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神的權柄(一)

上幾次交通了關於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的話題,聽了交通之後你們是不是覺得對神的性情有所了解有所認識了呢?這些了解與認識有多少呢?在你們心裡有沒有數?通過上幾次的交通你們對神的了解是不是加深了呢?那這些了解能不能說成是你們對神真實的認識呢?你們對神有了這些認識與了解能不能說你們對神的全部實質與所有所是就有認識了呢?不能,這是顯而易見的!因為通過上幾次的交通人對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了解的只是一部分內容,並不是所有、不是全部。雖然你們通過上幾次的交通了解了一部分神曾經作過的工作,通過了解這些工作看到了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以及神作每件事的態度與所思所想,但是這些僅僅是對神在字面上的口頭上的了解而已,至於這些內容包含多少實際的成分,你們心裡並不清楚。對於這些內容的了解是否有實際的成分主要取決於什麼?取決於人在實際經歷當中對神的話與神的性情能夠真實地經歷多少,能夠在實際經歷當中看見多少、認識多少。那有沒有人說「通過上幾次的交通,我們了解了神所作的,也了解了神的所思所想,更了解了神對人類的態度與神作事時候的出發點,還有他作事的原則,這就可以說我們了解了神的性情了,認識了神的全部了」這樣的話?這種說法對不對?很顯然是不對的。為什麼說不對呢?在神作過的事、神說過的話中都有神的性情發表出來,也都有神的所有所是發表出來,通過神作的工、通過神說的話讓人看見了神的所有所是,這只能說這些作工與說話讓人了解到了神的一部分性情與神的一部分所有所是,人如果想更多地、更進一步地了解神,就必須得經歷神更多的說話與作工。雖然人在經歷神部分說話或作工的時候對神的了解只是一部分,但是這一部分是不是代表神的真實性情呢?是不是代表神的實質呢?當然是代表神真實的性情,也代表神的實質,這是肯定的。無論在何時何地,神以什麼樣的方式作工,以什麼樣的形式向人顯現,以什麼樣的方式表達他的心意,他所流露出來的、發表出來的代表的都是神自己,都是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神在以他的所有所是來作工作,以神自己真實的身分來作工作,這是一點不差的,但人現在只是在神的話語上、在聽道的時候對神了解了一部分,所以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一部分了解只能說是理論上的認識。從人的實際情形來看,還得需要每一個人在實際經歷當中去體驗,去一點一點地體會,才能印證今天你所聽到的、你所看到的或者是你心裡所認識到的、所領會到的對神的了解或認識。如果我不與你們交通這些話,單靠人的經歷能不能達到對神有真實的認識呢?這個恐怕就很難。因為必須先有神的話,人才知道怎樣經歷,人吃進多少神的話,才能實際經歷多少神的話,神的話語是引路的,是帶領人經歷的。總之,這幾次的交通對於有點真實經歷的人達到更深地明白真理、更實際地認識神是有所補益的,但對於沒有真實經歷的人或者是剛剛開始經歷、剛剛接觸到實際的人就是莫大的考驗了。

上幾次所交通的主要內容是關於「神的性情、神的作工與神自己」,在我講的所有內容的關鍵部分、中心部分中,你們看到了什麼?通過上幾次的交通,你們能不能就認定能作這些工作、能流露這些性情的就是獨一無二的主宰萬物的神自己呢?如果你們都說能,那你們是通過什麼認定的呢?通過幾方面認定的呢?有沒有人能說出來?我知道,前幾次交通的內容確實觸動了你們,讓你們對神的認識在心裡面有了一個新的開始,這個很好。雖然你們對神的了解與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跨越,但你們對神身分的定義仍然停留在律法時代的耶和華神與恩典時代的主耶穌的名上,也停留在國度時代的全能神的名上。也就是說,雖然通過對「神的性情、神的作工與神自己」這個話題的交通,你們對神曾經說過的話、作過的工、流露過的所有所是有了一些了解,但你們並不能對「神」這個名詞給出真實的定義與準確的定位。你們對神本身的地位、身分就是神在萬物、在全宇之中的地位也並沒有真實、準確的定位與認識。因為在之前對神的性情與神自己的交通中,所有的內容都是基於在聖經中記載的神曾經的發表與流露,而對於神在經營拯救人類的同時,或在此之外神所流露與發表的所有所是,都是人難以發掘的,所以,即便你們了解到了神在曾經作過的工作中所流露的所有所是,那你們對神身分與地位的定義仍然與獨一無二的神、與主宰萬物的那一位是有距離的,與造物主是有區別的。通過上幾次的交通,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感覺:神的所思所想人怎麼會知道?如果有人真知道,那他肯定是神,因為只有神自己知道自己的所思所想,也只有神自己知道自己作每件事的態度與出發點。你們通過這些來確認神的身分似乎是合情合理、順理成章,但有誰能從神的性情當中、從神的作工當中看見這確實是神自己的工作,不是人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的,看見這些都是具有神實質、神能力的那一位所能主宰的。就是說,你們通過哪些特徵或者實質來確認他就是具有神身分的神自己,就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你們有沒有這樣想過呢?你們如果都沒有這樣想過,那就證明了一個事實:通過上幾次的交通,你們只是對神曾經作過的工作這一段歷史有了一些了解,對神在曾經作過的工作當中的態度、表現與流露有了一些了解,雖然這些了解讓每一個人確確實實地認定曾經作過兩步工作的這一位就是你們相信、跟隨的那一位神自己,也認定他就是你們永遠要跟隨的那一位,但你們並不能認定他就是從創世以來就存在的,而且要存到永遠的那一位神,也不能認定他就是帶領主宰全人類的那一位。對於這個問題你們肯定都沒有想過。無論是耶和華也好,還是主耶穌也好,你們通過哪些方面的實質與表現能認定他不僅就是你們要跟隨的神,也是掌管人類、主宰人類命運的那一位,更是主宰天地萬物的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呢?你們通過哪些渠道來認定你們所相信的、跟隨的是主宰萬物的神自己呢?通過哪些渠道將你們信的神與主宰人類命運的神聯繫到一起呢?通過什麼來認定你們所信的神就是天地萬物中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呢?這就是我在以下這一部分話題中要解決的問題。

