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情感的束縛

張 欣

金秋十月,秋高氣爽,在外盡本分的張欣回到家正在洗衣服,媽媽拿著板凳坐到她身邊,輕聲說:「有個事我得給你說說,你爸被教會隔離了。」張欣一愣,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忙問:「為什麼?」媽媽一臉愁容地說,「你爸領受謬妄好鑽事,總是抓帶領的把柄,攻擊、論斷帶領,說帶領交通真理不透亮,解決不了實際問題,是假帶領。他還總為教會開除的惡人打抱不平,攪擾了教會生活。帶領同工多次交通真理幫助他,他還是持守自己的謬理,一直糾纏不放,絲毫接受不了真理。現在弟兄姊妹根據你爸在教會中的一貫表現,定性他謬妄不通靈,還打岔攪擾,準備清除他……」聽了這些話,張欣心裡「咯噔」一下,「怎麼會這樣?有這麼嚴重嗎?」她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爸爸這要是被教會清除了,那信神不就沒結局了嗎?」一時間張欣有些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這時,張欣看到爸爸走過來,她心情沉重地問:「爸,臨到這事你是怎麼想的?」爸爸的表情很不自然,低下頭聲音沙啞地說:「我還能怎麼想,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唄。」張欣聽到這話,說:「對,爸,臨到這事咱得從神領受,相信神是公義的,不管教會怎麼處理,咱是受造之物,得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爸爸急忙說,「對,我順服,神說我是板凳我就是板凳,說我是垃圾我就是垃圾,說我是梯子我就是梯子,怎麼對待都合適……」張欣聽著爸爸的話,心想:「我爸臨到被清除這麼大的事能不埋怨,還願意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他的領受也不謬呀。再說了,我爸信神這麼多年沒少撇棄花費、受苦付代價,只要教會安排本分他都積極迎合,怎麼會被清除呢?是不是弟兄姊妹弄錯了?我爸這人雖然有點狂妄自是,但也不至於被清除吧!現在教會很多工作都需要有人來作,哪怕讓他在教會裡盡個接待的本分效力也行啊,是不是帶領對我爸有成見哪?這教會裡要是有假帶領,我爸被清除不就成冤假錯案了嗎?要不寫信向上層帶領反映一下?……」張欣有點疑惑,怕弟兄姊妹弄錯了,可想到自己還不太清楚事實,就這樣貿然向上層反映也覺得不太合適,她越想心裡越糾結,不由得流露出了埋怨,「唉!早知道爸爸跟隨神這麼多年不但沒有蒙拯救反而被淘汰,當初我不傳福音給他就好了,省得他現在還要受這份苦。」張欣活在了是非對錯裡,感到靈裡黑暗下沉,心裡非常痛苦,只好來到神前禱告尋求神的心意:「神哪,今天臨到這事你的心意是什麼,讓我學什麼功課呢?……我現在心裡很亂,活在事情的對錯中了,在這個事上我該明白哪方面的真理才能扭轉自己的情形,求你開啟引導我。」禱告後,張欣想起神的話說:「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發生的事,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不是偶然發生的,不是誰有意跟你過不去或有意針對你,而是神安排、擺佈的這一切。」(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揣摩著神的話,張欣的心安靜了下來。是啊!這一切都是神的主宰安排,不是哪個人能說了算的,她應該存著敬畏神的心從中尋求神的心意,尋求自己該實行進入的真理,不該憑自己的觀念想像看事,更不該研究分析事情的對錯。好事壞事都是神擺佈安排的,既然神這樣安排,這裡面肯定有神的美意,有她該學的功課。認識到這裡,張欣願意繼續尋求神的心意,不隨意論斷神的作工,盲目盯在事情的對錯上。

