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命懸一線的兒子被確診為植物人後

曲 聰

「鈴……鈴……鈴……」曲聰接通電話,只聽電話裡傳來兒子小狀微弱的聲音:「媽,我的腿摔壞了,你快帶錢到醫院來!」緊接著一個陌生人急促地說:「你快來吧!你兒子摔到橋底下,腿都斷了,你多帶些錢來。120來了,快!快!……」這是從兒子出事現場打來的電話,還沒等曲聰反應過來,電話就掛了。

曲聰被這突如其來的電話驚呆了:兒子出事了!曲聰感覺雙腿發軟,後背直冒冷汗,她顧不得多想,帶上錢飛快地趕往醫院……

深夜急診室裡的搶救

四十分鐘後,曲聰趕到了縣醫院。一下車,曲聰就直奔到急診室,看到醫生正忙著給兒子做全身檢查。曲聰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兒子,只見兒子渾身傷痕累累,手摀著胸口喊著疼,兩腿腫脹,曲聰特別心疼,眼淚在她眼圈裡直打轉。

這時,一名醫生著急地從急診室跑出來,對曲聰說:「初步診斷你兒子左小腿、右大腿骨折,右鎖骨骨折,肋骨折了兩根,他還有內傷,肺損傷嚴重,胸腔裡還有積血,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得馬上搶救,你趕快簽字吧!」

 

姊妹獨自一人走在路上

聽到兒子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曲聰的心都要碎了,她顫抖著簽完了字。曲聰想到兒子才二十五歲,傷得這麼重還有救嗎,要是兒子死了,她可怎麼活啊,丈夫還在國外打工,一時趕不回來,她自己又該怎樣面對啊。曲聰越想越害怕,只有在心裡不住地呼求:「神啊!臨到這麼大的事,我不知道該怎樣面對。神啊!求你帶領我……」呼求中,曲聰想起一首神話語詩歌:「在人的肉眼看不見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在你放不下觀念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在你對神的工作不明白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需要你站住這個立場,站住這個見證。當約伯達到這個地步的時候,神向他顯現、向他說話了。就是說,你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見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試煉中需要有信心》)神的話鼓勵著曲聰,曲聰明白了,神是全能的,神主宰、掌握著人的生死,她兒子的生死是神說了算,醫生說了不算,她應該持守住對神的信心,依靠神來面對,不管接下來發生什麼,她都應該順服神的主宰,不埋怨神。有神話語的引導,曲聰剛強了一些。

這時,送兒子來醫院的120司機說:「這小伙子命真大,在事故現場的人都認為他活不了了。他騎摩托車把橋欄杆撞壞後,飛落在橋下僅有的一塊草地上,十多米寬的河套,其他地方全是石頭,如果他落在石頭上當場就沒命了。」聽了司機的話,曲聰感到兒子當時的處境太危險了,現在他還能活著已經是神的保守。此時,曲聰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

過了一會兒,兒子被推出了手術室,他的左腿打上了石膏模,右腳的腳後跟被一根小手指粗的鋼棍穿透,下面墜著兩個十多斤重的秤砣牽引著。看到這一幕,曲聰的心揪在了一起。緊接著,兒子被推進重症監護室繼續觀察,曲聰站在玻璃窗戶前看著兒子心疼極了,她在心裡不住地呼求、禱告神。好不容易熬到凌晨四點,護士通知曲聰,她兒子的情況危急,縣裡的醫療水平不行,得趕緊轉院。曲聰聽後不敢怠慢,趕緊讓醫生安排兒子轉院。

病情嚴重轉省醫院,兒子昏迷不醒

救護車一路飛駛好不容易到了省城醫院,此時,小壯已陷入昏迷不省人事,不管曲聰怎樣喊叫、搖晃,他都沒有一點反應。曲聰感到悲痛欲絕,焦急地對醫生說:「我兒子聽不見我說話了,你們快救救他吧!」一個胸科主任看著縣醫院拍的片子,對曲聰說:「趕緊送到ICU搶救,治肺保命,否則隨時都會喪命!家屬快去辦理住院手續,交治療費!」醫護人員聽後,趕緊把小壯推進了ICU病房。在煎熬般的等待中,軟弱無助的曲聰只有在心裡不住地呼求神,慢慢地,她的心不再那麼害怕了。不知過了多久,醫生終於走出了重症監護室,說小壯暫時還有生命體徵,但還沒有脫離危險期,讓曲聰準備四十萬的治療費用。曲聰聽到兒子還活著,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一些。

