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見證:如何勝過嫉妒心?我找到路途了(有聲讀物)

李 智

「中國古代有個故事:『既生瑜,何生亮!』那個嫉妒人的周瑜怎麽樣?把自己折磨死了,三十六歲早逝。嫉妒人爛骨頭,嫉妒人死得快,嫉妒人短壽啊!心胸狹窄,嫉妒人有没有好處?一點好處都没有,小氣、狹窄、惡毒,讓人看笑話,他不配活着。」(摘自《講道交通(十)·關于神話〈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的講道交通 三》)每當看到這段講道交通,李智的心都會被觸動:周瑜因嫉妒、仇恨諸葛亮的才幹,變得心胸狹窄、惡毒,最終英年早逝,嫉妒人傷人害己,真是一點好處都没有啊!而李智在與人配搭盡本分中也是受嫉妒心的支配變得惡毒,没有人性,最終失去神的帶領落在了黑暗中,活得痛苦不堪。是全能神話語的審判揭示、責打管教使他的良心有了知覺,對撒但敗壞性情的苦害有了點認識,生命性情有了些變化,與人相處能够學人之優補己之拙,有了點真正人的樣式。

李智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已有五個年頭了,一直在教會中熱心花費,最近他被弟兄姊妹選為教會帶領,與尚穩弟兄一起配搭盡本分。

在與尚弟兄的相處中,李智發現尚弟兄交通真理、解决問題都比他强,他心裏有些不高興。在一次聚會中,尚穩讀完一段神的話就結合自己的經歷談了神的心意與要求,也把對自己敗壞本性的認識及實行的路途談出來了,弟兄姊妹都聽得津津有味,不住地點頭,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李智坐在一邊眉頭緊鎖,心裏琢磨着:「尚弟兄交通得這麽透亮,如果我接下來交通的不如他,弟兄姊妹會怎麽看我呢?……」

「尚弟兄,你結合自己的經歷交通真理挺有路途的,我聽了心裏很亮堂。前幾天我遇到個難事,不知怎麽經歷,你給我交通交通……」白姊妹誠懇地説。

白姊妹的話打斷了李智的思緒,他心裏很不是滋味:「尚弟兄剛盡這個本分就有弟兄姊妹找他幫着解决生命進入的難處,這不就顯不出我了嗎!以往弟兄姊妹遇到難處都會來找我交通,現在尚弟兄搶了我的風頭,這樣下去,我不就被弟兄姊妹冷落了嗎,唉!」

弟兄聚会中很惆怅

夜晚,「滴答滴答」下起了小雨。

李智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他心裏還在為白天的事翻騰着:「尚弟兄比我明白真理,弟兄姊妹有問題都向他尋求,以後我跟他在一起盡本分,不就顯得他高我低了嗎,誰還能把我放在眼裏啊!不行,我得想辦法挽回這個局面!」

幾天後,李智他們收到上層來信,信中説有一項工作需要盡快落實,并把落實的結果彙報上去。李智心想:「之前我接觸過這項本分,大家在一起交通商量後再去落實果效會更好……」但他轉念一想,「尚穩不是明白真理能解决教會問題嗎,這項工作他之前没有接觸過,讓他去落實,到時候如果他落實不好,以後帶領有事就會找我商量,弟兄姊妹有難處也會來找我解决了。」想到這兒,李智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

工作室内,李智和尚穩正在商量該如何落實這項工作,李智故意不把自己知道的細節告訴尚穩,還别有用心地説:「尚弟兄,咱們交通得差不多了,這項工作就由你去負責落實吧!」

尚穩有點犯難,遲疑了一下,「哦,那好吧。」

幾天後,他們收到弟兄姊妹的來信,説對這項工作到底該如何落實還是不太明白。

尚穩呆坐在那兒,一臉的沮喪。

李智看着尚穩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的樣子,走到他的身邊故作關心地説:「别太自責了,這次没有做好,下次争取做好就行了。去跟弟兄姊妹敞開亮相説咱們明白真理膚淺,話没説到位,現在重新補充一些具體細節,弟兄姊妹會理解的。」説完,李智心裏洋洋得意:「這回讓你在弟兄姊妹面前出了醜,弟兄姊妹就知道你不如我了!」

