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一片淨土

鄭 潔

2013年3月,我到表妹所在的教會盡帶領本分,我高興萬分,心想:「我們都兩年沒見面了,不知她現在情形怎麼樣?表妹個性強,性情也比較狂妄,不知道現在有沒有點變化呢?這次見到她我得好好跟她聊聊,多交通真理幫助扶持她,或許對她能有點幫助。」

來到教會後,我臨時住在了表妹家。閒聊時,表妹總是好誇耀自己盡本分能吃苦付代價,貶低別人都不是追求真理的人,還常說這人怎麼對付她,那人又是怎麼說她的,等等。看到表妹一點都不認識自己,還在背後論斷人,對神的作工也不認識,還像以前一樣性情狂妄不接受真理,我就耐心地跟她交通,讓她不要總把眼光盯在別人身上,臨到事得從神領受,學會尋求真理認識自己,她不但不聽還不願搭理我了,我有些急了,心想:我說這些都是為你好,你還賭氣不搭理我,這樣下去遲早會失敗跌倒。為了能更好地幫助表妹認識自己,我又向原教會帶領了解表妹的情況,帶領說:「你表妹以傳福音得了一些人為資本,每次聚會都見證自己受了多少苦跑了多少路,弟兄姊妹給她指出來,她不但不接受下來反省認識自己,還轄制別人。被撤換靈修反省後,又安排她繼續盡傳福音的本分,她還是沒有什麼真實悔改。」我聽後怔了一下,「表妹若再不悔改追求真理真的很危險,現在教會還在給她悔改的機會,以後我還得多幫助幫助她啊。」

倆個姊妹一起交通

一天,我與表妹交通時,她又把幾年前一個帶領對付過她的事拿出來說事,並惡言惡語地定罪人,還論斷其他弟兄姊妹,講起來沒完沒了,攪得我頭昏腦脹直上火,她要是還這樣下去一點不悔改,很容易拉幫結夥、攪擾教會,如果作惡多端,肯定得被開除出教會。想到這兒,我心裡很擔憂,她平時對我像親姐姐一樣,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走抵擋神的道路被開除,我得扶持幫助她讓她回頭。我趕緊打開《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這篇神話讀給她聽,勸勉她讓她從神的話中對照自己的表現反省認識自己,可她不但不聽勸,還打斷我的話衝我發火,說我說話總是針對她。表妹的態度讓我感到很無奈,心想:「我拿出神的話跟你交通你都聽不進去,還揪事,論是非對錯,真是不接受真理呀!唉,我是不是把表妹的情況向上層帶領反映反映呢?」轉念又想,「我們從小感情就好,我這樣做是不是太絕情了?還是再找機會給她交通交通,她聽多了可能就會有真實的悔改了。」

一天聚福音會時,表妹故意拿一對新人夫婦的家務事來交通,導致夫妻倆在聚會中發生了爭吵,教會帶領王姊妹對付表妹在弟兄姊妹中間挑撥離間,打岔攪擾教會生活。表妹不接受還一個勁兒地講理,跟王姊妹糾纏不休,說王姊妹給她扣帽子打壓她,攪得那場聚會也沒有聚成。之後,王姊妹見到我說:「鄭姊妹,弟兄姊妹都反映你表妹人性不好,不接受真理,愛抓人把柄攻擊人,打岔攪擾教會生活,屬於惡人的性質。根據清理教會的原則,這樣的人應該要開除出教會,我們現在正在收集她的資料。」我聽後,心怦怦直跳,心想:「是啊,表妹惡意攻擊帶領,攪擾教會生活,這的確是惡人的表現。現在教會收集她的資料準備開除她,這也是神的公義,可是她要是真被開除了不就徹底完了嗎?以後再也沒有蒙拯救的機會了。」我心裡難受,不忍心看她就這樣被開除,就對王姊妹說,想再給她交通交通,看看她的表現再說。王姊妹嚴肅地對我說:「姊妹,咱們身為教會帶領,配合教會的清理工作是咱們的職責所在。你表妹屬於惡人的實質,是被開除的對象,咱們凡事要站在神一邊,根據神的話看事,不能活在情感中,中了撒但的詭計啊……」姊妹的一番話讓我無言以對,只好答應下來去尋求真理。

