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2 四句格言

632 四句格言

1 人都是怕受刑罰而「愛」我,并不是「天生」就愛我,有誰生來就有愛我之心?有誰把我當作自己的心臟一樣看待?所以我總結出一條人間的格言:在人之中,并無愛我之人。我能愛人到永遠,也能恨人到永遠,而且是一成不變的,因我有毅力,但人却并不具備這個毅力,對我總是忽冷忽熱。所以我又總結出一條格言:人缺乏毅力,因此,不能滿足我的心。

2 至今我仍不知人為什麽不守本分,為什麽不知自己的身量有多大,是幾克重,還是幾兩重,人都是不透亮。所以人仍在欺哄我,似乎我的工作全部歸于徒勞,似乎我的話只在大山之間回響,却并無一人看見我説話發聲的根源。我以此為基礎總結出第三條格言:人并不認識我,因人未看見我。

3 人都因我的言語而大聲求告,在人的求告之中總是埋怨我的絶情絶義,似乎人都在尋求我對人真實的「愛」,但人怎能在我嚴厲的話中找着我的愛呢?因此人總因着我的話語而失望。人的言語為什麽總是在埋怨我呢?因此我總結出第四條人生的格言:人的順服成分甚少,因此人總是在恨我。

4 當我向人提出要求之時,人便大吃一驚,没承想多年心地善良的神也能説出這樣的話,既没情又没義,人便默然了。在此之時,我看見人的心中恨我的成分又一次加添了,因為人又開始作着埋怨的工作了,總是在埋怨地、咒詛天,但在人的言語中,我從未找着人咒駡自己的東西,因人太愛自己了,所以我藉此總結了人生的意義:人的一生之中因貪愛自己而悲切、虚空,人的一生之中因着恨惡我而自取滅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

632 四句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