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疾病 如何為丈夫禱告

陝西省 信心

丈夫突發疾病 命懸一線

「丈夫突發肝硬化腹水,嘔吐不止,命懸一線。無助中,是神的話語一次次開啟帶領我,使我有信心經歷這樣的環境……」我邊回想著神在我身上作工的一幕幕,邊敲打著鍵盤寫下了自己的經歷認識。思念著神的愛,我由衷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想著想著,我的思緒不由得回到一年前……

2017年1月20日早上,我正在廚房做飯,丈夫突然來到廚房門口,面色沉重、神情痛苦地對我說:「我感覺胃裡特別難受,剛才在花園吐了核桃大的一塊血。」我聽完愣了一下,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丈夫又大口地吐血,隨即便栽倒在地,我嚇得趕緊跑過去扶他,但他已昏過去不省人事了。看著丈夫臉色蠟黃,嘴唇發紫,我的心都要跳出來了,真害怕他一口氣上不來離我而去。我來不及多想,趕緊撥打急救電話,就在我打電話時,丈夫又連續兩次大口地往外吐血,接著就又昏死過去了。看著不省人事的丈夫,我嚇得大腦一片空白,眼睛直愣愣地看著他,恐懼、擔憂一齊湧上心頭:「不到半個小時丈夫就吐了三次血,每吐一次就昏過去一次,再這樣下去他還能撐多久啊?會不會有生命危險?要是丈夫有什麼不測我可怎麼辦?」看著倒在血泊中的丈夫,我的心很慌亂,這時我突然想起了神,「對,神是萬物的主宰,是我們最大的依靠!」於是,我趕緊向神呼求:「神啊!求你救救我丈夫,只有你能救他的命。神啊!我現在心裡很害怕,求你保守我的心,使我能冷靜下來,我願把丈夫交託在你的手中,依靠你來渡過難關!」禱告後,我心裡稍微平靜了一些,丈夫也慢慢醒過來了。大約過了十分鐘救護車還沒來,我又開始著急了,擔心丈夫的病得不到及時搶救會有生命危險,就再一次向神呼求:「神啊!救護車什麼時候來都在你的手中,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作我堅強的後盾,使我的心能時時安靜在你面前,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和安排,經歷你的作工。」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神話就是特效藥!羞辱魔鬼和撒但!摸著神話有依靠,神的話語速效救心!萬事皆無一切平安。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話語的開啟使我立時有了依靠,心裡也平靜了許多。我明白了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丈夫的生死也在神手的擺佈之中,沒有神的許可,丈夫的病情再嚴重也不會被奪去性命。此時,神要的就是我能有信心面對這樣的環境,可撒但往往在我最軟弱的時候攻擊我,想方設法給我送意念,使我活在害怕、膽怯中。我不能中撒但的詭計,應該對神有信心,把丈夫的生死交託在神的手中,順服神的主宰擺佈,這樣撒但就無可乘之機了。感謝神,神的話除去了我的膽怯、懼怕,使我對神有信心了,願意依靠神憑信心經歷神的作工。

日出希望的曙光

病危通知讓轉院 神話語加給我力量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救護車終於來了,疾馳到醫院後,丈夫被送到了急救室。一陣搶救後,醫生把我叫到辦公室,面色凝重地說:「你丈夫的乙肝病(肝硬化腹水)非常嚴重,由於失血過多,現在血壓特別低,高壓只有五十,低壓只有四十,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而且你丈夫的血型很特別,很不好找匹配的血漿給他輸血,我們不敢保證能治好他的病,建議你還是轉院治療比較好。」聽了醫生的一番話,我心裡頓時又懼怕起來:「丈夫的病怎麼這麼嚴重?難道這麼多醫生都對丈夫的病束手無策嗎?要是在轉院的過程中丈夫再吐血病情加重,這又該怎麼辦?可不轉院,萬一他要是死了……」我不敢再往下想,只能在心裡一個勁兒地呼求神。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每一樣活著的東西,有生命的東西,都是在神的主宰之下的,在神創造之後它就有了生命,這個生命是從神來的……」(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七》)是啊,神是造物的主,不管是有生命的還是沒生命的,都由神擺佈與安排,人的生死更由神主宰掌握。如果丈夫的壽命沒到,就是再危險他也死不了,轉不轉院、醫生的話都決定不了丈夫的生死。想到這兒,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就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當我無路可走時,你的話給我指明了方向,使我認識到人的生命軌跡都由你主宰安排,沒有人能改變。如果你不允許丈夫死,即使不轉院丈夫也死不了,我相信你的主宰,願意把丈夫交在你的手中,經歷你的奇妙作工……」有了神話語作根基,我心裡很坦然,就和醫生說讓丈夫留下來治療。

