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敲打」後的收穫

仁 貞

小慧狼吞虎嚥地把一碗飯吃到肚子裡,雖然把小慧噎得夠嗆,可她毫不在乎,她在心中暗喜:「這段時間我們組盡本分的果效很好,整理上交的講道稿多數被採用並推廣,帶領這個時候找我談話應該是想提拔我吧!」

吃完飯,小慧迅速坐回電腦前專心致志地檢查幾篇急需轉走的文稿,她快速又認真地檢查完後,收拾電腦桌上的東西準備出門時,手不小心碰到了電腦旁的仙人球,小球球「毫不客氣」地扎了她幾針,疼得小慧直咧嘴,但為了趕時間她顧不上疼痛就急匆匆地出了家門。

走在路上,小慧看著路邊一排排披著長髮的柳樹姑娘溫柔優雅,和那昂首挺胸的參天楊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小慧比較喜歡的還是那參天楊樹,因它筆直筆直地挺立著像是一個個高大威武的將士,顯得特威風。小慧呼吸著神賜予的新鮮空氣,臉上洋溢著喜悅的笑容。

「小慧來了,快進來!」帶領楊露熱情地打著招呼。

小慧笑著回應,在一旁坐了下來。

「這段時間你們組的工作情況怎麼樣呀?」楊露遞給小慧一杯水,笑著問道。

小慧微笑著接過杯子,看了看在場的弟兄姊妹,心想:「這個月我們組裡的工作果效又上了一個台階,我要是說出來,大家肯定會對我刮目相看的!」

小慧洋洋自得地說:「這段時間我和組員一起認真鑽研,我們在文稿的思路上開闊了一些,文稿的數量和質量都提升不少。」

「哦,感謝神!那陳娟呢,她現在情形怎麼樣?她來組裡也有幾個月了,對整理講道稿的原則、要求掌握得差不多了吧?是不是可以獨當一面了?」楊露面帶微笑地問道。

「陳娟的素質還行,盡本分也有些路途,就是遇到有點難度的稿子會推給我,她看我每次都不怎麼費勁就整理好了,便更依賴我了,這方面我也交通幫助過她多次,但她還是那樣,目前還不能獨當一面。」小慧臉上喜形於色。

「那組裡剛來的幾個新人現在怎麼樣?你是怎麼帶培她們的?」楊露眉頭微皺,認真地詢問。

「為了給她們更多操練的機會,每次整理文稿我都先讓她們發表觀點,但因著她們對有些原則還不太掌握,如果我不發言,她們探討半天也沒個結果。雖然我也經常把自己是如何掌握原則的說給她們聽,可無論我怎麼交通幫助,每篇文稿她們還是等我定奪,等著我把文稿中存在的問題告訴她們,她們才敢放心大膽地整理。她們現在依賴性還是很強,遇到問題就問我,仰望神、依靠神的時候比較少,我也和她們交通過遇到難處要先禱告、尋求神的心意,但她們還是想從我這兒得到答案。不過她們的素質還不錯,都是可培養的對象,我想,不出兩個月我就能把她們帶培出來。」小慧說完,喝了一口水,高興地看著帶領,等著帶領誇獎,可沒想到……

楊露直言不諱:「小慧姊妹,從你這個月寫的工作彙報中,看到你寫自己的情形都是你盡本分怎麼有負擔,怎麼帶培組裡新人的,就沒談點自己在經歷中都流露了哪些敗壞性情,又是怎麼尋求真理得著變化的,覺得你在生命進入方面還有些缺少,就很想見見你,想知道你遇事是怎麼實行進入的。剛才聽了你對這些事的看法和作工中的表現流露,看到咱們盡本分的確存在偏差,導致本分有點果效就會見證自己,其實真正有真理實際的人,注重在凡事上高舉神、見證神,會把自己在哪些事上流露了什麼敗壞,是怎麼尋求真理的,在神話語的揭示與審判中,對神有了哪些認識,對自己的敗壞本性實質有了哪些認識,又是怎麼實行進入的談出來。可從你寫的彙報和剛才所談的看,都是在見證自己對工作怎麼有負擔,又是怎麼付代價的,幾乎沒有高舉神、見證神的成分。事實上,咱們盡本分有點果效,那都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沒有聖靈的開啟帶領,憑咱們自己怎麼努力都不可能有好的果效,咱們得學會高舉神、見證神,得走正道啊!」

