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職人員是天主設立的嗎 我找到答案了

西班牙 阿東

編者按:許多天主教信徒認為,神職人員都是天主設立的,順服神父就是順服天主。阿東也是這麼認為的,但在一番尋求考察後,他明白了神設立使用人的原則,也改變了以往的看法,並迎接到了天主的再來。你想知道阿東的觀點是怎麼轉變的嗎?你想知道他是如何與天主重逢的嗎?一起來看他的經歷。

我出生在天主教世家,從小就聽神父講:「天主耶穌對伯多祿說:『你是伯多祿(磐石),在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會,陰間的門決不能戰勝她。我要將天國的鑰匙交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束縛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縛;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釋放。(瑪竇福音16:18-19)』天主耶穌復活後把權柄交給了伯多祿,《要理問答》裡也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內容:我們天主教是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們傳下來的。伯多祿走後把權柄給了神父、主教、教宗,這些人都是終身不結婚、額頭有膏油,所以有資格繼承天主給伯多祿赦罪的權柄、能力。教會交給我們了,我們就要代表天主來管理……」我便認為神父都是天主所使用的人,我們要聽從他們的教誨與訓導,犯了罪要跟神父告解才能得著赦免,我們吃的東西也要讓神父給祝聖(祝聖後的東西就都分別為聖了),這些是我們每一個教友必須知道並且得遵守的常識。小的時候,我無論在哪裡見到神父,都趕緊跪下讓他降福,覺得這樣天主就會保佑我平安。我和教友們從來不敢向神父、主教提問題,更不敢去懷疑他們的教導是否符合天主的心意,不管他們講的對錯我們都要順服,不能論斷、評價,否則就是抵擋天主耶穌。

後來我來到了西班牙,由於工作繁忙,我離天主漸漸遠了,向天主禱告越來越少,望彌撒也很少去了。偶爾回國幾天,常聽媽媽談到神父三令五申,不讓教友接觸全能神教會的人,還說了很多定罪「東方閃電」的話……聽了神父定罪的話,看到爸媽誇張的表情,我心裡也對「東方閃電」滿了防備。

2018年3月份,我和妻子在西班牙認識並相處,她也是一名天主教徒,因此我們經常在一起聊信仰的話題。有一次,我和妻子聊到了神父,妻子說現在多數神父講道並不高舉、見證天主,也不按照天主的話教導我們,而是在彌撒中盡顯露自己,說他去過很多國家,在多個堂區當神父,結了許多果子,使教堂人數倍增,教會要靠他們帶領才能越來越興旺。教友們聽了都特別高看仰望神父,臨到什麼事都先詢問神父,很少主動尋求天主的心意。有的神父常講奉獻越多天主降福越多的道,鼓勵教友們多奉獻,還有的神父特別嫌貧愛富,教友請神父做彌撒,給神父成千上萬元,神父竟毫不客氣地直接把錢裝進自己的口袋,而那些給錢少的教友,神父連看都不看,而且態度也很冷淡。聽到這些我感到很不可思議,心想:「神父不都是很敬虔、對人很有愛心嗎?我所尊敬崇拜的人怎麼會這樣?」我不敢相信這些是真的。可後來我又聽說中共政府要把天主教中國化,教宗竟然接受中共政府任命的主教人員,有些虔誠的教友說,這不是向撒但妥協嗎?想想神父做了那麼多不合天主心意的事,我開始質疑:神父、教宗到底是不是天主揀選設立的呢?

一天,妻子興奮地跟我說:「阿東,這段時間我看了一些全能神教會的電影視頻,才知道我們盼望已久的天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末後基督全能神。全能神發表真理作了一步審判從天主的家開始的工作,給我們指出了得潔淨進天國的路。全能神的話有權柄、有能力,我感覺就是天主的聲音,是天主在向我們發聲說話!你也看看全能神的話吧!」聽到這一消息我有些驚訝,心想:「這太不可思議了,天主真的回來了嗎?都說了哪些話呀?天主發表的話能不能解答我的困惑呢?」我想一探究竟,可又想到之前神父定罪「東方閃電」的那些話,心裡立馬產生了抵觸,就不想考察了。於是,我在心裡默禱:「天主啊,我聽妻子說你回來了,但我不知道全能神是不是你的再來,不敢輕易接受。天主啊,願你開啟引導我走上正確的路,不致迷失。」

