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認識自己嗎

惜 愛

「西曼,你很狂妄,商量工作時,沒等我們發表觀點,你就直接拍板定案,自己說了算,而且說話的口氣還很生硬,讓人受轄制。」

「你盡本分急功近利,總是催著、卡著我們做事。我寫講道稿遇到難處了你也不關心,和你一起盡本分感到很壓抑……」

面對兩個姊妹嚴厲地指責、揭露,西曼的臉色沉了下來,心裡嘀咕著:「怎麼都這樣說我,我沒想轄制你們啊,我這樣做不也是為工作著想嗎?你們怎麼不理解我呢?」雖然心裡這樣想,但西曼知道今天臨到這事是神擺佈的,她應先順服下來,反省認識自己,不應該講理。她沉思片刻,臉上擠出了一絲微笑,說:「你們說得對,我不應該轄制你們,是我太狂妄沒有理智,以後我會去變化。」事後,西曼在神面前禱告,願神帶領她認識自己身上的問題,遇事能背叛肉體,不再轄制弟兄姊妹。

之後,西曼再和弟兄姊妹一起配搭盡本分時,看到誰工作中遇到難處了,她就趕緊放下手中的活兒憑愛心指導、幫助;商量工作時,她也儘量徵求大家的意見,誰說的、做的不合她的意,她也會克制自己不發火,用溫柔的口氣與對方交流。這樣實行一段時間後,西曼與弟兄姊妹有說有笑,相處得還算融洽,她就認為這是和諧配搭了,覺得自己有點變化活出點人樣了。西曼活在自己的觀念想像裡,對自己的敗壞性情並沒有真實的認識。

「西曼,根據你的建議,我把這篇講道稿又重新整理了,你再幫我檢查一下吧!」思宇把稿件遞給西曼。

西曼眼睛盯著電腦,眉頭微微皺起,心想:「這改後的稿件怎麼還有這麼多問題啊,你寫講道稿都這麼長時間了,怎麼沒有長進呢?這些日子我可沒少花時間指導你,若再這樣下去就會影響工作果效,到時負責人還以為是我這個組長不會抓工作呢。」

西曼「噼里啪啦」地敲打著鍵盤,快速地指點著文稿中的問題,隨後便提高嗓門,打著官腔說:「思宇,咱們盡本分要用心,得在原則上下功夫,不然做的活兒總是返工,會耽誤工作進度的呀!」

思宇面露尷尬,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這份稿件中存在的問題我已經在上面標註了,你自己再改改吧!」西曼有點不耐煩地把稿子遞給了思宇。

蔚藍色的天空中,幾朵白雲悠悠飄過,一縷微風吹進工作室內,西曼看完上層文稿組的來信正在用心思索著。

「看完上層的來信,大家要商量一下,好儘快寫信落實呀!」思宇滿有負擔地說著,並談了一下自己對工作的建議。

「思宇說得對呀,這項工作得趕緊落實下去,不然會耽誤工作的。我贊同思宇的提議,這樣落實工作挺好的。」肖燕應聲道。

西曼的臉拉了下來,心裡翻騰起來:「好什麼好,就你嘴快!工作是你們掌舵還是我掌舵?我是組長,怎樣落實工作我心裡知道,還需要你們提醒嗎?」

被人說缺點心情不好

西曼瞟了思宇一眼,「也不看看你這段時間寫的講道稿,還指導起我來了,我要聽你的,不顯得我不如你嗎?那還怎麼在組裡立足啊!」

西曼不高興地說:「我知道你這樣提議也是為了工作,你不說我也知道要落實,但要按你那樣實行不合適,是不是應該這樣……」西曼說了一堆的理由來證實自己的提議比思宇的高明,最後大家只好接受了她的建議。西曼就像打了一場勝仗似的,得意洋洋。

之後,無論是商量工作還是審核稿件,西曼總是否定思宇的觀點和建議,還時常有意提點思宇工作中的問題,這讓思宇很受打擊,情形低落,盡本分也越來越被動。

「西曼姊妹,之前和你一起盡本分的王姊妹,本性狂妄自大,常轄制、打壓弟兄姊妹,走敵基督道路,攔阻影響了教會工作。請你把你們一起盡本分時王姊妹的表現寫一下……」西曼看著教會帶領的來信,不禁回想起與王姊妹配搭盡本分的一幕幕,這時她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心裡感到發慌,「我對待思宇的態度怎麼跟王姊妹當初的表現一模一樣啊,我這不也是在轄制、打壓姊妹嗎?不也是走敵基督道路嗎?」西曼越想越害怕,心裡就像揣了一隻兔子似的怦怦直跳,她意識到今天臨到的事絕不是偶然,這很可能是神對她的警告與提醒……

