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作工就能獲得神稱許嗎(上)

李 新

初春的清晨,天剛蒙蒙亮,延慶就睜開矇矓的雙眼從暖被窩裡爬起來,稍作收拾後,她便坐在了電腦前靈修並開始了一天的工作。延慶認為自己每天這樣忙忙碌碌地為神花費,這就是在實行真理滿足神,即使盡本分苦點、累點,她也心甘情願。直到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與顯明,她才對自己錯謬的追求觀點有了點認識,看到神的作工太實際,神對人的拯救太真實了……

為神花費 存心暗藏

延慶被調到了文稿組盡本分。一天中午,她收到一處教會約她們去輔導文稿的信。看著來信延慶在心裡思量著:「組裡就我和王姊妹,我倆誰去合適呢?」她想到自己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整理文稿了,這剛接觸總覺得在業務上還有點生疏,如果自己去教會輔導,一旦交通不明白,弟兄姊妹會怎麼看呢?還不得說文稿組的人就這水平啊!要不這次我就不去了,等熟悉業務以後再去吧。於是,延慶便對王姊妹說:「王姊妹,去教會輔導文稿的事,要不你去吧,我剛接觸這本分,對有些原則還不太掌握……」沒想到,王姊妹有點為難地說:「咱們剛搬到這個地方,我對這裡的環境還不熟悉,出去不知道路啊!」延慶心想,「這條路線我比較熟悉,我不去讓王姊妹去,這也說不過去呀,這讓弟兄姊妹知道了還不得說我太自私不考慮別人的難處啊!」她猶豫了一會兒說,「那還是我去吧!」但一想到自己去,延慶心裡還是沒底,怕萬一弟兄姊妹提出問題自己答對不了會丟臉面。延慶低著頭思考片刻,「王姊妹,前幾天咱們不是給上層文稿組去信尋求一些問題嗎?要不等他們回信後咱們再下教會輔導文稿吧,這樣答覆弟兄姊妹問題也能多些路途。」王姊妹點頭同意了。接下來的幾天裡,延慶把這事時時掛在心上,急切地等待著上層文稿組的回信。

連續受挫 倍感迷茫

一天,負責人來了,她知道了這事後著急地說:「你們趕快去教會扶持交通吧!盡本分這樣拖拉怎麼能行?現在福音資料組也要去教會輔導了……」這時,延慶心裡翻騰開了:「如果福音資料組去教會輔導,弟兄姊妹都寫福音資料了,還哪有時間寫我們組負責的文稿呢?到時候工作沒有果效就更丟臉了。」想到這兒,延慶對負責人說:「我們今天就寫信聯繫教會。」

負責人走後,延慶趕緊把相關的原則、資料都找出來看並做好記錄,以便去教會交通時好解燃眉之急。延慶做了兩天的準備,誰知到了約定地點卻沒見到人,她很失望,心情有些低落:「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教會沒接到我的信?」延慶簡單想想就過去了,又趕緊寫信約下次見面的時間。

雖是初春,但寒氣未盡,延慶麻利地穿好羽絨服,騎上電動車直奔五十里外的約定地點。延慶站在約定地點四處張望,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卻不見對方的身影,最後延慶只好掉轉車頭往回走,誰知電動車又沒有電了。風呼呼地吼叫著,延慶推著車一步一步艱難地向前走著,她不禁抱怨:「唉,人沒接上,天公也不作美,難道是我哪兒不對神才不帶領?可我為了輔導文稿精心地做了準備,我也想把本分盡好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神的心意是什麼呢?……」延慶在心裡一個勁兒地自問。

神話語引領 猛然醒悟

延慶好不容易才走到了家,她神情沮喪地躺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腦海裡思緒萬千:「連著兩次都沒接上,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呀,會不會說是我這個人有問題呀?之前也沒發生過這樣的事啊,難道是神在顯明我?難道我去教會輔導文稿不是在實行真理滿足神?神的心意到底是什麼呢?」思慮中,延慶想到神的話說:「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發生的事,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不是偶然發生的,不是誰有意跟你過不去或有意針對你,而是神安排、擺佈的這一切。神擺佈這一切為了什麼?不是亮你的相,不是為顯明你,顯明你不是最終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這是目的。怎麼成全你,怎麼拯救你?就是先讓你知道自己有敗壞性情,讓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實質,自己的不足、缺少,如果你心裡明白了,你才能追求真理逐步脫去敗壞性情,這就是神給你機會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延慶心頭猛然一亮:是啊,每天臨到的人事物,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是神在主宰安排,神今天顯明我,也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的敗壞和缺少,能尋求真理按神的要求實行,所做所行能達到合神的心意,這裡面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我得好好尋求。於是,延慶向神禱告:「神啊!為了輔導弟兄姊妹,我提前幾天就在預備,自認為是在實行真理滿足神,可連著兩次去教會都沒見到人,我就像打了敗仗的士兵一樣無精打采。神啊!我不知自己錯在哪兒,求你開啟引導我,使我能認識到自己身上還有哪些悖逆、抵擋的東西,我願向你悔改。」

