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基督(下)

林姊妹走後不久,教會安排許姊妹、杜姊妹和我一起寫講道稿。在接觸中,我從許姊妹口中得知杜姊妹信主時是神學生,寫講道稿也已很長時間了。通過和杜姊妹在一起寫講道稿,我發現她在原則、交通真理等各方面比我們組哪個人都清晰明白,她的工作能力也比較強,我很慶幸能和杜姊妹一起盡本分,願學習她的長處來補足我的缺少,也願正確對待她,並提醒自己不再走崇拜仰望人的錯誤道路。

後來,我和杜姊妹一起寫講道稿,她發現我寫的講道稿有很多缺少,就給我談她是怎麼寫的,我把杜姊妹交通的運用到工作中,漸漸地也有了一些長進。在一次聚會中,杜姊妹發現我們幾個談經歷不知道怎麼高舉神、見證神,就是之前一直盡帶領本分的許姊妹也沒有進入這方面的實際,杜姊妹就根據神的話交通了這方面的真理,也舉出實際的例子。當時我聽杜姊妹交通得很透亮,也比較實際,心裡對杜姊妹就有些好感,覺得她信神時間不長,明白的真理卻不少,應該是個追求真理的人。後來在聚會交通中,我發現杜姊妹在交通神話語時也能結合實際經歷來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並能針對流露的敗壞性情找相對應的真理去解決,她在現實生活中也會去實行,敗壞性情能得到一些變化。這樣不知不覺,我對杜姊妹便生發了一些佩服和仰慕。有一段時間,我對梁姊妹有成見,以至於看她哪方面都不順眼,我就把心裡的難處向神禱告尋求,可禱告後還是不知道怎麼實行,我就去向杜姊妹尋求,杜姊妹說:「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敗壞性情,都在經歷神的作工,還沒有完全進入真理,我們自己也流露敗壞性情,還要求別人一下子進入,這不也是沒有理智嗎?」杜姊妹這番話一下點醒了我,我知道該怎麼正確對待梁姊妹了。此後,我越發喜歡跟杜姊妹在一起了,覺得從她那裡可以偏得一些生命進入的實行路途,我還不用花更多心思揣摩,直接問杜姊妹就可以得到,這樣的收穫比我向神禱告尋求要快得多,而且更利於我的長進。在這種思想的支配下,我越來越喜歡聽杜姊妹的交通,只要是她交通我就會很認真地聽,還把她交通的話記在心裡,準備按照她交通的去經歷。

基督徒交通神話

一次聚會,梁姊妹、許姊妹交通神話語時,我都沒怎麼用心聽,甚至還打瞌睡,可當杜姊妹一開始交通,我的瞌睡立即就沒有了,全神貫注地聽杜姊妹交通。散會後,許姊妹說我聽杜姊妹交通時眼睛都不眨一下,還說從我的流露中看出我很崇拜仰望杜姊妹,並提醒說:「仰望人的有禍了,被仰望的人也有禍了,信神崇拜仰望人是觸犯行政、觸犯神性情的……」聽到許姊妹這樣說,我有些驚恐:難道我又開始崇拜仰望人了?仔細反思自己這段時間對待杜姊妹的態度和表現,我不得不承認自己不知不覺又走上了仰望人、跟隨人的路了。我意識到這樣太危險了,就反省自己:我怎麼又會崇拜仰望人呢?這到底是受什麼支配的呢?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究其原因是因為人根本就不喜愛真理,所以人也不願下功夫在神的話中找到實行原則來實行,而是抄近道,把自己認為的、知道的好的行為與作法總結出來,當成自己的目標去追求,當成真理來實行。……與此同時,人也會肆無忌憚地把神放在一邊,把自己心中的偶像擺在神的位置上。造成人有這些愚昧的作法、愚昧的看法,或者是片面的看法、實行法的根源只有一個,今天讓我來告訴你們。原因就在於人雖然跟隨神,每天也禱告神、看神的話,但事實上人根本不了解神的心意,這就是問題的根源所在。如果人了解神的心,人了解神喜歡什麼,神厭憎什麼,神想要得著什麼,神棄絕的是什麼,神喜愛什麼樣的人,不喜愛什麼樣的人,神用什麼樣的要求標準來要求人,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成全人,人還能有個人的想法嗎?還能去隨便崇拜一個人嗎?還能把一個普通的人作為自己的偶像嗎?如果了解了神的心意,人的看法就理性一些了,就不會隨意把一個敗壞的人當作自己的偶像,也不會在實行真理的道路上隨意持守幾個簡單的規條或者是原則當成是實行真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神的話把我喚醒,我才認識到自己會崇拜人、跟隨人的根源是因為我本性不喜愛真理,不願在神的話上下功夫,只想在信神的道路上走捷徑,守著人告訴我的幾個規條和實行的路途,卻不注重尋求真理,在實際經歷中體驗神的話,追求認識神。仔細想想,我裡面的情形確實是這樣的,因為我覺得自己信神時間短,經歷又淺,對很多事都看不明白,很多方面的真理也都不透亮,就算是神給我擺設了環境讓我去經歷,我也不清楚要看哪方面神的話,實行進入哪方面的真理。而身邊有比我經歷豐富些的姊妹,通過她們的交通我能找到實行進入的路途,很快從不對的情形中走出來,比自己尋求神來得快,漸漸地,我就把對我有幫助的人當成自己的依靠,不注重禱告神、依靠神,在神的話裡尋求真理,而是用人的話取代了神的話,把她們當作我生命進入上的「恩人」,以她們為我追求的目標,導致她們在我心中的地位也越來越高,成了我心目中的偶像,取代了神在我心中的地位,又不由自主地走上跟隨人的道路。