痛苦無助時 神話語作依靠

之後我進了急救室,看見六七名醫護人員正圍著病床給丈夫扎針,但一直找不到血管,折騰了好一陣子才把吊瓶掛好。我看到丈夫的臉腫得很高,眼睛都睜不開,腿腫得也不像樣子,我輕輕地叫丈夫的名字,他聽見我的聲音嘴唇動著想說話,卻什麼也說不了。看著丈夫奄奄一息的樣子,又想到剛才醫生對我說的那些話,我悲痛欲絕,對神的信心也越來越小,心想:「難道丈夫真的就要離開我了嗎?他走了我該怎麼辦啊,誰能撐起我們這個家?我也禱告依靠神了,可神怎麼不保守他呢?……」當我這樣想時,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趕緊向神禱告:「神啊!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顯明我的身量實在太小,雖然知道丈夫的病是好是壞都在你手中主宰,我應該順服你的擺佈安排,但當看到丈夫這個樣子時,我就對你沒有信心了,甚至對你產生了埋怨。神啊!願你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不埋怨你,能在這樣的環境中明白你的心意……」

弟兄姊妹得知丈夫的情況後紛紛來看望我們,還安慰鼓勵我,給我交通約伯的見證,引導我明白神的心意。弟兄姊妹給我看了一段神的話:「約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對神沒有任何要求,也沒有索取,他稱頌神的名是因著神主宰萬物的大能與權柄,而不是根據自己得福或受禍。他認為無論人從神得福還是受禍,神的大能與權柄是不會改變的,所以,無論人身處何境,神的名都是應當稱頌的。人從神得到賜福是因著神的主宰;人受禍也是因著神的主宰;神的大能與權柄主宰安排著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禍福都是神大能與權柄的彰顯,無論從哪個角度上來看神的名都是應當稱頌的,這是約伯有生之年經歷與認識到的。約伯這一切的心思與他的行為達到了神的耳中,來到了神的面前,讓神看為重,神寶愛約伯這樣的認識,也寶愛約伯能有一顆這樣的心。這顆心在隨時隨地地等待著神的吩咐,隨時隨地地迎接要臨到他的一切。」(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藉著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在這個環境中我之所以對神失去信心,是因為我嘴上說相信神主宰,願意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但心裡卻對神有要求,希望神醫治我丈夫,可當我禱告神多次之後,丈夫的病情還是沒有好轉時,我就對神失去了信心,怨言也出來了。同時,我也意識到自己對神的全能主宰認識得太淺,想想約伯臨到撒但的攻擊、試探時,滿山的牛羊及萬貫家產被強盜奪走,兒女也都失去了,最後他自己也渾身長滿毒瘡,但約伯沒有埋怨神,而是俯伏在地稱頌神的名,說出了「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記1:21)這樣的話。約伯之所以有如此大的信心,是因為他對神的主宰有真實的認識,他知道自己赤身出於母胎,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神賜給的,不管神是賜福還是收取,他都當接受、順服神的主宰,他知道神是造物的主,人是受造之物,人應該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無條件地順服造物的主,不應對神有無理智的要求,不應跟神搞交易。因此,約伯能理性地對待神的作工,順服神的主宰安排,臨到禍患也不否認神主宰人類命運這一事實,也不因此埋怨神。約伯對神有真實的敬畏、順服與信心,因此他用自己的實際表現羞辱了撒但,為神站住了見證。明白神的心意後,我意識到自己要想像約伯一樣能在臨到的環境中對神有真實的信心,不發怨言,需要對神的全能主宰有真實的認識,同時也要放下自己的存心、摻雜,不再跟神講自己的理由、條件,從內心深處真實順服神的主宰。

约伯刚长毒疮时称颂神

後來,我就有意識地尋求神的全能主宰這方面的真理。一天,病房裡就剩下我和丈夫了,我打開平板電腦看到神的話說:「神有權柄能叫一個人死,讓那個靈離開肉體,回到陰間去,或者回到他該去的地方。人什麼時候死,死後去哪兒,這些都是神說了算,神隨時隨地都可以作這些事,他不受人、事、物、空間、地理的轄制,只要他想作他就能作,因為萬物生靈都在他的主宰之下,萬物也因著他的話語、他的權柄而生而滅。他能讓一個死人復活,這也是他隨時隨地都能作的事,這是造物的主獨有的權柄。」(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從神的話中我對神的權柄有了些認識,神主宰一切,更掌握每個人的生死。就像聖經中記載的拉撒路,他死了四天,屍體都臭了,在人來看肯定沒有回生的希望了,但主耶穌一句話拉撒路就復活了。從神讓拉撒路復活這件事上,我看見陰間的鑰匙也掌握在神的手中,只有神掌握著人的生死存亡。想到這兒,我認識到丈夫是生是死也在神的手中掌握,神安排丈夫來在人世間,肯定有他該完成的使命,他若是完成了今生的使命,神就要安排他到另一個地方去,這是誰也攔阻不了的,若丈夫的使命沒有完成,就算他只剩下最後一口氣,神也不會讓他死的。神無論怎麼安排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我該做的就是學會等待、順服,等候神的心意向我顯明。