你們沒想過的問題或者想不到的問題很可能就是認識神最關鍵的問題,在這些問題中有人測不透的真理可尋求。當這些問題臨到你們,需要你們面對,需要你們選擇的時候,如果因著你們的愚昧你們的無知,或者因著你們經歷太淺、對神沒有真正的認識,導致這些問題沒能得到徹底解決,那這些問題就會成為你們信神道路上最大的攔路虎、絆腳石,所以我覺得很有必要與你們交通關於這方面的話題。現在你們知道你們的問題是什麼嗎?我所說的問題你們清不清楚呢?這些問題是不是你們所要面臨的?是不是你們所不明白的?是不是你們從來都不曾想到的問題?這些問題對你們來說重不重要呢?是不是真正的問題呢?在你們心裡對這件事很糊塗,可見你們對你們所信的神並不是真正的了解,你們對他也沒有認真的態度。有些人說:「我知道他是神,我就跟隨他,因為他的話語是神的發表,這就足夠了,還需要什麼印證呢?難道需要我們對神提出疑問嗎?難道是讓我們試探神嗎?難道需要我們對神的實質、神自己的身分劃上問號嗎?」不管你們會不會這麼想,總之,我提出這樣的問題並不是讓你們對神產生疑惑,也並不是讓你們試探神,更不是讓你們對神的身分與實質提出質疑,而是讓你們更進一步地了解神的實質,更進一步地確認與確信神的地位,從而達到讓神成為每一個跟隨神之人心中的唯一,還原神在每一個受造之物心中的地位——造物主——萬物的主宰者——獨一無二的神自己,這也是我在此要交通的主題。

現在開始讀聖經中以下的經文。

1.神以話語創造萬有

1)(創1:3-5)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

2)(創1:6-7)神說:「諸水之間要有空氣,將水分為上下。」神就造出空氣,將空氣以下的水、空氣以上的水分開了。事就這樣成了。

3)(創1:9-11)神說:「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事就這樣成了。神稱旱地為地,稱水的聚處為海。神看著是好的。神說:「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事就這樣成了。

4)(創1:14-15)神說:「天上要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並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這樣成了。

5)(創1:20-21)神說:「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神就造出大魚和水中所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各從其類;又造出各樣飛鳥,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

6)(創1:24-25)神說:「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事就這樣成了。於是神造出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一切昆蟲,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

第一日,人類的晝夜因著神的權柄而生而立

我們先來看第一段,(創1:3-5)「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這段話記述了神開始創世所作的第一件事,也是神所度過的第一個有晚上、有早晨的一天,但是這是一個極不尋常的一天:神開始為萬物預備光,而且神把光暗分開了;這一天神開始說話,他的話與他的權柄共存,他的權柄開始在萬物中得以彰顯,他的能力因著他的話語而在萬物中得以鋪張;從這一天開始萬物因著神的話語、神的權柄、神的能力而立而成,也因著神的話語、神的權柄、神的能力而開始運轉。當神說了「要有光」這樣一句話之後,那「光」便產生了。神並未動任何工程,「光」便因著神的話出現了。這光就是直到今天人依然賴以生存的被神稱為晝的「光」。因著神的命定,它從未改變過它的實質與它的價值,它也從未消失過。它的存在在彰顯著神的權柄、神的能力,也宣告著造物主的存在,它周而復始地在證實著造物主的身分與地位。它不是虛無的,不是飄渺的,而是真正的人看得見的光。從此,在這個「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的空靈的世界中,便產生了第一樣物質的東西,這個東西來自神口中的話語,它因著神的權柄,藉著神的發聲而出現在萬物被造的第一幕。緊接著神便命光暗分開……這一切因著神的話而變化著、成就著……神給「光」起名為「晝」,「暗」便被神稱為「夜」。從此,在神要造的世界中產生了第一個晚上,第一個早晨,神說這是頭一日。這一日是造物主創造萬物的頭一日,也是萬物被造的開端,是造物主的權柄、造物主的能力在他所造的這個世界中的第一次彰顯。

這段話讓人看到了神的權柄,看到了神話語的權柄,也看到了神的能力。因著只有神有這樣的能力,所以也只有神才有這樣的權柄;因著神有這樣的權柄,所以只有神具備這樣的能力。這樣的權柄與這樣的能力還有什麼人或者物具備呢?在你們心裡有沒有答案?除了神還有任何的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有這樣的權柄嗎?你們在任何的書籍或者刊物裡曾看到過這樣的事例嗎?有沒有誰曾開天闢地創造萬物的記載呢?這是所有的書籍當中或者任何的記載當中都沒有的,當然在聖經中這也是唯一的記載神創世的聲勢浩大、帶有權柄、帶有威力的一部分話語,這一部分話語代表神獨一無二的權柄,代表神獨一無二的身分。這樣的權柄、這樣的能力可不可以說是神獨一無二身分的象徵呢?能不能說是神自己獨有的?肯定地說只有神自己具備這樣的權柄與能力!這個權柄、這個能力是任何的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具備也不能取代的!這是不是獨一無二的神自己的一方面特徵呢?這個你們看到了嗎?在這部分話中很快地、清楚地讓人明白了神有著獨一無二的權柄,有著獨一無二的能力,他有著至高無上的身分與地位這一事實。從以上的交通中,你們能不能說你們信的神就是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呢?

第二日,神的權柄擺佈諸水,創造空氣,人類最基本的生存空間出現了

接著來看第二段經文,(創1:6-7)「神說:『諸水之間要有空氣,將水分為上下。』神就造出空氣,將空氣以下的水、空氣以上的水分開了。事就這樣成了」。在神說了「諸水之間要有空氣,將水分為上下」之後,事情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呢?經文中說:「神就造出空氣,將空氣以下的水、空氣以上的水分開了。」在神說了、作了這件事之後,結果如何呢?這就是此段經文中最後一句話說的:事就這樣成了。

在簡短的兩句話中記載了一件氣勢磅礴的事件,記載了神如何管理諸水、如何創造人類生存空間的驚天偉業這一精彩一幕……

在這幅畫面中,諸水與空氣在彈指之間出現在神的眼目之中,它們因著神話語的權柄被分割開來,按著神指定的方式分為上下。這就是說,神所造的空氣不但要覆蓋在下方的水之上,同時也要支撐著上方的水……在此,造物主調動諸水、指揮諸水、創造空氣之場面的壯觀與他權柄的威力不得不讓人瞠目與讚嘆!因著神的話、因著神的能力、因著神的權柄神成就了又一次偉績。這是不是造物主權柄的威力?讓我們通過經文來解讀神的作為:神說了一句話,然後諸水之間就因著神的話有了空氣,同時這個空間因為神的一句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個變化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變化,而是從無到有的一種更替,它從造物主的意念而生,因造物主口中的話而從無到有,並且從此它要為造物主而存而立,它將隨著造物主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這段話記載的是造物主創造整個世界所作的第二件事,它是造物主權柄與能力的又一次發表,也是造物主的又一次創舉。這一日是造物主創世以來度過的第二日,也是造物主度過的又一個精彩的一日:他行走在光之間,他帶來空氣,他擺佈掌管著諸水,他的作為、他的權柄、他的能力運行在新的一日中……

