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神末世在中國作工的意義 跟上神的腳蹤

韓國 張蘭

編者按:聖經撒迦利亞書14章4節記載:「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許多基督徒看了這節經文都認為,末世主耶穌再來會在以色列顯現。現在,以色列的橄欖山早已裂開,而且我們都看到世界各地災難頻發,戰爭、恐怖襲擊事件不斷發生,血月奇觀也不斷出現,聖經中關於主再來的預言都已基本應驗,可我們還沒聽到以色列傳主回來的消息。因此,主再來到底在哪裡顯現成了很多渴盼主重歸之人最想得到的答案。基督徒張蘭也不例外,但她通過尋求知道了神末世顯現的地點,迎接到了主的重歸。下面,我們一起來看張蘭姊妹的經歷。

主末世再來會在以色列顯現作工嗎

「哎,張姊妹,剛聚完會你怎麼垂頭喪氣的啊?」我回頭一看,是趙萍姊妹在問我。

我嘆了口氣,無奈地說:「牧師長老講道老生常談,沒有新亮光,聚會的人也越來越少,有的弟兄姊妹雖然來聚會,但也是心不在焉,聽道時不是互相聊天,就是犯睏、打盹,有的甚至都睡著了,我身為小組長,也解決不了弟兄姊妹的問題。雖然教堂經常組織各樣的聚會,想使弟兄姊妹的勁能起來,但仍扭轉不了教會荒涼的局面,這樣下去可怎麼辦啊?」

趙姊妹點了點頭說:「是啊,你說的是現實問題啊!想想律法時代後期,主耶穌在聖殿以外作了一步新工作,聖靈作工也隨之轉移到了恩典時代的教會,沒有了聖靈的作工,原本充滿榮耀的聖殿越來越荒涼,人們在聖殿裡倒賣牛羊、兌換銀幣,把聖殿變成了賊窩。現在已是末世,整個宗教界都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荒涼,世界各地的災難越來越大,戰爭也頻頻爆發,聖經裡關於主再來的預言也基本應驗了。我就在想,主是不是馬上就要回來了?你說,主要是回來了會降在哪裡提接我們呢?」

我不加思索地說:「主一直作工在以色列,撒迦利亞書14章4節也說:『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我覺得主再來肯定會降臨在以色列。

「嗯,聖經上確實是這麼說的。」趙姊妹說完,沉思片刻後又說道,「不過,凡涉及到神作工的都是大事,咱們得好好尋求。哎,對了,我有個信主的朋友,前幾天邀請我去她家做客,她比較明白真理,有思想、有見地,交通得特別有亮光,要不咱們一起去吧,說不定有些問題可以得到解決呢!」我高興地同意了。

不能憑私意解說預言

兩天後,我和趙姊妹去了李姊妹家。雖然我和李姊妹是初次見面,但我感覺姊妹特別親切,不管我提出什麼問題,姊妹都耐心地給我解答。當我們談到教會荒涼這個話題時,李姊妹說:「現在教會荒涼,一方面是因為教堂裡不法的事增多,宗教領袖不遵守主的道、實行主的話,只持守人的遺傳,光注重講解聖經知識、神學理論來顯露自己,或談他們怎麼為主跑路花費、受苦作工的經歷等,絲毫不高舉神、見證神,完全偏離了主的道,遭到了神的厭棄、淘汰;另一方面是因為神作了新的工作,聖靈作工轉移了。」接著,李姊妹說:「其實,我們盼望已久的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道成肉身全能神,神早已在中國顯現作工,發表了潔淨拯救人類的話語,開展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現在,聖靈作工已從恩典時代的教會轉移到了國度時代的教會,凡是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都被提到了神的寶座前,赴上了羔羊的婚筵,得到了神話語的澆灌供應,享受到了聖靈的作工;而那些沒有接受神新工作的人,都失去了聖靈作工落在了黑暗裡,靈裡枯乾軟弱,無路可走。所以,我們只有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才能重新獲得聖靈作工,徹底擺脫靈裡枯乾的光景啊!」

1個姊妹考察神的末世作工

李姊妹的話使我感到震驚,又使我難以置信。我說:「主耶穌回來了?還顯現作工在中國?神一直是在以色列作工,末世怎麼會在中國顯現作工了呢?聖經上說:『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撒迦利亞書14:4)末世主耶穌再來應該還會在以色列顯現啊!再說了,中國是獨裁專制的無神論國家,抵擋神、迫害基督徒最嚴重,並且受到了世界人權組織的強烈譴責,神怎麼會道成肉身在中國顯現作工呢?」