西曼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今天帶領讓我給王姊妹寫評價這事有你的美意在其中,藉此也讓我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了一個反思,我心裡很難受,也很害怕,我沒想要這樣對待姊妹,更不想走敵基督道路,卻不知不覺地做出讓你厭憎的事。神啊!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對自己的敗壞性情有認識,儘快扭轉這不對的情形。」

尋求中,西曼看到神的話說:「人有了狂妄的根源,有了狂妄的實質,人就能做出悖逆神、抵擋神的事來,能做出不聽神話的事來,就能做出對神有觀念或背叛神的事來,還能做出高舉自己、見證自己的事來。你說你不狂,那假如把一片教會交給你,讓你自己帶領,我也不對付你,神家也沒人修理你,你帶一段時間就把人帶到你的腳下了,就讓人都順服你了。為什麼你能這樣呢?這是本性決定的,這純屬自然流露……」(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狂妄本性是人抵擋神的根源》)「人如果沒有懼怕神的心,人能不能敬畏神?人不能敬畏神,人不怕神,是不是就膽大了?人膽大了還能受約束嗎?人不能受約束,那就是腦袋一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人想做的那些事有沒有好事啊?人憑著己意、天然,憑著熱心,憑著敗壞性情做出的事都是什麼事啊?在神眼中看都是惡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神話語的審判、揭示使西曼感到扎心難受,她認真地揣摩神的話,從神的話中她明白了自己能身不由己地作惡抵擋神,根源都是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因著她的本性狂妄自大,心裡沒有神的地位,也沒有敬畏神的心,所以總是憑己意任意妄為,還總想讓人聽自己的,走的正是與神為敵的敵基督道路。西曼不禁反省自己這段時間的表現:自從做了組長後,她就認為自己能擔此重任是因為自己有作工經驗,比弟兄姊妹明白得多,便以此為資本,把自己端起來了,站在高位上發號施令,讓弟兄姊妹聽自己的;看到思宇寫的講道稿問題多,她不帶著姊妹進入原則,還唯恐姊妹長進慢耽誤工作,影響到自己的臉面、地位,就對姊妹貶低、小瞧;上層來信讓落實工作,思宇出於對工作的負擔,提出合理的建議,姊妹的舉動使她的地位受到了衝擊,她就對姊妹滿了敵視,甚至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尊嚴,變相地打擊、轄制姊妹,導致姊妹情形受影響,盡本分也被動了。今天神藉著教會帶領的來信警醒西曼,使她能夠反省認識自己,看到自己處處憑狂妄性情轄制人、打壓人,是讓神恨惡厭憎的,從而能夠醒悟回轉,走正確的道路。此時,西曼心裡感到懊悔、自責,她看到自己的本性真是太狂妄、太自以為是了,盡本分不能與姊妹們和諧配搭,導致有些工作不能及時落實,給教會工作帶來的是攔阻和打岔,也給姊妹帶來了打擊和傷害,這些不都是她抵擋神的惡行嗎?實在是太悖逆神、太傷神心了!想想她能被選為組長,這是神的恩待,她不存著敬畏神的心體貼神的負擔,和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地把本分盡好,卻總想在組裡稱王稱霸,讓人都聽從、順服自己,真是太卑鄙、太邪惡了!認識到這兒,西曼的心思有些沉重,不禁嘆了一口氣,她看到如果不是神擺設環境阻止她作惡的腳步,她會一直憑撒但敗壞性情活著,作惡抵擋神都不知道……

之後,西曼在心裡揣摩尋求著:「我一直很注重認識自己,平時流露敗壞也能向弟兄姊妹亮相,也去改變自己的言語行為,爭取使自己能活出點人樣,可現在我怎麼還會不斷流露狂妄性情呢?」