「高舉、見證自己?我用自己的經歷扶持幫助弟兄姊妹進入原則,怎麼成了高舉、見證自己呢?」小慧臉上就像被人搧了耳光一樣發燙,她心裡很是不服,心想:「本以為工作有點成果,能得到帶領誇讚,沒承想卻臨到一陣『敲打』,唉!」帶領的這番話讓小慧實在難以接受,她坐在那兒感到渾身不自在,甚至很想儘快離開。但小慧知道這是在聚會,自己得有點敬畏神的心,不能表現得太抵觸,更不能逃避,她強裝鎮靜地辯護道:「我的情形有積極的也有消極的,我把自己的真實情形寫了下來,這難道不對嗎?」

「咱們不要在事上論對錯,應該反省自己有沒有見證自己這方面的情形表現,咱們若不反省自己,對自己做事的實質不認識,很容易走錯路。從你這段時間的流露與活出上,看到你顯露自己、見證自己的地方比較多,今天給你指出來是想幫助你,你回去可以好好反省反省……」楊露耐心地提醒著。此時,小慧頭腦一片空白,隨後帶領談的什麼,小慧都沒有聽進去。

走在回家的路上,小慧心裡翻江倒海般地難受,她抬頭望望天,不知什麼時候雲層降低了,太陽藏了起來,路邊的參天楊樹也顯得遜色了許多。小慧失落地往前走著,心想:「我知道自己的本性比較狂妄,盡本分時也常常警誡自己要有敬畏神的心,可怎麼還是被指出高舉自己、見證自己呢?……我以後得學著少說話、不說話,儘量少發表自己的觀點、看法,只悶著頭做事,這樣興許能保險一點。」

回到組裡,小慧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樣蔫了,以往的負擔與心志都沒了,她整天愁眉不展,不想說話。姊妹們有看不透的文稿和她探討時,她怕自己流露狂妄性情又會身不由己地見證自己,就含糊其辭地說一點自己的看法,不想再作任何的決定了;姊妹們遇到問題、難處向她尋求,她也是應付了事……姊妹們的情形因此受到影響,組裡的工作果效也在急速下滑。

盛夏,火熱的太陽炙烤著大地,小慧的心裡也像被太陽烘烤著一樣火燒火燎的,她不知該怎麼經歷這樣的環境了,便來到神面前默默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道理上我也知道修理對付是你對我的愛與拯救,我也承認自己的本性裡肯定有高舉、見證自己的成分,但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認識自己,怎麼進入真理了。神啊!願你開啟帶領我認識自己身上存在的問題,使我知道該怎麼實行進入。」

