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痛中體嘗神恩浩大

美國 祈遠

突如其來的疾病使我活在了痛苦中

讀高中的時候,一次我去醫院檢查身體,檢查後護士對我說:「哎呀,從檢查報告上看,你得了『大三陽』,趕緊上樓找醫生看看吧!」聽了護士的話,我的頭「嗡」的一聲,只感覺全身的血都在往上湧,心想:「完了,奶奶是得癌症死的,大伯也是得肝癌死的,他們離世的時候都很痛苦,現在是不是輪到我了?我會不會也像他們那樣痛苦地死掉?」我拿著檢查報告,雙手都在發抖,拖著沉重的步伐艱難地上樓找醫生。醫生看完檢查報告後對我說:「你這個『大三陽』比較嚴重,這個病我不敢說一定能治好,但如果不治的話會發展為肝癌,到時候再治療就晚了。」聽完醫生的話我更加憂愁了:「醫生都沒法保證這病能否治好,那我還有救嗎?」此時我感覺像塌了半邊天似的,前方很迷茫。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眼淚止不住地流,在心裡不停地問自己:「我才十七歲,年紀輕輕的,為什麼偏偏得了這個病呢?這樣將來有很多工作我都不能做,以後可怎麼辦啊?」那時我雖然也在正常地上學,但我卻不敢將我得病的事跟身邊的同學說,我擔心他們會因此笑話我、排斥我,把我當成另類,所以,我經常一個人去吃飯。每當想起自己的病我就會掉眼淚,學習的壓力加上病痛的困擾使我特別壓抑、痛苦,我常常獨自靠在窗邊,呆呆地看窗外的風景,想藉此緩解自己壓抑的心情。

信心之中看見神作為

雖然很痛苦,但我知道自己是個基督徒。那段時間,我常常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病,也不知道自己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心裡很害怕,也很迷茫,覺得壓力很大。神啊!求你開啟帶領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把病交託仰望在神的手中

一次聚會時,我鼓起勇氣跟弟兄姊妹說了自己的病情,沒想到他們不但沒有嫌棄我,還給我讀神的話扶持、幫助我。當時,弟兄姊妹給我讀了兩段神的話:「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疾病之中讚美神,讚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別灰心,屢次尋求別放棄,神會光照來開啟。約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第六篇說話》)「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啟,時時靠神潔淨我們裡面撒但的毒素,靈裡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佔有全人。」(摘自《第六篇說話》)讀完後,一個姊妹耐心地跟我交通道:「神是全能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咱的病情會發展到什麼地步,能不能治好,有沒有性命危險,醫生說了不算,只有神主宰、掌握。臨到這病咱擔心、害怕,說明咱對神的信心太小,不相信咱的病在神的手中掌握,撒但才會鑽空子捉弄咱。所以,在病痛中咱得真心依靠神、仰望神,多多尋求神的心意,相信神會帶領我們擺脫病痛的轄制。舊約聖經中記載約伯在臨到撒但試探時,失去了兒女、家產,並且全身長毒瘡,雖然約伯不明白神的心意是什麼,但他不以口犯罪埋怨神,而是俯伏在地向神禱告,尋求神的心意。約伯相信他的一切都是神賜給的,當神收取的時候,他理當順服,稱頌神的聖名。約伯對神有真實的信心、順服與敬畏,他為神站住了見證,使撒但徹底蒙羞失敗,得到了神的稱許和祝福。所以,咱們只管把病向神交託,不管好與不好,要相信都在神的手中,咱們得對神有信心啊!」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很受感動,當我軟弱時,神藉著弟兄姊妹扶持幫助我,使我明白了我這病會不會惡化,能不能好起來,不是醫生能決定的,這些都在神的手中,神主宰一切,我的擔心顧慮是多餘的。神的話說:「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神的話有權柄、有能力,使我有了信心,我願意效法約伯,在試煉中能對神有真實的信,為神站住見證。接下來,我把自己的病交託仰望在神的手中,同時也實際地配合治療。沒想到半年後,當我再檢查時,醫生說我的病好轉了,病毒得到控制了。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裡很激動,我知道這是神對我的保守與祝福,感謝神!

