會認為我不講情義,我們之間的友情還會一如既往,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嗯,這主意不錯!具體該怎麼說呢?可得好好想想……」

「哎呀,高麗的情形這麼不好,這可怎麼寫呀?要是寫得不好了,這可是……」一旁的琳慧一臉為難地說。

看著琳慧欲言又止的表情,夏晴知道琳慧和自己一樣,她跟高麗的關係也很好,也是不想寫高麗不好的表現,怕一旦寫出來會影響高麗被選拔培養的機會。看著琳慧為難的樣子,再回想自己從接到讓寫高麗評價的通知,表現得也是那麼的為難,她突然想到「情感」兩個字。

「琳慧,咱們寫高麗的評價顧慮重重,是不是跟高麗有情感,受情感轄制了啊?」夏晴望著琳慧說。

琳慧思索著,微微點頭回應道:「可能是吧。」

之後,她們根據臨到的這個問題一起禱告尋求,看到神的話說:「偏袒,袒護,維護肉體關係,沒有公正,這就是情感。……它是一種性情,不是誰跟誰之間維護的一種肉體關係,它不是這個範圍。也可能是你的上司,也可能是對你有過恩惠的人,也可能是幫過你忙的人,也可能是跟你關係最近的人,也可能是跟你最對脾氣的人,也可能跟你是老鄉,也可能還是你的朋友呢,也可能是你仰慕的對象,這都不一定。」(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麼是真理實際》)

講道交通中也說:「實行真理有一種轄制,就是情感,多數人都在情感上過不了關,如同英雄難過美人關,情感就成了實行真理的大敵。憑情感行事的主要表現是:……向上反映什麼情況,也要給他的親人朋友墊上好言;如果他的親朋好友損害了神家利益也要手下留情,從輕發落;如果和誰的關係不錯,說話辦事就要受點轄制……等等這些都屬於憑情感行事的表現。」(摘自上面的交通)

神的話和上面的交通正好針對她們的情形,夏晴知道了,情感不是人外表上維護一下肉體關係那麼簡單,它是一種敗壞性情,能轄制人、攔阻人實行真理。人憑情感活著就不能公正地對待所臨到的人、事、物,反而會為了維護肉體關係,違背真理原則,違背客觀事實搞欺騙,袒護對方,不能做誠實人達到滿足神的心意。

此時的夏晴回想著從收到信後的一幕幕……

當收到通知讓寫高麗近段時間表現的那一刻,夏晴心裡就特別的沉重,顧慮重重地在想怎麼寫這個評價。因為夏晴知道,高麗近段時間表現不太好,一直活在追求名譽地位的情形裡,總認為只要能被選拔去外地盡本分,就說明自己追求得好,是特殊人才,所以一心想外出盡本分,達到她出人頭地讓人高看的野心慾望,對現在所盡的本分卻不用心沒有負擔,導致本分果效直線下滑。雖然夏晴知道高麗情形不好,但就因為她和高麗是要好的朋友,對高麗有感情,她怕一旦自己說出實情會影響高麗外出盡本分,這樣做不僅傷害了朋友的利益,也會傷了朋友的心,可能還會失去這個要好的朋友。現在讓她寫高麗的表現,她就不忍心揭穿高麗,甚至還想維護,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糊弄過去,掩蓋事實真相,再用委婉的說辭為高麗美言幾句,讓高麗能夠如願以償。夏晴思索著,沒想到她不知不覺已活在了「情」之中,遲遲不能下筆寫評價,都是因為情感在束縛著她,使她說話做事都受轄制,前思後想、顧慮重重不能做誠實人,不能實話實說堅持真理原則維護教會的利益,她心中哪有一點敬畏神的心啊!……

夏晴把自己的認識談了出來,琳慧也談了自己的情形和對自己敗壞性情的認識,她也是因著受情感轄制,不能實行真理做誠實人,不能公正地作出評價。

兩人互相交通一番後,夏晴繼續尋求情感方面相關的真理,又看到講道交通中說:「情感太重的人他所顧念的都是肉體之情,並不是神家的利益;情感太重的人只能傷害神的心,因為他實行不出真理,維護的不是神家的利益;情感太重的人心中沒有神的地位,也不喜愛真理,他是友情為重,個人利益第一,因此情感太重的人在臨到患難時能出賣真理、出賣神。因為他在體貼肉體之時,他是以真理為代價來搞交易的,為了滿足親人朋友的利益,他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因此,情感太重的人若不能悔改變化,就成了廢料,沒有什麼用處。」(摘自上面的交通)

