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與信仰發生衝突 90後基督徒是如何選擇的

緬甸 林潔

有幸喜迎主重歸

我是90後,在基督教家庭中長大。我的外公、舅舅熟讀聖經,傳道多年,受了很多苦,在我們當地教會比較有威望,我也特別崇拜他們,認為他們是主喜悅的人,只要跟著他們信主,到主回來時就能被提進天國。

2015年12月,我在外地有幸聽到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通過一段時間的尋求考察,我看到全能神發表的話語豐豐富富,把什麼是真正信神,怎樣信神才能蒙神稱許,神喜歡什麼人、成全什麼人,神恨惡什麼人、淘汰什麼人,還有撒但怎麼敗壞人,神怎麼作工拯救人,人類結局歸宿的奧祕,等等這些方面都說得特別清楚。我越讀全能神的話心裡越亮堂,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感覺這些話應驗了聖經裡的預言:「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翰福音16:12-13)「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摘自啟示錄2-3章)全能神的話就是聖靈的發聲說話,是出於神的,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後,我迫不及待地想把主回來的好消息告訴給我的親人,尤其想到外公和舅舅都是事奉主多年的人,一直盼望主回來,要是他們知道主耶穌已經回來了,肯定會很高興的。

滿心歡喜見證主再來 卻遭親人反對棄絕

2016年8月,我從外地回家把主回來的消息告訴了外公和舅舅。令我意外的是,外公和舅舅得知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很氣憤。舅舅說:「主回來了,我們怎麼不知道?你才信主幾年,主來會先啟示你嗎?」外公瞟了我一眼,二郎腿一翹,不屑地說:「小潔啊,你說主已經回來了,你有證據嗎?我們信主多年,一直為主勞苦作工,主來應該先啟示我們,我們沒有得到主的啟示就證明主還沒回來。你怎麼不跟我們商量就私自接受了『東方閃電』?你趕緊向主悔改!」

兩名中年男子坐在沙發上,一人侃侃而談

外公和舅舅的這番話令我感到很震驚,他們講道時常說要儆醒等候主再來,可今天聽到主回來的消息,他們不但不尋求考察,竟然還是這個反應。於是我反駁道:「外公、舅舅,你們認為人信主大半輩子,為主勞苦作工,儆醒等候主的再來,主來時就會先啟示人,你們這麼說有主耶穌的話作根據嗎?符不符合神作工的事實呢?你們熟讀聖經,當初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他們走遍洋海陸地傳講耶和華神的福音,跑了很多路,受了很多苦,那主來作工時啟示他們了嗎?沒有。還有跟隨主耶穌的門徒,像彼得、約翰,他們沒有一個人是得著主的啟示跟隨主耶穌的,而是通過聽主耶穌所講的道,認出了神的聲音,跟上了主的腳蹤。所以,『為主勞苦作工,儆醒等候主再來就能得到主的啟示』這句話不符合真理,是我們的觀念想像。外公、舅舅,咱們能不能迎接到主的再來不能憑人的觀念想像,而是得根據主的話啊,主明確告訴我們:『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著我。』(約翰福音10:27)啟示錄裡也多次預言:『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摘自啟示錄2-3章)神末世就是藉著發表真理來尋找他的羊,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姊妹都是根據主的預言來考察全能神發表的話語,確定這些話語是真理、是神的聲音才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被提到了神的寶座前。外公、舅舅,這些年咱們一直盼主回來,如今主真的回來了,咱們要做聰明的童女,注重聽主的聲音,這樣才能迎接到主。如果咱們持守自己的觀念想像,只等著主來啟示咱們而拒絕聽神的聲音,這樣不成了愚拙童女了嗎?這很容易錯失迎接主再來的機會,被神撇棄淘汰……」