夜晚,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回想表妹的表現的確是仇恨真理的人,如果不及時開除出教會,以後就成了定時炸彈,會給教會造成混亂。可她平時對我那麼好,如果經我的手把她開除不是太無情無義了嗎?她會不會恨我呢?我進退兩難,只好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帶領引導我。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一些,看到上面的交通中說:「情感太重的人他所顧念的都是肉體之情,並不是神家的利益;情感太重的人只能傷害神的心,因為他實行不出真理,維護的不是神家的利益;情感太重的人心中沒有神的地位,也不喜愛真理,他是友情為重,個人利益第一,因此情感太重的人在臨到患難時能出賣真理、出賣神。因為他在體貼肉體之時,他是以真理為代價來搞交易的,為了滿足親人朋友的利益,他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因此,情感太重的人若不能悔改變化,就成了廢料,沒有什麼用處。」(摘自上面的交通)從講道交通中看到神厭憎人的情感,因情感太重的人做什麼事都沒有原則,沒有公平公義,臨到神家利益與個人利益發生衝突時,他寧願讓神家利益受損,出賣真理、出賣神,也要維護自己的肉體利益,這樣的人心裡沒有神的地位,實行不出真理,就是渾人、廢物一個。對照自己的情形,看到我的情感太重了,我明知表妹屬於惡人的實質,可我卻不根據神的話看事,總覺得表妹對我好,我要是揭露她導致她被開除那太無情,就總想幫助、勸勉她,面對她一次次作惡打岔攪擾教會生活需要開除時,我還想袒護她替她求情,想多交通真理讓她悔改。看到自己被情感沖昏了頭腦,辦事沒有一點兒原則,作為一個教會帶領,卻不為弟兄姊妹生命著想,總顧念跟表妹的肉體情感,把情感利益看得高於一切,寧願出賣真理、出賣教會利益也不站在神一邊說句公道話,甚至為了保住表妹不被教會開除還包庇她,「不厭其煩」跟她交通。我說這麼多、做這麼多的存心目的,不就是為了維護跟表妹之間的肉體情感,怕她被開除失去福分而怨恨我嗎?我這麼做的實質不就是站在撒但一邊,與表妹一同打岔攪擾神家工作成了撒但的幫凶、保護傘嗎?我帶著私人情感盡本分,心中一點神的地位也沒有,真是太自私卑鄙、太沒人性了,完全是在背叛神、抵擋神,跟神對著幹。我的言行舉止令神厭憎、恨惡,如果再不扭轉,最終必會觸犯神的性情落得個抵擋神被神厭棄的下場。認識到這些,我趕緊跪下來向神禱告:「神啊,你高抬我盡教會帶領的本分,是為了讓我追求真理體貼你的心意,維護教會的利益,可我為了情感,明知表妹已經攪擾教會生活,也看到她作惡的事實,不但不揭露她,還維護她、包庇她,我這不是站在撒但一邊與你唱對台戲嗎?我真是太自私卑鄙了。神啊,我錯了,我願意向你悔改,求你帶領我能背叛肉體實行真理。」