那段時間我徘徊不定,「到底是考察還是不考察呢?萬一全能神真是天主回來了,我不接受豈不是錯過天主的救恩,將會遺憾終生?」思來想去,我決定在網上考察,這樣也不直接接觸全能神教會的人,不會有什麼危險和損失。於是我打開網站搜索「國度降臨福音網」,在《話在肉身顯現》這本書中看到兩段話:「自從全能神——國度君王被見證之後,神的經營範圍在整個宇宙已經全面打開。不單是在中國見證神已顯現,全能神的名在各國各方全被見證。」「有人害怕,有人心虛,有人儆醒,有人留心傾聽,有人悔過自新懊悔已極,有人痛苦哀哭,有人放下一切拼命尋求,有人在省察自己,再不敢胡作非為,有人在迫切地尋求和神親近,有人在捫心自問,為何生命不能前行?有人還在發矇,有人正在拔出腳來奮勇前行,抓住關鍵趕緊顧生命,有人還在猶豫不定異象不清,背的、抱的心裡重擔實在不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八篇》)這些話把我們對待天主末世顯現作工的各種態度都說了出來,也把我的擔心顧慮說了出來。想想當妻子跟我說天主回來了,就是末後基督全能神,並讓我和她一起到全能神教會考察時,我卻因聽信神父定罪「東方閃電」的話不敢考察,心裡猶豫不定;而妻子卻不受神父轄制,主動尋求全能神的作工說話。我和妻子不就是這段話中說的「有人害怕」「有人放下一切拼命尋求」的兩種人嗎?這段話觸動了我的心,只有天主鑒察人心肺腑,能把我們的心思說透,那一刻我從心裡感受到這些話像是神的話,帶著權柄、能力,不是人能說出來的。於是,我決定正式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並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交通探討。

通過弟兄姊妹給我交通全能神的話,我明白了尋求考察真道關鍵要根據天主的話,注重聽天主的聲音才是聰明童女,我還知道了怎麼分辨真假基督、神道成肉身的意義以及神名的奧祕等方面的真理。這些真理是我信天主這些年所不明白的,也是我從來沒聽神父和修女們講過的,真是太新鮮、太有亮光了!弟兄姊妹的交通句句在理,符合聖經,使我心服口服,我對他們不再防備。之後,我和妻子按時跟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聚會交通。

一次聚會結束後,我突然想起一個問題,就問姊妹:「我們天主教信徒都認為神父、主教和教宗都是天主使用的人,他們所說所做不管對錯我們都要順服,順服他們就等於順服天主。請問這麼領受合乎天主的心意嗎?」

弟兄姊妹聚會

姊妹高興地說:「弟兄,你提的這個問題很重要,直接涉及我們信天主到底是跟隨天主還是跟隨人。我們根據聖經瑪竇福音16章18-19節天主對伯多祿說的話,認為伯多祿是天主耶穌使用的人,而神父、主教、教宗這些神職人員都是接續伯多祿的,也是天主使用的人,以至於我們把這些神職人員當作天主一樣看待,對他們言聽計從,崇拜跟隨。我們這樣的領受到底對不對呢?我們把天主耶穌託付伯多祿的話套在宗教領袖身上,認為他們是伯多祿的繼承人,是天主所使用的人,這種觀點有聖經根據嗎?有天主的話為證嗎?如果這些都沒有,那我們所認為的是不是出於人的觀念想像呢?不妨我們靜下心來想想,在律法時代,上主揀選設立了梅瑟,但這能代表整個猶太教的領袖都是上主揀選、設立的嗎?恩典時代,天主耶穌親自揀選、設立了十二宗徒,但我們能說恩典時代的所有神父、主教、教宗都是天主親自揀選、設立的嗎?我們沒有真理就很容易混淆概念,還特別愛套規條,這樣就很容易信天主卻盲目崇拜人、跟隨人。那究竟什麼樣的人才能稱得上是天主使用的人呢?全能神說:『神所使用的人所作的工作是為了配合基督的作工或聖靈的作工,是神在人中間興起的為了帶領所有神選民的人,也是神興起的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有了這樣一個能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神對人所要求的、聖靈在人中間所要作的工作就更多地藉著這個被神使用的人來完成了。可以這樣說,神使用這個人的目的是為了所有跟隨神的人能更好地明白神的心意,更多地達到神的要求。因為人都不能直接明白神的言語或神的心意,所以神就興起一個被使用的人來作這樣的工作。被神使用的人也可以說成是神帶領人的一個媒介,是神與人之間溝通的「翻譯官」。……從工作的實質與個人被使用的背景上來說,被神使用的人是神興起的,是神為自己的工作而預備的,是配合神自己作工的。他的工作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替代的,是神性作工的同時必不可少的人性配合的工作。……被神使用的人是神所預備的具備一定素質有人性的人,是聖靈提早預備成全的,完全是聖靈帶領,尤其在作工方面更是聖靈支配、聖靈掌管,所以在帶領神選民的路上不會有偏差,因為神必定會對自己的工作負責任,無論何時他都在作著自己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神使用人的說法》)