禱告後,小慧看到神的話說:「人心裡如果只有地位,只有自己的慾望,就是只滿足自己的私慾、存心、動機,人就不可能見證神,也不可能追求真理,反之他所做的都是惡,都是在抵擋神。他只圍繞地位做事,那他容易說哪些話,做哪些事?(高舉自己,見證自己。)常常為自己表功,說自己做了哪些事,或者自己如何受苦,自己如何滿足神,自己挨對付之後怎麼忍耐,對哪些人怎麼愛護或者怎麼獻愛心,這是為地位做事。為地位做事的人,他心裡有沒有神的地位?心裡沒有神的地位,這樣的人能追求真理嗎?」(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還看到一段講道交通中說:「有的人交通真理是為了地位,講經歷見證還是為了地位,為了自己的名譽,雖然說講的經歷不錯,講的認識也有對的成分,但是他都是在為自己的名譽、地位而作工,為了讓人能贊成他,為了讓人能順服他、能聽他的,這樣的作工就屬於見證自己。」(摘自《講道交通(三)·問題解答》)看了神話語的揭示和講道交通中點出的情形,小慧這才恍然大悟,講經歷談自己如何受苦,都做了哪些事,又是怎麼為工作著想的,說這些話的存心目的如果都是為了得到人的高看,炫耀自己的功勞,從而讓人贊成、佩服,這就是在高舉、見證自己了。小慧反思著自己的經歷感到有些驚訝,在她心裡一直認為,只要講的是自己的實際經歷,只要所作的是為達到工作果效,那就是在見證神,但她從沒有省察過自己在談工作、講經歷的同時,有沒有摻雜著個人的存心,到底達到了什麼果效……小慧仔細搜尋著自己在盡本分期間有沒有為地位作工的表現,有沒有為此而見證自己。反省中小慧想到:每次看到工作表上顯示她們組裡上交的文稿越來越多時,她就很欣賞自己,覺得這些文稿多數都是她檢查把關的,並且自從她負責這個組的工作以來,每個月的工作果效都是呈上升趨勢,與其他組的工作果效相比,她們組一直是遙遙領先,帶領和負責人也都看重她,不知不覺她就竊取了神的榮耀,把自己端在一個高位上,覺得這個組的果效好自己功不可沒,還常常在姊妹們面前顯露自己的作工能力,以此得到了她們的擁護、高看;看到姊妹們整理的每篇文稿都等著她拍板定案,並且臨到問題、難處大家也都是直接從她那裡找答案,她就更覺得組裡離了她不行;她平時嘴裡說著不讓姊妹們依賴自己要依靠神,但又在她們面前炫耀自己是怎麼掌握原則、怎麼攻克難處的,變相地見證自己以獲得弟兄姊妹的仰望、高看;看到陳娟信神時間比她長,素質也不錯,但臨到難處就往後退,她就常常交通自己在難處中是怎麼體貼神心意,又是怎麼付代價使工作達到果效的……此時,小慧清楚地看到自己外表上打著幫助扶持、帶培組員的旗號,其實都是在經營自己的地位名利,達到的果效是讓弟兄姊妹對她佩服有加、言聽計從,凡事都問她,甚至失去該有的獨立判斷能力,她這樣做的實質就是想達到牢籠人、控制人的目的。她盡本分不把弟兄姊妹往神面前帶,讓弟兄姊妹在難處面前學會怎麼依靠神、仰望神,而是以自己為中心,她做事的性質早已把神推到一邊,自己成了弟兄姊妹的主心骨、心中的神,弟兄姊妹信的不是神而是她,這哪裡是在培養、扶持人,完全是在坑害、斷送人,是在作惡呀!小慧又想到起初管轄眾天使的天使長,就是在管理眾天使時常常見證自己,把眾天使帶到它的面前,與神分庭抗禮,最後遭到了神的懲罰。小慧想到自己所做所行的實質和天使長是一樣的,若再不悔改,最終只能被神厭棄、淘汰,失去神的救恩。想想神給她盡本分的機會,是為了讓她在盡本分中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早日活出點人樣來見證神,而她卻不思進取,不思還報神的愛,還處處憑著撒但敗壞性情活著,悖逆、抵擋神,真是沒有一點人性!

想到這裡,小慧感到特別扎心,痛苦難受,她又想到至高無上的神,為了拯救我們人類冒著生命的危險兩次道成肉身,作那麼多工,說那麼多話,付出了所有的心血代價,但神從不炫耀自己、見證自己向人邀功,也從不強迫人聽他的,而是卑微隱藏、默默無聞地為我們的生存操勞著。小慧看到自己所做的是那麼低賤、污穢、醜陋,神作事的實質是那麼美麗、良善,她懊悔地向神禱告,感謝神對自己的顯明和拯救。

夜異常的靜,只能聽見蛐蛐兒時隱時現地輕吟。小慧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她想到神為了拯救變化她,使她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擺設一些環境來顯明、對付她,還藉著話語的揭示、審判引導她反省認識自己,神的作工太實際了,她享受神的愛太多了!可她到現在還不能做點對弟兄姊妹生命有益處的事,反而處處高舉、見證自己,使弟兄姊妹受了迷惑,生命受虧損,自己這是在作惡抵擋神啊!小慧懊悔、痛恨自己太沒人性,她默默地向神禱告,願神能開啟帶領她找到常常高舉、見證自己的根源。