在神說話之前諸水之間有空氣嗎?當然沒有!在神說「諸水之間要有空氣」這話之後呢?神要的東西就出現了,在諸水之間就有了空氣,水也因著神說的「將水分為上下」這話而分成上下了。這樣,在神說話之後,因著神的權柄、因著神的能力在萬物中間兩樣新鮮的東西、兩樣新生事物出現了。而對這兩樣新生物的出現,你們的感覺是什麼呢?是否感覺到造物主能力的浩大呢?是否感覺到造物主獨一無二的非凡氣勢呢?這種氣勢、這種能力的浩大是因著神的權柄,這個權柄就是神自己的代言,也是神自己獨有的特徵。

從這段話當中,你們是不是又一次深刻地感覺到了神的獨一無二呢?但是這些還遠遠不夠,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遠遠不止這些,他的獨一無二不僅僅是因為他有不同於任何受造之物的實質,也是因為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是超凡的、是無限的、是超越一切的、是凌駕於一切之上的,更是因為他的權柄、他的所有所是能締造生命、締造奇蹟,能締造出精彩的、非凡的每一分每一秒,同時他也能掌管他所締造的生命、主宰他所締造的奇蹟與每一分每一秒!

第三日,地和海在神的話中應運而生,神的權柄使這個世界生機盎然

接下來我們看下一段《創世記》一章九至十一節中的第一句,「神說:『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神只說了一句「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這樣的話,事情就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呢?除了光和空氣以外在這個空間中又有了什麼?經文中下一句這樣說:「神稱旱地為地,稱水的聚處為海。神看著是好的。」這就是說,在這個空間中又有了陸地、有了海,也就是水跟陸地分割開來。這些新生物的出現都是在神口中的一句命令之後「事就這樣成了」。在神作成這些事期間,經文記載神忙碌了嗎?記載神動手了嗎?那麼神是怎麼作的呢?神是怎樣讓這些新生物產生出來的呢?不言而喻,神是用話語成就了這一切,創造了這一切。

在以上這三段話當中我們已經得知有三件大事發生了,這三件大事都是通過神的話語而得以出現、得以產生的,它們因著神的話依次出現在神的眼前,可見,「神說成必成、命立就立」這話並非是一句空話,神的這一實質在神的意念開始的那一刻便得到印證,而神開口說話之時,他的這一實質便得以充分體現。

繼續往下讀這一段的最後一句,「神說:『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事就這樣成了」。在神說話的同時,一切都隨著神的意念而生發,瞬間,一個個形態各異嬌嫩的小生命搖搖晃晃從土壤裡探出小腦袋,還未拂去身上的小泥巴便急不可待地各自招手問候,急不可待地向這個世界點頭微笑,它們在致謝造物主所賦予它們的生命,它們在告訴這個世界它們都是萬物中的一員,它們將為彰顯造物主的權柄而獻上它們各自的生命。隨著神話語的發出,陸地上綠草青青,各類可供人享用的蔬菜蓬勃生發,破土而出,山川、平原上樹木茂密、叢林片片……這個光禿禿的看不見一絲生機的世界迅速被青草、蔬菜和樹木等各種植物所覆蓋而綠意盎然……空氣中瀰漫著青草的芬芳,散發著泥土的香氣,各類植物隨著空氣的運轉而開始了呼吸,也開始了成長的過程,同時,這一切的植物都因著神的話,隨著神的意念而開始了它們周而復始的生發、開花、結果、繁衍生息的生命歷程,開始恪守它們各自生命運轉的軌跡,開始履行它們各自在萬物中的角色……它們都因造物主的話而生,因造物主的話而活,它們都將得到造物主源源不斷地供應、滋養,它們也將永遠為著彰顯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而頑強地存活在這片土地的每一個角落,它們也將永遠彰顯著造物主所賦予它們的生命力……

造物主的生命是超凡的,他的意念是超凡的,他的權柄是超凡的,所以,在他的話語發出之時,最後的結果都是「事就這樣成了」。很顯然,神作事不用動手,他只是用他的意念在指揮,用話語命定,事情就這樣得以成就了。在這一日,神把水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然後神讓旱地長出青草,長出結種子的蔬菜,並結果子的樹木,神讓它們各從其類,讓果子都包著核,這一切都按著神的意思、按著神話中所吩咐的得以實現,陸續出現在這個新的世界中。

在神還未動工之前,神要作成的事在神的心裡已經有一幅圖畫了,當神開始成就這事的時候,也是神開口說出這幅圖畫的內容之時,一切都將因著神的權柄與能力而開始發生變化,無論神怎樣作,怎麼施行他的權柄,事情都會按著神的計劃、因著神的話語一步一步得以成就,天地間也因著神的話語、因著神的權柄而一步一步得到改變。這一切的變化、生發都在彰顯著造物主的權柄,也在彰顯著造物主生命能力的超凡與偉大。他的意念不是一個簡單的構想,不是一幅空洞的畫面,而是一個具有生命力的、具有超強能量的權柄,是讓一切都能變化、復甦、更新、消亡的能力,因此,一切的事物都會因著他的意念而轉動,同時也因著他口中的話而成就著……

在萬物還未出現以先,在神的意念中早已成就了一個完整的計劃,成就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雖然在第三日陸地上生出了各樣植物,但神並沒有理由停止他要創造這個世界的腳步,他還要繼續說話,繼續成就他要創造的每一樣新生物,他要說話,他要命令,他要施行他的權柄、彰顯他的能力,他在為他要造的萬物、要造的人類預備著每一樣他所計劃要預備的……

第四日,人類的節令、日子、年歲在神又一次的施行權柄中誕生了

造物主以他的話語成就著他的計劃,就這樣他度過了他計劃中的頭三日。在這三日中並未見他行色匆匆,也未見他精疲力竭,相反,他度過了他計劃中精彩的頭三日,成就了滄海桑田、桑田滄海的偉作,一個嶄新的世界呈現在神的眼前,一個在神的意念中封存著的美好畫面終於在神的話語中一點一點地被打開來。每一個新生物的出現就如一個新生的嬰兒誕生一樣,造物主欣賞著曾在他意念中如今已成為現實的這幅畫面,此時,他的心得到了一絲的欣慰,但他的計劃才剛剛開始。轉眼新的一日來到,造物主新一頁的計劃又是什麼呢?他又說了什麼?他的權柄又是怎樣得以施行的?同時,又有什麼新生物來到了這個新的世界之中呢?隨著造物主的指引,我們的目光停留在了神創造萬物的第四日,這一日又是一個嶄新的開始。當然,對造物主來說,無疑又是一個精彩的一日,又是一個對現在的人類至關重要的一日,這一日當然也是一個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的一日。它是怎樣的精彩,如何的至關重要,它又是怎樣的不可估量呢?讓我們先來聽聽造物主說的話……