在電腦旁看神話

靈修時,張欣看到神的話說:「情感主要是什麼?(敗壞性情。)情感是敗壞性情這不假,那情感的實際那一面用幾個詞形容形容。(不能公平地待人,他就會偏袒、袒護。)就是這回事,偏袒,袒護,維護肉體關係,沒有公正,這就是情感。……誰一說你家人,誰一說你家鄉,誰一說跟你有關的人,你『騰』的火就起來了,非得為他辯解,非得把那個說法扭轉過來,不能讓他蒙受『不白之冤』,得維護他的名聲,極力地維護,把錯的也得糾正過來,把對的也得變成錯的,不讓人說,絲毫不讓說,這就是不公正,這就叫情感,明白嗎?」(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麼是真理實際》)看了神的話,張欣認識到神話揭示的正是她的情形,她就是因著活在情感裡,才在沒有辨明是非的情況下首先就想維護自己的肉體親情,為此還猜忌帶領,論斷神的作工,真是狂妄得沒有理智!張欣回想自己一聽到爸爸將要被教會清除時,她就接受不了了,想到爸爸從小就特別疼愛她,信神後熱心花費,受苦付代價,有些外表的好行為,就認為爸爸是個好人,不相信他會打岔攪擾教會生活。看到爸爸臨到被清除這事外表還表現出願意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她就更覺得爸爸領受不謬妄,懷疑是教會裡有假帶領對爸爸的事處理不公,就想給上層帶領寫信反映情況,讓他們來調查核實,好為爸爸伸冤。張欣看到自己在對待爸爸被清除的事上,不是先安靜在神面前尋求真理原則摸神的心意,而是憑著「是親三分向」的撒但處世哲學,站在肉體情感的角度上看事、衡量事,憑情感想袒護、包庇爸爸,而且還能對神家是真理掌權、公義掌權產生疑惑,發牢騷埋怨,甚至後悔當初給爸爸傳福音。此時,張欣真實地感受到,因著情感她心中沒有了神的地位,處處憑著撒但敗壞性情與神講理、對抗,今天神向她隱藏,又藉話語審判揭示,正是神公義性情向她顯明,也是為了喚醒她麻木的心,使她看到自己情感太重了,做事沒有原則,不合神的心意。雖然她現在還不能分辨看透爸爸的實質,但相信神鑒察一切,神不會作錯事,她應該順服下來尋求、等候。

一天吃過晚飯,張欣和爸爸、媽媽又談起了此事,媽媽說:「你別聽你爸一面之詞,他總是盯著帶領抓帶領的把柄,帶領給他交通多次他都不接受……」還沒等媽媽說完,爸爸就火了,又開始說帶領怎麼怎麼不好,沒有給他解決問題,聚會不結合經歷交通就不能當帶領……看到爸爸領受偏謬,還總是把眼光盯在別人身上,就覺得自己對,絲毫沒有一點兒認識自己的意思。張欣耐心地與爸爸交通,提醒他從神的話中去認識自己,可他絲毫聽不進去,特別持守自己,還是糾纏是非對錯,抓著帶領盡本分中的缺少不放。最後,張欣找出分辨什麼是領受謬妄這方面的真理原則給爸爸看,讓爸爸對照原則看看自己有沒有謬妄的表現,爸爸看了張欣一眼也不說話。張欣說:「爸,我不知道你之前在教會裡是什麼樣,但就我回來這幾天和你接觸,發現你是誰也不服,狂妄得絲毫不接受別人的意見,更不認識神的作工,不在神給你擺設的人事物中學功課,一點不認識自己,反倒總抓著教會帶領的缺少不放,帶領同工憑著愛心給你交通真理幫助你,這是神的愛,你不尋求真理反省認識自己,還特別持守自己,這就是領受謬妄,是不信派的表現。你還袒護被教會開除的惡人,為惡人打抱不平,你這就是在打岔攪擾教會工作,實質就是在跟神對抗,你知道嗎?」張欣說完,看到爸爸一臉的不服氣,把頭扭到一邊不再搭理張欣了。此時,張欣對照原則衡量爸爸這種種表現,更加看到爸爸確實是領受謬妄,不接受真理,是她情感太重了,導致是非不分、黑白不明,今天神把這個事實顯明給她看,她願意按照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不再憑情感做事。