從全能神的話中看到,天主在每個時代都會直接興起、親自指定一些人來配合天主的作工,這樣的人是天主為了使工作達到更好的果效而提前預備的,凡是天主親自設立、使用的人都有天主的話為根據。就像在律法時代,雅威上主設立梅瑟帶領以色列民時,親自對梅瑟說:『我必與你同在;幾時你將我的百姓由埃及領出來,你們要在這座山上崇拜天主,你要以此作為我派你的憑據。』(出谷紀3:12)恩典時代,天主耶穌設立伯多祿牧養教會時也有天主耶穌的話為證,如天主耶穌曾三次囑託伯多祿牧養群羊,還說將天國的鑰匙交給伯多祿。所以我們可以肯定地說,凡是天主所使用的人都是神親自見證的,都有神的話為證。

另外,天主所設立使用的人所作的工作是配合天主的作工,都有聖神作工的印證,這樣的人作工講道能處處高舉、見證天主,能使跟隨天主的人得著生命的供應,得著真實的牧養,使人進入神話、明白真理,生命不斷長進,也能使人與天主的關係越來越近,對天主的認識越來越多。因天主是公義、聖潔的,天主所設立使用的人肯定都是合天主心意的,絕對不會使用仇恨真理、處處顯露自己、與天主為敵的人作教會工作。那現在我們根據天主使用人的原則以及天主使用之人作工達到的果效來衡量一下,神父、主教、教宗是天主親自設立的嗎?有天主的話為證嗎?他們作工講道能解決我們的現實問題、難處,使我們明白天主的心意,越來越認識天主嗎?我們都親身體會到,不能。那這些神職人員沒有天主親自見證,也沒有聖神作工的印證,他們怎麼能是天主使用的人呢?」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認真地揣摩了一會兒,說:「原來天主親自設立的人,得有天主的話語為證,有聖神作工的印證,我們接受天主所使用之人的澆灌帶領靈裡能得到飽足,對天主的話更明白、對天主也有認識。而現在的神父等神職人員,天主並沒有說他們是天主使用的人,也沒有說讓他們繼承伯多祿。這些神職人員常常顯露自己能受苦付代價,並不高舉見證天主;他們不但不實行天主的話,也從來不帶領我們實行經歷天主的話,我們信徒靈裡根本得不到供應,都感到乾渴;更讓人氣憤的是,有的神父還嫌貧愛富,不能公平對待信徒。從這些表現看到,神父和其他神職人員根本沒有聖神的作工,更沒有聖神的印證,他們根本不是天主使用的人。唉,以前因著神父謬解聖經,我就認為神父和其他神職人員都是神設立的,順服他們就是順服天主,以至於把他們當神一樣看待,現在看來真是太荒唐、太謬妄了!感謝全能神的話解開我心裡的謎團。」