(創1:14-15)「神說:『天上要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並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這是繼神造了旱地與其中的植物之後又一受造之物所彰顯的神權柄的施行。對神來說作一件這樣的事同樣是很容易的,因為神有這樣的能力,神說了就算,算了就成。神命令天上的光體出現,這光體不但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而且要為晝夜、節令、日子、年歲作記號,這樣,在神說話的同時,神所要作成的每一件事都按著神的意思、按著神指定的方式在應驗著。

「天上的光體」即在上空可發出光亮的物體,它可照亮天空,也可照亮陸地和海洋。它隨著神所吩咐的節奏與頻率而旋轉,為陸地的不同時間段而照明,這樣,陸地之上東西的晝夜便因著這個光體的旋轉週期而產生,它不但為晝夜作標記,也以它不同的旋轉週期而為人類的節期與各種日子作記號,它與神所頒布的四季——春夏秋冬相輔相成、交相呼應而和諧地為人類的節令、日子、年歲作出規律的、準確的記號。雖然人類自有了耕作以來才開始了解或接觸到神所造的光體所劃分的節令、日子、年歲,但其實人類今天所了解到的節令、日子與年歲早在神創造萬物的第四日便開始產生了,人類歷經的春夏秋冬的交替週期也早在神創造萬物的第四日便開始了。因著神所造的光體能規律地、準確地、清晰地讓人辨識晝夜,數算日子,讓人很明朗地掌握節令與年歲(月圓之日即滿月之日,人便得知光體普照的新的週期開始了,月缺之日即月半之日,人便得知一個新的節令開始了,以此類推,多少個晝夜為一個節令,多少個節令為一個季節,多少個季節為一個年歲,便很規律地顯示出來)。所以,人類便輕而易舉地掌握了光體的運轉所標記的節令、日子、年歲。從此,人類與萬物便都不自覺地活在光體的運轉所產生的晝夜交替、四季轉換這樣的規律之中,這也就是造物主在第四日所造光體的意義。同樣,造物主作這件事所達到的目標與意義仍然離不開他的權柄與能力。所以,就神所造的光體與光體即將為人類帶來的價值也是造物主權柄施行的又一力作。

在這個人類還未「拋頭露面」的新世界中,造物主已經為他即將要造的新生命預備了「晚上與早晨」,「空氣」,「陸地和海」,「青草、蔬菜和各樣樹木」與「光體和節令、日子、年歲」。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在他創造的每一件新生物上得以發表,他的話與實並行,絲毫沒有誤差,也沒有絲毫間隔。這一切新生事物的出現與誕生都在證實著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既說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遠。這一事實從未更改過,以往是這樣,現在是這樣,以後永遠都會是這樣。現在再看經文中的這些話,你們是不是覺得很新鮮呢?你們是不是看見了新的內容、有了新的發現呢?那是因為造物主的作為打動了你們的心,指引了你們認識他權柄與能力的方向,開啟了你們了解造物主的大門,是他的作為、他的權柄賦予了這些話語生命,所以在這些話當中人看到了造物主權柄的活靈活現,真正地看到了造物主的至高無上、看到了造物主權柄與能力的超凡。

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在創造著一個又一個的奇蹟,他吸引著人的目光,讓人不得不矚目他權柄施行下的一個個驚人的作為。他超凡的能力給人類帶來一次又一次的驚喜,讓人目不暇接,讓人欣喜若狂,也讓人為之讚嘆、稱奇、喝彩,更讓人為之動容,為之生發仰慕、敬畏與依戀之情。造物主的權柄與作為讓人的心靈震撼,也滌蕩人的心靈,更讓人的心靈得以飽足。他的每一個意念、每一次發聲、他權柄的每一次流露都是在萬物之中的傑作,都是受造人類最值得深入了解與認識的驚天偉作。數算著造物主話語中誕生的每一樣受造之物,我們的心靈被神的能力之奇妙牽引著,不由自主地跟隨著造物主的腳蹤來到了下一日——神創造萬物的第五日。

我們來一點一點地往下看經文,看看造物主又作了哪些事情。

第五日,一個個形態各異的生命以不同的方式展示造物主的權柄

經文是這樣的(創1:20-21)「神說:『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神就造出大魚和水中所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各從其類;又造出各樣飛鳥,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經文中說得很明白,在這一日神造了各樣水中的生物,造了各樣飛鳥在地面以上,就是造了各種魚類還有各種飛禽,並且神讓牠們各從其類,這樣地面上、空中、水裡便因著神的創造而豐富了起來……

隨著神話語的發出,剎那間一個個形態各異鮮活的生命在造物主的話語中活靈活現,牠們爭先恐後、活蹦亂跳、雀躍歡呼地來到這個世界上……水裡,各類魚兒游動著,各種貝類在水中的沙土裡滋生出來,各種帶鱗片的、帶殼的、軟體的生物在水中以各種形式爭先生長出來,牠們的體積有大有小,有長有短,同時,各類海藻也爭相生發,隨著各類水中生物的游動而搖曳著,擺動著身軀,催促著這片死寂的水域,似乎在告訴它:奔騰吧!帶著你的夥伴,因你不再孤獨!當神所造的各類水中的生物出現在水中的那一刻開始,這一個個鮮活的生命便給這沉寂了許久的水帶來了活力,也帶來了新的紀元……從此,它們相依相偎,相互陪伴,不分彼此。水為著其中的生物而存活,它滋養著所有存活在它懷抱中的每一個生命,每一個生命也將因著它的滋養而為它存活。它們互相奉獻彼此的生命,同時,也都在以同樣的方式見證造物主的造物之奇妙與偉大,見證造物主權柄的不可超越的力量……

在海水不再沉寂的同時,空氣中也活躍起來。一隻隻大大小小的雀鳥從地面上騰空而起,牠們與水中各樣生物不同的是牠們長滿羽毛,擁有雙翅,牠們體態豐韻,身姿輕盈。牠們抖動雙翅,驕縱地、自豪地展示著造物主所賦予牠們的華麗外衣與特殊功能和本領。牠們自由地翱翔,嫺熟地穿梭在天地間,穿梭在草原上、樹林裡……牠們是天空的寵兒,牠們是萬物的寵兒,牠們即將成為天與地的紐帶,牠們即將為萬物傳遞信息……牠們唱著歌,歡舞著飛來飛去,為這片曾經空洞的世界增添了歡聲、帶來了笑語,也帶來了朝氣活力……牠們用嘹亮、清脆的歌喉,用牠們的心聲讚美造物主賜予牠們的生命,牠們用歡快的舞姿展示造物主造物的完美與奇特,牠們將以造物主賦予牠們特殊的生命為見證造物主的權柄而奉獻牠們的畢生……