弟兄姊妹一起聚會

緊接著,上層帶領來給我們聚同工會,我想把表妹的惡行都揭露出來,可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心裡滿了顧慮:如果表妹被開除了,以後的結局可就定了,那是永久的懲罰啊。此時,我又開始左右為難,心裡感到痛苦、難受,只好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求你帶領我擺脫情感的轄制,能實行真理滿足你的心意。」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他們所做的都是打岔攪擾神的工作,他們做的都是攪擾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破壞正常的教會生活,這些披著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對這些撒但的差役應採取毫不客氣的態度,採取棄絕的態度,這才是站在神的一邊,若不能做到這一點的都是與撒但同流合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從神嚴厲審判、揭露的話語中,我感受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神是聖潔的,神絕不容許任何一個屬魔鬼之人在他家中存留。想想表妹信神多年從來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神的審判刑罰,誰要得罪她,她就與人結仇,還肆意攻擊帶領同工,挑撥離間,打岔教會工作,攪擾教會生活,她的所做所行就是神話語中揭示的撒但的差役。我作為一名教會帶領,也在配合教會的清理工作,明知道神家是真理掌權、公義掌權,開除哪一個人都是有原則的,是根據其一貫表現和本性實質來決定的,可我卻受肉體情感轄制,不能站在神一邊維護教會利益,到現在還想包庇表妹拖延教會的清理工作,這不就是與撒但同流合污在惡人的惡行上有份的人嗎?我不能再中撒但的詭計了,要與表妹劃清界限,揭露她的惡行,實行真理站在神一邊。明白神的心意後,我在心裡跟神默默地作了個禱告,坦然地把表妹的惡行一一提供出來了,說完後我的心裡平安踏實多了。

一段時間後,上層帶領拿著表妹的開除資料讀給我聽並讓我簽字。簽字時,我心裡雖然還是會有點隱隱作痛,但我很清楚神家是真理掌權、公義掌權,表妹能落到如此地步,不是神沒給她機會,更不是神忍心看她走到這一步,而是她自己不追求真理,不往正道上走,咎由自取。今天教會作清理工作,將一切作惡多端的屬魔鬼之人開除出教會,這是合神心意的,我應該讚美神的公義。於是我坦然地拿起筆簽了字。通過這次的經歷,我以為自己對情感能看透、放下一些了,但神深知我的情感太重了,又擺設新的環境來潔淨變化我。

2016年3月,我回到本地教會盡本分。剛到家,上層負責人王姊妹和教會帶領就來找我交通收集、整理我兒媳婦作惡表現的事。我頓時懵了,只覺心裡刀絞般難受,想到兒媳一直盡教會帶領本分,外表看也挺追求,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要收集她的資料,這一收集資料不就是要開除嗎?我急忙問怎麼回事,王姊妹說:「你兒媳經常講字句道理見證自己迷惑人,教會多數弟兄姊妹都仰望、崇拜她;上層帶領交通或落實工作安排,只要不合她的觀念她都抵觸;教會的清理工作她不落實,還為那些被清理的人說話,致使很多弟兄姊妹是非不分,隨著她為其站腳助威,嚴重攔阻了教會清理工作的進展。弟兄姊妹多次和她交通,她都頑固持守自己死不悔改,實屬教會的地頭蛇,實質就是敵基督,得開除。」聽了兒媳的表現我感到很震驚,沒想到我在外盡本分的這幾年,她居然做出這麼多惡事來,可我心裡還是不由得為她開脫,兒媳信神後就撇家捨業地盡本分,就算她有些不好的表現,憑她受的這些苦,把她當假帶領撤換不就可以了,怎麼還要開除呢?我心裡難受,很想為兒媳說幾句話,但又怕憑血氣說出話來得罪神,只好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相信你不會做錯事,可是對兒媳被定性為敵基督這事我有些通不過。神啊,你知道我被撒但敗壞太深,沒有真理實際看不透事,求你保守我不做出得罪你的事來。」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一些。姊妹又跟我說了一些兒媳講字句道理迷惑人的表現,勸我不要憑情感行事,要憑神的話看事,但我仍希望兒媳能承認錯誤悔改,不被教會開除。

