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一片淨土

鄭 潔

2013年3月,我到表妹所在的教會盡帶領本分,我高興萬分,心想:「我們都兩年沒見面了,不知她現在情形怎麼樣?表妹個性強,性情也比較狂妄,不知道現在有沒有點變化呢?這次見到她我得好好跟她聊聊,多交通真理幫助扶持她,或許對她能有點幫助。」

來到教會後,我臨時住在了表妹家。閒聊時,表妹總是好誇耀自己盡本分能吃苦付代價,貶低別人都不是追求真理的人,還常說這人怎麼對付她,那人又是怎麼說她的,等等。看到表妹一點都不認識自己,還在背後論斷人,對神的作工也不認識,還像以前一樣性情狂妄不接受真理,我就耐心地跟她交通,讓她不要總把眼光盯在別人身上,臨到事得從神領受,學會尋求真理認識自己,她不但不聽還不願搭理我了,我有些急了,心想:我說這些都是為你好,你還賭氣不搭理我,這樣下去遲早會失敗跌倒。為了能更好地幫助表妹認識自己,我又向原教會帶領了解表妹的情況,帶領說:「你表妹以傳福音得了一些人為資本,每次聚會都見證自己受了多少苦跑了多少路,弟兄姊妹給她指出來,她不但不接受下來反省認識自己,還轄制別人。被撤換靈修反省後,又安排她繼續盡傳福音的本分,她還是沒有什麼真實悔改。」我聽後怔了一下,「表妹若再不悔改追求真理真的很危險,現在教會還在給她悔改的機會,以後我還得多幫助幫助她啊。」

倆個姊妹一起交通

一天,我與表妹交通時,她又把幾年前一個帶領對付過她的事拿出來說事,並惡言惡語地定罪人,還論斷其他弟兄姊妹,講起來沒完沒了,攪得我頭昏腦脹直上火,她要是還這樣下去一點不悔改,很容易拉幫結夥、攪擾教會,如果作惡多端,肯定得被開除出教會。想到這兒,我心裡很擔憂,她平時對我像親姐姐一樣,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走抵擋神的道路被開除,我得扶持幫助她讓她回頭。我趕緊打開《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這篇神話讀給她聽,勸勉她讓她從神的話中對照自己的表現反省認識自己,可她不但不聽勸,還打斷我的話衝我發火,說我說話總是針對她。表妹的態度讓我感到很無奈,心想:「我拿出神的話跟你交通你都聽不進去,還揪事,論是非對錯,真是不接受真理呀!唉,我是不是把表妹的情況向上層帶領反映反映呢?」轉念又想,「我們從小感情就好,我這樣做是不是太絕情了?還是再找機會給她交通交通,她聽多了可能就會有真實的悔改了。」

一天聚福音會時,表妹故意拿一對新人夫婦的家務事來交通,導致夫妻倆在聚會中發生了爭吵,教會帶領王姊妹對付表妹在弟兄姊妹中間挑撥離間,打岔攪擾教會生活。表妹不接受還一個勁兒地講理,跟王姊妹糾纏不休,說王姊妹給她扣帽子打壓她,攪得那場聚會也沒有聚成。之後,王姊妹見到我說:「鄭姊妹,弟兄姊妹都反映你表妹人性不好,不接受真理,愛抓人把柄攻擊人,打岔攪擾教會生活,屬於惡人的性質。根據清理教會的原則,這樣的人應該要開除出教會,我們現在正在收集她的資料。」我聽後,心怦怦直跳,心想:「是啊,表妹惡意攻擊帶領,攪擾教會生活,這的確是惡人的表現。現在教會收集她的資料準備開除她,這也是神的公義,可是她要是真被開除了不就徹底完了嗎?以後再也沒有蒙拯救的機會了。」我心裡難受,不忍心看她就這樣被開除,就對王姊妹說,想再給她交通交通,看看她的表現再說。王姊妹嚴肅地對我說:「姊妹,咱們身為教會帶領,配合教會的清理工作是咱們的職責所在。你表妹屬於惡人的實質,是被開除的對象,咱們凡事要站在神一邊,根據神的話看事,不能活在情感中,中了撒但的詭計啊……」姊妹的一番話讓我無言以對,只好答應下來去尋求真理。

