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基督徒的人生感言(上)

小灰

上學時,小灰從教科書上看到「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這些人生至理名言,她認為:人的一生應該有所作為,得到眾人的高看和尊重,被仰視的人生活得才有價值。後來,她看了《居里夫人傳記》深受感動,一個弱女子能在物理學裡開創自己的一片天地,還獲得諾貝爾獎得到世界人民的認可,她覺得這樣的人生才是最有意義的。她心想:「同樣都是一生,與其在平凡中消耗生命,為何不努力奮鬥使自己的人生變得更加輝煌呢!」為此,她努力學習,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像居里夫人一樣有一番作為,得到他人的認可,活得與眾不同。懷揣著對人生的種種期待,她走進了被譽為「象牙塔」的大學校園,開始了夢寐以求的大學生活。求學期間,她獲得了很多榮譽證書,在掌聲和誇讚聲中她認為自己前途無量,實現理想是指日可待。

正當小灰躊躇滿志開始人生追求時,媽媽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她。第一次翻開《羔羊展開的書卷》這本神話語書時,她看到神的話說:「你若有很高的地位,若有很高的名望,若有很多的知識,有很多的資產,有很多的人擁護你,而你卻仍然不受這些東西的困擾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呼召與託付,作神讓你作的事情,那你所作的事情將是世界上最有意義而且是人類最正義的事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神的話深深地吸引著她,她反复揣摩:被神呼召作神託付的事情,才是世界上最有意義而且是人類最正義的事業……雖然我一直在找尋有意義的人生,但沒想過信神是最正義的事業,如果信神能讓我活出有意義的人生,那我願意放下一切來跟隨神。於是,她開始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並且還參加了教會生活。在這裡,她聽到了許多以往沒有聽過的真理,也從弟兄姊妹的經歷中得知神的真實存在,感受到信神、跟隨神的意義太大、太深了,她認定了這就是神的作工,也確立了她人生的方向,有了新的起點。畢業後,小灰為儘早實現自己的理想,她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

鋒芒初露

因著小灰表現積極,熱心追求,沒多久她被選為教會帶領。做教會帶領期間,雖然她信神時間短,明白真理淺,但她對工作有負擔,不管教會安排落實哪項工作,她都是衝在最前面,弟兄姊妹遇到什麼問題、難處,她也會盡力幫助交通真理解決,很快她就贏得了弟兄姊妹的好評。聽到弟兄姊妹有意無意的誇讚聲,她心裡美滋滋的:「只要我肯努力,總有一天我會得到更多人的認可與高看!」

一天聚完會,帶領對小灰說:「因工作需要,我們商量想讓你去另一處教會盡本分,不知你是否願意?」她聽後心想:「我信神時間短,工作能力有限,去其他教會這要是作不好工作,帶領會怎麼看我呀?」想到這兒,她有點不太情願,但轉念一想,「本教會的弟兄姊妹如果知道我被調到其他教會盡本分了,肯定會說我是追求真理的人,更會高看我了,再說上層帶領能決定讓我去,這也是對我的肯定和信任啊!」於是,她高興地接受了這個託付。幾個月後,她又被選為中層帶領。雖然她也感到自己不太能勝任,但是想到如果受點苦、付點代價把工作作好了,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還能被神認可,這是多有意義的事啊!為此,她每天樂此不疲地奔走在各教會之間。炎炎夏日,她頂著酷暑走在盡本分的路上,臉上洋溢著笑容。她想到以往的同學現在有的是公司的經理,有的是教師,他們都在為著各自的事業打拼,也都有了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可她並不羨慕,因為他們努力奮鬥換來的只是金錢或暫時的享受,那樣的人生在她看來太庸俗,在茫茫人海中,蒙神揀選,明白人生的奧祕,作神所託付的工作,得到眾人的高看,這才是最有意義的!想到這些,她不禁在心裡哼唱「不白活一回,有幸遇神來……雖苦有意義……」藉著一段時間的摸索、操練,小灰在本分上越來越得心應手,不管是處理教會問題還是解決弟兄姊妹的情形難處,她都能應對得來,甚至有些比較難的問題,帶領也會交給她處理,這更讓她覺得自己是教會裡不可多得的人才。每當看到弟兄姊妹羨慕的眼神、帶領對她默許和肯定的態度,她感覺自己的人生目標很快就要實現了!