靈修時,西曼看到神的話說:「人對自己的認識不是從根源上、實質上來認識,而是在作法上或表面的流露上做文章、下功夫,即使有的人偶爾能說出點認識自己的話也不太深刻,也從來沒有一個人認為,自己既然能做出這類事或有某方面的流露,那就屬於這類人、這類本性。神所揭示的是人的本性,是人的實質,而人認識到的是人的作法或說法上的錯誤或毛病,所以人實行起真理來就相當吃力了。人認為自己的錯誤只是一時的表現,是不小心流露出來的,並不是本性的流露。人有這樣的認識就不能實行真理,因為人不能以真理為真理,不渴慕真理,所以實行真理時就浮皮潦草地守守規條罷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本性與實行真理》)揣摩著神的話西曼恍然大悟,原來她的狂妄性情沒有變化,是因為她對自己的認識一直停留在外表做法上,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沒什麼真實認識。仔細想想,弟兄姊妹給西曼提缺欠說她盡本分獨斷專行,說話口氣硬、轄制人,對人沒有愛心等,就是在揭露她的狂妄性情,可她只是在弟兄姊妹面前浮皮潦草地認識自己狂妄沒理智,不該轄制人,之後向神禱告認罪悔改,注重在說話方式與外表行為上變化自己就完事了。外表看西曼說話做事是低調點了,也不轄制人了,但她不是根據神的話語來認識自己的本性,而是覺得這些流露只是在一個背景下的一時表現而已,下次注意點,約束住自己說話口氣別那麼生硬、強勢就行了,也不知道自己流露的敗壞性情屬於什麼實質,所以根本不能達到從根源上解決問題,一旦臨到不合己意的環境,她的狂妄性情又會身不由己地流露,甚至還能作惡抵擋神。西曼看到自己真是太愚昧了,信神不注重尋求真理、在真理上下功夫去實行進入,而是活在自己的觀念想像中,自以為守住這些外表做法就是認識自己了,結果克制來克制去,生命性情沒有一點變化,還能做出打壓人、轄制人的事,真是太危險了!

陽光透過玻璃窗照射進來,灑在房間的地板上,屋裡暖暖的。西曼的心情很敞亮,她不願再活在自己的觀念想像裡自我欺騙、自我愚弄,願意扭轉以往錯誤的實行法,在神的話上尋求怎麼才能達到真實認識自己,她默默向神獻上禱告後,打開電腦,看到一段神的話說:「認識自己必須得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認識自己的致命處,認識自己的性情,認識自己的本性實質,必須認識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流露的點點滴滴,或者在家裡,或者在外面,或者在聚會的時候,或者在你吃喝神話的時候,或者在你臨到每一件事的時候,你的存心、你的觀點與你對待每一個事情的態度,從這些事上來認識自己。」(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的重要性與追求真理的路途》)從神的話中西曼明白了,要想認識自己的敗壞真相與敗壞實質,得在現實生活中臨到的每件事上抓住自己流露的心思意念,以及說話、做事的存心與出發點,然後根據神的話來解剖、分辨,從中認識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是受什麼東西支配的,本性實質是什麼,屬於什麼性質,看清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這樣才能對自己的撒但敗壞性情產生真實的恨惡,能夠主動背叛肉體、實行真理,逐步達到性情有變化!明白了這些,西曼立志以後不再注重外面作法了,只願多裝備真理,在認識自己上下功夫,達到脫離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活出真正人的樣式。

工作間內,西曼面帶愧疚,真誠地對大家說:「今天我想與你們敞開聊聊,這段時間咱們在一起盡本分,我總是讓你們聽我的,按照我的意思做,導致你們都受我轄制。看到思宇姊妹寫的講道稿有問題,我不幫助扶持她,還嫌她拖後腿,並且還轄制、打壓她,給姊妹帶來了很多傷害……我的本性真是太狂妄了,總想自己說了算,讓你們都聽從、順服我,滿足我的慾望野心,我走的正是敵基督的道路!是我錯了,讓你們受轄制了!以後我哪兒做得不對,你們儘管給我提出來,我願意接受你們的提點幫助來變化自己的撒但性情。」

姊妹們並沒跟西曼計較,大家都說以後好好配搭一起把本分盡好,接著大家暢所欲言地交通各自的經歷看見,都特別得釋放。西曼心裡很受感動,她暗立心志:以後一定要規規矩矩地做人,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盡本分,早日成為一個生命性情有變化的人。