那天晚上,曲聰翻來覆去睡不著覺,一想到兒子渾身是傷,到現在還不省人事,她還要儘快準備一筆高額的醫療費,曲聰就感覺壓得喘不過氣來。曲聰看著天花板,淚如雨下,心裡一個勁兒地呼求:「神啊!我感覺很無助,願你幫助我,加給我力量!」禱告後,曲聰又想起《試煉中需要有信心》這首神話語詩歌:「在經歷試煉的同時,不管人軟弱也好或者裡面消極也好,對神的心意不明白或對實行的路不太透亮,這都正常,但總的來說你得對神的工作有信心,能像約伯一樣不否認神。約伯雖然軟弱咒詛自己的生日,但他不否認人生下來所有的東西都是耶和華賜給的,奪去這一切的也是耶和華,無論怎麼試煉,他都是這麼認為。……在人的肉眼看不見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在你放不下觀念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在你對神的工作不明白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需要你站住這個立場,站住這個見證。當約伯達到這個地步的時候,神向他顯現、向他說話了。就是說,你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見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曲聰流著淚在心裡反覆地唱著這首歌,她看到自己的信心實在太小,沒臨到苦難、試煉時常說「神是全能的」「神主宰一切」「神能帶領我們勝過一切的難處」,但當兒子出事故昏迷不醒時,她對神的信心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心裡感到特別膽怯、害怕,這時她才看到自己真是個小信的人。揣摩著神的話曲聰明白了,真實的信心是在苦難熬煉的環境中產生的,經歷苦難人對神才有真實的信心。就像約伯臨到那麼大的試煉,他所有的牲畜被強盜燒殺、掠奪,十個兒女被倒塌的房屋砸死,後來他自己渾身又長滿毒瘡,雖然承受極大痛苦,但他沒有說一句埋怨神的話,相反還能稱頌神的名,順服神的剝奪、收取,最終為神站住見證,使撒但徹底蒙羞、失敗。曲聰認識到約伯之所以能為神站住見證,是因為他相信神的主宰,相信他所擁有的家產、兒女都是神賜給的,不管神什麼時候剝奪,他都應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因著約伯有這樣的理智,所以試煉臨到時他才能順服下來,為神站住見證。曲聰知道自己雖然身量小,對神沒有什麼真實的信心,根本無法與約伯相比,但她願意效法約伯,在試煉中不埋怨神,並把她所臨到的一切向神交託、仰望。曲聰相信兒子的病能不能治好,她能不能借到錢,都在神的手裡掌握,自己擔憂顧慮也沒有用,只有順服神、依靠神才是自己最應該做的。於是,曲聰在心裡禱告:「神啊!我相信你的話成就一切,萬事都在你手裡,只是我很軟弱,求你堅定我的信心,使我能剛強起來,我願把一切都交在你手中。」禱告後,曲聰有信心去面對了。

好不容易盼到下午兩點探視的時間,曲聰走進病房,看到兒子嘴裡插著管子,雙手被布條綁在床兩側的欄杆上,左腿被石膏模固定著,右腿腫脹,腳後跟還墜著兩個十來斤的秤砣,胸部完全被白布繃帶纏繞著,渾身腫脹,用呼吸機代替肺呼吸,床的周圍全是各種儀器。兒子緊閉雙眼,兩個大腿根部、腋下、脖子周圍放滿了用來退燒的冰塊,曲聰用手一摸,兒子渾身滾燙滾燙的。看到這一幕,曲聰害怕極了,她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啊!看到兒子這個樣子,我有些承受不住,求你堅固我的信心。」這時,曲聰突然想起聖經中記載拉撒路死了四天,屍體都臭了,但主耶穌只說了一句「拉撒路出來!」(約翰福音11:43)拉撒路就從墳墓裡走了出來,這是神的權柄啊!兒子現在雖然這個樣子,但神不許可兒子死,那不管他傷得多嚴重都能挺過來。想到這兒,曲聰再次跟神禱告:「神啊!我相信兒子的生死在你手裡,願你保守我的心,兒子是生是死我都願順服你的主宰安排。」