接著,姊妹又談道:「神父、主教、教宗等神職人員既沒有神的話為證,也看不到他們有聖神的作工與帶領,那他們作工的性質是什麼呢?他們的職稱又是怎麼來的呢?我們來看一段講道交通:『宗教界的領袖、牧師並不是在經歷神作工中被聖靈成全造就出來的,而是從神學院畢業拿到證書就當上了宗教界的領袖、牧師,他們根本沒有聖靈的作工與印證,絲毫沒有對神的真實認識,只是滿口神學知識與理論,絲毫談不上有實際經歷,這樣的人根本沒有資格被神使用,怎麼能把人帶到神面前呢?他們以神學院畢業自居,竭力炫耀聖經知識,狂妄自大、不可一世,因此被神定罪、厭憎,失去聖靈作工,這是毫無疑問的。』(摘自《生命的供應·真正明白真理能夠達到哪些果效》)

從中看到,這些神職人員都是神學院培養出來或是上級提拔祝聖的,他們只要有一定的文化程度,有教會推薦或教區首長同意,就可以到神學院學習,六至八年後獲得畢業證書,再向主教申請祝聖為執事、司鐸(神父),並不是經歷聖神的作工、實行天主的話得到成全而被天主使用的。所以,神父等人講道時都是講一些神學理論、聖經知識,信徒根本聽不到他們實行天主話語的經歷,也聽不到他們談對天主話語的一些實際認識,信徒的生命也無法得到供應。因此,我們不能把神父當天主一樣看待,對他們言聽計從,崇拜跟隨,這樣是對天主的褻瀆。同時,我們得對神父所說的話講分辨,如果神父說的符合天主的話,我們可以接受順服,如果不符合,我們就不應聽從,而應多多禱告天主,在天主的話中尋求天主的要求,這才合乎天主的心意。如果我們對神父的話不講分辨,也不根據天主的話來衡量,而是一味地盲從,這根本不是在信天主、敬拜天主,而是在崇拜人、跟隨人,這樣很可能會隨從神職人員做出抵擋天主的事,被天主定罪、咒詛。就像當初的猶太信徒,因著盲目聽信法利塞人的謠言、謬論而棄絕天主耶穌的救恩,甚至隨從猶太教首領把天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最終觸怒了天主的性情被咒詛,導致以色列亡國兩千年,猶太民流亡到世界各國,這不就是他們對法利塞人不講分辨而一味聽從順服的後果嗎?所以,我們應該吸取猶太信徒失敗的教訓,不能走他們的老路啊。」

探討教會荒涼

我點點頭,說:「這樣一說我就更明白了,確實神父多數都是從神學院畢業,獲得了畢業證書,而主教和教宗也是通過選舉產生的,並不是聖神印證的。現在我知道該如何正確對待這些神職人員了,以後對他們說的話要先衡量是否符合天主的話,這樣就不會盲目隨從他們抵擋天主了。現在想想,神父、主教、教宗明明不是天主設立使用的,可他們卻大肆傳講他們有天主給伯多祿的權柄,讓信徒都仰望、崇拜他們,這可真是厚顏無恥,害人不淺哪!」

姊妹點點頭說:「是啊,這些神職人員憑著自己的觀念想像謬解天主的話,還把這些邪說謬論灌輸給信徒,他們這麼做性質很嚴重啊!我們看看全能神的話是怎麼揭示的,全能神說:『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像,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什麼也說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說:「我們信神得問問帶領。」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什麼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腳石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從神話語的揭示中看到,這些神職人員為了迷惑信徒,竟然斷章取義謬解天主的話,還一個勁兒地給信徒傳講自己是被天主使用的人,順服他們就是順服天主,讓人把他們當天主對待。這些神職人員還處處顯露、樹立自己,專門講一些高深的聖經知識、神學理論,講自己受了多少苦、作了多少工等,以此來籠絡人心,讓人崇拜高看,對他們言聽計從,無論臨到什麼事都問他們,這是明目張膽地與神爭奪人哪!更可恨的是,這些神父、主教等人特別仇恨真理,他們聽到天主再來的福音,看到全能神發表的話有權柄、有能力,不僅不尋求考察,反而因很多信徒都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而仇恨全能神。為了將信徒繼續控制在他們手中,維護自己的地位、飯碗,神父等人極力地造謠、毀謗、定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攔阻信徒尋求考察真道,導致有些信徒即使聽到天主耶穌已重歸的福音也不敢尋求考察,有的信徒甚至隨從神父抵擋定罪天主的到來。從這些事實中我們看到,這些神職人員根本就不是喜愛真理的人,也不是真正事奉天主的人,他們跟當初抵擋、定罪天主耶穌的法利塞人沒什麼區別,都是攔阻信徒接受真道、瘋狂與神爭奪神選民的惡僕,是人通往天國路上的攔路虎、絆腳石,是抵擋神、背叛神的敵基督!神父、主教等人再次把神重釘在了十字架上,是注定遭神咒詛的人哪!」