夜晚,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回想表妹的表現的確是仇恨真理的人,如果不及時開除出教會,以後就成了定時炸彈,會給教會造成混亂。可她平時對我那麼好,如果經我的手把她開除不是太無情無義了嗎?她會不會恨我呢?我進退兩難,只好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帶領引導我。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一些,看到上面的交通中說:「情感太重的人他所顧念的都是肉體之情,並不是神家的利益;情感太重的人只能傷害神的心,因為他實行不出真理,維護的不是神家的利益;情感太重的人心中沒有神的地位,也不喜愛真理,他是友情為重,個人利益第一,因此情感太重的人在臨到患難時能出賣真理、出賣神。因為他在體貼肉體之時,他是以真理為代價來搞交易的,為了滿足親人朋友的利益,他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因此,情感太重的人若不能悔改變化,就成了廢料,沒有什麼用處。」(摘自上面的交通)從講道交通中看到神厭憎人的情感,因情感太重的人做什麼事都沒有原則,沒有公平公義,臨到神家利益與個人利益發生衝突時,他寧願讓神家利益受損,出賣真理、出賣神,也要維護自己的肉體利益,這樣的人心裡沒有神的地位,實行不出真理,就是渾人、廢物一個。對照自己的情形,看到我的情感太重了,我明知表妹屬於惡人的實質,可我卻不根據神的話看事,總覺得表妹對我好,我要是揭露她導致她被開除那太無情,就總想幫助、勸勉她,面對她一次次作惡打岔攪擾教會生活需要開除時,我還想袒護她替她求情,想多交通真理讓她悔改。看到自己被情感沖昏了頭腦,辦事沒有一點兒原則,作為一個教會帶領,卻不為弟兄姊妹生命著想,總顧念跟表妹的肉體情感,把情感利益看得高於一切,寧願出賣真理、出賣教會利益也不站在神一邊說句公道話,甚至為了保住表妹不被教會開除還包庇她,「不厭其煩」跟她交通。我說這麼多、做這麼多的存心目的,不就是為了維護跟表妹之間的肉體情感,怕她被開除失去福分而怨恨我嗎?我這麼做的實質不就是站在撒但一邊,與表妹一同打岔攪擾神家工作成了撒但的幫凶、保護傘嗎?我帶著私人情感盡本分,心中一點神的地位也沒有,真是太自私卑鄙、太沒人性了,完全是在背叛神、抵擋神,跟神對著幹。我的言行舉止令神厭憎、恨惡,如果再不扭轉,最終必會觸犯神的性情落得個抵擋神被神厭棄的下場。認識到這些,我趕緊跪下來向神禱告:「神啊,你高抬我盡教會帶領的本分,是為了讓我追求真理體貼你的心意,維護教會的利益,可我為了情感,明知表妹已經攪擾教會生活,也看到她作惡的事實,不但不揭露她,還維護她、包庇她,我這不是站在撒但一邊與你唱對台戲嗎?我真是太自私卑鄙了。神啊,我錯了,我願意向你悔改,求你帶領我能背叛肉體實行真理。」