幾天後,王姊妹她們根據兒媳的作惡事實揭露她的惡行與本性實質,可兒媳一直不服、講理。我在一旁看到她的表現,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替她捏著一把汗,希望她能接受順服下來反省認識自己,於是,我不由脫口而出:「孩子,咱們被撒但敗壞太深了,姊妹們用這種方式來揭露你,這是神的拯救啊,是讓你反省自己,看你到底是什麼態度。你有個順服的態度先接受過來,或許還能得到神的寬容、憐憫,如果你對抗到底不悔改,那就會被教會開除,這事關乎到你的前途命運,你可要考慮好啊!」誰知兒媳滿不在乎地說:「媽,我有錯我願意悔改,但我感覺自己沒有錯怎麼悔改呀。」我聽後心裡很難受,這孩子到現在還是這個態度,真是急死我了!

一個姊妹站在窗戶邊思考

那幾天我的心老懸著,吃不香睡不好,人都瘦了一大圈,渾身軟弱無力。一天,我參加了整理兒媳材料的聚會,聚會中王姊妹交通了分辨人等方面的原則,並揭露了兒媳作惡的事實,一些原來受兒媳迷惑的弟兄姊妹都對她有了分辨,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起來:「剛開始聽說她要被開除,我都急哭了,她被開除了我們怎麼辦呀?她平時能說會講,我都把她當作心中的偶像了,覺得只有她帶領我們才能蒙拯救,現在通過你們的交通、解剖,我才明白她講的全是字句道理,是在迷惑人、控制人。」「是呀,我聽說她要被開除時也接受不了,覺得教會只有她能帶領我們,要是把她給開除了我們怎麼辦,我還為她鳴不平、喊冤叫屈。通過這麼一交通,才看到我太瞎眼愚昧了,不會分辨人,被敵基督迷惑控制了,信神成了跟隨人……」聽到大家議論的話,看到兒媳確實像王姊妹揭露的講字句道理迷惑人,把弟兄姊妹帶到了她面前,屬於敵基督的表現。接下來,弟兄姊妹都在積極提供兒媳作惡的事實,想到她即將被開除失去蒙拯救的機會,我心裡不免又有些隱隱作痛。這時,王姊妹讓我也提供兒媳作惡的事實,我心裡遲疑了,「我是她婆婆,這讓我怎麼下得了手啊,這不就等於我親手把她推到神家之外了嗎?如果我不提供材料,兒媳作惡的證據不充分,教會也許開除不了她,可兒媳作惡的事實已擺在眼前,我這樣做就是包庇撒但,這也不是維護教會工作啊……」我左思右想,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應付著對姊妹說:「這幾年我一直在外面盡本分,對她的一些表現記不太清了,我回去好好想想再提供。」隨後的幾天裡,一想起這事我就難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整天心事重重。痛苦中,我流著淚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兒媳被顯明定性為敵基督就該被開除,這是你的公義,我應該站在真理一邊,但我對兒媳的情感太重,不想她被開除。神啊,求你開啟引導使我能背叛肉體實行真理,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我就開始琢磨:為什麼我一臨到親人被開除就會同情她們,一次次不能堅持真理原則站在神一邊呢?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歷經幾千年的敗壞人都麻木痴呆,都成了抵擋神的惡魔,以至於人悖逆神的歷史都記載在了『史記』之中,甚至人的悖逆行為人自己也述說不完,因為人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被撒但引誘得已不知去向了。到了今天人仍在背叛著神,人看見了神背叛神,看不見神也背叛神,甚至有的人看見了神的咒詛、看見了神的烈怒之後還在背叛著神。