小慧看到神的話說:「人經受了撒但幾千年的敗壞,人也變得狂妄,變得詭詐、惡毒與不可理喻,這都是撒但的本性帶給人的。因著撒但的本性是邪惡的,它帶給人的就是這些邪惡的本性,帶給人的是這些邪惡的敗壞性情,所以人活在了撒但的敗壞性情當中,也與撒但一樣抵擋神、攻擊神、試探神,以至於人不能敬拜神,人也沒有敬畏神的心。」(《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你裡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確了,沒有真理就容易作惡,並且身不由己。好比你裡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於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神審判、揭示的話語點透了小慧常常高舉、見證自己的根源,是因著撒但的敗壞,各種邪惡的撒但性情種在了我們的裡面,使我們變得狂妄、自私、詭詐、惡毒,越來越遠離神、抵擋神。受「老子天下第一」「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這些撒但毒素的迷惑敗壞,就會特別狂妄自大、自是自高,心中無神、目中無人,絲毫沒有敬畏神的心。小慧認識到自己之所以能常常高舉、見證自己,這都是受撒但的狂妄性情支配導致的,自己雖信神多年,但因著不追求真理,所以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一直沒有什麼真實的認識和恨惡,因此當她盡本分稍稍取得一點成果時,就身不由己地高舉自己、見證自己,把這一切的功勞都歸功在自己的頭上,恬不知恥地在人中間樹立自己讓人高看、崇拜,藉此籠絡人心,使人心中有自己的地位,達到控制人、佔有人的野心目的。狂妄本性已支配她走上與神為敵的道路,而她卻毫不覺察。神為了喚醒她剛硬、麻木的心,藉著帶領提點對付她,她不但不接受,反而為自己辯解表白,鬧情緒消極怠工與神對抗,對神沒有絲毫的敬畏。此時,小慧又想到保羅的本性也是狂妄自大,作點工作就處處高舉、見證自己,給各教會寫信也常常講自己如何受苦、付代價的,還以功臣自居,最後還理直氣壯地要挾神,向神要冠冕,最終因觸怒神的性情遭到了神公義的懲罰。小慧看到自己信神不追求生命性情變化,明知道這些失敗之人的先例,卻仍在繼續步他們的後塵,若再不追求變化,最終只能和保羅一樣的結局。

此時,小慧深深地體會到神這樣的擊打、對付是神最真最實的愛,她泣不成聲,仆倒在神的面前向神懺悔:「神哪!你這樣愛我、拯救我,對我的生命負責,我卻不知好歹,還跟你講理、叫囂,真是狂妄得沒有一點人性理智。神哪!此時此刻我不知道該跟你說些什麼,我不願再辜負你的心意,我要用自己的實際活出來見證你,願你能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明白高舉神、見證神這方面的真理,不至觸犯你的性情讓你厭憎。」

被大雨洗刷後的街道,格外乾淨,空氣格外清新,小慧的心情也隨著雨後的彩虹歡快起來,她渴望自己能經歷神更多的審判刑罰的作工,早日脫去撒但的狂妄性情,活出真理實際來見證神。

之後,小慧找出解決狂妄性情方面的真理來看,她看到神的話說:「見證神主要多談些神怎麼審判刑罰人,用哪些試煉來熬煉人,變化人的性情,你們受多少苦,流露多少悖逆敗壞,做了多少抵擋神的事,最後怎麼達到被征服,該怎麼還報神,把這些方面的語言說得實實在在點,通俗點,別預備高深的、空洞的理論來炫耀自己,那顯得太狂妄沒有理智,要多講點現實經歷中的實情話、心裡話對人最有益處,讓人看著也最合適。」(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起碼該具備的理智》)