這時,我安靜在神面前揣摩神的話,才明白神喜歡的是人有一顆渴慕、尋求真理的心,喜歡人常常來到神面前依靠神、呼求神的誠心,這樣即使人身量小、經歷淺也能得到神的開啟帶領,神厭憎人對待神、對待真理總是一種輕慢、敷衍的態度。可我總想抄近道,滿足於實行一些從人那裡得來的道理規條,卻不在神話真理上求真,這樣追求只能離神的要求標準越來越遠,永遠得不著真理。神的話說:「人的一切都是神給的,人應該感謝的是神,任何有恩於我們的人我們都應該從神領受……」(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的錯誤觀點才能認識自己》)神的話說得很明確,我們人所有的一切都是從神來的,就算杜姊妹有素質、恩賜,在本分上和生命進入上給了我一些幫助,但她也是一個敗壞的人,她所交通的對我有益處的話也是經歷了神的作工從神那兒得來的,我們能在一起盡本分這也是神的擺佈安排,是神藉著她來幫助扶持我,這一切都是神作的,我應該感謝的是神,不是哪個人。

基督徒看神話

之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生命的道不是任何一個人都能具備的,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輕易得到的,因為生命只能從神而來,也就是說只有神自己才具備生命的實質,只有神自己才有生命的道,所以說只有神才是生命的源頭,只有神才是湧流不斷的生命活水泉源。創世以來神作了大量的帶有生命活力的工作,作了許多帶給人生命的工作,付出了許多使人能得生的代價,因為神自己就是永生,神自己就是使人復活的道。神無時無刻不在人的心中,無時無刻不活在人的中間,他作了人生活的動力,作了人生存的根本,又作了人後天生存的豐富的礦藏。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強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著他的力量,靠著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撐著,他付出了常人未曾有的代價。」(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接著,我又看到講道交通中說:「神的作工,他能征服人,他能改變人,能變化人的性情,能達到拯救人脫離撒但的權勢,人的作工,無論對神話有多少經歷、認識,都不能達到拯救人,更不能達到變化人的性情,因為神的話是真理,只有真理才能作人的生命,人的話只是符合真理的認識,對人能有一時的幫助、造就,但不能作人的生命。所以,神的作工能拯救人,人的作工不能拯救人,神的作工能變化人的性情,人的作工不能變化人的性情。凡是有經歷的人都能看清楚一點,就是無論人怎麼有聖靈作工,他在人身上作工幾年都不能達到變化人性情的果效,都不能使人達到完全、真正的蒙拯救,這是絕對的。只有神的作工,人如果好好經歷、追求真理,就能獲得聖靈作工,就能達到人的生命性情有變化,就能達到真實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最終脫離撒但的權勢蒙神拯救,這是神作工與人作工的最大區別。」(摘自《講道交通(二)·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的區別》)看了這些話後,我一下子心明眼亮,明白了只有神具備生命的實質,一切的真理和生命都來源於神,也只有神自己能作供應人生命的工作,這是任何的受造之物都不具備的。神為拯救我們人類在末世再次穿上肉身來到人間作工說話,發表真理供應我們的生命,我們只有經歷、體驗基督發表的這些話語,達到真實地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按照神的要求去實行,才能逐步達到性情變化蒙神拯救。而我們人能做的只是在神拯救人的作工中盡點本分,若人追求真理有聖靈作工,就能談出對神話語純正的經歷認識,也能給人一些供應、造就,但不能達到潔淨、變化人的敗壞性情,因為人只是被撒但敗壞的受造之物,不具備真理,作不了潔淨人、拯救人的工作。若人不追求真理,只是憑著恩賜、素質講道作工,那只能把人帶到字句、規條裡,所作的就是坑害人、斷送人。只有神是人生命的源頭,道成肉身的基督來到人間發表真理,我們應該跟隨發表真理的基督,只有跟隨基督才能得著真理,達到蒙神拯救;如果人信神跟隨人,走的就是錯誤的道路,絕不能達到蒙拯救。因為只有基督才是真理、道路、生命!明白了這些後,我對自己該追求的目標和方向更明確了,決心好好跟隨基督走真正的信神之路。

