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之路

41 事奉神的人怎樣對待自己在事奉中的過犯與失誤?

神話答案(1):「有些人有點過犯就猜想:是不是要遭神擊殺?神這次來不是為擊殺人,而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人孰能無過?若都擊殺那還叫拯救嗎?人有些過犯是故意的,有些過犯身不由己,在身不由己的事上你認識完了能變化,那神還能不等你變化就把你擊殺了?神能這樣拯救人嗎?不是那麼回事!不管你身不由己也好,或悖逆本性出來也好,記住:事後趕緊醒悟!往上夠,不管出現什麼情況都往上夠。神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他不會隨意擊殺他要拯救的人。……現在你的任務就是只管往上夠,只管追求變化、追求滿足神,只管按著神的心意盡本分,這沒錯!最後不管神怎麼處理保證是公義的,這個你不應懷疑,也不必擔心,神的公義即使現在你理解不了,總有一天你會服氣,神絕對不像政府官員或魔王!你們在這方面若仔細揣摩,最後仍會認定神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是變化人性情的工作。既是變化人性情的工作,人要沒有流露那就沒法作,就達不到果效。但流露完了之後你還能繼續那麼做就麻煩了,那就觸犯行政、觸犯神了,這個神要不同程度地來報應,人也要為自己的過犯而付出代價。無意識偶爾的放蕩,神給點明再加修理對付,你往好一變,神並不追究,這就是變化的正常過程,拯救工作的真正意義就表現在這個過程中,這是關鍵點!……若真是身不由己地流露出點敗壞性情,你能悔改,神就不定罪,你還能蒙拯救。神是為了拯救人,而人的本性不可能一點不流露,但你應注重及時悔改、變化,這不就滿足神的心意了嗎?」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

神話答案(2):「神作工期間人難免本性有流露,因著被撒但敗壞,還難免有些過犯,但在這同時神作工在其身上還達到一些果效,如果神不看果效這一面,光看人本性流露那一面,那就談不到拯救人了。拯救人的果效主要表現在人盡本分、實行真理這些方面,神看人這方面的成績有多少,再看看過犯能嚴重到什麼程度,兩方面綜合起來決定人的結局,決定人是否存留下來。比如,有些人以前敗壞得厲害,完全為肉體,絲毫不為神家,不為神花費,但現在盡本分真有勁,對神是一個心眼,從這方面看有沒有變化?這也是變化,神要的就是這個變化。……但是你再有變化,你的本性不可能一下子全變,不可能一點過犯不流露,但人的進入若正規化了,即使有些悖逆,當時也能意識到了,這樣意識到了趕緊轉變,只能是情形越來越好,有再一再二,沒有再三再四,這就是變化。並不是說這人某方面變化了,就一點過犯都沒有,不是這樣,這個變化就是指人經過神作工之後,能實行出的真理比較多了,神所要求的能實行出一部分了,過犯越來越少了,悖逆的情節越來越輕了,從這裏面看見神的作工達到果效了,神要的就是人達到果效的這方面表現。所以,神對人結局的處理,或怎樣對待哪一個人完全是公義的,是合情合理的。你只管盡你的最大努力為神花費,只管放心大膽地實行你當行的真理,不要有顧慮,神是不會虧待你的。」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以人的表現定結局的內涵之意》

神話答案(3):「其實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一些污點,只不過不跟你追究罷了,哪一個人身上都有,有的輕有的重,有的說得露骨,有的說得不露骨,背地裏做的,哪個人身上都有,有的人做的事別人知道,有的人做的事別人不知道,哪個人身上都有污點,都流露一些敗壞性情,或者是狂妄了、自是了,有些過犯啦,或者有些過錯、工作失誤,有些小悖逆,這些事都是情有可原的事,這是每一個敗壞的人都避免不了的。但在明白真理以後你就應該避免,人老受以前的事困擾,那就沒必要了,就怕人明白以後不變化,知道這麼做不合適還願意這麼做,再一個,告訴你這樣做不合適你還做,這樣的人就不可救藥了。……人有一些過犯是可饒恕的,有一些過犯是不可饒恕的,這是根據什麼呢?是根據產生這個過犯的背景,是你到底明不明白。若是明知故犯,這就嚴重了;不明白真理的時候做的,做了以後要修理對付,你明白真理以後變化了,這就饒恕了;經過對付修理以後還沒有變化,又重犯了,這就不饒恕。所以,神作事也是有原則的,他作的工作主要是為拯救人,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你說過犯誰沒有?都有!但有輕重程度不同,有一些人犯了輕度過犯,認識透了以後變了,這類事也不幹了,那就是『一朝被蛇咬,三年不見草』,吸取教訓再也不幹了,以後在這個事上就沒有過犯了,在這個事上你追求真理、實行真理就能滿足神了。」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事奉神當走彼得的路》