烈日炙烤着大地,一股股熱浪朝工作室涌來。

「教會同工吴姊妹的領受、素質怎麽樣?盡本分的果效怎麽樣?」上層帶領詢問道。

李智連忙説:「吴姊妹素質、領受能力一般,不過盡本分還挺有負擔的。」

「通過我對吴姊妹的了解,發現她素質較差,對神話語的領受不太純正。有一次,我們聚會交通神的話語是揭示人狂妄自大方面的,而吴姊妹却交通誠實人方面的經歷認識,和她説交通的跑題了,她還是堅持自己的對。」尚穩認真地説。

李智的臉「唰」地一下紅了,他瞥了尚穩一眼,嫉妒、不服油然而生:「你在負責人面前否認我的看法,這不是有意跟我過不去嗎?」

負責人看了李智一眼,認真地説:「李弟兄,教會裏的事你們應常在一起多交通,你也多聽聽尚弟兄的建議,他看問題比較細緻,你們互相取長補短。」

「嗯,好。」李智勉强地答應着,心裏有些抵觸:「尚弟兄處處讓我難堪,他就是有長處我也不跟他學,只要我多在真理上下功夫,我也不會比他差!」

初冬的夜,外面寒風呼嘯着,室内温度也很低。

李智坐在電腦前查找着資料,突然,他看到尚穩寫的一篇文章被選用了,李智心裏「咯噔」一下,「誒,怎麽可能呢?」他迅速滚動着手裏的鼠標,眼睛緊緊地盯着電腦屏幕,希望自己寫的文章也能被選上,可翻到最後一頁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李智失望地放下鼠標,身子仰靠在椅子上,眉頭緊鎖,心想:「上層負責人不是説我的文章也上交了嗎,怎麽没被選上呢?弟兄姊妹看到尚弟兄的文章被選上了,不就更加羡慕、高看他嗎,那我在弟兄姊妹的眼裏不就更不如他了。唉!我要是榜上有名不也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嘛,只可惜啊!……」

窗外,雨雪交加,窗内,李智的心裏翻江倒海:「平時我也不比他少用功,寫的文章也不比他差,怎麽就没被選上呢?為什麽他能露得了臉而我却不能呢?難道我就注定要比他低一等嗎?」

此時,嫉妒、不服、怨恨一齊涌上李智的心頭,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他只好在心裏默默地向神呼求:「全能神啊!看到尚弟兄的文章被選上而我的没被選上,我心裏痛苦、難受,放不下,我知道這個情形不對,求你帶領我認識自己,從不對的情形中走出來。」

李智禱告後,眉頭漸漸舒展了,他想到神的話説:「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臉面,涉及到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每個人都不想讓,總想争,争還不好意思,在神家不興争,不争還不甘心,看誰出頭就嫉妒,就恨,就覺得不公平,『為什麽我出不了頭?為什麽總讓他出面,為什麽總也輪不到我?』就有點怨氣,自己想克制還克制不了,就禱告,禱告完好一段時間,過後一臨到這事還勝不過去,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這些情形裏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有些人總怕别人出頭露面高過他,總怕别人得到賞識自己被埋没,就因此打擊、排斥别人,這是不是嫉賢妒能?這是不是自私卑鄙?這是什麽性情?這就是惡毒!只考慮自己,只滿足自己的私欲,不考慮别人的本分,只考慮自己的利益,不考慮神家利益,這種人性情不好,神不喜歡。」(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神話語揭示的正是李智的真實情形,他看到自己這麽痛苦都是受嫉賢妒能的敗壞性情驅使,使他身不由己地打擊、排斥别人,甚至還能耍詭計整治人,本性真是太惡毒了!李智回想自從與尚弟兄一起配搭盡本分以來,當看到尚弟兄比他明白真理,能幫助弟兄姊妹解决生命進入中的難處,弟兄姊妹都願意找尚弟兄交通時,他心裏就不舒服,嫉妒尚弟兄比他明白真理,認為有尚弟兄就顯不出他來,擔心他會失去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就想方設法地想要為自己挽回顔面;上層來信讓他們落實工作,他明知自己比較了解實際情况,去落實工作果效會好些,却昧着良心故意不説落實此項工作的關鍵點,讓尚弟兄獨自去落實,費盡心機地想利用這個機會讓其在弟兄姊妹面前出醜、栽跟頭,以此來貶低尚弟兄;尚弟兄落實工作没達到果效,他没有因着耽誤教會工作而感到虧欠神,還為自己的計謀得逞而洋洋得意;當負責人説尚弟兄做事心細讓他多跟尚弟兄學習時,他覺得是尚弟兄奪走了自己在帶領心中的地位,心裏更加嫉妒弟兄了;看到尚弟兄寫的文章被選用而自己的没有被選上,他因自己不能出頭露臉而活在了怨恨裏,最後落在了黑暗中痛苦不堪。李智反省到這裏,看到自己因着臉面地位得不到滿足,就對尚弟兄生發嫉妒、仇恨,甚至還能整人治人,真是没有一點人性、理智。看到自己受嫉妒心支配做事帶來的後果,李智心裏有些害怕,也非常懊悔自己,他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悔改,願意繼續尋求真理解决自己的敗壞性情。