聽後,我點點頭贊同地說:「今天我才看清楚這些神職人員不是真實敬拜神、尋求真理的人,而是狂妄自大、仇恨真理的假牧人。想到有的神父還當著眾多信徒的面高舉、顯露自己說『我是天主的代表,教會要靠我們帶領』『我去過很多國家……』,他們在彌撒中講道理,把天主耶穌對伯多祿說的話套在他們自己身上,說他們繼承了天主給伯多祿的權柄,原來他們這樣做都是為了鞏固他們的地位、飯碗。還有,我們天主教的信徒從小就要學習這些神職人員撰寫的《要理問答》,很少讀聖經中上主、天主的話,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信天主,怎麼聽天主的話,還錯誤地認為聽神父的話就是信天主、順服天主,對神父言聽計從,不知不覺我們心中天主的地位已經被神職人員取代了,這不就是外表跟隨神實質卻是跟隨人嗎?面對天主的到來,不知道多少教友因聽信神父的話不敢尋求考察,我也因此差點錯失天主的末世救恩,這些神職人員真是假牧人、惡僕!我要好好考察天主的末世作工,再也不聽信他們的鬼話謠言,不受他們迷惑了。」

弟兄姊妹看我對神職人員的實質有了一些分辨,都紛紛感謝神的開啟帶領。

通過全能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我對「神父、主教、教宗是神設立」的這一謬論有了分辨。之後經過一段時間讀全能神的話,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的重歸,感謝天主沒有丟棄我,使我能有幸親眼看見天主末世發表的話語,跟上羔羊的腳蹤,感謝神的拯救!

相關內容

  • 我終於明白了神名的奧祕(上)(有聲讀物)

    我是一個悖逆之子,面對神的新作工,我曾持守觀念,不但自己不尋求、考察,還攔阻妻子接受神的新工作,悖逆、抵擋了神。但神憐憫了我,還用話語開啟、引導我,讓我明白真理,解決了我的觀念,使我的心得以甦醒,歸回到了神的面前。每每回想起自己硬著頸項與神較量的日子,我心裡就像扎了一根刺,更覺虧欠神……

  • 心門悄悄打開(上)(有聲讀物)

    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也因為工作的需要而取了不同的名,想想主耶穌來作工時,神的名不就由耶和華更換成耶穌了嗎?如今全能神的話語把這方面的問題揭示得這麼透亮,如果不是神來發表真理,誰能打開這些奧祕呢?我是不是得仔細尋求考察?現在我因神的名不合乎我的觀念想像而拒絕神,不願意考察,如果全能神真是主耶穌的顯現,主一次次向我叩門,我卻關閉心門,到時失去迎接主來的機會,那不是太可惜了嗎?

  • 我得著了生命活水的供應

    有生之年迎接到了主耶穌的再來,賜給我這麼多的真理,讓我乾渴的心靈得到了滋補,如同來到迦南地一般,我越想越感覺自己真是太有福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生命的道不是任何一個人都能具備的,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輕易得到的,因為生命只能從神而來,也就是說只有神自己才具備生命的實質,只有神自己才有生命的道,所以說只有神才是生命的源頭,只有神才是湧流不斷的生命活水泉源。」

  • 見證分享:神的愛手牽我走

    末世的工作更是這樣,天主先隱祕地來,作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藉著天主在末世發表的話語,也就是在末日所說的話來審判潔淨我們身上的敗壞性情,徹底拯救我們脫離罪惡,達到蒙拯救,成為認識神、順服神、敬拜神的人,也就是若望默示錄中預言的一班得勝者。當天主在地作成一班得勝者之後,再公開顯現,那時候才是賞善罰惡、各從其類的工作。

  • 我回家了(下)(有聲讀物)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於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沒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