半小時的探視時間到了,曲聰回到房間後把床簾拉上,打開MP5播放器看到神的話說:「『神的權柄』用土話解釋就是神能說了算,神有權決定怎樣作,神要怎樣作就怎樣作。萬物的規律都是神說了算,不是人能說了算的,也不是人能改變的,它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而是因神的意念、因神的智慧與神的命定而改變,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否認的事實。天地萬物,宇宙、星空,一年四季,人能看得見的、人看不見的,都按著神的命定,按著神的吩咐,按著神當初創造的規律一點不差地在神的權柄之下存在著、運行著、變化著,沒有任何一人任何一物能改變它的規律、能改變它原有的運行軌跡,它們因神的權柄而生,也因神的權柄而滅,這就是神的權柄。」(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揣摩著神的話曲聰明白了,神創造了天地萬物、宇宙星空,一切看得見、看不見的東西都在神的擺佈安排下運行、變化著,凡有生命的東西的生與死都由神的權柄決定,任何人或物都改變不了。神的話使曲聰感到莫大的安慰,她心裡暖暖的,激動的淚水不由自主地往下流。曲聰相信,兒子什麼時候醒過來,以後能不能留下殘疾不是自己或哪個醫生能決定的,治療的錢能不能湊夠,也不是自己能愁來的,這些都在神的手中擺佈安排。曲聰再次把這些難處都向神禱告、交託,感覺心裡釋放了一些,壓力也減輕了許多。

這時,曲聰的外甥來了,告訴她治療費已經籌夠了。曲聰怎麼也沒有想到,錢這麼快就籌到了,她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神的話說:「他真真切切地守護在你左右,他供應著你的生命,掌管著你的命運,他不在遙遠的天際,他不在雲端間隱祕,他就在你的身邊主宰著你的一切,他是你的所有,也是你的唯一。」(摘自《認識神是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途徑》)此時的曲聰真實地體會到,神就在她的身邊,陪伴著她,向她顯明神的作為,同時她也感受到,患難中只有神是她的依靠,除了神,誰也無法給她帶來心靈的安慰和踏實。

兒子「醒了」卻無知覺,醫生診斷為植物人

幾天後,兒子終於「醒了」,曲聰內心無比激動。可當曲聰看到兒子眼睛微睜,目光無神,無論怎麼叫兒子都沒有反應時,她愣住了。曲聰急忙問醫生:「我兒子是不是醒了?」「他只是眼睛睜開了,腦袋會動,但沒有知覺,情況很不樂觀,他有可能永遠醒不了了,類似植物人……」

醫生的話像一記記重錘敲在曲聰的心頭,她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曲聰繼續呼喊兒子的名字,可兒子始終沒有任何回應。曲聰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昔日陽光帥氣、孝順懂事的兒子,難道真的要成為植物人?就在曲聰將要崩潰的時候,她想到了神,想到這幾天一直都是神在帶領她渡過重重難關,這時候她需要冷靜下來。

第二天,兒子的腦CT結果出來了,醫生鄭重地說:「從腦部CT結果確定,你兒子是植物人,他的大腦沒有思維意識,你得做好心理準備呀……」此時曲聰的大腦一片空白,她感到絕望,萬萬沒想到竟是這樣的結果。曲聰在心裡一個勁兒呼求神:「神啊!難道這就是最終的結果嗎?我兒子真的就要成植物人了嗎?……」曲聰徹底崩潰了。