第二天靈修時,李智看到神的話説:「做教會帶領的應學會發現人才、培養人才,别嫉妒人才,這樣你們盡本分就合格了,你們就盡到自己的責任了,也盡上忠心了。……神家多一個人才,你的工作不就作好了嗎?你在這個本分上不就盡上忠心了嗎?這在神面前是善行,這是人該具備的良心理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還有一段講道交通説:「有人説:『我看見教會裏有一個弟兄(姊妹)比我好、比我高,我就嫉妒,然後我就消極、就軟弱。』那你非得嫉妒他幹啥呀?你把嫉妒改羡慕不就妥了嗎。你們説嫉妒容不容易改成羡慕?你就往寬處琢磨:『人家好還不好嗎?人家好咱們有榜樣了,咱們能從他身上得着益處,他比咱們强,咱們有些事不明白咱向他學,這不又多一條路嗎!……』」(摘自《講道交通(五)·到底怎樣追求真理才能得着真理》)李智從神的話和講道交通裏找到了實行的路途,看到要想擺脱嫉妒這方面敗壞性情的捆綁,得學會體貼神的心意,多為教會工作着想,自己若能體貼神的心意,再看到有培養價值的人才就不會嫉妒,而是能為神家有這樣的人才而高興,而且配搭盡本分中能多學習别人的長處補自己的短處,使自己盡本分更有路途,更好地擔負起教會的工作,這才是有良心理智的人該做的。李智想到尚弟兄比他明白真理,臨到事注重尋求真理,用真理解决自身生命進入與工作中的難處,弟兄的經歷認識的確能給人帶來些益處和造就。神給他安排這麽好的搭檔,他不好好配搭學功課却被嫉妒心左右,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欲排斥、整治尚弟兄,有意看他的笑話,實在是没有一點人性!懊悔之餘,李智願意背叛肉體,按照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和弟兄同心合意地盡好本分滿足神。

風兒悄悄地停了,烏雲已散去,陽光照射在工作室内,顯得格外的亮堂。李智向尚穩敞開亮相,揭露解剖自己這段時間為名譽地位活在嫉妒、仇恨、惡毒的敗壞性情裏的情形表現,并懊悔自己給尚穩帶來的傷害。尚穩没有責怪、小瞧他,還結合神的話談自己的經歷來幫助、鼓勵他。

李智聽着尚弟兄的交通,心裏很受感動,他不再嫉妒尚弟兄比他明白真理,而是由嫉妒逐步變成羡慕,願意虚心學習尚弟兄的長處。同時李智也明白了,神精心擺設這些環境是為了使他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達到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滿足神。此時,李智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接下來的盡本分中,李智有不明白的地方就虚心跟尚穩尋求,看到弟兄哪方面比他好,他也能正確對待,不像以往那樣嫉妒人了。

進入深冬了,天氣越來越冷。李智取了件衣服披在身上,剛坐在電腦桌前,尚穩誠懇地説:「李弟兄,你在文章的語法、思路、層次方面都比我精通,我剛寫了一篇文章,你幫忙指點一下,看哪裏寫得不合適我再修改,行嗎?」李智爽快地説:「行啊,你拷貝給我吧。」