「是啊,以色列人是神的選民,神一直在以色列顯現作工,神末世再來也應該顯現在以色列啊,怎麼會是在中國呢?這個問題我們看不透,李姊妹,還是你給我們交通交通吧!」趙姊妹說道。

李姊妹點點頭,微笑著說:「感謝神!提到主再來的預言,首先我們得明白:預言是神把他以後要作的工作提前預示出來,有神的智慧和奇妙在裡面,絕不是我們哪個人憑著頭腦或根據經文的字面意思就能理解到的,只有等神的作工應驗、成就,我們才能知道預言的實際所指。所以對待預言,我們不能憑自己的頭腦想像衡量,更不能持守自己的想像定規神的作工,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想想當初的法利賽人,他們看了舊約聖經中關於彌賽亞要來的預言,就憑自己的觀念想像認為神來了肯定叫『彌賽亞』,降生在王宮,長大後擔當政權,帶領猶太人推翻羅馬政府的統治。但神來了不叫『彌賽亞』而是叫『耶穌』,並且降生在馬槽裡,主耶穌也沒有帶領猶太人推翻羅馬政府的統治,而是各處傳悔改的道,教導人愛人如己、愛仇敵。法利賽人因主耶穌的說話、作工不合他們的觀念想像,就瘋狂定罪、抵擋主,還編造謠言毀謗、褻瀆主耶穌,甚至還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觸犯了神的性情,遭到了神的咒詛、懲罰。從中看到,神的工作如何開展是神自己說了算,神並不按人的想像作事,預言如何成就也不像我們字面所理解的意思,所以我們不能憑自己的觀念想像對待預言,而是得存著一顆敬畏神的心,虛心尋求神作工成就的事實,這樣才能迎接到主的再來。其實,末世神不管在哪個國家顯現作工,都有神的心意和智慧在其中,我們人無法測透。以前,我也認為主再來應該在以色列顯現,後來,我看到瑪拉基書1章11節耶和華神說:『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還有馬太福音24章27節主耶穌說:『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仔細揣摩這兩節經文我認識到,末世人子要降臨在世界的東方,並且神的名要在外邦中被稱為大。後來,我有幸聽到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藉著讀神的話和聽弟兄姊妹的交通,我心裡確定了神末世的確是在中國顯現作工,因為中國在世界的東方,也被稱為日出之地,更是無神論掌權的外邦國家,所以,神末世顯現作工在中國,完全應驗了這些預言。」

李姊妹的交通使我陷入了沉思:「是啊,預言都有奧祕在其中,哪是我們能憑私意解說的呢?現在姊妹見證主耶穌已經回來顯現作工在中國,這正應驗了聖經的預言,難道主末世真是在中國顯現作工?」

神是造物的主,可以在任何一個國家、民族中間開展他的工作

李姊妹繼續談道:「關於這個問題,全能神的話說得很明白,我們一起讀兩段神的話吧。全能神說:『其實神是萬物的主宰,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他不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不只是猶太人的神,他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以前那兩步工作作在以色列,這樣,人裡面就形成了一些觀念。人認為耶和華作工作在以色列,耶穌又親自在猶太開展工作,而且是道成肉身在猶太作工作,不管怎麼樣他作工沒出以色列這個範圍。他不在埃及人身上作,也不在印度人身上作,只在以色列之民身上作,人便形成這樣、那樣的觀念,而且把神的作工給規劃在一個範圍之內,說神要作工作務必在選民身上,神要作工作務必在以色列,除了以色列人神再也沒有作工對象,也再沒有作工範圍,尤其對道成肉身的神更是嚴加「管教」,不許走出以色列這個範圍。這不都是人的觀念嗎?神造了整個天地萬物,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他能只限制在以色列作工嗎?那他造所有的受造之物有什麼用處呢?他創造了整個世界,六千年的經營計劃他不是只在以色列作,而是在全宇之下的人身上作。……若按人的觀念去作,神就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了,這樣他就不能擴展外邦的工作了,因為他只是以色列人的神,而不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在預言書裡說,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耶和華的名必傳於外邦,為什麼這樣說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擴展這工作了,他也就不預言那話了,他既預言那話,必要在外邦、各國各方來擴展這工作,他既然說了就要作,這是他的計劃,因他本來就是造天地萬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還是在猶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類的工作。今天在大紅龍國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類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佔據點,同樣,中國也能成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佔據點,現在不就成就了「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這話了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你們也從來沒想過,神怎麼能在外邦中親自降臨呢?他應該降在西乃山,或降在橄欖山向以色列人顯現。外邦人(就是以色列以外的人)不都是他厭憎的對象嗎?他怎麼能親自作工在他們中間呢?這些都是你們多年來形成的根深蒂固的觀念,今天要征服你們就是為了將你們的這些觀念給打破。因此,你們便看見了神親自顯現在你們中間,不是在西乃山,也不是在橄欖山,而是在以往他從未帶領過的人中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 三》)」