這段時間西曼在認識自己的真理上有了一些實行進入,狂妄性情有了點變化,說話、做事也低調了很多,大家都為她的變化感到高興。

因著工作的需要,西曼被調到外地和劉毅、王蘭配搭整理文稿。初次與兩姊妹配搭盡本分,她在心裡暗暗告誡自己,一定要隨時背叛自己的狂妄性情,和姊妹們同心合意把本分盡好。

「劉姊妹,你寫的這封信還有些問題……」西曼給劉毅指出信中的問題,並談出了自己的觀點。

「哦,這個問題我是這麼看的……」劉毅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西曼面露不悅,剛想堅持自己的觀點讓劉毅按照她的意思來,這時,她意識到自己又在流露狂妄性情想讓姊妹聽她的,她根本不是存著尋求順服的心,在與姊妹有不同觀點看法的事上去尋求真理原則,看怎麼做更符合神的要求。想到這兒,西曼不再堅持自己的,而是用心揣摩劉毅的看法,覺得姊妹的看法還是可行的,便放下自己接受了姊妹的觀點,並幫助姊妹把信件修改好。西曼感到這樣實行心裡特別的踏實,有享受。

經過一段時間的付出、努力,西曼盡本分達到了好的果效,她不由得欣賞自己:「雖然我不是組長,但這段時間都是我在帶動,組裡的工作才達到了這麼好的果效,看來我還是蠻有工作能力的!」並且她無意中聽到負責人說,讓幾個姊妹多向她學習,西曼的心裡更是洋洋自得,認為自己比姊妹們強多了,是組裡的「柱子」,不知不覺中,她的狂妄性情與日俱增。

一天,西曼面帶微笑地盯著電腦,不禁暗自得意起來:「這篇文稿我可是下了大功夫整理的,姊妹們看了一定會說我整理得好,這稿子要被選用了,那我可就是有功之臣了!」

「西曼,這篇文稿裡有一個地方存在原則性的問題,還不能上交。」劉毅直言不諱地說。

西曼滿臉不悅,心裡很抵觸:「你懂什麼,這篇文稿能不能上交,我比你清楚。以前遇到這樣的問題,我都是這樣整理的,不也過關了嘛,要是按照你說的,這文稿什麼時候才能上交啊,我可不能聽你的!」

西曼語氣生硬地說:「你還是多看看原則吧,我是根據原則整理的,這篇文稿沒有什麼問題,可以上交。」

說完西曼還不服氣,又問對面的王蘭:「王蘭姊妹,你是怎麼看的?」

王蘭沉思了片刻,「要不咱們先交給上層文稿組,有什麼問題他們會給咱們指出來……」

西曼輕蔑地看了劉毅一眼,心想:「哼!平時你整理的文稿就沒我好,還給我提建議……」

劉毅沉默了片刻,沒再堅持自己的意見。

西曼因著劉毅幾次都不認同她的觀點,就對劉毅有了成見,對劉毅愛搭不理的,工作上的事也不和劉毅商量了,就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因著西曼總是狂妄持守自己,與姊妹們沒有了和諧配搭,影響了組內的工作,導致工作果效逐漸下滑。

一天,負責人來組裡了解情況後,對付西曼:「你做什麼事都不與大家商量,別人提出的觀點你也不接受,還總是讓人按照你的意思來,你這不是太狂妄自是了嗎?神把我們安排在一起盡本分,是為了讓咱們互相取長補短,如果咱們總是憑狂妄性情與人相處,不僅會讓姊妹們受轄制,還會攔阻打岔教會的工作,這可是觸犯神性情的事,咱們還是好好反省自己吧!」

姊妹們在交通神話

負責人的修理對付令西曼難以接受,她在心裡不時地講理:「工作沒有果效,怎麼能全怪我呢?我盡本分這麼有負擔,組裡的工作哪樣也沒少作,你不但不誇我還這樣對付我,這不是讓我難堪嗎?」可西曼知道每件事都是神擺設的,她這樣講理是不對的,於是就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負責人對付我狂妄,我知道臨到這事有我該學的功課,可我心裡抵觸順服不下來,求你引導帶領我反省認識自己……」