因此我說,人的理智已失去原有的功能了,人的良心也已失去了原有的功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講道交通中說:「對於情感問題,人都知道情感是什麼東西,並且有許多人也能看透,人沒有真理,情感就是人類的致命弱點哪!對於所有追求真理的人來說,情感也是人生命進入的最大難處,是人實行真理的最大攔阻。就是因為人有情感,脫不去,所以人就行不出真理來,就沒法達到按原則辦事,這是不是實情啊?(是。)這絕對是實情,也是許多人公認的事實。那為什麼有許多人都想脫去情感,都想實行出真理卻達不到呢?問題的根源在哪兒?有許多人會說:『這情感不好脫呀,誰也脫不掉,想脫也脫不掉!』為什麼脫不掉啊?這個問題多數人看不透,看不透他就不好脫,他就受情感轄制,他就實行不出真理;看不透他就把情感看為寶貴,好像脫去情感才是天不該、地不該,寧可不實行真理也要憑情感行事,憑情感行事在他來看那就是天經地義呀!因此有許多人至死也不脫去情感,他覺得憑情感對待人、憑情感活著那就是正常的人,就是好人,這樣的人他把情感看得高於一切,好像情感就是他的生命,所以他認為憑情感行事是完全正當的,並不是罪。這個問題存不存在呀?(存在。)有許多人說,『是人就得講點情、講點義,人有情義還能有錯嗎?人有情義應該說就是好人,比沒情沒義強,比狼心狗肺強』,所以人從來就沒有把情感看成是仇敵,從來就沒有把情感看成是撒但,是魔鬼,是撒但哲學,是撒但邏輯。」(摘自《講道交通(十四)·看透情感實質實行真理才能蒙神拯救》)神揭示的話語和講道交通使我明白了人類抵擋神的根源就是因著撒但的敗壞,人都失去了正常人該有的良心理智,即使看見了真理、明白了神的心意也實行不出來,隨時隨地都能悖逆神、抵擋神,與神為敵。想想當我得知兒媳婦被顯明是敵基督,帶領同工揭露她時,我認為帶領做的太不近人情,還為兒媳婦辯護講理、喊冤叫屈,認為她撇棄花費受苦太多,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就是她再不追求真理,教會都應該給她機會,要不然神就不公義;當帶領揭露出她的惡行,讓我提供材料時,我不實行真理揭露她,不維護教會利益,也不為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考慮,反而為她的前途後路擔憂著急,覺得自己作為她的婆婆不能這麼待她,所以就極力地袒護、包庇她,找理由藉口拒不提供她的作惡事實,目的就是想保住她不被開除。回想我維護肉體親情包庇表妹、袒護兒媳的一幕幕,不正是深受撒但所灌輸的「是親三分向」「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的毒素敗壞、毒害嗎?我把這些生存法則、邪說謬論當作正面事物,當作衡量一個人是否有人性、良心的標準,因著受這些錯謬思想的支配,導致我臨到事只顧念肉體情感,一旦涉及到自己的肉體情感,還能埋怨神不公義,把神當仇敵。因著這些情感,導致我是非不辨、黑白不分,完全站在撒但一邊成了撒但的幫凶、走狗,看到我被撒但敗壞太深,情感實在太重了。這些撒但毒素支配著我的一言一行,成了我的生命,使我明知親人的實質屬於被開除的對象,也知道神的性情公義聖潔,神家不會冤枉任何一個好人,也絕不放過任何一個與神敵對的惡人,自己應該堅持真理原則,可在面臨選擇時我卻實行不出真理來,還能因著情感背叛真理與神為敵,給教會的清理工作帶來攔阻與打岔攪擾,充當了撒但的差役。認識到這兒,我才稍稍有些明白,神為什麼恨惡人的情感,說情感是神的仇敵這話了,因人所講的肉體情感、情義根本就不是衡量人性、道義的標準,更不符合真理,而是撒但迷惑人、利用人作惡抵擋神的手段、工具。此時,我才從心裡開始真實地恨惡自己抵擋神與神為敵的撒但本性了,趕緊跟神作了個悔改的禱告。