聽了全能神的話,我心想:「這些話說得很明白呀,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是全人類的神,神不僅能在以色列作工,也能在以色列以外的任何一個地方作工,包括中國,這是神的權柄,看來我之前的想法不對,不符合神作工的事實啊!」

李姊妹交通說:「神是造物的主,主宰掌管著整個宇宙世界,更掌握著我們整個人類的命運,神不僅是以色列人的神,更是全宇上下所有受造之物的神,神有權利在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中間作他計劃中的工作。但不管神在哪個國家顯現作工,神的作工都是面向全人類的:就如律法時代,耶和華神在以色列藉摩西頒布了律法,開闢了律法時代,並以此地為中心逐步向外擴展,讓各邦各族都接受耶和華神的福音,尊耶和華為大;恩典時代,神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在猶太(以色列人的分支)開展了救贖的工作,但主耶穌救贖的不僅僅是猶太人,而是整個人類,當主耶穌釘十字架完成救贖工作後,主的福音便逐漸擴展到世界各國;同樣,末世神道成肉身在中國顯現作工,發表話語審判潔淨人,神不僅僅審判中國人,而是審判全人類,神只是先以中國為試點作工,作成一班得勝者,之後神面向全宇審判所有人類,讓所有有心有靈的人都能聽到神的福音,得到神的末世救恩。可見,不管哪個時代神選擇在哪個國家或民族顯現作工,神都是先選擇一個作工地點,然後以點帶面將工作逐漸擴展出去,而不是說神在哪個國家或民族顯現作了一步工作後,神就是這個國家或民族的神,這是錯誤的。如果按照我們的觀念想像,神的前兩步工作都作在以色列,那神就會一直在以色列顯現作工,不會作工在外邦,只有以色列人配得神的祝福,外邦人不會蒙神拯救,這不是把神給定規了嗎?這樣神說的『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這話又怎麼應驗、成就呢?難道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嗎?難道神在哪裡作工還得徵求人的意見嗎?這不是太狂妄自大了嗎?這不是在抵擋神嗎?」

李姊妹交通的對,我點點頭說:「是啊,我看到神一直在以色列作工,就定規神只在以色列顯現,要是神末世再顯現作工在以色列,我更會把神定規為是以色列人的神,這不就否認神是整個人類的主宰了嗎?這就是在抵擋神啊!」

李姊妹說:「神末世重返肉身作工在無神論掌權的中國,藉著這個事實打破了所有人的觀念,讓我們看到神顯現作工不守規條,他是按著他的計劃作工作。同時,神也藉此讓我們看到神不僅拯救以色列人,也拯救外邦人,神是全人類的神。總之,神無論在哪裡顯現作工,都是為了他的工作,都是為了更好地拯救人類,使整個人類都能來到神面前敬拜神,這也應驗成就了『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瑪拉基書1:11)的預言。」

神前兩步在以色列顯現作工以及神末世在中國顯現作工的意義

我說:「姊妹,聽你這麼交通我明白了,神在哪裡顯現作工都有他的計劃,更有神的智慧和美意在其中,我們沒有資格評論神的作工,更不能定規神的作工。可我還有個問題不明白,中國是無神論國家,多數人不信神也不敬拜神,神即使不在以色列顯現作工,不也可以在美國、英國這些以基督教為國教的國家作工嗎?為什麼偏偏就選在中國作工呢?這裡面神的心意是什麼,你能給我們交通交通嗎?」