遭遇挫敗

一次聚會中,帶領說:「因福音工作的擴展,現在教會要挑選比較追求真理、有工作能力的弟兄姊妹去外地盡傳福音本分……」聽到這個消息,小灰的心裡有些激動:「能被選拔到外地擴展福音,那可是拔尖的人才,肯定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這可是出人頭地的好機會呀!」但想到自己好不容易適應了現在的本分,也贏得了大家的高看,要是去了外地什麼都得重新開始,不是那麼容易就作出成果的。想到這些,小灰就有點退縮了,但又想到自己信神跟隨神就是為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現在正是面臨選擇的時候,不能違背自己信神的初衷,得積極追求啊!於是,她積極報名要求去外地盡傳福音的本分。

姊妹們在一起聚會

小灰很快交接了工作,專心參加傳福音組的聚會和日常培訓。雖說這裡「人才濟濟」,但幾次聚會下來,她感覺自己雖然不是最好的,但被選拔為福音組成員應該是沒問題的,令她萬萬沒想到的是,選拔結果她竟然落選了,面對這樣的結果她傻眼了:「怎麼會落選呢?是不是弄錯了?無論是聚會交通真理,還是日常人性活出,我都不是最差的,怎麼會落選呢?再說我看著那些還沒有我好的弟兄姊妹都被選拔上了,怎麼會沒有我呢?」她百思不得其解。負責人見小灰傷心落魄的樣子,安慰道:「這次沒被選上,以後還有機會,不要灰心……」小灰沒有說話,心想:「雖然可以參加下次的選拔,可這次落選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的臉往哪兒放啊!」一直在成功和誇讚聲中成長的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失敗的苦悶,懷著痛苦壓抑的心情,她幹什麼都沒有心思,只期待下次的選拔能早點到來。一天,負責人告訴小灰:「現在有一處教會正在選拔傳福音人員,要不你去參加吧!」負責人的話讓苦悶壓抑的小灰看到了希望,她高興地答應著:「好,我馬上準備。」功夫不負有心人,如小灰所願,終於被選拔上了,她很是興奮激動,心想:「雖然失敗了一次,但結果還是好的,這次我要是在外地能作出一番成績,大家肯定會對我刮目相看的,那我的人生理想也就得以實現了。」

讓小灰沒想到的是,幾天後,負責人找到她說:「最近中共又開始了新一輪鎮壓、抓捕基督徒的行動,為保護弟兄姊妹的安全,去外地盡本分的人員需要精減,這次你先別去了……」聽到這話,小灰微笑的臉瞬間變得僵硬,她大腦一片空白,難以相信這是真的,便問道:「真的嗎?這是最後結果?」負責人肯定地點了點頭,小灰低下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弟兄姊妹見小灰情緒低落就鼓勵她不要消極,得從中尋求真理,尋求神的心意。但對於她來說,此時任何言語在落選的事實面前都顯得那麼蒼白無力。兩次落選,這對一直步步高升,幾乎沒有經歷過失敗挫折的小灰來說,無疑是個難以承受的打擊,她感到自己的人生瞬間變得灰暗,巨大的挫敗感籠罩著她,壓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小灰害怕見到熟悉的弟兄姊妹,更怕弟兄姊妹提及這事,她心想:「熟悉的幾個姊妹都是參選一次就被選上了,我自認為比她們有優勢,卻兩次都沒被選上,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會不會說我不是追求真理的人,真是露多大臉,顯多大眼,太丟人了!」小灰很後悔選擇外出傳福音,她控制不住地想:「如果可以再來一次,我一定老老實實地守著自己原來的本分……如果可以再來一次,我也不會參加第二次的選拔……如果可以……」面對現實她根本無力改變什麼。落選的挫敗和現實的無奈,讓小灰意志消沉,無力自拔,即使她很努力告訴自己,「沒關係,失敗是為了讓自己更好地明白神心意,經歷試煉熬煉的愛才堅強不脆弱」,可內心的痛苦與無助不是她所明白的道理能解決的。