之後,我又想到了迦南婦人的理智和對神的信心,她認識到神是造物的主,我們人只是受造之物,不管神如何對待我們,神的身分與地位是永遠不會改變的,我們人應該無條件地順服造物的主。因此,當迦南婦人求主醫治她的女兒時,不管主耶穌把她當成人或是狗,也不管主耶穌對她是什麼態度,她都能把主耶穌當神對待,持守對主的信,對主沒有無理的要求。主耶穌看到了迦南婦人的信心和理智,最終應允了她的祈求。我也願意效法迦南婦人,在神面前有理智地祈求,神若醫治丈夫我感謝神、讚美神,神不醫治我也感謝讚美神,繼續好好信神,追求真理。

於是,我向神禱告:「神啊!不管丈夫是生是死,我絕不埋怨你,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為你站住見證。」不知不覺,我心中對神的順服增加了,靈裡踏實了許多,也能把心安靜下來尋求神的心意,順服神的主宰了。後來,弟兄姊妹看我一個人照顧丈夫顧不過來,就經常來幫我照顧丈夫,我感受到了神對我真實的愛。想想自從丈夫得病以來,沒有一個親戚朋友來看望我們,唯有神一直陪伴在我身邊,加給我信心,作我的依靠,帶領我一步步走過來,現在還興起弟兄姊妹來幫助、扶持我,給我交通真理,使我能在臨到的人事物中明白神的心意,還實實際際地幫助我照顧丈夫,減輕我的負擔,這都是神對我的愛,我心裡對神充滿感恩。

奇妙拯救 病重的丈夫轉危為安

如何為得病的家人禱告

當我願意真實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不再對神提出無理智的要求時,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丈夫竟安然地渡過了危險期。當丈夫醒來時,不僅說話有一點聲音了,血壓也上升到六十至九十,我真實地體會到了神的話「因為神是生命,所以他是一切生命體的源頭,與此同時,神的權柄能使所有的生命體順服神的一切話語,也就是按著神口中的話而產生,遵照神的吩咐存活、延續…… 」(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萬物都在神的主宰命定與擺佈安排中運轉,沒有一人一物能超出神主宰的範圍,這是神的大能,只有造物主是萬物生命的源頭,也只有造物主具備這樣的權柄能力,而且是永不改變的。丈夫這次得病的驚險歷程讓我看到了神掌管著人的生死,也讓我看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是沒有一人一物能超越得了的。

接下來的幾天,我常把心安靜在神面前,在心裡揣摩神的話,不住地禱告神和神親近。我看到其他病人因病痛不停地呻吟、折騰,時不時還傳來喊叫聲,令人毛骨悚然,而丈夫卻在神的保守中靜靜地躺著安然入睡,我流下了感激的淚水。在這段時間裡,我真正體嘗到了神對我們無微不至的愛與照顧:當我走投無路、痛苦軟弱向神禱告時,是神句句帶有權柄的話語引領我一步步走出了痛苦的深淵;當我孤獨無助時,神又安排弟兄姊妹來看望我,給我交通真理,使我明白神的心意,還幫助我照顧丈夫;當我帶著要求向神禱告時,神帶領我明白了什麼是有理智的祈求,什麼是真實的信心和順服,使我能放下自己裡面的奢侈慾望,學會等待、順服神的作工。從中看到,神的愛不僅僅是賜給我們肉體的平安福氣,更是在苦難中引導、幫助我們明白真理、實行真理,除去我們裡面不對的存心、摻雜,能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敬拜造物的主,恢復我們該有的良心、理智,使我們對神有信心、順服與敬畏,這是比物質的祝福更寶貴的財富,感謝神!

一個星期後,醫生看到丈夫能吃飯了,驚奇地說:「哎呀,真沒想到你恢復得這麼好!你當初來的時候,吐了那麼多血,血壓降到了四五十,扎針都找不到血管。你今天能活過來真是不可思議,實在是一大奇蹟呀!太神奇了!你真是命大啊!」聽到這話,我由衷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知道這全是神的奇妙作為!

半個多月後,丈夫出院了,身體恢復得也很快,後來還力所能及地打工掙錢維持生活。在這次的經歷中,我真實地體嘗到了神的愛,認識到只有神是人唯一的拯救,只有神的話語能作我們隨時的幫助,使我們有信心渡過難關。感謝神,這次的經歷使我跟隨神的信心更大了,我立志永遠跟隨神走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