「是啊,神的顯現作工都是有意義的,我們人實在測度不透,你再跟我們交通交通吧!」趙姊妹也詢問道。

李姊妹笑著說:「感謝神,這方面問題全能神的話說得很清楚,我們再來看兩段神的話吧。全能神說:『第一步工作在以色列作最有代表性意義,以色列人屬於最聖潔、敗壞最淺的人類,在此地開天闢地最有意義,可以說人類的祖先就在以色列地,而且以色列是神作工的發源地。起初,這些人最聖潔,都敬拜耶和華,在他們身上作工能達到最好的果效。整本聖經記載了兩個時代的工作,一個是律法時代的工作,一個是恩典時代的工作。舊約記載耶和華當時對以色列人說的話,在以色列作的工作,新約記載耶穌在猶太作的工作,為什麼沒有中國人的名?是因為開頭兩部分工作都在以色列作,因為以色列人屬於選民,就是最初接受耶和華作工的人,他們是敗壞最淺的人類,起初他們有仰望神的心,有敬畏神的心,他們聽從耶和華的話,一直在聖殿裡面事奉,穿祭司袍或者是戴祭司華冠,他們是最初敬拜神的人,也是神最初的作工對象。他們這些人都屬於整個人類的標本、模型,他們屬於聖潔、義人的標本、模型,約伯、亞伯拉罕、羅得或者是彼得、提摩太等等這些人都是以色列人,都是最聖潔的標本、模型,以色列是人類中敬拜神最早的國家,從這裡出來的義人也是最多的。在他們身上作工是為了以後在全地更好地經營人類,把他們的「事蹟」、敬拜耶和華所行的義記載下來,作為恩典時代以色列以外的人的標本、模型,以他們作的來維持幾千年的工作,直到今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二》)

耶和華作的工作是創造世界,是開頭,這步工作是結束工作,是結尾。開始在以色列選民中間作,在最聖潔的地方來開天闢地,最後一步是在最污穢的國家作,來審判世界,結束時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後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這些黑暗驅逐出去,把光明帶來,把這些人都征服。就最污穢、最黑暗的地方的人給征服了,所有人口裡都承認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這一事實來作征服全宇的工作,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義的,這個時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經營工作就徹底結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經征服了,其餘的地方就更不用說了,所以只有中國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義。中國代表所有的黑暗勢力,中國的人代表所有屬肉體、屬撒但、屬血氣的人。中國的人被大紅龍敗壞得最厲害,抵擋神最嚴重,人性最低賤、最污穢,所以是整個敗壞人類的典型代表……就人的敗壞、污穢、不義、抵擋、悖逆這些東西在中國人身上表現得最全面,各種各樣都顯露出來。一方面素質差,再一方面生活落後、思想落後,生活習慣、社會環境、出生家庭都差,都是最落後的,這些人的地位也低下,在這地方作工有代表性,試點工作作全面了,以後再開展工作就好作多了,這步工作作成了,以後的工作也不在話下,這步工作成了,大功徹底告成了,整個宇宙征服的工作也就徹底結束了。其實,在你們這些人中間的工作成功了,就等於全宇的工作成功了,為什麼讓你們作模型、標本,意義就在此。在這些人身上要悖逆有悖逆,要抵擋有抵擋,要污穢有污穢,要不義有不義,所有人類的悖逆都給代表了,這些人實在不簡單,所以將這些人作為征服的典範,當然征服之後就是標本、模型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二》)」

讀完後,李姊妹交通說:「從全能神的話中我們明白了,神在每個時代選擇的作工地點、作工對象都是根據工作的需要來確定的,並且神選擇在哪裡作工也是有原則、有意義的,是具有代表性的。就像當初耶和華神在以色列作律法時代的工作,讓人知道什麼是罪,如何分辨善惡,讓人在地上能正常有序地生活。耶和華神選擇作工在以色列,是因為以色列是神造我們人類的祖先亞當、夏娃的地方,以色列人是敗壞最淺的人類,也是最早敬拜神的人類,作工在他們身上,他們容易接受、順服,也有利於將神的工作更好地向外擴展。恩典時代,道成肉身的主耶穌在以色列的一個支派——猶太作救贖的工作,就是要拯救人類脫離律法的捆綁與束縛,使人能來到神面前認罪悔改。因為猶太人本身就敬拜耶和華神,並且他們有律法的約束,被撒但敗壞比較淺。想想敗壞最淺的人都需要神的救贖,更何況其他敗壞更深的人類呢?不更需要神的拯救嗎?所以把猶太人救贖回來,也就等於把全人類救贖回來了。從中看到,神前兩步作工在以色列,是神工作的需要,因為律法時代、恩典時代的工作只是為了達到使人知罪、認罪,不涉及變化人的敗壞性情,所以神就選擇在敗壞最淺,並且是信神、敬拜神的以色列地來作工,這樣也是為了更好地在地上開展拯救人類的工作,擴展神的福音。