無論水中的各樣生物,還是飛翔在空中的各樣生物,牠們都按著造物主的吩咐活在不同構造的生命體之中,並且按著造物主的吩咐成群結隊地存活在牠們各自的類別之中,這個規律、這個法則沒有一個受造之物能改變。牠們從不敢超越造物主給牠們制定的範圍,牠們也不能超越這個範圍。在造物主的命定之下,牠們繁衍生息,牠們嚴格地遵守著造物主給牠們制定的生命軌跡與生命規律,牠們自覺地遵守著造物主對牠們無聲的吩咐與造物主給牠們的天條、戒律,一直到今天。牠們用特殊的方式與造物主對話,領會造物主的意思,聽命造物主的吩咐,沒有一物曾超越造物主的權柄,而造物主對牠們的主宰與掌管都在意念中進行著,雖沒有話語的發出,但造物主獨有的權柄在無聲無息中掌管著這一切的沒有言語功能的與人類不同的萬物。這種特殊方式的權柄的施行不得不讓人對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得出新的認識,作出新的解讀。在這裡,我不得不說,在新的一日裡造物主權柄的施行又一次將造物主的獨一無二展示出來。

接著來看在這段經文中的最後一句話:「神看著是好的。」對這句話你們怎麼理解?這句話中有神的心情在其中。神看著他創造的萬物已經因著他的話而立而成,一切都在逐步發生著變化,這個時候神對他用話語造的各樣東西、成就的各樣事是不是很滿意呢?這個答案就是「神看著是好的」。在這裡你們看到了什麼?「神看著是好的」代表什麼?象徵什麼呢?這就是說,神有這個能力,有這個智慧來成就他計劃好的事、他定好的事,成就他要達到的目標。當神作完一件事之後在他那兒有沒有後悔呢?答案依然是「神看著是好的」。也就是說,神不但不後悔,反而很滿意。沒有後悔說明什麼?說明神的計劃是完美的,神的能力與智慧是完美的,而他的權柄是他能成就完美的唯一源頭。人做一件事情能不能說也像神這樣看著是好的呢?人做的每件事能不能都達到完美呢?人能不能一次而永遠地成就一件事呢?就如人說的「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一樣,人做事永遠不能達到完美。當神看著神自己所作的、所成就的每一樣事是好的的時候,神所造的每一樣東西便因著神的話而被定格,也就是說,當「神看著是好的」時候,神所創造的東西便一次而永遠地被定了型、被劃分了類別、被固定了方位與其用途和功能,同時,它在萬物中的角色與在神經營萬物期間它所要走過的歷程已被神命定,永不更改,這就是來自造物主給萬物制定的「天規」。

「神看著是好的」這一句簡樸而很難令人關注的話,一句很難引起人足夠重視的話,卻是一句神給所有受造之物下達天規、天條的話,在這一句話中造物主的權柄又一次得到了更實際更深入的體現。造物主不但能因著話語而得到他所要得到的一切,因著話語而成就他要成就的一切,而且他也能因著話語將他所造的一切掌管在他的手中,將他所造的萬物主宰在他的權柄之下,並且有條不紊,同時,萬物也將因著他的話語而生而滅,更因著他的權柄而存活在他制定的規律之中,沒有一物能僭越!這個規律從「神看著是好的」那一刻便開始了,它將為神的經營計劃而存在、而持續、而運作,直到造物主廢掉它的那一日!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不僅體現在他能創造萬物、命立就立,同時也體現在他能管理主宰著萬物,賦予萬物生機活力,更體現在造物主能一次而永久地給他計劃中要創造的萬物以完美的形式、完美的生命構造、完美的角色出現存活在他所造的世界之中,體現在造物主所思所想不受任何條件的局限,不受時間、空間、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獨一無二的身分就如他的權柄一樣從亙古到永遠都不會改變,他的權柄永遠都是他獨一無二身分的代言與象徵,他的權柄將永遠與他的身分共存!

第六日,造物主話語一出,他意念中的各類活物陸續登場

不知不覺造物主創造萬物的工作已持續了五日,緊接著造物主迎來了他創造萬物的第六日,這一日又是一個新的開端,又是一個不同凡響的一日。在新的一日來到之際,造物主又有怎樣的計劃呢?又有哪些新的受造之物產生、被造呢?你聽,那是造物主的聲音……

(創1:24-25)「神說:『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事就這樣成了。於是神造出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一切昆蟲,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這些活物都包括什麼?經文中記述道: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這就是說,在這一日裡地上不但有了各樣活物,而且都被劃分了類別,同樣,「神看著是好的」。

與前五日一樣,在第六日造物主以相同的口吻命他要的活物生出來,出現在地上,並各從其類。在造物主權柄施行的同時,他的話語從不落空,所以,在第六日,造物主所計劃要造的每一樣活物都如期出現。在造物主說了一句「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這話之後,陸地上便活躍起來,地之上空頓時散發出各種活物的氣息……在綠草青青的原野上,一隻隻壯碩的肥牛甩動著尾巴相繼出現,咩咩叫著的羊兒成群結隊,嘶吼著的馬匹奔騰而來……頃刻間,寂靜遼闊的草原上一片沸騰……各類牲畜的出現給萬籟俱寂的草原增添了一道道美麗的風景線,帶來了無限的生機……牠們將與草原為伴,牠們將作為草原的主人而與草原相互依存,牠們也將成為草原的守望者與看護者,而草原也即將作為牠們永久的棲息地為牠們貢獻一切,作為牠們生存永久的滋養者……