「好了,你懂什麼?你才讀過多少聖經?還敢給我們傳福音?我告訴你,趕快離開全能神教會!」舅舅突然打斷我的話,厲聲說道。接著外公他們又說了一些定罪、褻瀆全能神的話,我聽了很氣憤,看到他們根本無心考察全能神的作工,還一副狂妄自是、不可一世的樣子,我就不再跟他們辯論了。

家人挖苦貶低 神話語加給我信心力量

之後的日子裡,外公和舅舅見我不聽他們的勸說,一改往日和藹可親的態度,總是藉機諷刺、挖苦我。一天,家裡人聚在一起,三舅洋洋得意地說:「小潔,你給我們傳福音,你說說你讀過幾遍聖經了?」六舅接著說:「我看你現在很會說,要不你給我們講講聖經唄!」家裡的其他人也跟著附和道:「就是啊,給我們講講……」看著家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我知道他們並不是真心尋求真理,於是就沒有再說什麼。他們看我不說話就對我又是一番挖苦、貶低,我感到很委屈,心想:「我滿心歡喜地把主再來的福音傳給你們,可你們不但不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還處處挖苦、諷刺、貶低我,把我當外人一樣看待,你們還是我的親人嗎?」我心裡很難受,但我知道不能在他們面前流眼淚,只能回到房間裡偷偷地掉眼淚。

一年輕女性表情憂愁

那段時間,我感到很孤單,只想趕緊逃離這個家,覺得在這樣的環境中信神太苦了,家人都不理解我,弟兄姊妹也接觸不上……每當我想到這些,委屈的眼淚總是禁不住地掉下來。就在我消極軟弱到一個地步時,外地的一個姊妹發信息詢問我的近況,我把自己在家被外公、舅舅攪擾、攔阻的事跟姊妹說了,姊妹很快給我發過來一段神的話:「熬煉對每一個人都是相當痛苦的,都是相當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煉中向人顯明他的公義性情,在熬煉中向人公開他對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煉中對人作更多的開啟,作更多的實際的修理對付,藉著事實與真理的對照,讓人更認識自己,讓人更認識真理,讓人更明白神的心意,從而讓人對神有更真、更純的愛,這是神作熬煉工作的目的。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義的,他不作無意義的工作,不作對人不利的工作。熬煉並不是要將人從他的面前取締,也不是將人滅於地獄之中,而是在熬煉之中改變人的性情,改變人的存心、人的舊觀點,改變人對神的愛,改變人的所有生活。熬煉對人是個實際的考驗,對人是個實際的操練,只有在熬煉中人的愛才能發揮其原有的功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熬煉才有真實的愛》)

看了神的話我明白了,神擺設這樣的環境是有意義的,雖然我裡面痛苦難熬,但神正是藉著這樣的環境,使我學會真心禱告依靠神,生命得以長大,對神產生真實的信心、愛心。就像摩西一個人在曠野裡呆了四十年,沒有可口的飯菜,沒有舒適的衣服,更沒有說話的對象,每天還得防備各種野獸的攻擊,還要經歷各種惡劣環境的威脅,最難的是還要長年累月一個人生活,這樣的環境太不合人觀念了!可摩西靠著神都走過來了,孤獨使摩西把神作為唯一的依靠,苦難使摩西藉著禱告呼求神看到了神的帶領,最終摩西的信心得到了成全,他身上的血氣也被磨掉了很多。明白神的心意後,我從消極情形中走了出來,立志得效法摩西,學會依靠神、仰望神,求神帶領我去經歷這個環境。想到這些,我心裡感到釋放了很多,也有心志面對家人的攔阻了。

家人視我如仇敵 神話語安慰

後來,當地教會的弟兄姊妹聯繫上我,我過上了教會生活。由於路程遠,我就騎摩托車去聚會,有時也跟弟兄姊妹一起去傳福音,我很珍惜跟弟兄姊妹在一起的時間。家人見我不僅堅持信全能神,並且跟隨神的勁兒越來越大,隨之對我的逼迫也就越來越厲害。我的外公、媽媽、四個舅舅、四姨媽輪流看著我,我一出門就打探我的去向,不允許我出去聚會,媽媽和舅舅又聯手沒收了我的摩托車。一次,舅舅還打電話威脅我:「你如果再信全能神,再出去和全能神教會的人傳福音,我就報警,讓警察把你們都抓起來。」還說要把教堂裡的牧師長老請到家裡跟我交通,若再不聽就把我交給警察。