夏晴從講道交通中認識到,我們裡面有情感,為了維護家人或者朋友的利益就不會堅持原則實行真理,不會維護教會利益,甚至會因著情感站在撒但一邊,違背真理,出賣教會利益。她想到自己明知道神要求人做誠實人,說話做事要一是一,二是二,但她因受情感的轄制就實行不出真理來,還覺得一個人如果不能維護朋友利益,就太沒有人情味了,如果不能跟身邊的人搞好肉體關係,活得就太孤獨了。受這些錯謬的思想觀點支配,她寧肯維護與人的關係,也不願意維護教會的利益,不能根據原則把高麗的真實情形提供出來。揣摩自己能有這種思想觀點,其實都是受撒但毒素「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為朋友兩肋插刀」「是親三分向」的毒害,這些撒但毒素已經深深地灌輸到她的心裡,支配著她的言行,導致她在給高麗寫評價時,總想站在高麗一邊為她說話。高麗是她長這麼大以來最合得來的朋友,為了維護好這份友情,她不惜拿教會利益為代價來換取。想想教會提拔、培養的人最起碼是追求真理、盡本分有負擔能體貼神心意的人,這樣的人才能與神同心合意,為完成神的託付而盡心竭力。夏晴明知道高麗這段時間不追求真理,一心追求名譽地位,想出人頭地顯露自己,現在還沒有什麼真實的反省認識和悔改,沒有聖靈作工。如果不把高麗的真實情況提供出來,弟兄姊妹可能就會認為高麗情形有所好轉,是個追求真理的人,若把她提供到外地盡本分,很可能會給福音工作帶來攔阻、打岔。而她卻為了維護她們之間的友情,不想堅持真理原則如實地反映情況,就想袒護高麗,要歪嘴說話,這不是出賣真理、出賣教會利益,不是在作惡嗎?這是得罪神,觸犯神性情的事啊,是遭神厭憎、恨惡的。這時夏晴又想到,神給高麗擺設這樣的環境,就是要潔淨變化她追求名譽地位這方面的敗壞性情,這正是神的拯救與愛,而夏晴不認識神的作工,一心想憑情感袒護高麗,這就是在幫助高麗達成她的野心慾望啊,這哪裡是在幫高麗,分明是在害她呀!今天高麗能不能外出盡本分都在神的手中掌握,都有神的命定,豈是因著她的袒護就能改變的。

此時,夏晴認識到撒但灌輸給她的「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為朋友兩肋插刀」「是親三分向」這些思想觀點是錯謬的,憑這些撒但的毒素活著就是在充當撒但的出口,最終坑人害己,損害教會利益,讓神噁心厭憎。認識到憑情感行事的實質與後果,她不願意再憑情感活著袒護高麗了。

她又看到神的話說:「在做每一件事的時候,在說每一句話的時候,心能擺對,行事公正,不隨從情感、個人意思行事,這是信神之人的行事原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與神的關係如何》)「……從約伯做的這幾件事當中你就應該找出蛛絲馬跡,從蛛絲馬跡當中找到約伯做一個好人的原則與實行的路途。首先他對待兒女,對待最親的人,他的原則是什麼?不憑情感,堅持原則,不因為這些事得罪神,這是他敬畏神遠離惡的第一個標準,從家裡,從對待自己的家人開始做起。」(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才有真快樂》)