小慧從神的話中明白了,見證神主要是談自己經歷神審判刑罰的作工,敗壞性情得潔淨變化的實際經歷,交通自己的經歷認識,不是只談正面的進入,還得把自己在神的顯明中都流露了哪些撒但敗壞性情,或是憑哪些撒但毒素、生存法則活著,做出哪些悖逆抵擋神的事,經歷哪些神話語的揭示與審判,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有了哪些認識,對神的性情及神的所有所是又有哪些認識,把神拯救我們的實際認識與收穫見證出來,讓別人聽了我們的經歷認識能夠從中得著益處、造就,這才是達到了高舉、見證神的果效。小慧回想自己在盡本分中臨到難處或是與人相處時,也會流露撒但敗壞性情,也曾在撒但的試探、圍攻中誤解、埋怨神,甚至還能受撒但毒素支配追求名利,經歷了神的對付與管教,才逐步明白些真理,得著點變化,但每走一步路,都是神話語的開啟帶領,自己根本沒有什麼可誇的,如果把神加給的這些真理原則當作炫耀、見證自己的資本,那就太不知羞恥了,也是神所厭憎、恨惡的。此時,小慧也認識到自己作工能有點果效,這都是聖靈作工的成果,更是神的帶領和祝福,她該有的理智就是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高舉、見證神,和弟兄姊妹同心合意盡好本分,完成神加給自己的託付。

聚會時,小慧把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認識跟弟兄姊妹敞開交通,並真誠地希望弟兄姊妹能引以為戒,吸取她的失敗教訓走追求真理的路。之後,小慧又和弟兄姊妹商量,怎麼攜起手來儘快扭轉工作果效不好的局面,使教會利益不受損失。弟兄姊妹聽完小慧的經歷認識,臉上都露出了笑臉,也敞開心談了自己的情形,都願意同心合意地配搭,儘快提高工作果效。

之後,組內再一起探討商量工作時,小慧能時時注重背叛自己的狂妄性情,和弟兄姊妹站在同等地位上,面對遇到的問題和難處共同仰望、依靠神,尋求真理原則,她也給予弟兄姊妹更多的鼓勵、引導,使他們能獨立思考,有更多發展的空間。這樣實行過後,小慧發現弟兄姊妹釋放了很多,盡本分積極性高了,不管是生命進入還是業務上都有一些長進。半個月後,小慧組內的工作果效超出了以往的效率,這讓小慧感到很意外,更感受到這都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小慧默默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

不久,小慧被提拔為負責人,負責幾個組的工作。她看到有兩個組的工作果效不是很好,組裡的弟兄姊妹也沒有什麼負擔,她心裡不由得想:「你們這是怎麼盡的本分呀,怎麼就不往好的果效上夠呢?每天盡本分滿足現狀,這樣能滿足神嗎?我盡本分的時候就力求每個月的果效都不斷上升,這樣才能滿足神。不行,我得跟你們講講我的經歷……」於是,小慧心裡蠢蠢欲動,又想談談自己的「豐功偉績」,但話到嘴邊她突然意識到自己的狂妄性情又要爆發了,便立馬在心裡禱告神:「全能神啊!我又想不知羞恥地見證自己了,我不願再彰顯撒但,只願能夠實行真理滿足你。」禱告後,小慧看到一段講道交通中說:「真實事奉神的人必須是心裡真實愛神的人,因為心裡愛神才能為滿足神而實行真理順服神,才能體貼神的心意,才能實行高舉神、見證神,才能為遵行神旨意把人帶到神面前。所以,只有真實愛神的人才能常常高舉神、見證神,才能在凡事上實行高舉神、見證神,才有希望最後成為神的真實見證人。如果人不是真實愛神的人,絕對不會實行高舉神、見證神,絕對不會實行真理順服神,絕對不會在盡本分上實行真理滿足神,人沒有真實愛神的心一切都是虛空,只有真實愛神的人才能成為神的真實見證人,這是受造之物的最高榮耀。」(摘自《生命的供應·只有實行高舉神、見證神才是真實的事奉神》)從這段交通中小慧明白了,能實行高舉神、見證神這方面真理的人都是心裡愛神的人,也只有愛神的人經歷神的作工才能實行真理滿足神,為神站住見證。就像彼得,他有敬畏神、愛神的心,神把牧養教會的工作託付給他,他就能體貼神的心意,處處高舉、見證神,把人往神的面前帶。彼得是以愛神的心來報答神,用他的忠心與順服來完成神的託付,他所澆灌、帶領的人對主耶穌的身分實質有了些認識,彼得這樣的作工才是神最稱許的。小慧從彼得的實行經歷中找到了進入的路途,她想:「今天神把這麼重要的託付交給了我,我的本分與職責就是幫助弟兄姊妹儘快掌握原則,爭取能整理出更多更好的講道稿來見證神的末世作工,現在正是國度福音擴展的關鍵時刻,很多渴慕神的人都在尋找真道,他們如果能從我們的經歷見證中看到神的顯現與作工,就會來尋求考察真道,那我們所盡的本分才能榮耀神、見證神,我應該和弟兄姊妹攜起手來把這本分盡好,這才合神的心意。」想到這裡,小慧的臉上落出了欣慰的笑容。