夜深了,張欣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怎麼也睡不著,她一想到爸爸要被教會清除的事,心裡還是感到難受,放不下。張欣不明白,她已經看到爸爸謬妄的表現了,也不想再憑情感做事了,可為什麼一想到爸爸要被清除,心裡還會那麼難受呢?她起身向神禱告後,打開平板電腦,看到講道交通中說:「有的人情感太重,做什麼事都活在情感裡,憑情感說話,憑情感做事,你說他媽他爹不好,他不幹,他恨你;你說他姐姐、哥哥、弟弟、妹妹有毛病、有問題,他不幹,他反對你。……他為什麼憑情感說話,還能歪曲事實、顛倒黑白?沒有真理啥也看不透,就是個自私卑鄙的東西。這樣的人如果聽見神的話說不讓人憑情感,讓人學會順服神,他能憑神話活著嗎?能實行真理嗎?(不能。)」(摘自《講道交通(十三)·關於神話〈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的講道交通》)看了講道交通張欣明白了,她雖然在神話語的揭示下認識到自己的情感重,也在神的顯明中看到了爸爸謬妄不通靈的表現,但她還能在爸爸要被清除這事上放不下,這都說明她還是憑情感活著,本性特別自私,所思所想只為著自己的肉體情感,卻不維護教會的利益,更達不到順服神。之前張欣對爸爸的評價、看法完全是建立在肉體情感之上,想著從小到大爸爸都特別疼她,從不讓她受委屈,並且爸爸信神後也在盡本分付出花費,她就認為爸爸人性好,卻沒有看他信神、盡本分的一貫表現是怎樣的,他對待真理、對待神的態度如何,認為爸爸信神後有一些外表的好行為,就猜疑帶領同工對爸爸不公平,質疑神的公義,這不是憑情感說歪話嗎!張欣有些醒悟了,她看到自己太自私卑鄙了,為了維護肉體親情不能實行真理站在神一邊,差點充當撒但的出口,為被神厭憎、恨惡的人打抱不平,若是把這樣一個領受謬妄的人留在教會中,只能打岔教會的工作,這不是在攔阻清理教會的工作抵擋神嗎?通過尋求真理,張欣對自己的自私本性有了些認識,也願意背叛自己的自私本性,不再維護肉體情感,而是能維護神家利益。

在平板上看神話

一天,教會帶領宋姊妹、王姊妹來到張欣家,要給張欣的爸爸讀清除決定。張欣本想進屋聽聽,但被宋姊妹攔住,「你不要進去了。」張欣知道姊妹不讓她進屋聽是神對她的保守,避免她再次落入情感的漩渦裡被撒但愚弄,她在心裡感謝神。一會兒爸爸從屋裡出來,已是眼淚汪汪,張欣心裡也不是滋味,不知不覺又流露出對爸爸的同情,感到爸爸有些可憐,覺得他這麼大歲數了,能留在教會效力也行呀,怎麼就清除了呢?這樣是不是有些太不近人情了?當張欣這樣想時,心裡就像被掏空了一樣痛苦難受,眼淚也止不住地流了下來。張欣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在心裡一個勁兒地禱告,求神保守她不憑情感做抵擋神、傷神心的事。

後來,張欣看到神的話說:「在《約伯記》當中記載約伯做的那幾樣事其實篇幅很小,很簡單,沒有那麼多的事,但是從約伯做的這幾件事當中你就應該找出蛛絲馬跡,從蛛絲馬跡當中找到約伯做一個好人的原則與實行的路途。首先他對待兒女,對待最親的人,他的原則是什麼?不憑情感,堅持原則,不因為這些事得罪神,這是他敬畏神遠離惡的第一個標準,從家裡,從對待自己的家人開始做起。」(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才有真快樂》)從神的話中,張欣看到約伯因著有敬畏神的心,做事特別有原則,在臨到的事上能夠先尋求神的心意,深怕自己哪裡做得不合適得罪神,即使是對待自己最親的人也能持守住原則,不憑情感做事,追求滿足神。就如兒女宴樂他從不隨從,兒女遭災他也不埋怨神,因他從兒女日常生活的表現上能看透其實質就是不信派,能從心裡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這都是約伯敬畏神遠離惡的表現。張欣從約伯的經歷中看到自己做事沒有絲毫的原則,與約伯的活出差得太遠了,在教會的清除開除工作上,她對待別人就能堅持原則,可當看到自己的親人要被清除時,她不但無視真理原則的存在,還能違背原則,對親人是無限寬鬆,甚至還想袒護,一點兒敬畏神的心都沒有。這時張欣才意識到,今天面臨這樣的環境外表看她流露的是肉體、親情,實際上是一場屬靈的爭戰,是撒但的試探,也是神對她的檢驗,看她在這個環境中是根據神的話看事站在神一邊滿足神,還是憑情感站在撒但一邊抵擋神。張欣暗立心志,願意在這樣的環境中為神站住見證