神話答案(4):「不要做完錯事或者有什麼過犯就懷疑自己:『哎呀,是不是靈不對呀,我是不是邪靈啊,我這個靈是不是不正啊,怎麼老做這個事呢?』無論做出什麼事都應從本性上找根源,尋求人該進入的真理,你如果省察靈那沒法省察出來,就是知道自己是啥靈,你的本性你也認識不了,也解決不了問題。……有些人總是神經過敏:『哎呀,我怎麼盡做錯事,我怎麼盡辦愚昧事、盡出笑話盡出醜呢?這不是靈不對嗎?』對靈的事看得特別重要,把本性的事放一邊了,這叫抓著芝麻丟了西瓜,把實際的事放下撂在一邊了,抓住那個虛空縹緲的事,這不是愚蠢嗎?你研究這幾年靈的事研究透了嗎?魂的事研究透了嗎?你那個靈是啥樣你見過嗎?靈魂深處本性的東西人不挖掘,光挖掘是什麼靈,那你能拿出來看看啊?你這不是瞎子點燈——白費蠟嗎?放著自己的實際難處不想辦法解決,總搞邪門歪道,總研究自己是什麼靈,能解決什麼問題呢?信神不務正業老研究靈,簡直像神經病一樣。真正聰明的人他的態度是:我不管神怎麼作,神怎麼對待我,不管我敗壞多深、人性如何,我該怎麼追求真理、追求認識神堅定不移!這是人生的方向,是人該追求達到的,這才是唯一蒙拯救的路。現在追求真理才是現實的,認識自己的敗壞本性是現實的,能夠達到滿足神是現實的,那些摸不著看不見的事研究它沒有用。」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有無真理決定一切》

神話答案(5):「你不要只把自己的過犯看成是一個不成熟或愚昧之人的失誤,不要把你不實行真理看為是因素質差而難以實行的一種藉口,更不要把你的所作所為的過犯僅僅看為是一種不在行的作法。如果你很善於原諒自己,很善於寬待自己,那我說你永遠是一個得不到真理的懦夫,而且你的過犯會永遠不止休地纏著你,使你永遠做不到真理的要求,永遠都是撒但的忠實伴侶。」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過犯會給人帶入地獄》

參考人的交通:

「事奉神難免有失敗,這太正常了,因為人有悖逆本性常常身不由己,知道真理實行不了,或者經歷太淺領受偏差,把路帶偏。……當然人的性情變化都是在事奉經歷中追求真理達到的,沒有一個人是先完全變化好了後來才事奉的,但按神的要求是邊作工邊進入,在作工中求進入,這是正常的情形。不怕有失敗,不怕偏差,但要及時扭轉,及時糾正,不斷總結,不斷更新,才能在事奉中被成全。」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事奉的真意與工人的本分》

「在經歷神作工期間,沒有一個人是沒有失敗的,沒有一個人是不受挫折的,因為人都有敗壞性情,所以,人都需要神的審判刑罰,需要神的修理對付。在臨到失敗的時候,我們更應該多多揣摩神話,達到認識自己更深,在這個時候我們更要明白神的心意。神知道我們有多大身量,我們能有哪些失敗神更清楚,神為了拯救人,能付出所有的代價,神的度量海闊天空,從來不計較人的過犯,他發表真理來拯救人,用審判刑罰改變人的敗壞性情,而我們是靠接受真理達到蒙拯救,是靠順服神的審判刑罰來達到性情變化。所以,人有過犯都是正常現象,沒有必要受它轄制,應該體貼神的心意,繼續向前追求,這才是聰明人。」

——摘自上面的交通

「人在神面前都有許多的虧欠,都流過許多懊悔的眼淚,在神的作工中這是最常見的事。奇怪的是,有一種人的懊悔特別深沉,一直懊悔到今天還沒有結束,每當與他提起往事還是淚流滿面,但奇怪的是卻看不見有什麼明顯的變化,因為他到現在也摸不著神的心意是拯救他還是淘汰他,在這兩者之間他費盡心思、絞盡腦汁也未找到最終答案,於是把自己定規肯定是效力者,再幹也是這麼回事了,他完全喪失了信心落在黑暗的消極之中,這種人總是懊悔並不注重變化,這種懊悔裏面充滿了消極沒有一點進取,完全喪失心志,自暴自棄,若一直這樣懊悔下去最終會斷送自己的。……總是懊悔沒有用,最重要的是有變化,老懊悔不變化就是光打雷不下雨,如果你真有所變化,能絕對順服神的安排,能體貼神的心意,神自然會滿意你的,也不會記念你的過犯。懊悔了好幾年還是悖逆神,不能順服神的安排、實行神的話,這不成了老頑固了嗎?這種人不值得可憐,都應棄絕、恨惡,等候神的發落。」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光懊悔沒有用,有變化是關鍵》

「信神的人若有了過犯必須向神禱告承認,還要反省認識過犯的實質與本性,尋求用真理解決,自己還要寫悔過書存放起來以示警戒,這樣實行對自己有益處。因為在神作工拯救人期間,人還沒有達到蒙拯救、被成全,難免有過犯,這樣對待過犯能使自己有變化、有長進。」

——摘自上面的交通《信神的正確追求與實行原則》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