禱告後,西曼安靜下來,開始反省自己盡本分的一幕幕,心想:「姊妹提點的這些問題都是事實啊,我的確是太狂妄了,與姊妹配搭盡本分,處處想讓姊妹聽我的,姊妹不接受我的建議,我就排斥她,絲毫不考慮教會工作,負責人點出我的缺少幫助我,可我還活在是非對錯中,絲毫不反省認識自己。唉!經歷了神的責打管教,我還以為我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有點認識了,也能進入點真理實際了,沒想到我的撒但性情這麼頑固,怎麼就達不到真正性情得變化呢?」

帶著不解,西曼來到神面前尋求真理,她看到神的話說:「人的敗壞性情的根源是因著人已經撒但的毒害,已經撒但的踐踏,人的思想、人的道德、人的見識、人的理智都嚴重遭到撒但的破壞,人之所以抵擋神,不明白真理,就是因為人根源的東西都已經撒但的敗壞,根本不是神原來造的那樣。所以,要變化人的性情應先從人的思想、人的見識、人的理智上來改變人對神的認識,也改變人對真理的認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人對自己認識太淺根本解決不了什麼問題,生命性情也絕對不會變化,必須認識自己達到一個深度,就是認識自己的本性了,自己的本性裡包括哪些成分,這些東西出於什麼,從哪兒來的,另外,你對這些東西到底能不能恨起來,你看沒看見自己醜陋的靈魂、邪惡的本性。如果真看見自己的真相了,人就該開始恨惡自己了,在恨惡自己的時候你再實行神話那就能背叛肉體了,就有力量能實行真理了,也不覺著費勁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主要是認識人的本性》)西曼從神話語的揭示中找到了問題的根源。自從我們人被撒但敗壞後,撒但的毒素、哲學法則就深種在我們的心裡,支配著我們的言行,主導著我們的思想,使我們的性情變得越來越狂妄,沒有絲毫的理性,一旦工作有點成果了,就會妄自稱大作惡抵擋神。如果我們認識自己僅是停留在外表的行為作法上,而不能從實質根源來反省認識自己靈魂深處那些悖逆神、抵擋神的東西,就不會對自己產生真實的恨惡、背叛,更不容易達到性情的變化。西曼反省自己這段時間的流露:她看到自己盡本分有點果效,得到了負責人的認可,就覺得自己了不起,比誰都強,是組裡的重要人物,應該得到姊妹們的認可、崇拜;姊妹指出她文稿中的問題,她不但不尋求真理原則,還把自己的觀點當作真理,強行讓姊妹聽從順服,以此來樹立自己的權威,之後再盡本分時就不把姊妹放在眼裡,對姊妹擺臉色、愛搭不理,寧願教會工作受虧損,也要極力維護自己的地位、尊嚴……西曼看到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都是受「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天是王大,我是王二」「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撒但毒素支配,使她在弟兄姊妹中間總想妄自尊大,以自我為中心,讓人聽從順服,誰若與自己的觀點不一致,不聽自己的,她就打擊排斥,本性實在是太狂妄、太卑鄙、太邪惡了!西曼看到這些撒但哲學法則已經成了她的生命,使她失去正常人性裡該有的良心、理智和善良,身不由己地為維護自己的利益做出違背真理的事,活出的全是撒但的醜相!這時,西曼不禁想到中共掌權一貫採取獨裁統治,總是以權壓人,什麼事都是它說了算,不允許任何人提出異議,凡是與它意見不同的,它就打擊排斥,就革誰的命。當末世基督全能神道成肉身在中國發表真理來拯救人時,中共為了達到它永遠掌控人的目的,不允許人信神、敬拜神,瘋狂迫害基督徒,妄想取締神的末世作工,讓所有的人都聽它的,把它當神來敬拜,就它做事的實質,最終肯定會遭到神的咒詛、懲罰。對照中共邪黨與神為敵的實質,西曼意識到自己的所做所行也是抵擋神的,她外表上打著盡本分的旗號想要滿足神,暗地裡卻利用盡本分的機會樹立自己的權威,處處為滿足自己掌權的野心慾望做事,走的正是抵擋神的道路,若再不向神回轉,最終必將遭到神公義的懲罰!認識到這些,西曼感到惶恐不安,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得已經失去了人的模樣,幸虧神的責打、對付及時臨到,才使她能從錯誤的道路上勒馬回頭。