接下來,小慧一邊和這兩個組裡的弟兄姊妹交通神的心意,一邊抽時間檢查他們整理的文稿,當發現整理的文稿存在什麼問題時,她就結合相關原則與他們一起尋求、探討,憑著愛心、耐心給他們指點文稿中存在的問題與偏差,輔導他們進入真理原則。當遇到一些疑難問題時,她就和弟兄姊妹一起禱告、尋求神的開啟帶領……藉著這樣實際地幫助扶持,弟兄姊妹在原則上都有了些進入,工作果效也逐漸上升。

小慧看到自己盡本分能背叛肉體實行點真理,使弟兄姊妹得到造就、益處,工作上得到了神的祝福,心裡無比的甘甜享受。當看到有些弟兄姊妹向她投來讚賞的目光時,她知道這是神的檢驗臨到了,便趕緊和弟兄姊妹交通自己在盡本分中都流露了哪些敗壞性情,神是怎麼開啟帶領她認識自己明白真理的,讓弟兄姊妹知道這一切的果效都是神的作工帶領。通過小慧的交通見證,弟兄姊妹對神的作工有了些認識,也從她的經歷認識中找到了生命進入的路途,大家都歸榮耀於神!

小慧靜靜地坐在電腦前,抬頭望向窗外蔚藍的天空,揣摩思想著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她由衷地笑了,發自內心地感嘆道:「神作的都好!」回想神在自己身上作的拯救工作,小慧體嘗到這次帶領的一番「敲打」裡飽含著神的良苦用心,雖然因著敗壞性情她受了一些苦,但這是神給她的一次生命的洗禮,使她認識了自己狂妄的撒但性情,收穫到了見證神這方面的真理,雖然她還沒有多少實際的進入,但她相信,只要她能注重經歷神的作工走生命進入的路,就能逐步地進入真理實際達到見證神、滿足神!

這次的「敲打」,對小慧走追求真理認識神、見證神的道路是一次啟迪,也是她生命歷程中的一大財富。小慧從心裡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

相關內容

  • 以貌取人太謬妄

    以前,我總愛以貌取人,特別高看那些風度翩翩、知識淵博、談吐不凡的人,認為這樣的人通情達理、善解人意,是善良的好人。最近,藉著事實的顯明,我才扭轉了這一謬妄的看事觀點。

  • 狂心在跌倒之前

    最近,我被調到另一個教會盡本分。早就聽說這個教會的各項工作果效很好,能讓我到這麼好的教會盡本分,我心裡對神特別感恩。於是,我暗立心志:一定要好好盡本分還報神的愛。

  • 誰知神的慈母心

    可你卻不以我的悖逆來待我,藉著事實一步步引導我明白你的心意,認識你拯救人的作工,消除我的誤解。神啊,我看到了你的美麗善良,體嘗到了你話的實際——你是公義,更是愛!今後,我願從你的話中、從現實生活中更多地認識你的可愛之處,追求做一個誠實的人,忠心盡本分來還報你的大愛!

  • 神賜給我的上好贈品

    以前,經常聽弟兄姊妹說:神所作的都是最好的,都是人所需要的。對於這話我只是口頭上承認、贊同,卻沒有什麼真實的認識和體會。後來,藉著神擺設實際的環境,我才認識到神在我身上所作的,都是根據我的需要,是賜給我的上好的贈品。

  • 聖靈作工是有原則的

    前段時間,我讀神的話沒有什麼亮光,也沒去反省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只是一味地向神禱告,求神能開啟我。可之後我再讀神的話,還是沒有什麼開啟,我便想:神開啟人是有時候的,我急於求成也沒有用。此後,我便不急不火、按部就班地讀神的話,耐心地等待著神的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