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之路

45 事奉神的人應該怎樣對待死亡?

參考神話:

「彼得被成全之後,就是他快終年的時候,他說:『神哪!假如我的壽數還能延續幾年的話,我願達到更純潔地愛你,更深地愛你。』他釘十字架的時候心裏還禱告:『神哪!現在是你的時候到了,就是你給我預備的時候到了,我得為你上十字架,為你作這個見證,願我的愛能滿足你的要求,願我的愛更純潔,我今天能為你死,為你釘十字架,我心裏感到安慰,感到踏實,這是因為我能為你釘十字架,能夠滿足你的心願,我能把我自己都獻給你,把我自己的生命都獻給你,我心裏感到無比的欣慰。神哪!你實在可愛,假如說以後你還讓我活著,我更願意愛你,只要是活著,我就要愛你。我願意愛你更深,我是因著不義、因著罪而得著你的審判、你的刑罰、你的試煉,我更看見你的公義性情,這是我的福氣,因我能更深地愛你,即使你不愛我,我也願意這樣愛你。我願意看見你的公義性情,因這使我更能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我總覺得我現在活著更是有意義的,因為我是因著你的緣故而上十字架,為你死是有意義的,但我還不算滿足,因為我對你認識太少,我知道我不能完全滿足你的心願,我還給你的太少,在我有生之年中,我沒能把全部都還給你,我差得太遠,此時回想起來倍覺虧欠,只能用這一刻來彌補我所有的過失、所有的未還報給你的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不管神怎麼要求,只要能盡上你的全力,望你在神面前最後為神盡忠,只要能看見神在寶座之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哪怕在此之時正是你的死期,你也應在合目之時發出笑聲、露出笑臉的。你要在自己的有生之日中為神盡自己最後的本分。以往的彼得是為神倒釘十字架,但你應在最後滿足神,為神耗盡你所有的能量,受造之物能為神做什麼呢?所以你應提前將自己擺上任神擺佈,只要神高興、樂意就任著他作,人有何資格發怨言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四十一篇說話的揭示》

參考人的交通:

「怎樣對待死?首先應該認識到,人的生死存亡都在神的掌握主宰之中,神讓哪部分人死,神讓哪部分人活,都有神的安排命定。神所作的都公義,人有何權利要求神這樣那樣呢?這是受造之物該有的理智嗎?……人的生死存亡是神的事,在神的作工中有些人為神的工作殉道,有些人坐監,有些人意外死亡,其實都有神的安排,都有其特殊意義,都是神得勝撒但的見證。神對各種人都有安排,哪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有些人扮演了死的角色,這有其特殊的意義,是人測不透的;有些人作了撒但的犧牲品,屬於被淘汰了;有些人充當了反面的角色,如猶大與敵基督一類的人,屬於受懲罰的對象;有些人成功扮演了正面的角色,屬於被成全的人,這些人雖受了許多審判刑罰、修理對付的痛苦,但被成全了。等等這些都是神根據人的本性來安排確定的,比如加略人猶大,神就安排他作出賣耶穌的角色。神是公義的,神鑒察人心肺腑,對每一個人的安排都是公平合理的,完全都是根據人的本性與行為決定的,這就是神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各人。有些人死了不一定是壞事,有些人活著也不一定是好事,誰能看透呢?」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認識神的作工才能跟隨到底》

「幾千年來,死束縛捆綁了所有的人,人都在死上過不了關,怕死成了人的最大致命處。對於死的問題如果認識透亮了,其它的問題也容易解決,能否作好見證關鍵是怎樣對待死,人能不受死的轄制那是完全得著釋放了。怎樣能擺脫死的轄制呢?這是一個關鍵問題。對待死我們該有一個合適的態度,那就是一切都在神的手中,其實我們是活是死不該有自己的選擇,我們應該把自己完全獻上給神,讓神主宰我們的命運,神讓我們活一天我們就應為神而活,如果神需要我們獻身,那我們就應該義不容辭地順服神的安排,像彼得一樣能為神倒釘十字架,如果我們真能這樣地對待死,那我們就不會在死的問題上受太大的轄制了,作見證也輕鬆多了。……其實,人的死活都在神的掌握之中,都是神命定好的,人的靈魂從神而來,肉體也是神給人配戴的,肉體、靈魂都屬於神的,絕對不屬於自己,人的一切都來源於神,這是誰也否認不了的事實,人的主權是神的,不歸我們自己,是活是死應任神擺佈才對。其實,是死是活都在乎神的一句話,神要取締肉體我們只能選擇順服神的安排、滿足神的心意,如果神需要我們獻上性命,這都有神的美意,如果神要留下我們,誰也奪不去我們,這是誰也否認不了的事實。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把這一點認識透很關鍵,人的掙扎沒有用,在神之外沒有路,向撒但祈求幫忙死得更快。人對死看透了,能得著解脫放得下了,作見證就沒難處。」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怎樣對待死》

「在神刑罰大紅龍的同時,因著我們身上也有大紅龍的毒素,臨到災難遭受刑罰也是應當的,這是神的公義性情,我們還要讚美神。……就是我們遭受約伯一樣的試煉,這也有神的美意,正是神檢驗我們的信心,我們更要站住見證來回擊撒但。如果神把我們放在最重的試煉中沒有一線希望存活,我們還是要禱告神,或活或死任神擺佈,如果神叫我活我必能活下去,如果神叫我死我也沒有怨言,我能認識神的公義性情,我是最幸運的人。」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一切災難全降下,我們該抱什麼態度》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