同樣,神末世在中國顯現作工也有極大的意義。神末世作的是征服、成全人類的工作,就是發表話語揭示、審判我們人類的悖逆、敗壞,使我們認識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以及抵擋神的撒但本性,追求真理,徹底脫去撒但敗壞性情,被神變化、潔淨,成為真實順服神、敬拜神的人。因此,神末世作工的對象必須是敗壞人類中被撒但敗壞至深的典型代表,神把敗壞最深的人類都征服了,就等於將全人類都征服了,這樣撒但才能徹底蒙羞失敗,神才能真正得著榮耀。而在全宇之下,中國人是被撒但敗壞最深,抵擋神最嚴重的。眾所周知,中國是無神論政府掌權,信仰馬列主義,推崇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是世界上最黑暗、最不承認有神的國家。中共利用學校的教育,媒體的宣傳,那些名人、偉人的言論,還有各種社會潮流不斷地給人灌輸『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人定勝天』『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金錢至上』『人生在世,吃穿二字』『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等撒但毒素、哲學法則。中國人民接受了各種撒但的毒素法則後,都抵擋神、否認神,不相信是神在供應、養育著人類,更不相信是神在作著拯救人類的工作。中國人深受撒但敗壞,憑撒但的哲學法則活著,都特別貪戀肉體享受,崇尚金錢、名利、地位,上到中共高官下到普通商販,為了得到名利地位你爭我奪、勾心鬥角、互相廝殺。並且,中國人是摩押的後代,從淫亂邪惡而來,是被神咒詛的,在整個人類中也是素質最差、地位最低下的,在中國吃喝嫖賭抽,坑矇拐騙偷越來越盛行,人們也越來越淫亂、敗壞、邪惡。也就是說,中國人是敗壞、邪惡的典型代表。末世,神道成肉身在中國顯現作工,發表話語作審判工作,把中國人——最污穢敗壞的人征服了,那其他國家的人就更好征服了。所以,神把征服、審判的工作作在中國人身上最能顯明神的全能、智慧,最能羞辱撒但,達到征服人、成全人的果效。如果末世神來作工還在以色列,就達不到這樣的果效了,而且撒但也不會服氣,它會控告說,以色列人本是敬畏神、順服神的人,他們不是敗壞最深的人,把這樣的人作成了並不代表能把全宇之下的人都作成。現在通過讀全能神的話,咱們是不是看到,不管前兩步神在以色列作工也好,還是末世在中國顯現作工也好,意義都太深了,都能讓我們看見神的大能、智慧與奇妙啊!」

我被全能神的話和李姊妹的一番交通觸動了,說:「是啊,以色列是敬拜神的國家,相對全人類來說他們敗壞最淺,主再來如果作工在以色列,很多人都會接受的,並很快就能被神作成,那征服工作就達不到好的果效,人也看不見神的全能與智慧。而中國確實是最落後、最不敬拜神的國家,神把中國人征服了,更能顯明神的大能。現在我明白了,神末世作工在中國的意義真是太大了,而我不認識神作工的意義,還用自己的觀念想像衡量神的作工,真是太狂妄了!……」