後來,教會安排她去別處盡本分了。遠離了熟悉的弟兄姊妹的視線,她稍感輕鬆,但內心的痛楚依舊存在……

峰迴路轉

夕陽西下,萬物在夕陽餘暉的映襯下顯得靜謐溫馨。小灰走在回家的路上,內心的孤獨讓她感覺自己似乎與這個世界無關。她駐足觀看來往忙碌的行人,自問道:「難道人生就是忙忙碌碌地養家糊口嗎?難道人生就是在吃喝拉撒中平庸地過一輩子嗎?如果不是,為什麼我的追求與眾不同卻還是走不通呢?沒有了榮譽和光環,那我的人生意義到底在哪裡?我又該追求什麼呢?」來自靈魂深處的吶喊,讓小灰倍感無助與無奈。

一個女士站在木橋上思考問題

痛苦無助中,小灰仆倒在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當初跟隨你,就是想作好你託付的工作,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可現在面對落選的挫敗,我找不到前行的方向了,內心感到很痛苦。神啊!求你帶領引導我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她看到神的話說:「人在物質世界所得的名或利給了人暫時的滿足感,給了人一時的快慰,給了人心靈踏實的假象,讓人迷失了方向,所以,在茫茫人海中掙扎,渴求得到安息、得到安慰、得到心靈的寧靜的人被一層又一層的浪濤席捲著,當人還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為何活著、將往何處去等等這些人最該明白的問題的時候,人便被名利引誘、迷惑、控制,一去不回頭,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在不經意間人就這樣送走了一生的黃金期。當人即將告別這個世界的時候,人逐步意識到這個世間的一切都與人漸行漸遠,人再也無力抓住任何一樣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此時,人才真正地感覺到原來自己如呱呱墜地的嬰兒一樣依然一無所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神的話使小灰躁動不安的心逐漸安靜了下來。她細細揣摩著神的話認識到,在她還不知道自己從哪兒來,為什麼而活著的時候,就已經被名利引誘、迷惑,失去了人生的方向,為之奔波忙碌,苦苦掙扎在其中,渴求得到心靈的安息卻不能自拔。小灰回想自己從小就受撒但至理名言的薰陶與毒害,把追求做傑出人才,得到眾人的高看、尊崇當成了正確的人生目標。長大後,看到那些名人因有才華被世人認可時,她更認為這樣的人生目標是正確的,並為之奮鬥。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她把「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這一撒但人生觀點帶到了信神的歷程中,並把追求名利地位當作最正義、最有意義的人生目標,她的野心慾望不斷地膨脹,利用盡本分的機會,享受著名利地位給她帶來的滿足感,讓她誤以為這樣的追求目標是正確的,只要不斷努力,肯定會得到她想要的「有意義」的、「光輝燦爛」的人生。可兩次的落選失敗,使她活在了悲觀失望的痛苦中,曾經的榮譽與光環,別人的擁護和高看絲毫不能消除她內心的痛苦,也不能給她的心靈帶來一絲安慰。小灰不知是哪兒出錯了,困惑迷茫中,她看到神的話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撒但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著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就變得越來越邪惡,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毀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神話語的揭示讓小灰認識到,她落選後之所以這麼痛苦,根源是撒但利用國家的教育,社會的傳染來迷惑、控制她,使她錯把「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這些撒但毒素當成至理名言,不管在哪個人群中她都想出類拔萃,高居人上,得到眾人的高看,似乎擁有了名利地位就擁有了一切,沒有名利地位就失去人生存的動力與方向。