一個姊妹在認真的讀神話

認識自己 看見神愛

之後的幾天,延慶一直在這事上尋求神的心意。一天,延慶看到神的話說:「有很多人有了一些外表的作法,就認為:『我現在不是在盡本分嗎?我不是撇家捨業了嗎?我盡本分這不是在實行真理嗎?』但神不承認你是在實行真理,凡是做事有個人存心目的摻雜的就不是實行真理。嚴格地說,你這種作法也可能被神定罪,不蒙神稱許,不蒙神紀念,再解剖解剖,你這就是在作惡,你的作法是在抵擋神,外表看你做的這些事好像合乎真理,沒有打岔,沒有攪擾,沒有形成破壞,也沒有違背任何真理,好像合乎邏輯,合乎道理,但這事的實質是屬於作惡,是抵擋神。」(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對性情變化該有的認識》)「如果一個信神的人做事、說話、為人處事、盡本分常常與神無關,那這人所做的這一切會與真理有關嗎?那是在為誰做呢?為什麼做呢?建立在什麼基礎上呢?他所做這一切的出發點、動機、目標、原則會出於什麼呢?人不能與神有正常的關係,做任何事都與神無關,那人為什麼做事?做事的性質是什麼?憑哪個生命做事?人做事的源頭是什麼?這個問題是很顯然的,你做事的時候,盡本分的時候,你做的事、你行出來的、你活出來的與神無關,言外之意是不是就與真理無關?與真理無關,那人每天都憑什麼做呢?這就很多了,統稱憑撒但的毒素、撒但的敗壞性情做事,盡本分,生活,處事,為人。這是個籠統的說法,也可能你們從字面上能領會,但是實際這一方面有些人肯定不服氣。」(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生命有長進的六個指標》)揣摩著神的話,延慶陷入了沉思:要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實行真理的人,得看自己做事的存心、出發點、動機是不是在尋求真理,是不是為了滿足神。凡是存心不是為了神的,即使盡本分跑得再歡,出力再多,受苦再大,也不代表是實行真理,這僅僅是一些外表做法,那人所做的不但不是在滿足神,還是在作惡抵擋神。面對神話語的揭示,延慶心裡一陣緊張,去教會前的一幕幕在她的腦海裡閃現:當收到教會的來信時,她首先想到的不是怎麼盡其所能地輔導、幫助弟兄姊妹寫好文稿,而是顧慮自己對業務不熟悉,怕輔導弟兄姊妹時交通得不好自己的顏面受損;當聽王姊妹說她不知道路怎麼走時,延慶想到自己熟悉這段路程,如果自己不去讓王姊妹去,別人會怎麼看自己;當決定自己去教會輔導時,又想等上層回信後從中取點經再去教會,以便達到讓人高看的目的;當聽到福音資料組也要去教會輔導時,她唯恐弟兄姊妹都寫其他類型的文章,自己負責的這類文章沒人寫,到時候果效不好更丟臉,才急忙給教會去信約見……這時,延慶才看到自己的所思所想、所做所行,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自己做事的存心、動機、出發點全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沒有一點是與滿足神、與真理有關的,那自己盡的本分也不是在實行真理呀!正因著自己的心不向著神,不能急神所急、想神所想,不在難處中依靠神、仰望神,尋求怎樣實行能對本分有利,達到以滿足神第一,而是想方設法地滿足自己的臉面地位,把這些東西看得比什麼都重要,外表上看也在盡本分為神花費,起早貪黑、點燈熬油地好似很有負擔,但這並不代表實行真理呀!人做事的存心神鑒察。延慶看到自己一次次為滿足自己的私慾說話做事,絲毫不考慮教會的利益,甚至還能耽誤教會工作,這的確就是在作惡抵擋神!這時,延慶又想到神的話說:「合神心意的事越往後看著越好,不合神心意的事,按著人意、人為做的,這個事的後果就越來越不好,會有印證。」(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的路途》)從神的話中延慶更加認識到,她兩次去教會都碰壁,這是出於神的對付、管教,也是神的保守,是神在攔阻她作惡的腳步,若不是神擺上這樣的環境來對付顯明,她會一直把勞苦作工、撇棄花費當成是實行真理滿足神,被自己的外表作法迷惑,私藏存心還不以為然,以至於走在抵擋神的道路上仍不知醒悟。此時,延慶才認識到自己身上存在的問題這麼嚴重,看到這樣下去的危險後果,她心裡酸酸的,眼睛濕潤了,她感受到了神的良苦用心,因著自己的敗壞與悖逆,神才擺上這樣的環境,目的就是為了喚醒自己剛硬麻木的心,使自己從謬妄的觀點中走出來。雖然在這個過程中延慶的肉體和心靈都受了點苦,但她得到的是神的愛和保守,這苦受得太值了!她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