疾病開始加重 活在熬煉中

後來,我到美國留學,並很快聯繫上當地的弟兄姊妹,過上了教會生活。之後,我常常看神的話,跟弟兄姊妹一起傳福音盡本分。有時候傳福音的時間和上課時間相衝突了,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請假去盡本分,我心想:「功課可以過後加班補,但是盡好本分才能得著神的祝福,絕對不能耽誤!」

有一天,我看見一位同學悶悶不樂,聊天時才知道他的家人最近體檢時突然發現得了乙肝,並且已是晚期……聽到這個事,我想起了自己也患有這個病,就開始擔心:「我的病會不會復發啊?不過,這麼長時間我的身體也沒有感到不適,這個病應該沒有了吧?」可我還是有點不放心,就決定到醫院再檢查一下。

第二天到醫院檢查時,我不由得緊張起來,心想:「萬一病沒有往好的方向發展,甚至惡化成癌症了怎麼辦?萬一治不好以後怎麼辦?」雖然我心裡也跟神禱告,不管結果如何都願意順服,但是事實臨及的時候,卻顯明我的身量很小。檢查完基本的項目,醫生說:「你有沒有感覺身體哪裡不舒服?」我說:「沒有。」醫生眉頭一皺說:「奇怪了,沒有異常心跳怎麼會不平衡呢?」聽了醫生的話,我感到很緊張,心想:「這是不是發病的前兆啊,不然怎麼會心跳不平衡呢?」我看醫生的表情不太好,看來是凶多吉少了。我又問醫生:「為什麼我的心跳會不平衡?」醫生說:「現在沒有詳細檢查,不好說,等驗血報告出來才能確定。」

日子一天一天臨近,我既想早點知道驗血結果,又害怕聽到不好的消息,心裡很矛盾。驗血結果出來的那天我去了醫院,醫生說我體內有大量的乙肝病毒複製,是急性肝炎(乙肝),傳染性很強,急需治療。當聽到這個結果時,我心想:「我這個病怎麼會加重呢?難道是我信神信得不好嗎?萬一病情惡化了,以後我還能正常地學習、工作、生活嗎?還能不能信神盡本分,跟弟兄姊妹在一起過教會生活呢?」回家的路上,我蹬自行車都感到特別吃力,路邊漂亮的花草樹木我也沒有心思去欣賞了。

回家後,「急性肝炎」幾個字始終在我頭腦中浮現,當我從網上看到急性乙肝患者少數情況會出現昏迷及數日內死亡時,我心裡突然害怕起來:「我會不會也出現這種情況呢?若真這樣死了,那我信神不就白信了嘛!這些年盡本分付的代價也要付諸東流了。想想身邊的弟兄姊妹沒有得這種病的,為什麼偏偏就我得這樣的病呢?」我越想心裡越羨慕他們不用受疾病的困擾,能安安心心地盡本分,預備好善行以後還能蒙神拯救進天國。再看看自己,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盡本分預備善行,要是病情真的惡化了,不是在天國裡沒份了嗎?不知不覺我活在了對神的猜疑、埋怨中,總是身不由己地胡思亂想是不是我太敗壞,神不愛我了?我越這樣想心裡越黑暗、痛苦,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雖然我本分還盡著,但是靈裡非常軟弱,再也沒有以前的動力了。

期間不知道有多少次,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現在我很痛苦、很軟弱,總是懷疑是不是我哪裡做得不好,你要顯明、淘汰我。我知道這種想法不合你心意,但是我真的不明白你的心意是什麼,我看不到前方的道路,不知該怎麼經歷這樣的環境。神啊!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神話語帶領我明白神美意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著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著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別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並不求來世得著什麼。當我將忿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卻並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蹤影了。所以,我說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摘自《論到「信」,你怎麼認識?》)「話說到此,我們發現一個人都從未發現的問題:人與神的關係僅僅是一個赤裸裸的利益關係,是得福之人與賜福之人的關係。說白了,就是僱工與僱主的關係,僱工的勞碌只是為了拿到僱主賜給的賞金。這樣的利益關係沒有親情,只有交易;沒有愛與被愛,只有施捨與憐憫;沒有理解,只有無奈的忍氣吞聲與欺騙;沒有親密無間,只有永不能逾越的鴻溝。」(摘自《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神審判的話語句句敲打著我的心,在事實面前我看到了自己信神是為了得平安喜樂,更是為了以後能進天國得著永遠的福氣。我把神看作救命稻草,當成可以賜福給我的對象,當神滿足我的慾望,把我的病治好、讓我享受神的恩典時,我就熱心跑路、花費;當我的病情加重時,我就消極發怨言,擔心自己萬一死了,這些年就白跑路花費了。想到以往我在學校讀書時,選擇本分第一,功課第二,是因為我認為讀好書以後只能得到暫時的物質享受,但是盡好本分以後就有永遠的福分,鐵飯碗也比不上得到天國的福分,所以本分絕對不能不盡。可自從體檢結果出來後,我得知自己的病情加重了,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前途後路,擔心這個病治不好死了,就進不了神的國了,還懷疑神是不是不要我了,是不是要顯明淘汰我,甚至埋怨神恩待別人不恩待我。對照自己的表現,我看到神的話揭示得太對了,信神以來我外表打著盡本分的旗號,其實是為了讓神滿足自己的得福慾望,用受苦盡本分來換取神的賞賜祝福,換取天國的福氣,這不是在跟神搞交易嗎?這是在欺騙神、利用神啊!我太自私卑鄙、唯利是圖了!神是聖潔公義的,像我這樣帶著得福存心、對神滿了欺騙的人怎能進入神的國度呢?我明白了自己臨到病痛,外表看是壞事,但的確有神的美意,神是為了顯明、扭轉我不對的信神觀點,潔淨我裡面自私卑鄙的撒但性情,把我從錯誤的道路上喚回來,病痛背後隱藏著神對我的愛和拯救。此時,我不再為得病感到傷心難過,而是感謝神對我的顯明與拯救。