小灰回想當她聽到教會要選拔人員去外地擴展福音時,她沒有想過在神的這一託付上怎麼體貼神的心意,怎麼急神所急想神所想,而是為著自己的名利地位左右徘徊,最終為了實現自己的人生目標參與選拔。落選後失去了名利地位,她就猶如被掏空了靈魂,後悔自己的選擇,落在無邊的黑暗痛苦中,沒有生存的目標,失去了活著的價值,變得消沉、頹廢,不知該何去何從。小灰看到自己的思想被名利的枷鎖牢牢控制著,使她分辨不清什麼是正面事物、什麼是反面事物,信神卻不知尋求真理、尋求神的心意,不能從神領受所臨到的一切,而是一味地躲避、後退,活在痛苦中對抗神的主宰。此時,小灰有點明白了,神就是藉著這樣的環境,使她對自己賴以生存的錯謬的人生觀有所認識,她心裡這才稍稍有點安慰,在默默思想著:那究竟什麼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呢?尋求中,小灰看到神的話說:「人都要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別滿足於現狀,要達到活出彼得的形象,得具備彼得的認識、彼得的經歷。要追求更高、更深的東西,追求能更深地愛神、更純潔地愛神,追求有價值、有意義的一生,這才是人生,才是彼得一樣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人信神走彼得的路概括起來說就是走追求真理的路,也是走真正認識自己達到性情變化的路,唯有走彼得這個路才是被神成全的路。具體怎麼走彼得的路,有哪些實行法,這是必須得清楚的。首先,得把個人的存心、個人不正當的追求甚至家庭及肉體所有的東西全部都放下,有一個全身心的投入,那就是完全地投入到神話裡面,注重吃喝神話,注重在神話裡尋求真理,尋求神的意思,凡事摸神的心意,這是最根本的、最關鍵的實行法。彼得見到主耶穌以後就是這樣實行的,也只有這樣實行才能達到最佳果效。」(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走彼得的路》)神的話給小灰指出了明確的追求目標,要想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得像彼得一樣凡事尋求神的心意,省察自己做事的存心,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藉著明白真理解決自身的撒但敗壞性情,達到生命性情得變化,成為認識神、愛神的人。這時小灰認識到,她這兩次落選,雖然名利地位受損失,也給她帶來些痛苦,但藉著尋求她明白了一些她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對名利地位是撒但捆綁人的枷鎖有了一些分辨,對人不正當的追求有了些認識,這不正是神對她的愛與拯救嗎?看到神對自己的生命如此負責,小灰的心被神的愛感動了,她願意接受神的審判,扭轉自己錯謬的人生觀,放棄名利地位這些邪惡黑暗的東西,按著神話語的指引行事,從消極情形裡走了出來。於是,她開始注重讀神的話,在神的話中尋求真理,有什麼問題或難處就和弟兄姊妹尋求交通,流露敗壞、有悖逆的情形也能敞開亮相,接受弟兄姊妹的指點幫助。漸漸地,她享受到了聖靈的作工與帶領,體嘗到了實行神的話活在神面前的幸福快樂,心裡對神充滿感激。

後來,因教會工作調整,負責人又安排小灰回原教會,並且還是和原來的弟兄姊妹配搭盡本分。小灰得知要回去時,心裡也有些波動,心想:「他們都知道我兩次落選了,還不知會怎麼看我呢?」一想到這些,她的心裡不免有些酸楚。這時,她想起神的話說:「……走彼得的路概括起來說就是走追求真理的路,也是走真正認識自己達到性情變化的路,唯有走彼得這個路才是被神成全的路。」揣摩著神的話,小灰想到自己之前陷在名利地位裡黑暗痛苦的情景,更加清楚地知道像彼得一樣走追求真理性情變化的路才有價值、有意義,她體會到只有明白真理,認識自己的謬妄、悖逆,放棄對名利地位的追求,按著神的心意與要求實行真理,才能得著生命性情的變化,脫離撒但的愚弄與捆綁,真正得著釋放自由。小灰也明白了信神就應該追求真理滿足神,不應追求讓別人高看,那樣的追求太虛浮,沒有絲毫意義。她有了實行真理滿足神的心志,不管接下來臨到她的是什麼環境,她只願尋求神的心意,按著真理去實行。當她擺對心態坦然地面對弟兄姊妹時,弟兄姊妹並沒有因她的失敗而小瞧她,反倒交通各自的經歷幫助她,更加促使她在盡本分中注重追求真理,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觀點,力求滿足神的心意。一段時間後,她感到自己不太受名利地位的轄制了,情形也越來越好。