西曼俯伏在神面前,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神啊,我的本性太狂妄了,你高抬我盡這麼重要的本分,可我卻不追求真理,不認識自己,把自己看得很高,總是讓人聽自己的,寧願打岔你的工作也要達到掌權的野心目的,就我這樣的悖逆抵擋怎能不觸犯你的公義性情呢?神啊,感謝你擺設這樣的環境來責罰管教我,又藉著你的話語來開啟帶領我,喚醒我麻木剛硬的心,使我能對自己做事的實質與後果有了點認識。神啊,我錯了,我願真實地向你認罪悔改,注重追求真理,追求生命性情的變化,不再悖逆抵擋你……」

兩天後,負責人來組裡,說要選一名組長負責組內的工作。通過投票,西曼被選為組長,面對這樣的結果,西曼心裡很受責備,覺得自己太虧欠神了,不配接受這個託付。負責人看出了西曼的情形,微笑著說:「今天弟兄姊妹推選你做組長,這是神的高抬,也是弟兄姊妹對咱們的信任,感謝神給咱們這麼好的機會。雖然咱們身上還有許多撒但性情,還能狂妄自大、顯露自己,但只要注重經歷神的作工,追求生命性情變化,就能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完成神交給咱們的託付,咱可不能再辜負神的良苦用心了啊!」

西曼慚愧地說:「通過這幾天的反省認識,我看到自己的本性的確太狂妄了,走的就是敵基督的道路,今天神恩待我盡組長本分,是讓我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追求性情變化,學會體貼神的心意,明白、得著更多的真理,神對我的愛太大了,我願意存著敬畏神的心,不再做抵擋神、傷神心的事。」

負責人走後,西曼的心還是不能平靜,沒想到自己這麼狂妄,做了很多打岔攪擾的事,神還給她這樣的機會操練,感覺更加虧欠神。她打開神話語書,看到神說:「神自己有自己的所是所有,他的一切發表與流露代表他自己的實質,代表他自己的身分,這裡的所是所有、實質與身分是任何一個人都代替不了的。他的性情中所包括的有對人類的愛、對人類的撫慰、對人類的憎恨,更有對人類望眼欲穿的了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神的至高無上、神的偉大、神的聖潔、神的寬容、神的愛等等,所有的這些神的性情與實質的點點滴滴都落實在了神的每一次作工當中,體現在了神對人類的心意當中,也落實在了每一個人身上,體現在了每一個人身上。」(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西曼心裡很受感動,她從神的話中看到神的性情是公義、聖潔的,神的實質是美善的,神的愛更是無私的。當她活在敗壞性情中悖逆、抵擋神時,神興起人事物來警醒她,使她認識自己抵擋神的本性實質和危險後果,能醒悟回頭,棄惡從善;當她在神話語的審判與揭示中,對自己的敗壞真相有了點認識,懊悔自己,真心向神悔改時,神又憐憫了她,給她更多的操練機會,讓她經歷神作工,敗壞性情得著變化。西曼在經歷中體嘗到,神的公義性情裡飽含著神對人的愛,雖然神的一次次的對付責打使她感到難受,但她看到神所作的都是為了扭轉她的錯謬觀點,潔淨、變化她的撒但敗壞性情,使她能夠產生真實的悔改變化,達到順服神、敬畏神。雖然在經歷神這樣的作工中受了一些苦,但西曼知道,這都是撒但敗壞性情的苦害,越是這樣,越激發了她追求真理滿足神的心志。此時,西曼立志要竭力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盡好本分還報神的愛。