李智認真地看着尚弟兄寫的文章,心裏不禁有些羡慕:「尚弟兄對真理的領受認識確實比我有深度……」羡慕之餘,李智心裏不免又有點嫉妒:「之前他寫的那篇文章我幫他指點後被選用了,他露臉風光了,却没有人知道我這個幕後英雄。這次我再幫他指點完善,若這篇文章再被選用,那不是更顯得我不如他了嗎?到時帶領和弟兄姊妹會怎麽看我啊!」想到這兒,李智就不想再幫尚弟兄仔細推敲文章了,而是一目十行地往下看着,幫着改改錯别字,通順了一下語句,即使發現問題也不想提了。

寒風從門縫裏鑽了進來,李智下意識地打了一個寒顫。此時他心裏七上八下,覺得這樣做良心很不平安,説吧,恐怕尚弟兄寫的文章會再次被選用,不説吧,心裏還受責備。李智眉頭緊蹙,看着電腦不知該怎麽做了。

「李弟兄,你也别為難,發現不合適的地方儘管説出來,别保留,我願意接受,盡所能地去修改。」尚穩微笑着説。

李智心裏一驚,支吾着説:「嗯,我看到問題就説了,不保留。」

李智再往下看時,因着他的存心不對,神向他掩面了,他感覺大腦渾濁不清,根本看不出文章中存在的問題,他在心裏不斷地向神禱告,求神帶領他扭轉不對的情形。尋求中,李智想到一段神話語便找出來,看到神的話説:「如果看見有的人比自己好,還能打壓人家,給人家造謡,或者是施用一點手段,不讓别人高看他,這樣大家就誰也不顯高低了,這就是狂妄自是的敗壞性情,另外還有彎曲詭詐、陰險,做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他這樣活着還覺得不錯,以為自己是好人,這是不是有敬畏神之心的人哪?首先從性質上來説,這麽做事是不是為所欲為啊?他考慮神家的利益了嗎?他只想自己心裏的感受,只想達到自己的目的,不管神家工作受多大虧損,這種人不光是狂妄自是,還有自私卑鄙,絲毫不體貼神的心意,這樣的人百分之百没有敬畏神的心,所以他才能自己怎麽想就怎麽做,為所欲為,没有任何責備,没有任何懼怕,没有任何的顧慮、擔心,不考慮後果。」(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神的話一針見血地點出了李智做事的性質,句句審判之語讓他感受到神的怒氣在向他發出,他反覆讀着神的話,對照神的話他開始反省自己。當他看到尚弟兄的文章比自己寫得好時,嫉妒之心又出來了,想到尚弟兄寫的文章如果再次被選用,自己就會失去在帶領和弟兄姊妹心中的形象、地位,所以發現文章中存在的問題也不想給弟兄指出來,存心目的就是不願意看到這篇文章被選用,這樣也就不用擔心尚弟兄會超過他,顯出誰高誰低了。李智看到自己明知道尚弟兄的文章中談出了一些對真理的領受與認識,這對人明白神話語很有幫助,但他寧願教會少一篇能見證神的好文章,也要保全自己的名譽地位,只考慮自己的感受,絲毫不考慮教會的利益,而且還為達到目的耍手段,真是為所欲為,絲毫没有敬畏神的心,既狂妄又陰險,一點人性都没有!此時,李智看到自己的這種性情太可怕了,真是根深蒂固,如果没有敬畏神的心,隨時都能作惡抵擋神。他來到神的面前,向神作了一個悔改的禱告:「神啊!我錯了,我不該因嫉妒弟兄想耍手段把弟兄好的文章給踩下去,我太自私卑鄙了!你向我掩面,正是你的公義性情向我顯明。神啊!我願向你悔改,求你帶領我,使我不再受嫉妒心支配做事,能以教會利益為重,用心看弟兄寫的文章……」