相關內容

  • 全能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狂妄的我

    在全能神的責打管教中,我看到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因著我被撒但敗壞得實在太深了,狂妄本性在我裡面根深蒂固,以致我憑著它抵擋神都不自知,今天若不是神藉著病痛的擊打管教來喚醒我、拯救我,我被它斷送了都不知自己是怎麼死的。現在我已看清狂妄就是我的致命處,是我抵擋神的禍根,受它支配我做了太多抵擋神的事,今天神若讓我死,我毫無怨言,因我就該死,若神讓我繼續活著,從今以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老老實實做人,規規矩矩盡本分。

  • 神的作工改變了我崇尚知識的觀點

    幾千年來整個人類一直都崇尚知識、崇尚科學,多少年來我同樣被知識蒙蔽、捆綁,今天我來到神前才得以自由,才看見事實真相,才認清在造物主面前人的一切知識、文化、經驗都被定罪,看見大紅龍所鼓吹的一套知識理論與神所發表的真理完全相違背,完全是背道而馳的。我經歷多年神的作工後,真正感到只有神的真理永存,只有真理才能解決我身上的一切敗壞,只有真理能給我帶來真正的平安喜樂,只有真理才能讓我走上真正的人生道路,只有神的實際作工才能徹底清除我身上的所有病毒讓我得以變化,只有神的真理才能把我帶入人類美好的歸宿之中,只有神的真理才能給我帶來真正的幸福。

  • 全能神帶我走上了真正的人生路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指給了我正確的追求目標、人生的正道,我不再為找個好妻子,為自己的私慾和情慾而苦惱、打算、虛空度日了,因我找到了真正的人生目標、行路方向,我要把一生獻給神,在全能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中得著真理、生命,得著對神的真實認識,達到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變化成為新人,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因為我的全人是從神而來的,把我的一生還給神,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是真正的人生,我這樣活著才真正有價值、不虛空。是全能神給了我真正的人生!

  • 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征服了我

    神的刑罰審判拯救了我,神的擊打管教保守了我、喚醒了我,神的愛、神的憐憫帶我走過那段不堪回首的歲月。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我就是一個狂妄得失去理智、野蠻得喪失人性的畜類,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我就是一個該受咒詛、萬劫不復的地獄之子!縱有千言萬語也表達不盡我心中的感慨,訴說不完我對神的虧欠,我只願快快脫去滿身的污穢,用實際行動來還報神,讓神心得安慰。

  • 全能神的愛太大、太實在

    在我剛接受神的新工作、身量還很小的時候,神不給我難挑的擔子,而是因著我的熱心處處為我開闢出路,加給我信心與力量,幫我度過一次又一次的難關;當我遭毀謗被人棄絕灰心軟弱之時,神用他那安慰、鼓勵之語撫平我痛苦的心,使我憂傷的心變得快樂;當我的身量漸漸長大一點的時候,神擺設環境讓我經歷他的刑罰、審判,用試煉、熬煉來潔淨我信與愛裡面的摻雜,使我在痛苦之中認識了自己的敗壞本性,看到了自己對神的悖逆與抵擋,發現了自己信神多年不曾發現的惟密——為得福而與神搞交易,更看到了神的公義、聖潔、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明白了神對人一直高標準、嚴要求的良苦用心,從而使我走上信神的正軌,走上追求真理的人生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