怎麽傷心的哭了

忽然,曲聰想到一段神的話:「因為約伯的心裡純潔,對神沒有隱藏,他的人性誠實、善良,他喜愛正義與正面事物,具備了這樣的人性,具備了這樣一顆心的人才能遵行神的道,才能做到『敬畏神,遠離惡事』,這樣的人能看到神的主宰,看到神的權柄與大能,能達到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這樣的人才能真正稱頌神的名。因為他不問禍福,因為他知道一切都在神手中掌握,人的擔心是愚昧無知、沒理智的表現,是對神主宰萬物這一事實持懷疑態度的表現,也是人不敬畏神的表現。」(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神的話使曲聰昏暗憂悶的心頓時一亮。曲聰看到約伯有一顆誠實、善良,喜愛真理、喜愛正面事物的心,他在神面前也特別有理智,因此當試煉臨到時,約伯沒有擔心,也沒有顧慮,他知道他的一切都是神給的,即使失去了所有也不應該埋怨神、否認神。因著有這些認識,約伯不管是得到神的賜福還是受到災禍,他都堅守敬畏神遠離惡的道,稱頌神的名,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沒失去對神的順服和信心。約伯誠實、善良的人性是神所喜愛的,他在試煉中對神的順服與敬畏蒙了神的稱許、悅納,因此神向約伯顯現說話,並加倍地祝福他。這時,曲聰想到她對待試煉的態度:對神沒有真實的順服,禱告說相信、順服神的主宰,可當面對兒子成為「植物人」這一事實時,還是順服不下來,甚至感到痛苦絕望,心裡對神有了埋怨與奢侈要求,不能以一顆誠實、單純的心來順服神,這樣的人性又怎能看見神主宰一切的大能和權柄呢?明白這些後,曲聰感到很蒙羞,同時她也明白了兒子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主宰,不管兒子的病情能不能好轉,她都不能對神失去信心,不能埋怨神。在神話語的引導下,曲聰的內心有了力量,她向神禱告說:「神啊!我們人的命運在你手中掌握,我兒子的命運也在你手裡,我不再擔心他了,他能醒過來是你的祝福,醒不過來我也絕不埋怨你,不管結果怎樣,我都要信你、讚美你!」

奇蹟出現,被判定為植物人的兒子竟然醒了

之後的一天,曲聰來到兒子身邊輕聲叫著兒子的名字,沒想到兒子的眼睛動了動,曲聰吃驚地看著兒子,有點不敢相信,她激動地喊道:「醫生,我兒子醒了!我兒子醒了!」醫生聞訊趕來,看著曲聰驚喜若狂的樣子,疑惑地說:「不可能,他一點兒知覺都沒有,怎麼會醒呢?」說著走到病床前握住小壯的手,並說:「跟我握手。」小壯的手竟然有了回應,醫生看著這一幕驚呆了。曲聰激動地在心裡高呼:「全能神!我感謝讚美你!這都是你的奇妙作為呀!」

這時,曲聰想起神的話說:「……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是超凡的、是無限的、是超越一切的、是凌駕於一切之上的,更是因為他的權柄、他的所有所是能締造生命、締造奇蹟,能締造出精彩的、非凡的每一分每一秒,同時他也能掌管他所締造的生命、主宰他所締造的奇蹟與每一分每一秒!」(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曲聰真實地看到了神的權柄,體會到了是神在主宰著一切,只有神能夠創造出生命的奇蹟,被醫生判為植物人的兒子竟然「活」過來了,神的作為真是太奇妙了!

兒子神奇康復,感謝神的權柄和大能

接下來,曲聰的兒子做右腿接骨手術。因親身經歷了神的全能主宰,曲聰不再那麼擔心、恐懼,她相信兒子這次手術的成敗也在神的主宰之中。到下午四點半,長達八個半小時的手術結束了,兒子被推出了手術室,精神狀態很好。曲聰問:「兒子,疼嗎?」小壯鎮靜地搖了搖頭。身邊的護士說:「真是奇怪,你兒子做手術竟然一點都不疼,一聲也沒喊。」同病房其他患者的家屬看著小壯的傷情說:「你真能扛得住,一聲也不叫,接骨的時候那可是最疼的啊!」小壯搖著頭告訴他們:「不疼,真的不疼。」曲聰知道這都是神的保守。