後來,帶領來聚會時談到林姊妹現在已被撤換,她被撤換的主要原因是狂妄自大不認識自己,做什麼都想佔主導,讓人聽她的,不聽她的就拿把、耍脾氣,還做了些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事。當聽到她的這些表現,我感到很驚訝。以前聽她講得頭頭是道,怎麼現在成這樣了呢?帶著疑問,我開始細細回憶與林姊妹接觸時她的種種流露和表現:記得有一次,我因著自己的敗壞性情總是沒有變化有點消極,林姊妹套用神的話中浪子回頭的比喻給我交通,當時我還以為是林姊妹把神的心意談出來的,覺得林姊妹真是明白的多,後來我才看到原來是神的話裡有這樣的比喻,可她談時卻沒有見證那是神的話。她平時給我交通的時候也很少讀神的話,大部分都是憑自己說出來的,導致我以為是她有真理實際,心中卻沒有多少神的地位,漸漸地,我就忽略了讀神的話,經歷神的作工,反而用她的話取代了神的話;她明知我心中有她的地位,但她卻從來沒給我交通過信神應尊神為大,不能崇拜她;她幫助我解剖我的敗壞,讓我認為她明白很多真理,但她卻很少揭露解剖自己的敗壞性情,反而常常交通她信神這些年受了多少苦,臨到試煉她是怎麼站住見證的;等等。現在回想起來,她這都是在顯露自己讓人高看,妄想把人帶到自己面前,而不是帶到神的面前。因著林姊妹信神走的路不對,才導致失去聖靈作工被撤換。