與各類牲畜同日誕生的各類昆蟲在造物主的話語發出之時也相繼出現,雖然牠們是受造之物中最小的一類生命體,但牠們的生命力依然來自造物主的奇妙創造,牠們並未遲到……牠們有的搧動著小翅膀,有的緩緩爬行,有的一躍一跳,有的步履蹣跚,有的前行有力,有的後退迅速,有的橫行,有的縱躍……牠們各自忙著尋找自己的家:有的鑽入草叢,有的忙著在土地上挖掘洞穴,有的飛上大樹,隱祕在叢林裡……牠們雖體型微小,但牠們卻都不甘忍受空腹之苦,各自找到家之後便急不可待地搜尋可果腹之物:牠們有的爬在嫩草葉上吃起來,有的抓食泥土一口一口地吞下肚腹,吃得津津有味,好不快樂(這泥土倒成了牠們的美餐),有的雖隱祕在叢林裡,但也並未歇息下來,樹上油綠的一片片樹葉的汁液成了牠們口中的美味、佳餚……在餵飽了肚腹之後,牠們也並未停止牠們的活動,牠們雖小,但牠們卻能量巨大,活力無限,所以,牠們都是萬物中活動最頻繁、最勤勞的一類受造之物。牠們從不慵懶,從不貪享安逸。當牠們肚腹飽足之後,牠們依然辛勤耕耘著牠們的將來,為牠們的明天、為牠們的生存而忙碌著、奔跑著……牠們輕輕哼唱著各種旋律的不同節奏的歌謠,為自己打氣、加油,也為草叢、為樹林、為一片片土壤平添歡樂,帶來與眾不同的每一天、每一年……牠們用牠們各自的語言、各自的方式為地上各種生物傳遞信息,也以牠們各自特殊的生存軌跡為萬物作出標誌,留下印跡……牠們與土壤、與綠草、與叢林親密無間,牠們為土壤、為綠草、為叢林帶來活力、帶來生機,也帶來造物主對各樣生物的囑託與問候……

造物主的眼目巡視著他所造的萬物,這一刻,他的雙目停留在了叢林裡、停留在了大山間,他的意念在轉動。隨著他話語的發出,在茂密的叢林裡、大山間出現了各樣不同於之前所有受造之物類別的一類受造之物,牠們就是神口中所說的「野獸」。牠們姍姍來遲,牠們搖頭擺尾,帶著一副副不同尋常的面孔,你看牠們有的披毛,有的帶甲,有的齜牙,有的咧嘴,有的長頸,有的短尾,有的雙目凶煞,有的目光怯懦,有的俯身吃草,有的口中充滿血腥,有的雙足彈跳行走,有的四蹄交替挪動,有的爬上樹木遠眺,有的隱身叢林之中等候,有的尋找洞澗休憩,有的奔跑在平原上嬉戲,有的穿行在叢林裡……牠們有的怒吼,有的咆哮,有的狂吠,有的哭嚎……牠們的聲音有的高亢,有的低沉,有的嘹亮,有的清脆……牠們有的面目猙獰,有的模樣俊俏,有的令人厭惡,有的楚楚可人,有的令人恐懼,有的憨態可掬……牠們一個個陸續走出來,你瞧瞧,牠們個個都趾高氣揚,沒規沒矩,誰都懶得搭理誰,誰都懶得看上誰一眼……牠們各自都帶著造物主賦予牠們各自的特殊生命,帶著野性、帶著蠻橫出現在叢林裡,出現在大山間。牠們如此「目空一切」,霸氣十足,誰讓人家都是大山、叢林真正的主人呢?從造物主命牠們出現的那一刻開始,牠們便要「霸佔」叢林,「霸佔」大山,因為造物主早已封定了牠們的界線,給牠們制定好了牠們的生存範圍,牠們才是大山、叢林真正的霸主,所以牠們才如此具有野性,如此「不可一世」。而牠們之所以被稱為「野獸」,那只是因為在萬物中牠們是真正的帶有野性的、蠻橫的、難以馴服的受造之物。因為牠們不能被馴化,所以牠們不能被飼養,不能與人類和睦同居,不能為人類勞作;正是因為牠們不能被飼養,不能為人類勞作,所以牠們必須要遠離人類,人類也不得靠近牠們;因為牠們遠離人類,人類不得靠近牠們,牠們才能完成造物主賦予牠們的責任——守護大山、守護叢林。牠們的野性是保護大山、守護叢林,是讓牠們能繁衍生息最好的保護與保障,同時,牠們的野性也將維護和保障著萬物的平衡。牠們的到來,讓大山、讓叢林有了依靠,有了寄託;牠們的到來,給寂寞空寥的大山、叢林注入了無限的生機與活力。從此,大山、叢林成了牠們永久的棲息地,牠們永不會失去牠們的家園,因為大山、叢林為牠們而生而存,牠們將為守護大山與叢林而盡職盡責,盡心盡力,牠們也將嚴格地遵照造物主囑託牠們的——守住牠們的領地、持續牠們的野獸本性來維護造物主制定下的萬物的平衡,彰顯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

造物主權柄之下的萬物都盡善盡美

神所造的萬物,包括能動的也包括不能動的,像飛鳥、魚類,像樹木、花草,包括在第六日造的牲畜、昆蟲、野獸,在神看都是好的,而且在神眼中這些事情都按著神的計劃達到了盡善盡美,達到了神要達到的標準。造物主按著他的計劃按部就班地作著他要作的工作。他要創造的東西一樣一樣地出現,每一樣東西的出現都是造物主權柄的體現,也是他權柄帶來的結晶,這些結晶不得不讓所有的受造之物感謝造物主的恩澤,感謝造物主的供應。在神奇妙作為的彰顯之下,這個世界一點一點地被神所造的萬物豐腴了,它由混沌、黑暗變得清澈透亮,由死寂變得生機勃勃、活力無限,受造的萬物之中,由大到小,由小到微小無一不是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所創造出來的,每一樣受造之物都有其特有的、固定的存在的必要性與價值,不管它的形式與構造有什麼不同,總之,只要是出自於造物主的創造,它都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存活。有時候人看到一種昆蟲,這種昆蟲很難看,人就說這隻蟲怎麼這麼難看,這麼難看的蟲絕對不是神造的,神絕對不能造出這麼難看的東西來。這觀點太愚昧!應該說「這個昆蟲雖然特別難看,但牠是神造的,牠肯定有牠獨特的用處」。在神的意念當中,神要讓他造的各種活物有各種各樣的長相,各種各樣的功能與用途,所以神造的萬物沒有千篇一律的,從外形到內裡的構造,從生活習性到各自佔據的位置都各有不同,牛有牛的長相,驢有驢的長相,鹿有鹿的長相,大象有大象的長相。你說誰最好看,誰最不好看?你說誰最有用,誰最沒必要存在?有的人喜歡大象的長相,但沒有人用大象種田的;有的人喜歡獅子、老虎的長相,因為牠們在萬物中長得最威風,但你能把牠們當寵物養嗎?總之,對待萬物人都應存著順服造物主的權柄,也就是順應造物主給萬物制定的規律這樣的態度,才是最明智的,存著尋求與順服造物主的初衷這樣的態度,才是真正的對造物主權柄的接納與肯定。因為神看著是好的,所以人還有什麼理由挑剔呢?