姊妹在放神話的桌子前禱告

中午時分,陽光明媚。西曼坐在書桌前,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求神帶領她能找到實行進入的路途。她看到神的話說:「在讀神話上彼得不是注重明白道理,更不是注重得著神學知識,而是注重明白真理,摸著神的心意,達到認識神的性情,認識神的可愛之處,同時也在神的話中認識人的各種敗壞情形,認識人的敗壞本性,認識人的真正缺少,達到神對人的各方面要求來滿足神。他在神話裡有這麼多準確的實行,這是最合神心意的,是人經歷神作工的最好配合。在經歷神數百次的試煉中,凡是神審判人的話,凡是神揭示人的話,凡是神對人要求的話,他都跟自己嚴格對號省察自己,摸神話的意思。主耶穌對他所說的一切的話他都認真揣摩,牢記在心中,收到很好的果效。他這麼實行就達到了在神話裡認識自己,不光認識了人的各種敗壞情形,還認識了人的實質、人的本性,認識了人的各種缺少,這就是真正認識自己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走彼得的路》)西曼揣摩著神的話,看到神把彼得讀神話語的準確實行路途告訴了我們,彼得讀神的話不是滿足於明白道理,而是注重在神的話中尋求真理,摸神心意,並根據神的話和自己嚴格對號,所以他能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對自己越來越有認識,總覺得自己缺少很多,夠不上神的要求,因而特別渴慕真理,追求滿足神的心意。對照神的話,西曼反省自己:為什麼自己信神多年,雖經歷了神一次次的責打管教,但生命性情卻沒有多少變化,根源就是她一直以來根本不注重在神的話中尋求真理,尋求神的意思,而是只滿足於根據神話語的字面意思來對號自己的敗壞流露,然後注重在外表做法上去改變,能實行一點、談出一點認識就以為自己有變化了,但對神話語中的真理、真意並沒有真正明白,以至於她對自己的敗壞實質以及憑敗壞性情活著帶來的危害後果都沒有真實認識,更達不到真實地恨惡背叛,當臨到不合己意或涉及自己肉體利益的環境時又身不由己地流露敗壞,憑撒但性情活著,這就是沒有真理實際的表現。此時,西曼才明白追求真理實在太重要了,只有追求真理才能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她立志要追求在神的話裡尋求明白真理,認識自己脫去敗壞,達到蒙神的拯救。

之後,西曼再流露敗壞時就有意識地來到神面前尋求真理,摸神的心意,對照神話語的揭示來反省、解剖自己,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從而背叛自己的肉體,實行真理。再與姊妹們配搭盡本分時,她也低調了一些,彼此之間也能和諧配搭了。

秋天,空氣有些乾燥,偶爾下點小雨,泥土的氣息飄進二樓的工作室,讓屋裡的人倍感愜意……

幾個姊妹圍著辦公桌,一起審核西曼整理的文稿。

劉毅指著文稿說:「看這兒,是不是這樣表達不太合適……」

「嗯,是有些不妥。」王蘭附和著。

西曼沉思了片刻,說:「既然你們看到的問題都一樣,那我再改改吧。」

「我覺得這樣修改還是不合適,還有些違背原則……」劉毅看著西曼修改的文稿,認真地說著。

西曼一聽,火氣直往外冒,心想:「我已經根據原則修改好了,還這也不合適,那也不合適,你這不是雞蛋裡挑骨頭嗎?我明白的原則比你多,看問題比你準,你整理的文稿還得通過我檢查才能過關呢,這次我不能聽你的!」

西曼正打算堅持自己的觀點,心裡有些受責備,意識到自己這樣做不對,想到神的話說:「自己有一個想法,拿出來,說這個事我是這麼想的,我是這麼認為的,之後跟大家交通。首先你能亮出自己的觀點,這是克服任意妄為這個性情的第一步實行。第一步你達到了,能尋求真理,第二步,當有人說出不同意見的時候,你怎麼實行不任意妄為呢?主要是讓大家交通,你得先放下自己的身段,先放下自己認為對的東西。你認為對但是你也不堅持,這首先就是一種進步,一種尋求真理的態度,一種否認自己的態度,滿足神心意的態度。你有這個態度了,你不堅持自己的同時,你也禱告,你讓神顯明。你不知道對錯,你讓神告訴你怎麼做是最好的、最合適的,大家交通交通,這時候聖靈就會開啟。」(摘自神的交通)從神的話中西曼找到了實行進入的路途,當別人提出不同的意見時,能否認自己,放下自己,即便是對的,也不應擺資格持守自己,而是應該存著順服的態度尋求真理,和大家一起交通、探討,互相補足,這樣才能獲得神的帶領,盡本分才能達到好的果效。可她卻自以為是,總認為自己比別人強,根本不想聽別人的意見,真是太狂妄自是、自命清高了!西曼又想到神末世道成肉身卑微隱藏從不顯露自己,只是默默無聞地發表話語拯救人,當我們人不走正道傷神心的時候,神還是一如既往苦口婆心地發表話語教導、勸勉我們,但從來不強迫我們聽他的。神是造物的主,是真理、道路、生命,擁有至高的地位,但神沒有狂妄自是,也不持守自己的,神的生命實質真是太可愛了!而她只是一個被撒但敗壞的,渺小低賤連螞蟻都不如的人,還這麼狂妄自是,把自己看得很高,真是太可恥,太讓神厭憎、噁心了,簡直不配活在神面前!