過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撒但是誰,魔鬼是誰,神的仇敵又是誰,還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擋派嗎?還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口頭信卻無真理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卻不能為神作見證的人嗎?今天你還能與這些魔鬼拉拉扯扯,對這些魔鬼講良心、講愛心,你這不屬於對撒但施好心嗎?不屬於跟魔鬼同流合污嗎?人走到今天若還是善惡不分,還是一味地講愛、講憐憫,絲毫沒有一點尋求神心的意思,絲毫不能以神的心為心,那這類人的結局將更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揣摩著神審判、揭示的話語,我更加明白透亮了,凡不承認真理、不接受真理的人都屬於魔鬼撒但,為魔鬼撒但說話、做事,對它們施憐憫、講愛心的,就是與它們同流合污一同抵擋神的,這樣的人跟敵基督、惡人是一樣的結局,最終都會遭到神公義的懲罰與咒詛。神的話把我們同情敵基督、惡人的危害與後果完全給揭露了出來,也使我感受到了神的威嚴、烈怒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想想表妹和兒媳都是不接受真理,在教會中作惡多端,給教會帶來混亂,嚴重打岔攪擾教會工作,實質就是魔鬼撒但,是神厭棄的對象,按著教會的工作安排就應該被開除出教會。教會裡有她們這類人存在,教會就不得安寧,不能有好的教會生活,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也會受虧損。如果我還繼續憑肉體情感行事,明知自己的親人作惡抵擋神還袒護,站在親人一邊為他們說話,不根據真理原則看事,不實行真理,這就是在助紂為虐與撒但一起抵擋神、背叛神,是觸犯神性情的事,最終的結局就是自取滅亡。我越揣摩神的話越感到恐懼戰兢,看到自己已經到了危險的邊緣,若再不向神悔改,按神的要求實行愛神所愛、恨神所恨,最終必會遭到神的懲罰與咒詛。

接下來,我看到神的話說:「現在我是要儘快地作成一班合我心意的人,能貼著我負擔的人。但我不能不清理、不能不潔淨我的教會,教會是我的心臟。我恨惡一切攔阻你們吃喝的惡人,因為有個別人不是真心要我的人,這些人滿了詭詐,他們不是真心親近我,這些人都是惡人,都是攔阻我旨意通行的人,都是不實行真理的人。他們滿了自是、張狂,有野心,愛站地位,說得好聽,背後不實行真理,這些惡人都要被剪除,掃除淨盡,被留在災中熬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四篇》)「拯救人的工作並不是到征服工作結束之後就大功告成了,雖然征服工作告一段落了,但潔淨人的工作並沒有結束,什麼時候將人徹底潔淨了,將那些真心順服神的人都作成了,將那些心中無神的偽裝分子都清除出去了,這才是工作的終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家作教會清理工作的意義,教會開除敵基督、惡人、邪靈、不信派是神在作潔淨、清理教會的工作,是要把麥子與稗子、山羊與綿羊分開,讓弟兄姊妹從中長分辨,操練堅持真理原則進入神話語的實際,都能尊神為大。同時也顯明了各類人,把喜愛真理與不喜愛真理的都各從其類,這樣教會就會越來越純潔,弟兄姊妹的教會生活不受攪擾了,才能正常地追求真理、經歷神作工,早日明白真理進入信神正軌,能蒙神拯救、被神成全。認識到這兒,我對表妹和兒媳被開除不再感到可惜,願把兒媳的罪惡事實全部提供出來,因這是我的本分與職責,也是我實行真理、進入真理實際的好機會,我一定要好好珍惜。兩天後,我就把兒媳作惡的事實提供給了帶領並簽了字。

寫作

2017年8月,我的侄子也因信神不追求真理,還整天遊手好閒,經常賭博、搞傳銷,被顯明出來是不信派面臨被開除,想到自己每次看到親人攪擾教會工作我都是胳膊肘往外拐,袒護親人作惡的事實,失去見證成了羞辱神的記號,這次我要體貼神的負擔,揭露反面事物,棄絕罪惡,站起來維護神的作工,堅持正義滿足神。當我不憑情感把侄子的作惡事實揭露出來時,心裡感到釋放了許多,覺得這樣做人才坦然。