至此,造物主權柄之下的萬物將為造物主的主宰奏起新的樂章,將為造物主新一日的工作拉開輝煌的序幕,造物主也將在此刻為他自己的經營工作翻開新的一頁!萬物將按著造物主所制定的春發、夏興、秋收、冬藏這一規律與造物主的經營計劃遙相呼應,它們將迎來它們各自新的一日、新的開端與新的生命歷程,它們也即將為迎接造物主權柄主宰之下的每一日而生生不息……

所有的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分

從開始創造萬物,神的能力就開始發表了,開始流露了,因為神以話語創造了萬有,不管他以什麼方式創造萬有,不管他為什麼創造了萬有,總之,萬有是因著神的話語而生而立而存的,這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在人類未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中的時候,造物主就以他的能力、以他的權柄為人類創造了萬有,以他特有的方式為人類預備了合適的生存環境,他所作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將來得到他氣息的人類而預備的。就是說,在人類還未被造的時候,神的權柄就彰顯在不同於人類的所有的受造之物中,大到天體、光體、海洋、陸地,小到飛禽走獸以及各類昆蟲或微生物,包括人肉眼看不到的各種菌類,無一不是因著造物主的話語而得以存活,無一不是因著造物主的話語而繁衍,無一不是因著造物主的話語而活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它們雖沒有得到造物主的氣息,但它們仍舊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構造彰顯著造物主所賦予它們的生命活力;它們雖沒有得到造物主賜給人類的語言的能力,但它們各自都得到了造物主施予它們各自不同於人類語言的表達生命的方式。造物主的權柄不但能賦予外表看似靜止的物質以生命的活力,讓它們永不消逝,更能賦予各種生靈繁衍生息的本能,讓牠們永遠不會銷聲匿跡,一代又一代地傳遞著造物主賦予牠們的生存法則與規律。造物主的權柄所施行的方式不拘泥於宏觀與微觀,不局限在任何的形式之中。他能掌管天宇的運行,也能主宰萬物的存亡,更能調動萬物為他效力;他能管理山河湖泊的運轉,也能主宰其中的萬物,更能供應萬物的所需。這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在人類以外的萬物中的彰顯。這樣的彰顯不是一生一世的,它永不停止,從不歇息,沒有一人一物能更改,能破壞,也沒有一人一物能加添或刪減,因為造物主的身分是無人能替代的,所以,造物主的權柄是任何受造之物不能替代的,也是任何的非受造之物不能夠達到的。比如神的使者或者天使,他們不具備神的能力,他們更不具備造物主的權柄;他們之所以沒有神的能力,沒有神的權柄,是因為他們不具備造物主的實質。在非受造之物中,比如神的使者、天使他們雖能代替神做一些事情,但他們並不能代表神,雖然他們具備點人類不具備的能力,但他們並不具備神的權柄,他們並不具備神一樣的創造萬有、掌管萬有、主宰萬有的權柄,所以神的獨一無二是任何非受造之物不能代替的,同樣,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也是任何非受造之物不能代替的。在聖經當中你有沒有看到任何神的使者也來創造萬物呢?神為什麼不差遣他的使者與天使來創造萬物呢?因為他們沒有神的權柄,所以他們不具備施行神權柄的能力。與所有的受造之物一樣,他們也都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造物主同樣也是他們的神,也是他們的主宰者。在他們中的任何一員,無論高低貴賤、能力大小都不能超越造物主的權柄,所以,在他們中的任意一個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分,他們永遠不可能被稱為神,也永遠不可能成為造物主,這是永不改變的真理與事實!

通過以上的交通我們可不可以這麼定義:只有具備獨一無二之權柄、具備獨一無二之能力的萬物的創造者與主宰者才可以稱為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在這兒你們可能覺得我的問題太深奧,你們暫時不能理解,也看不透其中的實質,所以你們現在覺得這個問題很難回答,那我就繼續往下交通。接下來我將會讓你們看到神自己所獨有的權柄與能力的諸多方面的實際作為,從而讓你們真正地了解、領會與認識什麼是神的獨一無二,什麼是神獨一無二的權柄。

2.神以話語與人立約

(創9:11-13)「我與你們立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也不再有洪水毀壞地了。」神說:「我與你們並你們這裡的各樣活物所立的永約是有記號的。我把虹放在雲彩中,這就可作我與地立約的記號了。」

繼創造萬物之後,造物主的權柄在「彩虹之約」中又一次得到證實與彰顯

造物主的權柄無時不在所有的受造之物之中彰顯、施行,他不但主宰著萬物的命運,同時也主宰著他親手造的人類——這個有著不同生命構造、以不同生命形式而存活著的特殊的受造之物。在造了萬物之後,造物主並沒有停止他權柄與能力的發表,在他來看,他主宰萬物、主宰全人類命運的權柄,從人類真正地在他手中誕生的那一刻才正式開始。他要經營人類、主宰人類,要拯救人類,要真正地得著人類,得著能管理萬物的人類,他要讓這樣的人類活在他的權柄之下,認識他的權柄,順服他的權柄,這樣,神便開始正式在人中間以他的話語發表他的權柄,以他的權柄實現他的話語。當然,在這個過程中,神權柄的彰顯隨處可見,但是我只摘選出人耳熟能詳的一些特殊的事例來讓你們從中了解、認識神的獨一無二,了解、認識神獨一無二的權柄。

《創世記》九章十一至十三節這段話與上面有關神創世的記載的幾段話有類似的地方,但是也有不同的地方。類似的地方是什麼呢?神同樣以話語作了他要作的事情,不同的是此段話是神與人的對話,這段對話的內容是與人立約,告訴人有關約的內容。神此次權柄的施行是在與人的對話中成就的,就是說,人類被造以先,神的話語是一種吩咐、一種命令,是頒布給他要造的受造之物的。而在此時,神的話語有了聆聽的對象,所以,他的話語既是與人的對話,也是他對人類的囑託與告誡,更是他對萬物下達的帶有權柄的命令。