神話書在桌子上

從神的話中夏晴看到,神要求人凡事能夠按照真理原則,做事說話公平公正,不維護個人利益,不憑情感做事,就像約伯一樣敬畏神遠離惡。約伯不管是對待家人還是親人、朋友,都能按原則對待,行事公正,寧可得罪自己的兒女,也不憑情感做出得罪神、欺騙神的事,他在神的眼中被看為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是尊神為大的人,也是神最祝福的人。這時,夏晴知道該怎麼實行了,她應該按原則公正公平地對待高麗,如實地寫對她的評價,不能違背事實說話,不能維護個人利益,要以教會利益為重。作為一名基督徒凡事應該面向神做,有一顆敬畏神遠離惡的心,做誠實人,不能憑情感做事,不搞欺騙、耍詭詐得罪神。就如聖經中主耶穌說:「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馬太福音5:37)夏晴看到了說謊的後果就是在作惡,是抵擋神的,神在鑒察一切,今天神就是藉著讓她寫這份評價,檢驗她能否敬畏神遠離惡,使她擺脫情感的束縛,按真理實行。

夏晴雙手緊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擺設這樣的環境,藉著讓我寫評價,顯明我裡面憑情感活著的敗壞性情,也感謝你開啟我明白這方面的真理,看到憑情感活著不能堅持真理原則是抵擋神的,害人又害己。我不願再憑情感維護與高麗的肉體關係了,只願擺對存心,客觀、公正地寫出對高麗的評價,願你帶領我實行真理滿足你!」

此時,夏晴扭身看到琳慧在不停地敲擊著鍵盤,她露出欣慰的笑臉。她調整坐姿,端正地坐在電腦前開始寫對高麗的評價。隨即,屋內「噼里啪啦」的鍵盤敲擊聲此起彼伏……

不一會兒工夫,一份公正的評價展現在眼前,夏晴心裡很坦然、釋放。感謝神的帶領開啟將她從情感的捆綁中釋放出來。

蔚藍的天空中飄著幾朵白雲,耀眼的陽光折射進夏晴她們的工作室,照射在夏晴的身上,夏晴心裡非常的敞亮、平安踏實!藉著經歷寫評價這件事,她明白了外表看似很平常的事也都飽含著神的良苦用心,神要藉此來顯明、潔淨她裡面情感這方面的敗壞性情,將真理作到她裡面,作為她行事為人的準則,臨到事能憑真理去實行,使她能逐漸成為敬畏神遠離惡的人。她立定心志:以後要在凡事上注重尋求明白真理,實行真理,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榮耀、見證神!

相關內容

  • 追求背後的隱情

    前不久,我被弟兄姊妹選為中層帶領。一次聚同工會時,我心想:「我可得好好表現,要是表現不好,帶領和同工們會怎麼看我呢?」於是,當我們共同交通一個話題時,我只要有點認識就搶先交通出來,當我沒有認識交通不出來時,心裡就著急上火。

  • 什麼是神的愛

    也使我看到你對人的愛雖然不合人的觀念,但都是為了變化我們,拯救我們,都包含著你的良苦用心,更有你奇妙難測的智慧。同時我也看到自己對你沒有絲毫認識,不認識你的愛往往隱藏在事情的背後。神哪,因著你對人這樣的愛,我要向你獻上感謝和讚美!

  • 作工沒果效的真正原因所在

    感謝神的開啟,使我找到了盡本分沒有果效的真正原因所在。此後,我就有意識地根據弟兄姊妹的情形尋求相關真理,揣摩問題的實質是什麼,然後根據神的話交通神的心意、神對人的要求,談神為什麼讓人這麼實行,在人身上的良苦用心是什麼,期望達到什麼樣的果效,我們人該怎樣與神配合才合神心意。

  • 淺談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

    感謝神話語的開啟使我看清了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心裡對撒但產生了真實的恨惡,也明白了只有基督才能帶領人脫離黑暗之地,進入光明之中,人只有跟隨基督、敬拜基督才能脫離撒但的苦害。今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順服基督的帶領,接受神的話作我的生命,除去我身上的一切大紅龍毒素,擺脫撒但黑暗權勢的控制,徹底背叛撒但。

  • 聖靈作工是有原則的

    前段時間,我讀神的話沒有什麼亮光,也沒去反省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只是一味地向神禱告,求神能開啟我。可之後我再讀神的話,還是沒有什麼開啟,我便想:神開啟人是有時候的,我急於求成也沒有用。此後,我便不急不火、按部就班地讀神的話,耐心地等待著神的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