姊妹們聚會交通神話

放下觀念,喜迎主重歸

李姊妹高興地說:「感謝神!我們能放下觀念想像,尋求接受真理,這都是神的引導、帶領啊!神的智慧高過諸天,神無論怎麼作工裡面都有奧祕,都有真理可尋求。所以在對待主來作工這事上,我們要放下自己的觀念,因為神無論在哪裡作工,神的性情、實質不會變,都是為了拯救人類。我們要做的就是留心聽神的聲音,放下觀念想像尋求真理,跟上神的腳蹤,免得因定規神而錯過蒙神拯救的機會,正如全能神的話說:『放下你們的「不可能」論調吧!越是人認為「不可能」越是可能發生的事,因為神的智慧高過諸天,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神作工是超出人的思維觀念這個範圍作的,越是不可能的事越有真理可尋求,越是人的觀念想像不到的事情就越有神的心意在其中。因為神無論在哪裡顯現,神還是神,絕對不會因著神顯現的地點或方式而改變神的實質的。神的腳蹤無論在哪裡都不會改變他的性情,神的腳蹤無論在哪裡他都是全人類的神,就如主耶穌,他不單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整個亞洲、歐洲、美洲之人的神,更是全宇上下獨一無二的神。我們還是從神的發聲說話中來尋找神的心意,來發現神的顯現,跟上神的腳蹤吧!神是真理、道路、生命,他的說話與他的顯現共存,他的性情與他的腳蹤無時不在對人類公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此時,我為自己能認識神的作工感到喜悅,同時也為自己曾定規神感到懊悔、虧欠,心裡五味雜陳。想想這些年我一直都盼望迎接到主的再來,沒想到我卻把神在哪裡顯現作工定規在自己的想像裡,信神卻抵擋著神。是全能神的話揭開了神顯現作工的奧祕,我才對神末世在中國作工的意義有了正確的認識。今天我能有幸聽到全能神的話語,這真是神的高抬,我心裡備受感動,對神充滿了感恩。聚會結束後,我和趙姊妹都說願意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還主動向李姊妹要了一本全能神發表的《話在肉身顯現》。

回家後,我捧著全能神的話愛不釋手,天天如飢似渴地讀。一段時間後,我明白了很多以往信主時不明白的真理,如: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聖經的內幕和實情,神名的奧祕,神三步作工的內幕,以及什麼是真實的信神,神怎樣定規各類人的結局歸宿,等等。全能神發表的真理帶著權柄、能力、威嚴,帶著神對人的憐憫,除了神,沒有人能揭示出奧祕、發表這些真理。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欣然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是全能神的恩待使我跟上了羔羊的腳蹤。感謝神!

相關內容

  • 審判已從神的家起首

    「刑罰、審判的工作其實質就是為了潔淨人類,為了最後的安息之日,否則,全人類就不能各從其類,不能進入安息之中,這個工作是人類進入安息之中的唯一的途徑。潔淨的工作才把人類的不義都潔淨了,刑罰、審判的工作才把人類中那些悖逆的東西都揭示出來,從而將可挽救與不可挽救的人都分辨出來,將可存留與不可存留的人都分辨出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 天主教信仰:你知道天主名字的奧祕嗎

    律法時代神取名叫雅威,恩典時代神取名叫耶穌,默示錄預言神還有新名,為什麼神會更換名字呢?很多基督徒對這方面的真理不明白,導致錯過了迎接主來的機會。作為基督徒,明白有關天主名字方面的真理對我們迎接天主耶穌的再來至關重要。

  • 我迎接到了主的重歸(有聲讀物)

    今天的教會與當初的聖殿一樣荒涼,也是因為神作了新的工作,我們苦苦巴望的主耶穌已經道成肉身重返人間,以全能神這名發表真理作了末世審判潔淨、拯救人的工作,結束了恩典時代,開闢了國度時代。聖靈已經離開了恩典時代的教會,作工在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身上。那些空守主耶穌的名卻沒有跟上神新工作的人,就失去了神的同在,沒有了聖靈作工,得不到生命活水的供應,這樣教會自然就越來越荒涼了……

  • 那日的天格外晴朗(上)

    『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主再來時就可以被提進天國』,這只是人的觀念想像,根本不符合主的話。主耶穌從來沒說過『因信得救的人就可以進天國』,而是說『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得救』和『遵行天父旨意』是不一樣的,『因信得救』,這個『得救』是指罪得赦免說的。也就是說,按律法人是該死的,但當人來到主的面前向主悔改,接受主的救恩,主就赦免人的罪,人就脫離了律法的定罪,不再被律法處死了,這就是『得救』的真意。

  • 回 家(上)

    「我希望每一位尋求神顯現的弟兄姊妹都不要重演歷史的悲劇,都不要做當代的法利賽人將神重釘十字架,應仔細考慮考慮當如何迎接神的重歸,應清醒清醒自己的頭腦當如何做一個順服真理的人,這是每一個等候耶穌駕著白雲重歸的人的職責。我們應將自己的靈眼擦亮,不要陷在那些騰雲駕霧的字句之中。應想想現實的神的作工,應看看神實際的一面,不要總是忘乎所以,整天飄飄悠悠,總是盼著天上的某一朵白雲上坐著主耶穌突然降在你們中間,來接你們這些從不認識他、從未見過他、不知如何遵行他旨意的人。還是想點現實的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