李智回到電腦前,認真地看尚弟兄的文章,不知不覺就發現了一些問題,心裏也亮堂了,他把自己看出來的問題毫無保留地告訴了弟兄,弟兄修改完善後,就把文章上交了。當李智不為自己的臉面考慮實行真理滿足神時,他心裏感到踏實、平安,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早晨靈修時,李智看到神的話説:「他不懼怕神,唯我獨大,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看得高于神,高于真理,神在他心裏是最不值得一提的、最渺小的,他心裏没有絲毫神的地位。心裏没有神的地位、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有真理進入嗎?(没有。)那他平時忙得挺歡,出挺多力,那是做什麽呢?這類人還説自己是撇弃一切為神花費,受了很多苦,其實他做所有事的出發點與原則、目標都是為了自己,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一切利益。你們説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是什麽人哪?是不是狂徒?是不是撒但哪?」(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又看到講道交通中説:「因着享受地位之福的心越來越大,一旦有比他更好的人出來,他就會嫉妒,然後由嫉妒生出打壓、排斥、陷害,甚至能與之不共戴天。人的嫉妒心一出來,如果誰一旦對他的地位構成威脅,那便是他的仇敵,那是不管不顧,什麽真理、神都不管了,因為嫉妒心强烈他就會開始打壓人、整治人、陷害人,什麽惡事都做得出來。」(摘自《講道交通(七)·關于神話〈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的講道交通》)李智在神話語的審判揭示和講道交通的揭露中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看到嫉妒心太强的人臨到事不會尊神為大、尋求神的心意,而是處處為名譽地位做事,甚至為保全自己的利益得失作惡抵擋神,這樣的人没有敬畏神的心,還能被撒但利用做出讓神厭憎的事。李智回想之前看到弟兄比他明白真理,他就嫉妒、恨,耍手段整治弟兄,看弟兄的笑話,導致教會工作受到攔阻;經歷了神話語的揭示與審判,他覺得自己有些變化了,再看到弟兄比他好、比他强也能正確對待,願意學習弟兄身上的長處彌補自己的不足,感到自己有點人樣了,没想到這次遇到合適的環境這個敗壞性情又出來了,甚至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還想耍手段,根本不管教會利益。李智看到自己的嫉妒心太强了,容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為名譽地位什麽惡都能作出來。他想到中共無神論政黨,為了維護自己的撒但政權,讓人都崇拜、跟隨它,把它當神一樣供奉,當神道成肉身發表真理,神選民通過讀神的話,對它反動、邪惡的實質有了分辨開始覺醒,不再受它迷惑、控制,開始跟隨基督,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時,它就嫉妒、仇恨,想盡一切辦法追殺基督,并采用各種高科技監控、抓捕、迫害、鎮壓基督徒,妄想取締神的作工,達到它永久掌控人、占有人的卑鄙目的。李智看到自己因着嫉賢妒能,為維護自己的利益得失,就能不擇手段地排斥异己,做出攪擾、打岔神作工的事,做事的實質與中共如出一轍,中共在外利用各種手段想取締神的末世作工,而他在教會裏充當撒但的差役拆毁神家工作,做了中共做不了的事,實質就是在抵擋神。弟兄姊妹寫文章是為了見證神審判刑罰的話語在自己身上達到的果效,使更多的人通過看這些文章更能學會經歷神的話,實行進入神的話,從中更加認識神話語的權柄威力,看到神的話的的確確能帶領人、潔净人、拯救人,使人脱離撒但的苦害活在神的面光中。可他却為了自己的臉面地位嫉妒、仇恨弟兄寫出好的文章,在見證神的事上采取卑鄙手段拆毁神的作工,本性真是太卑鄙邪惡了,就是一個仇恨真理的卑鄙小人,若再不悔改,必定會作出更大的惡被神厭弃、淘汰,這是神的公義性情决定的。認識到這些,李智對自己抵擋神與神為敵的撒但本性以及自己身上的撒但性情有了些認識,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同時心裏對神充滿感恩,感謝神的顯明使他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能够懸崖勒馬向神悔改,接受神話語的審判揭示、責罰管教,并願意追求真理脱去敗壞,達到蒙神拯救。