三名中年男子表情嚴肅,其中一人在訓斥別人

過了一段時間,我問舅舅他們要摩托車,他們說什麼也不給我,舅舅還衝我吼道:「你要是再信全能神,那就別怪我動手了,我可是說到做到。」聽到舅舅這麼說,我生氣地反駁道:「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就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這有什麼錯?你憑什麼限制我,憑什麼打我?」說完我就回到了臥室。想起親人逼迫我的這一幕幕情景,我心如刀絞:「這些還是我朝夕相處的親人嗎?昔日他們對我愛護有加,如今就因著我跟隨真神,竟然把我當成仇人一樣對待!」我心裡感到酸酸的,眼淚止不住地往外流。就在這時,我想起一首神話語詩歌:「你一愛神,總覺著周圍有許多環境勝不過去,而且因著自己身量太小而受熬煉,還不能滿足神,總覺著神的心意太高神的心意太高,人夠不上,因著這些事受熬煉,因著自己裡面有許多軟弱、有許多地方不能滿足神的心意,裡面受熬煉,但你們都得看清,藉著熬煉才能得潔淨,藉著熬煉才能得潔淨。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

我小聲地哼唱著,在神話語的開啟下,我認識到親人的逼迫、攔阻正是神對我的熬煉,藉此環境顯明了我身量太小,缺少受苦的心志,對神的信心實在太小!同時,我也認識到自己情感重,撒但就抓住我的致命處見縫插針,藉著我對親人的情感攪擾我,企圖使我在親人的圍攻下對神失去信心,活在消極軟弱中遠離神、背叛神,失去神的末世救恩。這是一場屬靈爭戰,背後隱藏著撒但的險惡用心啊!認識到這兒,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滋味,感到既虧欠神又感激神:虧欠的是我看見自己在面對家人攔阻、逼迫時,表現得太懦弱,常常體貼自己的肉體,消極軟弱;感激的是神一直在我的身邊,藉著弟兄姊妹扶持幫助我,又用他的話語開啟、引導我,使我明白神的心意,識破撒但的詭計,不再軟弱、消極。想到這些,我心裡也不覺得苦了,反而有種說不出的甘甜。於是我向神禱告立志:不管家人怎麼攔阻逼迫,我不能中撒但的詭計,我要站住見證,決不放棄跟隨全能神!

在不斷攔阻中 看清家人的實質

為了過上教會生活,我只好被迫到外面找工作,一邊打工一邊聚會。本以為這下我可以正常地信神、聚會、傳福音了,可沒想到家人還是不斷地攪擾、逼迫我。一天,二姨告訴我,外公得知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在當地傳福音後,開始和牧師長老封鎖教堂,不讓信徒考察神的末世作工,並通告教堂裡的弟兄姊妹說我和二姨信了「東方閃電」,還把我和二姨的名字、照片放在網上,讓教堂裡所有的人都遠離、棄絕我們,還說如果遇到傳「東方閃電」的就打電話報警……聽到這個消息,又想到外公、舅舅這段時間對我的攪擾、攔阻,我不禁在想:「外公、舅舅和那些牧師長老都熟讀聖經,知道主末世必再來,況且這些年各國災難越來越大,末世已到,聖經上主再來的預言基本都應驗了,他們也常跟弟兄姊妹講主就要來了,要儆醒等候迎接主,可為什麼當他們聽到主回來的消息不積極主動尋求考察,還瘋狂抵擋、定罪,竭力封鎖教會攔阻弟兄姊妹考察真道,甚至還能做猶大把弟兄姊妹交給撒但政權呢?」

