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  記

後  記

這些説話雖然不是神的全部發表,但已足够人達到認識神、達到性情變化的目的。或許有的人認為,既然神在中華大陸的作工已經結束,那就證明神該説的話都已經説完了,神不可能再有新的發聲,因為神只能説這些話。更有人認為,這一本《話在肉身顯現》就是神在國度時代的全部發表,得着這本書就等于得着了神的全部,或者説,這本書就如聖經一樣帶領以後的人類。相信持有這些觀點的人不占少數,因為人總喜歡把神定在一個點上。雖然人都喊着神是全能的,神是包羅萬有的,但人的本性還是容易將神定規在一個範圍裏。每一個人都在認識神的同時而抵擋着神、定規着神。

神在國度時代的工作才剛剛開始,這本書中的所有説話只不過是神針對當時跟隨他的人而説的,僅僅是神此次道成肉身的一部分發表,并不代表神的全部,更不能説是神此次道成肉身要作的全部工作。神要針對不同種族的人説話,要針對不同背景的人説話,要征服全人類,要結束舊時代,怎麽能發表這麽少的一部分説話就作了結呢?只不過神的作工是分時期、分步驟的,他是按計劃作工,按步驟發表他的言語,人怎能測透神的全能與智慧呢?在此,我要説明的事實就是:神的所是所有是永遠也取之不盡、用之不完的;神是生命的源頭,是萬物的源頭;神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都不能測透的。最後,我還是要提醒所有的人:不要把神又一次定規在書本裏,定規在字句裏,定規在神以往的説話裏。神作工的唯一特點就只有一個字——新。他不喜歡走老路,不喜歡作重複工作,更不願人將他定規在一個範圍裏來敬拜,這就是神的性情。

後  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