李智又看到神的話説:「交給你們這些任務,就是在各方面都讓你們往正面方向發展,都讓你們長進,讓你們得益處,得造就。你們好了,我心裏會難過,會嫉妒,會生恨嗎?我就巴不得你們好,能更好,我盼着你們越來越好,盼着你們在各方面都有長進,特别是在生命進入方面,在真理上都有所長進,這是最關鍵、最重要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對待神話該有的態度》)神的話語句句温暖着李智的心,他從神的話中看到神的美善實質,看到神的性情裏没有嫉妒,没有恨,只是發表真理無償地供應每一個人,希望我們的性情有變化,生命有長進,不再受撒但的苦害,蒙神拯救,這樣神的心就得安慰了。就像作為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兒女好,没有一個父母會嫉妒自己的兒女,神的心何嘗不是如此,神的愛比父母的愛好過千倍、萬倍。對比神的美善實質,李智更加蒙羞慚愧,他看到自己裏面流露出來的都是狂妄自大、彎曲詭詐、自私卑鄙的撒但性情,這些敗壞性情使他看到别人比自己好就嫉妒、恨,甚至為維護自己的利益,不惜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真是讓神恨惡、厭憎。李智在心裏感謝神的拯救,自己如此悖逆,神還一次次擺設人事物來顯明他,唤醒他麻木痴呆的心,使他能够認識自己的敗壞真相,追求真理脱去敗壞性情,活出點人樣來滿足神!

此時,李智心裏滿了對神的虧欠和懊悔,他痛恨自己瞎眼無知不認識神的作工,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是你話語的審判刑罰唤醒了我,使我看清了自己憑撒但性情活着追求臉面地位嫉賢妒能帶來的後果,我不願再活在這樣的敗壞性情中抵擋你,願意活出真理實際來滿足你、見證你!」

太陽衝破雲層,射出耀眼的光芒,陽光斜射在李智的身上,他感覺暖融融的,渾身舒適愜意,輕鬆釋放。

弟兄在曬太陽

李智突然想起前天尚弟兄把寫好的另一篇文章給他讓他幫着檢查,當時他情形不好,發現的問題可能不太準確,想再找出來看看。李智快速打開文檔仔細地檢查着,果然發現文章中還存在一些問題,但只要稍微整理完善一下就可以上交了。看到尚弟兄總是能寫出好的文章,李智的嫉妒之心又在萌動:「怎麽他總能寫出好的文章呢,而我寫的文章一篇都没被選用,這以後誰還會看得起我呀?……」此時,李智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趕緊向神禱告,他想起一段講道交通中説:「我就喜歡接觸比我好的、有各種才幹的、有各方面本事的,我喜歡這樣的人,跟他在一塊兒相處能學點東西,他能補足我的缺少啊……有的人説:『有時候我們勝不過去啊,一臨到比我們好的人,我們就嫉妒,就生氣,甚至一看見他,心裏就覺得没法活了。臨到這個事怎麽辦哪?』禱告神咒詛自己,行不行?怎麽禱告?你説:『我就見不得人好,這是什麽人呢!這樣的人真不配活着,看見比我好的就嫉妒,這是什麽心哪!這也不是正常人性啊,願神管教我,修理我。』然後再禱告:『求神你拯救我脱離狹窄心胸,讓我的心胸能寬闊一點、度量大一點,活出個人樣來,免得羞辱你。』就這麽禱告。禱告一段時間或許你的心胸不知不覺就大一點了,再遇着比你强的,嫉妒心就没那麽大了,就能容納了,就能正常相處了,慢慢就正常了。」(摘自《講道交通(十)·關于神話〈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的講道交通 三》)李智從這段講道交通中看到,真正喜愛真理的人,心地善良,心胸寬闊,看到别人比自己好,不會嫉妒人,不會為自己的臉面地位考慮,而是注重學習别人身上的長處,更好地用到自己的生活及盡本分中。而自己一點真理實際都没有,還不服人、嫉妒人,絲毫没有自知之明,也不注重學功課,真是太敗壞了!李智從中還領悟到,人無完人,神賜給每個人的都不一樣,每個人身上都有長處與缺少,大家在一起盡本分才能取長補短互相得着補足,生命才能不斷長大,本分也會越盡越好。明白了這些,李智向神禱告,願靠着神的帶領放下嫉妒,有自己真實的進入!