無論得福還是受禍 敬拜神天經地義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約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對神沒有任何要求,也沒有索取,他稱頌神的名是因著神主宰萬物的大能與權柄,而不是根據自己得福或受禍。他認為無論人從神得福還是受禍,神的大能與權柄是不會改變的,所以,無論人身處何境,神的名都是應當稱頌的。人從神得到賜福是因著神的主宰;人受禍也是因著神的主宰;神的大能與權柄主宰安排著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禍福都是神大能與權柄的彰顯,無論從哪個角度上來看神的名都是應當稱頌的,這是約伯有生之年經歷與認識到的。」(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這顆心在隨時隨地地等待著神的吩咐,隨時隨地地迎接要臨到他的一切。約伯個人對神沒有要求,他要求自己做的就是等候、接受、面對與順服從神來的一切安排,這是約伯認為的自己的職責,這也正是神所要的。……因為他不問禍福,因為他知道一切都在神手中掌握,人的擔心是愚昧無知、沒理智的表現,是對神主宰萬物這一事實持懷疑態度的表現,也是人不敬畏神的表現。」(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弟兄在看神話

從神的話中我看到,約伯認定神是天地萬物的主宰者,人的一切包括生命都是從神來的,神無論是賞賜還是剝奪,神的身分與地位永遠都不會變。作為受造之物,不應對神有任何索取與要求,不管得福還是受禍,信神、敬拜神這是人的責任與本分,是天經地義的。就像孩子孝順父母,並不是為了從父母那裡得好處,而是盡自己的責任與義務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明白這些後,我知道了自己該放下得福存心,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好好追求真理,力所能及地盡上我的本分,不管接下來我的病情會發展到什麼程度,我都願順服神的主宰,只要我有一口氣,就要敬拜神,站住見證滿足神的心意,做個有良心、有理智的受造之物。

放下得福存心 體嘗神恩浩大

隨後的日子裡,我不再對神心存埋怨、誤解,而是正常地禱告、聚會,力所能及地盡點本分。雖然有時對自己的病還有些擔憂,但我能有意識地禱告神與神親近,多讀神的話語,我的心不受病的攪擾,和神的關係也正常了。大概一個月後,我到醫院複查身體,在去醫院的路上,我還是有點兒緊張,但不願再對神有奢侈要求,不管結果是好是壞,我都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我一直跟神禱告,揣摩神的話,心裡感到很亮堂,蹬著自行車也特別輕鬆。複查結果出來後,醫生居然跟我說:「恭喜你,你上個月檢查時體內每一毫升的血液有十七個億的病毒,現在只有五十六萬,傳染性很低了,短短一個月就恢復得這麼快,真是少見啊!」聽到這個消息後,我對神滿了感激,沒想到當我放下得福存心,不再懷疑、誤解神,而是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時,就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我真實地體會到了神許可這病臨到我,不是為了顯明淘汰我,而是為了扭轉我的錯誤追求觀點,使我明白了信神就應追求真理,追求順服神、敬拜神,這正是神對我的拯救。今後,我只願把自己交在神的手中,在以後的人生道路上好好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的愛!

感謝神!一切榮耀歸於神!

相關內容

檢查出乙肝後,我該怎麼面對
得救見證分享:生命垂危 誰來拯救
神愛拯救——我與乳腺癌擦肩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