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愛最實在

2012年7月21日晚上,我們這裡發生了罕見的特大洪災,我要把我的真實經歷與看見告訴給每一位渴慕神的人。

這天,我和丈夫給我姐看料場,夜裡大雨一直下,我倆很早就睡著了,到了凌晨3點45分,我姐夫打電話說:「水庫要放水,這裡都得淹沒,咱們趕緊跑!」聽到這話,當時我就矇了,心裡只知道喊「神啊!神啊!」別的什麼也不會跟神說,就知道把電動車保護好,把聽詩歌和講道錄音的機子及卡保護好。情急之下,我去料房把電動車推出來,騎上電動車想回家看看家裡的神話書籍,同時也因不放心婆婆和孩子。我騎到高速路前邊,因雨大看不見,我撞到了一塊被大水沖下來的瀝青上,我連人帶車滾到了水裡,我在心裡禱告神:「神啊,今天被水沖去是你的公義,如果你留下我,我以後好好盡本分!」這時我的一隻鞋已被沖走,於是,我決定上高速路,可走到跟前一看,我傻眼了,原來周邊被鋼絲罩著,我過不去,這時我又一下子邁進了水裡,另一隻鞋也被沖走了。水已經漲到我大腿根兒,沒辦法,我只好第三次往回走,心裡不住地禱告,這時候從別的養豬場出來一家三口,我從心裡感謝神,我跟他們搭了伴,準備再次上高速路,這時我丈夫也到了,他拿起釬桿往鋼絲網打,他打開一個缺口,我光著腳第一個躍過鋼絲網跑上了高速路,因為當時南邊是河套往北邊流水,北邊大道往南邊流水,把我們夾在了中間,我們唯一的選擇就是上高速路。

當我上到高速路往下一看,我的腿都軟了,在我們住的地方不遠處有個鋼鐵廠,鋼鐵廠牆外隔兩米多寬一條道就是我們住的地方,牆裡的水有一米多深,連廠裡的彩鋼瓦房子都漂起來了,這時我又禱告:「神啊,我感謝你拯救了我,都是因自己錢財重,不聽神的話,硬著頸項而行,我錯了。」如果水在北邊沖開,當天夜裡兩點多我們就被沖走了,然而水卻從南邊牆角沖開,把下邊的豬場都淹了,這時我真實地看到神的全能,對信神的人災難都繞著走。

我們在高速遂道裡呆了將近三個多小時才下高速路回家,當我回到家裡打開食品袋,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我的機子和卡竟然一點都沒濕,當時電動車倒在水裡都掉進去了,電動車充電器都濕了,別的東西也濕了,只有我的機子和卡完好無損,我看見了神的奇妙作為。

當我回到料場時,看到的一幕更把我驚呆了,料場院裡只是夜裡下的雨,沒進多少水,前邊玉米地裡有水,後邊玉米地裡水也深,料場裡卻沒多少水,這都是神的保守。

通過這次水災,我的心平靜了許多,知道了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人常說錢是萬能的,但災難臨到的時候,它救不了我,神才是我真正的主,我再也不追求錢財了,我要放棄料場投入到福音工作中。我當天就出去給我姑姑和母親、嫂子傳福音,她們聽了我的經歷都接受了,以前我母親和嫂子一直逼迫我信神,我給她們傳了四年,她們也不信,此時我更看到了神的全能。我丈夫以前逼迫我,現在也不逼迫了,我也正在傳福音給他。我以前傳福音張不開口,不敢說,通過這次經歷我不再畏縮,願意竭力把我的經歷見證出去,因為在災難試煉中我看見了、體會到了神的拯救與最真最實的愛,我怎能不見證神呢!

北京市 穩重

2012年8月11日

相關內容

  • 驚心動魄的一幕

    全能神是信實的、可靠的,人只要信靠他,那人無論臨到什麼禍患都會蒙保守,這個事實讓我實實際際地經歷、體驗到了。否則,我再有能力也無法從車輪底下逃生,更無能力在兩次被碾壓之後安然無恙,這樣的能力、這樣的作為根本不是我們一個小小的人能達到的,而是主宰萬物的全能神的奇妙作為!

  • 得救見證分享:快醒來,我的寶貝(有聲讀物)

    兩歲的寶寶不慎吃了二十八粒成人拉肚子藥,一直沉睡不醒,醫生斷言孩子即使搶救過來也是痴呆兒,一家人擔心害怕陷入痛苦絕望中,唯有孩子的母親在這期間一次次冷靜下來,最終孩子轉危為安。你想知道主人公在這個過程中是如何經歷的嗎?請看《快醒來,我的寶貝》。

  • 病痛中我體嘗到了神的愛

    在我生死關頭,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膽量,使我在病痛中學會了依靠神、仰望神,帶領我衝破對死亡的恐懼,勝過死亡的轄制。在這次經歷中,我收穫的實在太多了。 我只願在以後的日子裡好好信神盡本分,還報神的愛與神的拯救。感謝神!

  • 基督徒經歷:車禍後我起死回生

    這次從鬼門關走了一遭,我才覺醒,才體會到錢財、名利在災難面前絲毫不起作用,這些東西不能使我脫離險境,不能救我的命,如果不是神的保守與拯救,我早就被撒但吞吃了。

  • 神的性情是公義更是愛

    就現在人類生活的狀況來看,人仍未找到真正的人生,仍未看透世間的不平、世間的淒涼、世間的慘狀,因此,若無『災』的臨及,那多數人仍是在擁抱大自然,仍在仔細體嘗『人生』的滋味,這難道不是人間的實情嗎?這難道不是我對人發出的拯救之聲嗎?為什麼人類之中不曾有人真心愛我?為什麼總是在刑罰中愛我、在試煉中愛我,卻無人在我的保守之下愛我?我曾多少次將刑罰『賜給』人類,人都是看看,卻並不去搭理,並不去在此時來『研究、考慮』,所以,臨到人身上的只是無情的審判,這只是我作工的一種方式,但仍是為了將人變化,使人都來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