認識到這兒,西曼願意背叛自己,按照神的話去實行。她心平氣和地說出了自己的觀點,然後問大家的意見,當大家的意見不一致時,西曼就找出相關原則,和大家一起讀,然後再對照文稿中的問題和大家一起探討,最後大家都說文稿這樣修改合適,符合原則。一姊妹說這條原則以往都沒看過,藉著今天這麼交通能明白一些了,以後也知道怎麼運用到文稿中了。雖然最後大家都認同了西曼的觀點,但她並沒有為此而沾沾自喜,她心裡想的更多的是感謝神擺設這樣的環境來潔淨、變化她,使她在神話語的帶領下學會認識自己,活出了一點人模樣,也使她真實地體嘗到了神的愛與拯救太實際了!

之後,西曼在盡本分的過程中,雖然有時候還會流露敗壞,但她能馬上意識到,尋求真理反省認識自己,不持守自己的,操練按著神的話實行。同時她發現姊妹們身上都有長處,是自己沒有的,正好可以補足自己的缺少。西曼感受到她能和姊妹們一起盡本分是神的主宰安排,也是她生命的需要,她願珍惜神擺設的環境,和姊妹們和諧配搭,共同在本分上努力進步。

傍晚,西曼坐在書桌前沒有絲毫睡意,她靜靜地思念著神的愛,回憶著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她真實地感受到,神的作工太實際了,如今她能對自己的本性實質有些真實認識,狂妄性情有點變化,這都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和神一次次擺設環境責罰管教、對付修理達到的果效。西曼知道,她的敗壞性情還沒有完全變化,她願意好好追求真理,繼續接受神的責罰和管教,爭取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榮耀神!

相關內容

  • 一個狂徒轉變的過程

    每當唱起這首詩歌,想起神這麼多年來對我的拯救,我就對神充滿了感激之情。是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我,使我這個狂妄自大、充滿野心的悖逆之子有了點人的模樣,我由衷地感謝神對我的拯救!

  • 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

    我再也不受前途命運的轄制了,感到踏實、釋放、自由了許多。我由衷地感慨:像我這樣一個幾乎被肉體完全侵吞下去的人,今天能超脫敗壞肉體的轄制,能走上信神的正道,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這是我做夢都難以想到的奇事。只有全能神能改變我,只有全能神能拯救我,若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我願獻上自己的一生來還報神的愛!

  •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話堅定了我跟隨神的信念,只有為神活著,為遵行神的旨意活著,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以前我一直在世界上流浪,飽受撒但的苦害,是全能神把我這個不起眼的人看在眼裡,使我有幸歸回到神的家中,我享受了神那麼大的愛,應該為神而活、為真理而活,應該在神的家中敬拜神、為神盡忠,否則我就不配稱為人,不配活在神面前。

  • 全能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狂妄的我

    在全能神的責打管教中,我看到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因著我被撒但敗壞得實在太深了,狂妄本性在我裡面根深蒂固,以致我憑著它抵擋神都不自知,今天若不是神藉著病痛的擊打管教來喚醒我、拯救我,我被它斷送了都不知自己是怎麼死的。現在我已看清狂妄就是我的致命處,是我抵擋神的禍根,受它支配我做了太多抵擋神的事,今天神若讓我死,我毫無怨言,因我就該死,若神讓我繼續活著,從今以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老老實實做人,規規矩矩盡本分。

  • 全能神把我從錢財的漩渦裡拯救出來

    全能神拯救我這樣一個愛財如命的人真是太不容易了,神在我身上花費的心血代價真是太多太多了,我實在難以數記。是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責打管教把我從錢財的漩渦中拯救出來,使我擺脫了撒但黑暗權勢的捆綁,活在了光明之中。神對我的愛、對我的拯救之恩我一輩子也忘不了,我願把我的後半生完全交給神,真正為神活一回,甘心為神花費來報答神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