經歷了神一次次擺設的人事物、環境,使我在教會的清理工作上不再憑「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是親三分向」等撒但毒素活著,也使我明白了什麼是正面事物、什麼是反面事物,同時對各類人的實質有了點分辨,能棄惡從善,在屬靈爭戰中站在神一邊。經歷中我也深深地體嘗到全能神教會就是真理掌權、聖靈掌權、公義掌權,這裡更是一片淨土,所有不喜愛真理、不追求真理的人必然站立不住,必會被神的作工顯明淘汰,這是神公義、聖潔的實質所決定的。以後我要竭力追求真理,追求生命性情變化,早日走向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路達到蒙神拯救。

相關內容

  • 名利地位害我不淺

    現在我終於明白了,追求名利地位是完全與神的心意和要求背道而馳的,神的要求是讓我們做一個能順服神、安分守己地盡好受造之物本分的人,能腳踏實地、老老實實地做人,默默無聞、勤勤懇懇地做事,這才是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該有的追求。只有憑神的話活著,按神的要求做人做事,才能不再活在爭奪名利地位的敗壞性情當中,擺脫撒但性情所帶來的消極反面的情形,才活得快樂幸福,自由釋放!

  • 美麗人生的轉變

    在眾多事實面前,我看見了只有跟隨全能神,有真理了,才會分辨撒但的這個「美麗」謊言,真正的美麗不是外表穿衣打扮出來的,而是裡面有真理、性情得變化所活出的正常人性,沒有真理再打扮也是醜陋、邪惡的,我對自己的邪惡本性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看透了自己追求「美麗」背後的骯髒、醜陋的靈魂,也能從心裡感覺注重穿著打扮實在太沒有意義,恨惡自己的邪惡、污穢,有了真實背叛自己、追求真理的心志。

  • 全能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狂妄的我

    在全能神的責打管教中,我看到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因著我被撒但敗壞得實在太深了,狂妄本性在我裡面根深蒂固,以致我憑著它抵擋神都不自知,今天若不是神藉著病痛的擊打管教來喚醒我、拯救我,我被它斷送了都不知自己是怎麼死的。現在我已看清狂妄就是我的致命處,是我抵擋神的禍根,受它支配我做了太多抵擋神的事,今天神若讓我死,我毫無怨言,因我就該死,若神讓我繼續活著,從今以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老老實實做人,規規矩矩盡本分。

  • 全能神的愛太大、太實在

    在我剛接受神的新工作、身量還很小的時候,神不給我難挑的擔子,而是因著我的熱心處處為我開闢出路,加給我信心與力量,幫我度過一次又一次的難關;當我遭毀謗被人棄絕灰心軟弱之時,神用他那安慰、鼓勵之語撫平我痛苦的心,使我憂傷的心變得快樂;當我的身量漸漸長大一點的時候,神擺設環境讓我經歷他的刑罰、審判,用試煉、熬煉來潔淨我信與愛裡面的摻雜,使我在痛苦之中認識了自己的敗壞本性,看到了自己對神的悖逆與抵擋,發現了自己信神多年不曾發現的惟密——為得福而與神搞交易,更看到了神的公義、聖潔、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明白了神對人一直高標準、嚴要求的良苦用心,從而使我走上信神的正軌,走上追求真理的人生正道。

  • 神拯救我脫離了地位的枷鎖

    我對撒但利用名譽、地位捉弄人讓人背叛神的詭計有了一些認識,不再覺得「做人上人」「出人頭地」有多好了,因為從撒但來的都是敗壞人、苦害人的反面事物,只有神的安排才是最好的,神給人安排的無論是地位高還是地位低,無論是有地位還是沒有地位,對人都是最合適的。人只有絕對地順服神的安排擺佈才是最明智的選擇,這樣既能讓神喜悅,又能享受從神來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