神愛激勵 實行有路

神愛激起了延慶尋求真理的心,她看到自己這樣的盡本分不是在滿足神,就想從神的話中找到實行的路途。她看到神的話說:「明白神的話,按神的話去實行,所作所為都有原則,不是守規條,不是勉強做給人看,而是實行真理,憑神話活著,這樣的實行才是滿足神。凡是滿足神的作法都不是規條,而是實行真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要注重實際不是搞宗教儀式》)「你要了自己的利益,你不要真理,就等於放棄蒙拯救的機會,放棄接受審判刑罰的機會。你選擇的是利益,很明顯最終你得著的是利益,你放棄的是真理,那你說這是吃虧了還是佔便宜了?是掙了還是賠了?沒有永遠的利益,無論是地位、臉面還是任何金錢、物質都是暫時的,人把這方面性情解決了,得著這方面的真理了,你蒙拯救了,你在神面前就是神寶貝的人。……人如果選擇實行真理,那是最聰明的人;人如果選擇放棄真理,保全自己,得著自己的利益,不放棄利益,那是最愚蠢的人。這就是實行真理、進入真理實際的基本路途。」(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性情是性情變化的基礎》)從神的話中,延慶明白了什麼是實行真理,實行真理不是在外表的做法上多作點工、多跑點路,主要是看人臨到事是不是尋求真理原則,能不能為滿足神而放棄自己的利益,按照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當人明白真理、實行真理時,就能對撒但的詭計有分辨了,如果人總是為臉面地位說話、做事,就是在放棄真理,放棄蒙拯救的機會,追求臉面地位是虛空,只有選擇實行真理滿足神才是最聰明的人。認識到這兒,延慶感到心裡亮堂、有路了。

聚會時,延慶敞開心把自己的經歷跟大家交通,見證神對她的保守與拯救。當延慶放下臉面地位、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時,她的心裡踏實了許多,並立下心志不再追求這一文錢都不值的名譽地位了,只願接受神更多的刑罰和審判,使自己能夠早日成為一個實行真理滿足神的人。

相關內容

  • 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征服了我

    神的刑罰審判拯救了我,神的擊打管教保守了我、喚醒了我,神的愛、神的憐憫帶我走過那段不堪回首的歲月。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我就是一個狂妄得失去理智、野蠻得喪失人性的畜類,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我就是一個該受咒詛、萬劫不復的地獄之子!縱有千言萬語也表達不盡我心中的感慨,訴說不完我對神的虧欠,我只願快快脫去滿身的污穢,用實際行動來還報神,讓神心得安慰。

  • 全能神給了我真正的人生

    自己因相信撒但的鬼話中了撒但的陰謀詭計,被撒但糟踏得污穢不堪,像牛馬一樣任魔鬼丈夫隨意使喚、蹂躪,失去了生存的意義與價值。今天是全能神的話語喚醒了我麻木的心靈,讓我知道了該怎麼活著才有意義、有價值,我要站起來,做一個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報答全能神的拯救之恩。

  • 全能神的刑罰審判是人類的需要

    在跟隨神的這些年裡,在神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中我對自己的敗壞逐步有了一些認識,看到自己的本性就是抵擋神、背叛神的,同時我也逐步認識到神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試煉熬煉都是為了拯救我,是為了讓我能更深地認識自己、恨惡自己,達到性情變化,神的刑罰審判裡包含著神的作工智慧,更包含著神對人極大的愛與拯救。

  • 神的審判刑罰對人是最大的拯救、最真實的愛

    每一次擺設環境、每一次刑罰審判都飽含著神對我誠懇的拯救與真實的愛,飽含著神的良苦用心與急切期待,神巴望著我能早一天脫離撒但的苦害活在光中。神哪!你為拯救我所受的痛苦太大了,你為拯救我所付的代價太大了,你為拯救我所忍耐、等候的時間也太長了,神啊,你為拯救我所作的太多太多了,我真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今天,你的審判刑罰終於喚醒了我這顆麻木剛硬的心,使我看到了你在我身上所作的一切都是你愛的流露,以後不管你怎麼安排、怎麼擺佈,你都是我的主、我的神,我要順服在你面前永遠敬拜你、稱頌你、讚美你!

  • 信仰≠真正的信神(上)

    神的話說:「在神心裡有一部分人的信從來沒有被認可,就是說,神不承認這部分人是神的跟隨者,因為神不稱許他的信。……他們只把信神作為一種業餘的愛好,只把神當作一種精神寄託,所以他們不屑了解神的性情、神的實質。可以說,真正的神的一切都與他們毫不相干,他們不想關心,懶得搭理。因為在他們的內心深處有一個強烈的聲音總在告訴他們:神看不見摸不著,神是不存在的。他們認為了解這樣一位神那是在白搭功夫,是在玩弄自己,只在口頭上承認不作任何的表態,也不付出任何實際的行動,那才是真聰明。神是怎麼看待這部分人的?神把他們看為外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