一個月後,醫生又給小壯做全身檢查,醫生邊看片子邊吃驚地對曲聰說:「太奇妙了,你兒子的肺部恢復得太好了,一點陰影也沒有,就像從來沒受過傷一樣。還有,你兒子的肋骨、鎖骨也恢復得很好,左小腿與右大腿手術後對位良好,他的恢復狀況比我們想像得要好幾倍呀!真是太不可思議了!你兒子摔得那麼重,才一個月就恢復得這麼快,這真是奇蹟呀!」聽了醫生的這番話,曲聰不知用什麼樣的語言表達對神的感謝與讚美,她心裡很清楚,兒子恢復得這麼好完全是神的奇妙作為,是神醫治了兒子的病。曲聰想到聖經啟示錄中記載四活物看到神的權柄大而可畏,晝夜不停地讚美神,現在曲聰也略有體會,她知道自己跟四活物相比,對神權柄的認識還很膚淺,但經歷了兒子出事故這件事,她真實地看到神的權柄是獨一無二的,在心裡不住地感謝讚美神。

兒子在醫院治療四十六天後出院了,回家兩個月後他就能拄拐走路,半年就不用枴杖了,現在身體完全恢復了健康。每當想到兒子這起車禍事故,曲聰就會想到在醫院時的一幕幕,她真實體會到當她痛苦、無助時,神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用話語堅固她的信心,帶領她渡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難關。曲聰看到了神的奇妙難測,親身經歷了神的全能主宰,她的心與神越來越近,對神也有了一些真實的信心。曲聰知道,她在這次經歷中的所得與收穫是她信神歷程中得到的最寶貴的財富,這也將成為她信神的根基,以後無論臨到什麼樣的艱難險阻,她都願憑著信心經歷神的作工,達到對神有更多、更真實的認識。

相關內容

  • 瞬間的毀滅

    你若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基督徒,那你一定會相信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興盛與衰退都在神的安排之下。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將會是如何只有神自己知道,這個人類將何去何從也只有神自己掌握。人類要想有好的命運,一個國家要想有好的命運,那只有人類都俯伏敬拜神,都來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認罪,否則人類的命運與歸宿將會是一場不可避免的劫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 得救見證分享:神締造了生命的奇蹟(有聲讀物)

    藉著兒子的病痛,讓我親身經歷、親眼看到:神用他超凡的權柄與能力締造了生命的奇蹟!這些年,每當看到兒子活潑可愛的樣子,能與其他孩子一樣健康地成長,我就會想到神的拯救,從心底感嘆:科學根本救不了人,也改變不了人的命運,只有神才是人生命的源頭,只有神在掌管著人類的命運,人的生死都由神說了算!

  • 得救見證分享:毒蛇咬傷 絕境逢生(有聲讀物)

    蛇山被炸,毒蛇到處氾濫,凡被毒蛇咬傷的人,非死即殘。一次,她在回家的路上不幸被毒蛇咬傷,蛇毒擴散,隨時面臨生命危險,在這危急時刻,峰迴路轉,是神的奇妙保守使她絕境逢生……

  • 感謝神 災難中是神保守了我們全家

    信神就得靠神,靠人靠不住,我就站在門口哭著大聲地呼求神:「神啊,你救救我們吧!神啊,你救救我們吧!」我們全家人都跪下禱告神:「神啊,如果我們死在這場災難中也是你的公義,因我們太悖逆,如果我們脫離了這場災難也是你的恩待,我們要重新做人,好好體貼神心意,盡本分傳福音。」天黑了我們也不敢出門,全家人坐在一起交通神掌握著全人類的命運,神若讓人死,人逃到哪兒都躲不過,都逃不出神的手,我們心裡也不怕死了。

  • 驚心動魄的一幕

    全能神是信實的、可靠的,人只要信靠他,那人無論臨到什麼禍患都會蒙保守,這個事實讓我實實際際地經歷、體驗到了。否則,我再有能力也無法從車輪底下逃生,更無能力在兩次被碾壓之後安然無恙,這樣的能力、這樣的作為根本不是我們一個小小的人能達到的,而是主宰萬物的全能神的奇妙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