張欣又看到神的話說:「撒但是誰,魔鬼是誰,神的仇敵又是誰,還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擋派嗎?還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口頭信卻無真理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卻不能為神作見證的人嗎?今天你還能與這些魔鬼拉拉扯扯,對這些魔鬼講良心、講愛心,你這不屬於對撒但施好心嗎?不屬於跟魔鬼同流合污嗎?人走到今天若還是善惡不分,還是一味地講愛、講憐憫,絲毫沒有一點尋求神心的意思,絲毫不能以神的心為心,那這類人的結局將更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神的話句句帶著威嚴烈怒,使張欣心生敬畏。她看到神恨惡那些口頭信神生命性情卻沒有絲毫變化的屬撒但的種類,恨惡那些攪擾教會工作與神敵對的不信派。神對待人是有原則的:追求真理、遵行神旨意的人,因著有神話語作根基,能明辨是非,不被撒但利用攪擾打岔教會工作,這是神所喜悅的;不能接受真理順服神、維護教會利益的,臨到事始終活在自己的觀念想像和是非對錯中,做事沒有真理原則,所說所做都是神所恨惡的。回想爸爸信神這麼多年,在臨到的事上從不注重尋求真理解決自己的問題,而是糾纏事情對錯,總是覺得自己的對,誰給他交通真理他也不接受,導致弟兄姊妹受他轄制沒法跟他在一起相處、盡本分。他還總是抓帶領的把柄,論斷、攻擊帶領,攪擾打岔教會工作,在屬靈爭戰中,他還能站在惡人一邊為其打抱不平,這個實質就是在與神較量,怎麼跟他交通真理他也不扭轉,根本領受不了真理。綜合他的表現就是個不通靈的謬妄之人,連效力都效不好,反而還會攪擾打岔。此時張欣認識到,她若是不能根據神話真理分辨看透爸爸的實質,臨到事還能一味地站在肉體一邊,憑情感說話,對神所厭憎的人還講愛心,就是糊塗沒分辨的人,最終也得被神的作工淘汰,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張欣看到神的性情是愛憎分明、公義聖潔的,神的實質是信實的,只有按照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才能擺脫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達到滿足神。明白了神的心意,張欣也看到了維護情感的後果,看到神恨惡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因為情感是攔阻我們實行真理建立與神正常關係的一堵牆,活在情感裡就不能順服不合我們觀念的神的作工,就不會根據真理原則看事,只會站在神的對立面埋怨神、抵擋神、論斷神,最終被神撇棄、懲罰。

當張欣對憑情感活著的嚴重後果有了點認識後,願意跳出情感這層關係,根據真理原則對待臨到的事,並對爸爸抵擋神的實質能看透一些了,也能公平公正地對待爸爸被清除的事了。張欣又看到神的話說:「多數人都有一些過犯,比如有些人抵擋過神,有些人悖逆過神,有些人說過埋怨神的話,或者有些人做過一些對教會不利或者是使神家受虧損的事,對這些人該怎麼對待?這就要根據這個人的本性、根據這個人一貫表現來定他的結局。有的人是惡人,有的人是愚昧人,有的人是傻人,有的人是畜生,人都不一樣。有的惡人是邪靈附的,有的是魔鬼撒但的差役,本性有的特別毒辣,有的特別詭詐,有的特別貪錢財,有的喜歡搞淫亂,各種各樣的人表現都不一樣,所以根據人的本性與表現綜合來看。……有些人抵擋、悖逆,讓神生氣、恨惡,但是根據人的本能神又區別對待、另行處理了。所以說,神作的任何工作都是有分寸的,他知道該作什麼,該怎樣作,人的本能做不到的他絕對不會讓人去做。神每處理一個人都是根據當時的環境與背景,根據實際情況,根據人的所作所為,根據人所表現、所流露的,神從來不冤枉一個人,這是神公義的一面。」(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神是根據什麼對待人》)揣摩著神的話,張欣對神公義聖潔的實質有了點認識,看到神定規一個人、淘汰一個人不是根據人一時的過犯,而是根據人的本性實質和一貫的表現。對於那些追求真理的人,雖然在盡本分的過程中受敗壞性情轄制曾做過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事,有一些過犯,但只要肯接受真理,有悔改的心,注重在神的話上實行進入,照樣能被神得著。而對那些本性實質屬於惡人、謬妄不通靈的人,即使跟隨神也領受不了真理,更不能蒙神拯救。張欣根據神的話衡量爸爸的一貫表現,看到他的本性狂妄誰也不服,弟兄姊妹多次交通真理幫助,可他根本不能接受真理,領受還偏謬,常常抓帶領把柄,為惡人打抱不平,打岔攪擾了教會工作。想想爸爸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這麼多年,神已經給了他很多機會,是他自己不追求真理,信神多年生命性情沒有絲毫的變化,還能常常攪擾打岔教會工作,可以說腳上的泡是他自己走出來的,他今天被清除這也是神的公義性情決定的,誰也改變不了。在神話語的帶領下,張欣看透爸爸的本性實質,不再覺得爸爸被清除可憐了。