隨後,當李智用心幫着尚弟兄整理這篇文章,從尚弟兄的經歷認識中也得到一些補足,特别是在認識自己和明白神心意上找到了實行路途,他知道接下來該怎麽實行進入了,這是他放下嫉妒心帶來的收穫,也是他的偏得,正如神的話説:「他獻出一份,你是不是也得着了?你還享受個現成的,這叫神恩待,你是偏得。」(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談談和諧配搭》)

夕陽西下,夜幕降臨。李智坐在電腦桌前,回想以往自己憑撒但敗壞性情活着,看到誰比自己好、比自己强,就會生發嫉妒、仇恨,在心裏琢磨怎麽超過别人,甚至會因着嫉妒人而對其采取整治或打壓,給教會工作帶來的是虧損,給自己的心靈帶來的是痛苦、黑暗,良心受控告、譴責,活得卑鄙、齷齪,没有一點人樣。經歷了神話語的審判揭示、責罰管教,他才對撒但的苦害有了點認識,再看到别人比自己好、比自己强時,能够背叛撒但敗壞性情,憑神的話活着,虚心學習别人的長處,這樣活着心裏釋放、踏實平安,經歷中李智真實地體會到憑真理做人活得才有意義、有價值,才是真正人的樣式……數算着經歷中的所得,李智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神哪!我能有今天這些變化,都是你的作工達到的果效,更是你的心血代價换來的,我感謝你!我願在以後的日子裏,更多地經歷你話語的揭示與審判,靠着你的帶領擺脱撒但性情的捆綁,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盡好本分滿足你。」

相關內容

  • 審判是光

    我叫趙霞,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因受「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名言薰陶,我把名譽、臉面看得特別重要,無論幹什麼都想讓人說個好,得到別人的誇獎、高看。

  • 美麗人生的轉變

    在眾多事實面前,我看見了只有跟隨全能神,有真理了,才會分辨撒但的這個「美麗」謊言,真正的美麗不是外表穿衣打扮出來的,而是裡面有真理、性情得變化所活出的正常人性,沒有真理再打扮也是醜陋、邪惡的,我對自己的邪惡本性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看透了自己追求「美麗」背後的骯髒、醜陋的靈魂,也能從心裡感覺注重穿著打扮實在太沒有意義,恨惡自己的邪惡、污穢,有了真實背叛自己、追求真理的心志。

  • 神的審判潔淨變化了我的狂妄本性

    神的話和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把神對我們的要求,還有解決狂妄自大的實行路途給我們說得很清楚,不管我的觀點對不對,也不管姊妹提出的建議是否合適,我首先得有一個尋求真理、順服神的態度,不堅持自己,放下自己認為對的東西,能和姊妹一起交通商量,這才是實行真理,才能獲得聖靈的開啟光照把本分盡好,達到讓神滿意。

  • 神拯救我脫離了地位的枷鎖

    我對撒但利用名譽、地位捉弄人讓人背叛神的詭計有了一些認識,不再覺得「做人上人」「出人頭地」有多好了,因為從撒但來的都是敗壞人、苦害人的反面事物,只有神的安排才是最好的,神給人安排的無論是地位高還是地位低,無論是有地位還是沒有地位,對人都是最合適的。人只有絕對地順服神的安排擺佈才是最明智的選擇,這樣既能讓神喜悅,又能享受從神來的祝福。

  • 神的審判刑罰對人是最大的拯救、最真實的愛

    每一次擺設環境、每一次刑罰審判都飽含著神對我誠懇的拯救與真實的愛,飽含著神的良苦用心與急切期待,神巴望著我能早一天脫離撒但的苦害活在光中。神哪!你為拯救我所受的痛苦太大了,你為拯救我所付的代價太大了,你為拯救我所忍耐、等候的時間也太長了,神啊,你為拯救我所作的太多太多了,我真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今天,你的審判刑罰終於喚醒了我這顆麻木剛硬的心,使我看到了你在我身上所作的一切都是你愛的流露,以後不管你怎麼安排、怎麼擺佈,你都是我的主、我的神,我要順服在你面前永遠敬拜你、稱頌你、讚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