林姊妹信神失敗的經歷對我的觸動很大,使我看到了神聖潔、公義的性情,也清楚地認識到,我們信神若不追求真理,走的定規就是失敗的路,沒有聖靈的作工帶領,信神時間再長,外表再有恩賜、素質也白搭,有恩賜、明白字句道理不代表有生命。正如神的話說:「你作了不少工作,別人從你也得著了教導,但是你自己沒有變化,你自己沒有一點見證,沒有一點真實的經歷,到死之前你所做的事還是沒有一點見證,這是有變化的人嗎?這是追求真理的人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假帶領假工人就是把聖靈的作工都供應給了別人,但他們自己卻沒有一點兒變化,因為他們走的路不對,沒有聖靈的維護,終究會被神顯明、淘汰。這時再回想自己跟林姊妹接觸的那段時間,我雖然外表也聚會、讀神的話,守著這些信神的儀式、做法,但靈裡離神很遠,幾乎失去了聖靈作工,我不禁感到後怕,看到自己不明白真理,盲目仰望人、跟隨人是多麼愚昧可憐,簡直就是本末倒置。她走的就不是追求真理的路,根本沒有聖靈作工,她所講的字句道理連自己都變化不了,又怎麼可能帶領我走上信神正軌呢?她對神沒有絲毫敬畏之心,作工講道高舉、見證自己,又怎麼可能把我帶上跟隨神、敬拜神的正路呢?若不是神及時擺設環境把我和林姊妹分開,恐怕我現在也成了被神離棄、淘汰的對象,這正應驗了聖經上的話:「我的民因無知識而滅亡。」(何西阿書4:6)「愚昧人因無知而死亡。」(箴言10:21)今天我真實看到了,我們都是被撒但敗壞的人,沒有任何人是值得人崇拜的,唯有基督才是我們該敬拜的。我也明白了信神追求真理、明白真理太關鍵了,若不明白真理對人沒有分辨,隨時都有可能受人迷惑,走上崇拜人、跟隨人的道路,被神厭棄、淘汰。只有明白真理會分辨各種人事物了,會分辨什麼是字句道理,什麼是真理實際,能看清人所走的是什麼道路,才能避免跟隨人走上錯誤的路,在教會中也能站對隊伍,能跟那些真正追求真理、有聖靈作工的人在一起多交通、接觸,在神的帶領下逐步走上信神的正軌。

講道交通中說:「我們信神應該讓神在心裡佔主導地位,在凡事上應該讓神掌權,凡事都要尋求神的意思,按著神話行事,憑聖靈引導行事,順服一切出於神的。……信神的人能夠從神話裡直接明白神的意思,在神話裡找到自己實行的路,在神話裡交通真理、明白真理,然後付諸實行,在關鍵時刻還要多禱告、尋求聖靈的引導,順服出於聖靈的意思,這才是真實的順服神。……人無論聽從接受什麼都應該和神話對號,考察是否合乎真理,如果完全是神的意思,是絕對出於神的,那我們就從神領受來順服實行,這便是順服神了,而不是聽從人的,我們順服的源頭是神,這一點要定準很關鍵。」(摘自上面的交通《凡事聽從帶領的不等於順服神》)從講道交通中,我明白了什麼才是真實的跟隨神、順服神,看到信神最關鍵得尊神為大,在凡事上實行進入神的話,在神的話裡揣摩尋求神的心意,按神的要求實行,還得多禱告神,隨從聖靈的引導行事,這樣在凡事上與神相交,讓神在心裡作主掌權,才是真實的信神、順服神。如果是人說的話,我們也應跟神的話對照,不符合真理的就該棄絕,符合真理的就順服、接受,這樣我們順服的源頭仍是神,是聖靈的作工,而不是哪一個人。

在以後的經歷中,我不再把自己生命進入蒙拯救的大事交託在人的手中,也不再只滿足於從弟兄姊妹的聚會交通中得供應,而是開始學會在臨到的事上來到神面前尋求,把自己的情形、難處和不明白的事向神禱告,安靜在神的面前揣摩神的心意和實行進入的路途。這樣操練實行一段時間後,漸漸地,我從神的說話中對信神需要進入的真理明白了一些,對自己的敗壞性情也有了一些更深的認識,在臨到的事上也學會去經歷神的話、實行神的話來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對神的心意也明白得越來越多,不再只是弟兄姊妹常給我講的那些認識,而是因著神的開啟光照對神的話有了更多新的認識,與神的關係也越來越正常了。後來,因著本分的需要,我還會和信神時間長或者做過帶領同工的弟兄姊妹在一起接觸,有時他們的交通也能使我得著些益處和幫助,但我能從神領受,不再去高看、崇拜哪一個人,並注重在他們交通的基礎上繼續尋求真理,得著更多的收穫。經歷中我明白了,只有神才是真理、道路、生命,而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被撒但敗壞的人,都沒有真理,我既信神就應該心尊神為大,順服神,敬拜神。漸漸地,我從崇拜人、仰望人、跟隨人的錯誤道路上走了出來,開始操練在信神的路上仰望神、敬拜神,跟隨基督!感謝神!

相關內容

被仰望的人有禍了 你真的知道嗎
審判刑罰改變了我錯謬的人生追求
心是神的殿 除掉心中人的地位
信仰≠真正的信神(下)
審判刑罰使我得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