經歷過後,張欣對教會清除開除人的意義有了些認識,對神拯救什麼樣的人、淘汰什麼樣的人越來越明白,她心裡亮堂了,知道該怎樣對待爸爸被清除這事了,更感受到教會是真理掌權,是公義掌權,凡屬撒但的永遠站立不住,最終都會被神的作工顯明出來各從其類。張欣還體會到神的作工太實際了,藉著經歷爸爸被清除這件事,使她對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有了些認識,看到生命性情不變化還會悖逆神、抵擋神,是神的話語使她不再憑情感行事,按神的話實行才不會失迷。張欣願意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注重追求真理,脫去撒但本性的捆綁,達到按真理原則辦事,活出真理實際來見證神!

相關內容

  • 我才走上人生正路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民家庭,從小就比較懂事,從不和小朋友打架吵鬧,也很聽父母的話,是大人們眼中的乖乖女。因此,周圍的人都很羨慕我的父母,說他們有福氣,生了一個好女兒。就這樣,我在周圍人的讚揚聲中一天天長大。

  • 神的作工改變了我崇尚知識的觀點

    幾千年來整個人類一直都崇尚知識、崇尚科學,多少年來我同樣被知識蒙蔽、捆綁,今天我來到神前才得以自由,才看見事實真相,才認清在造物主面前人的一切知識、文化、經驗都被定罪,看見大紅龍所鼓吹的一套知識理論與神所發表的真理完全相違背,完全是背道而馳的。我經歷多年神的作工後,真正感到只有神的真理永存,只有真理才能解決我身上的一切敗壞,只有真理能給我帶來真正的平安喜樂,只有真理才能讓我走上真正的人生道路,只有神的實際作工才能徹底清除我身上的所有病毒讓我得以變化,只有神的真理才能把我帶入人類美好的歸宿之中,只有神的真理才能給我帶來真正的幸福。

  • 脫掉虛榮臉面 看見神的笑臉

    自從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藉著讀神的話語,我明白了許多真理,看到神無論是公義的審判,還是無情的對付或熬煉,對我們都是真實的愛,都是拯救,都是為了潔淨我們身上的敗壞性情,使我們活出正常人性。於是,我立定心志要好好追求真理,盡好本分來還報神的愛。但因著我裡面根深蒂固的撒但敗壞性情沒有解決,在盡本分中仍在竭力追求臉面地位讓人高看,是神藉著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才使我醒悟過來。

  • 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的今天

    經歷中我明白了撒但就是利用名利、地位、錢財、肉體來引誘我、敗壞我、苦害我,讓我遠離神、抵擋神、背叛神,而神是以審判刑罰、試煉熬煉、責打管教的方式來拯救我,藉此把他的生命言語、所有所是作到我裡面,使我的敗壞逐步得到醫治,使我能擺脫撒但的苦害,徹底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儘管神的審判刑罰給我的肉體帶來的都是痛苦,但其中無不包含著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與神對我真實的愛。

  • 名利地位害我不淺

    現在我終於明白了,追求名利地位是完全與神的心意和要求背道而馳的,神的要求是讓我們做一個能順服神、安分守己地盡好受造之物本分的人,能腳踏實地、老老實實地做人,默默無聞、勤勤懇懇地做事,這才是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該有的追求。只有憑神的話活著,按神的要求做人做事,才能不再活在爭奪名利地位的敗壞性情當中,擺脫撒但性情所帶來的消極反面的情形,才活得快樂幸福,自由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