弟兄姊妹一起聚會

緊接著,上層帶領來給我們聚同工會,我想把表妹的惡行都揭露出來,可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心裡滿了顧慮:如果表妹被開除了,以後的結局可就定了,那是永久的懲罰啊。此時,我又開始左右為難,心裡感到痛苦、難受,只好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求你帶領我擺脫情感的轄制,能實行真理滿足你的心意。」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他們所做的都是打岔攪擾神的工作,他們做的都是攪擾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破壞正常的教會生活,這些披著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對這些撒但的差役應採取毫不客氣的態度,採取棄絕的態度,這才是站在神的一邊,若不能做到這一點的都是與撒但同流合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從神嚴厲審判、揭露的話語中,我感受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神是聖潔的,神絕不容許任何一個屬魔鬼之人在他家中存留。想想表妹信神多年從來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神的審判刑罰,誰要得罪她,她就與人結仇,還肆意攻擊帶領同工,挑撥離間,打岔教會工作,攪擾教會生活,她的所做所行就是神話語中揭示的撒但的差役。我作為一名教會帶領,也在配合教會的清理工作,明知道神家是真理掌權、公義掌權,開除哪一個人都是有原則的,是根據其一貫表現和本性實質來決定的,可我卻受肉體情感轄制,不能站在神一邊維護教會利益,到現在還想包庇表妹拖延教會的清理工作,這不就是與撒但同流合污在惡人的惡行上有份的人嗎?我不能再中撒但的詭計了,要與表妹劃清界限,揭露她的惡行,實行真理站在神一邊。明白神的心意後,我在心裡跟神默默地作了個禱告,坦然地把表妹的惡行一一提供出來了,說完後我的心裡平安踏實多了。

一段時間後,上層帶領拿著表妹的開除資料讀給我聽並讓我簽字。簽字時,我心裡雖然還是會有點隱隱作痛,但我很清楚神家是真理掌權、公義掌權,表妹能落到如此地步,不是神沒給她機會,更不是神忍心看她走到這一步,而是她自己不追求真理,不往正道上走,咎由自取。今天教會作清理工作,將一切作惡多端的屬魔鬼之人開除出教會,這是合神心意的,我應該讚美神的公義。於是我坦然地拿起筆簽了字。通過這次的經歷,我以為自己對情感能看透、放下一些了,但神深知我的情感太重了,又擺設新的環境來潔淨變化我。

相關內容

  • 全能神帶領我走上真正的信神之路

    全能神作的征服拯救的工作把我裡面的得福存心與交易心態這個撒但堡壘攻破了,我才得以不再為得福受禍而患得患失、憂慮煩惱了,不再為奢侈慾望而苦苦追求了,這都是全能神作的試煉熬煉的工作達到的果效,是全能神作的試煉熬煉的工作帶領我走上了真正的信神之路。

  • 全能神給了我真正的人生

    自己因相信撒但的鬼話中了撒但的陰謀詭計,被撒但糟踏得污穢不堪,像牛馬一樣任魔鬼丈夫隨意使喚、蹂躪,失去了生存的意義與價值。今天是全能神的話語喚醒了我麻木的心靈,讓我知道了該怎麼活著才有意義、有價值,我要站起來,做一個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報答全能神的拯救之恩。

  • 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的今天

    經歷中我明白了撒但就是利用名利、地位、錢財、肉體來引誘我、敗壞我、苦害我,讓我遠離神、抵擋神、背叛神,而神是以審判刑罰、試煉熬煉、責打管教的方式來拯救我,藉此把他的生命言語、所有所是作到我裡面,使我的敗壞逐步得到醫治,使我能擺脫撒但的苦害,徹底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儘管神的審判刑罰給我的肉體帶來的都是痛苦,但其中無不包含著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與神對我真實的愛。

  • 全能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狂妄的我

    在全能神的責打管教中,我看到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因著我被撒但敗壞得實在太深了,狂妄本性在我裡面根深蒂固,以致我憑著它抵擋神都不自知,今天若不是神藉著病痛的擊打管教來喚醒我、拯救我,我被它斷送了都不知自己是怎麼死的。現在我已看清狂妄就是我的致命處,是我抵擋神的禍根,受它支配我做了太多抵擋神的事,今天神若讓我死,我毫無怨言,因我就該死,若神讓我繼續活著,從今以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老老實實做人,規規矩矩盡本分。

  • 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

    我再也不受前途命運的轄制了,感到踏實、釋放、自由了許多。我由衷地感慨:像我這樣一個幾乎被肉體完全侵吞下去的人,今天能超脫敗壞肉體的轄制,能走上信神的正道,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這是我做夢都難以想到的奇事。只有全能神能改變我,只有全能神能拯救我,若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我願獻上自己的一生來還報神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