兩名基督徒一起交通神話

我實在想不明白這個問題,就跟一個姊妹尋求,姊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姊妹交通道:「神的話說得很清楚,宗教領袖瘋狂抵擋、定罪神完全是由他們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本性實質決定的。就像當初抵擋、定罪主耶穌的法利賽人,當主耶穌道成肉身顯現作工時,很多人聽了主耶穌的話都認出是神的聲音,紛紛跟隨了主耶穌,可法利賽人頑固持守自己的觀念想像,認為不叫彌賽亞的就不是神,超出舊約律法的就不是神,因此他們明明知道主耶穌的話有權柄,有能力,就是不尋求、不考察,還直接否認主耶穌基督的身分。尤其當法利賽人看到百姓都跟隨主耶穌,他們唯恐自己的地位、飯碗不保就更加肆無忌憚地論斷、褻瀆主耶穌,還散佈謠言攔阻百姓跟隨主耶穌,妄圖將百姓都牢牢控制在他們的權下,使信徒失去主耶穌的救恩。因此,法利賽人遭到了主耶穌的斥責、定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馬太福音23:13)『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馬太福音23:33)法利賽人本性狂妄自大,憑觀念想像定規神的作工,最終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遭到了神的咒詛。如今宗教界多數的牧師長老也是這樣,末世全能神道成肉身發表真理作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真心信神的人都從神的話語中認出了神的聲音,跟上了神的腳蹤。而牧師長老本性狂妄自大,持守自己的觀念想像,認為主來會先啟示他們,不啟示他們就不是主耶穌的再來。而且他們看到全能神發表的話語都是真理,帶著權柄、能力,他們害怕信徒看到全能神的話、聽到神的聲音都跟隨了全能神,他們的地位、飯碗就保不住了,因此他們就特別仇恨全能神,瘋狂地抵擋、定罪全能神,竭力攔阻信徒考察真道,這就是他們的卑鄙目的。這些牧師長老仇恨真理,仇恨神,就是當代的法利賽人,實質就是敵基督!」

姊妹交通到這兒,我心裡一下子敞亮了,知道當今宗教界的牧師長老跟抵擋、定罪主耶穌的法利賽人一模一樣,實質都是仇恨真理、抵擋神的人。想想多數牧師長老聽到主回來的消息,不但自己不虛心尋求考察,還一個勁兒地封鎖教會攔阻信徒考察神的作工,企圖把神的羊牢牢控制在他們的手裡,使信徒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更可恨的是,牧師長老還賣主賣友,教唆信徒舉報傳神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企圖把弟兄姊妹都抓到監獄裡,藉此攪擾神的福音工作。這些牧師長老仇恨真理不認識神,瘋狂與神爭奪神選民,分明就是神末世作工顯明出來的法利賽人,是打岔、攪擾神作工與神為敵的敵基督啊!神的話語把我的困惑徹底解決了,我對外公、舅舅他們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敵基督的實質有了分辨,同時也認識到人信神不認識神,不喜愛真理,而是憑著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對待神的說話作工,即使作工再多、受苦再大,也是抵擋神被神定罪、淘汰的人。

感恩神的拯救

回想以往,我對外公和舅舅崇拜有加,認為他們勞苦作工多年,熟讀聖經,跟著他們信主肯定能進天國,沒承想他們就是當代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跟著他們信神只能隨從他們抵擋、定罪神,最終被神定罪、懲罰。通過看全能神的話我才明白,只有虛心尋求,做聰明童女,注重聽神的聲音,才能迎接到主的再來,有機會蒙神拯救。感謝神!是全能神的話語扭轉了我錯謬的觀點,使我明白真理有了分辨。同時我也體會到神的話就是真理,當撒但屢次攪擾、試探我時,是神的話語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勝過撒但的圍攻,緊跟神的腳蹤。感謝全能神的拯救!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