在這段話中記載了神作的什麼樣的事情呢?它記載了在洪水滅世之後神與人所立之約的內容,它告訴人神不再以洪水滅世了,並且神要為此作一個記號,這個記號是什麼呢?原文說:「我把虹放在雲彩中,這就可作我與地立約的記號了。」這是造物主對人類說的原話。在他說話的同時,那彩虹便出現在人的視線之中,直到今日。彩虹大家都見過,當人看到彩虹的時候,你知道這個彩虹是怎麼出現的嗎?科學沒法論證這事,科學找不到它的源頭,也找不到它的去向,因為這是造物主與人所立之約的記號,它不需要科學依據,不是人為的,不是人能改變的,它是造物主話語發出之後權柄的繼續。造物主以他獨有的方式在信守著他與人立的約和他的承諾,所以,以彩虹出現作為神立約的記號,這無論對於造物主還是受造人類都是永不更改的天條、法則,這個持續不變的法則不得不說是繼造物主造了萬物之後的權柄的又一次真實的體現,不得不說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是無限的,而以「彩虹」作為記號正是造物主權柄的繼續與延伸。這件事是神用話語作的又一件事情,是神用話語與人立約的一個記號,他告訴人他要定意作成什麼,以什麼方式應驗,以什麼方式成就,事情就這樣按著神口中的話而應驗了。只有神有這個能力,在他說了這樣的話的幾千年之後的今天,人類仍然能看見在神口中所說的彩虹。因著神的一句話,這件事情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更改、沒有變化。沒有人能將這彩虹挪去,也沒有人能改變它的規律,它只為神的話而存在,這就是神的權柄。「神說了必算,算了必成,成了必到永遠」這個話在這兒很明顯地體現出來,這是神權柄、神能力的一個很明顯的記號與特徵。這樣的記號與特徵在任何的受造之物身上都不具備、都看不到,在任何的非受造之物中間也都看不到;這樣的記號與特徵是獨一無二的神特有的,它將造物主獨有的身分和實質與受造之物區分開來;同時,它也是除了神自己以外的所有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永不能超越的記號與特徵。

在神那兒與人立約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要藉此告訴人一個事實,也告訴人他的心意,為此他用了一種獨有的方式,用一個特殊的記號與人立約,用這種記號來承諾他與人立的約。那立這個「約」是不是一件很大的事呢?這件事大到什麼程度了呢?這就是這個「約」的特別之處:它不是一個人與另外一個人立的約,不是一個團體與另外一個團體立的約,也不是一個國家與另外一個國家立的約,而是造物主與全人類立的一個約;這個「約」的有效期是造物主廢掉萬物的那一日;這個「約」的實施者是造物主,它的維護者也是造物主。總之,與人類所立的「彩虹之約」的一切都按著造物主與人的對話而應驗、成就,直到今日。受造之物除了順服、聽從、相信、領會、目睹、稱讚造物主的權柄之外,還能有其他嗎?因為除了獨一無二的神以外沒有任何人能有這樣的能力立這樣的約。在一次次彩虹的出現中,它告知人類、提示人類造物主與人類所立的「約」,在造物主與人類所立之約的不斷地出現中,它顯示給人類的不是「彩虹」與「約」本身,而是造物主那永不更改的權柄。一次次彩虹的出現,顯示出來的是造物主在隱祕處驚天動地的奇妙作為,同時也是造物主永不消逝、永不更改之權柄的活力體現。這些是不是造物主另一方面獨一無二權柄的彰顯呢?

3.神的賜福

1)(創17:4-6)「我與你立約,你要作多國的父。從此以後,你的名不再叫亞伯蘭,要叫亞伯拉罕,因為我已立你作多國的父。我必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國度從你而立,君王從你而出。」

2)(創18:18-19)「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強大的國,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我眷顧他,為要叫他吩咐他的眾子和他的眷屬遵守我的道,秉公行義,使我所應許亞伯拉罕的話都成就了。」

3)(創22:16-18)耶和華說:「你既行了這事,不留下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我便指著自己起誓說: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子孫必得著仇敵的城門,並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

4)(伯42:12)這樣,耶和華後來賜福給約伯比先前更多。他有一萬四千羊,六千駱駝,一千對牛,一千母驢。

造物主獨有的說話方式與特徵是造物主獨一無二身分與權柄的象徵

神的賜福是好多人都想追求、想得到的,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得到神的賜福,因為神有神的原則,他按他的方式賜福給人。神賜給人什麼應許、給人多少恩典都是根據人的所思所想、根據人的所作所為來分配的。那神的賜福說明了什麼?又讓人從中看到了什麼?在這裡我們暫先不論神賜福給什麼樣的人,也不論神賜福人的原則,我們還是以認識神的權柄為目標來看待神對人的賜福,從認識神的權柄這個角度來看待神的賜福。

以上四段經文都是有關神賜福給人的記載,它們詳細地記述了神要賜福的對象,例如亞伯拉罕、約伯,也詳細地記述了神賜福給人的原因,同時也詳細記述了神賜福給人的內容。從神說話的語氣、方式與神所站的角度與位置,就能讓人體會到賜福者與承受者有著截然不同的身分、地位與實質。這種說話的語氣、方式與所站的位置是具有造物主身分的神所獨有的,他帶著權柄、威力,也帶著造物主的尊貴與不容任何人置疑的威嚴。

首先來看:(創17:4-6)「我與你立約,你要作多國的父。從此以後,你的名不再叫亞伯蘭,要叫亞伯拉罕,因為我已立你作多國的父。我必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國度從你而立,君王從你而出。」這幾句話是神與亞伯拉罕立的約,也是神對亞伯拉罕的賜福:神要讓他作多國的父,使他的後裔極其繁多,並說國度從他而立,君王從他而出。你從這幾句話當中看沒看見神的權柄呢?你是怎麼看見神權柄的呢?你看見神權柄的哪方面實質呢?細讀這幾句話不難發現,神的權柄與神的身分在神的說話用詞上很明顯地流露出來,例如神說「我與你立約,你要……我已立你……我必使你……」中的「你要」、「我必」等等這些帶有神身分與權柄的肯定性的用詞,一方面是造物主的信實,另一方面它們都是具有造物主之身分的神的專用詞彙,也是慣用詞彙。如果一個人祝福他的後代極其繁多,國度從他而立,君王從他而出,那無疑只是一種願望,並不是一種應許或賜福,所以人不敢說「我必使你如何如何,我要你如何如何……」因為人自己知道自己不具備這個權力,人說了不算,即使這樣說了也是一句空話,一句廢話,是人的慾望與野心所驅使的。當人感覺人的願望不能成就的時候,人敢以這麼大的口氣說話嗎?人都有好的願望,希望後代都能飛黃騰達,出人頭地。要是能有一個當皇帝的後代,那可真所謂三生有幸!能出個當省長的也不錯,只要做人上人都行!這些都是人的願望,但人只能為自己的後代許願祝福,不能兌現或成就給任何人的應許或承諾。人的心裡都清楚地知道,人沒有這個權力達到這些,因為人自身的一切都由不得自己,怎麼能掌控別人的命運呢?而在神這兒之所以能說這樣的話,是因為神有這樣的權柄,他能成就、實現他給人的所有應許,兌現他給人的所有賜福。人類是神造的,神讓一個人的後代極其繁多,那是易如反掌的事,他讓一個人的後代興盛,也只是一句話便可成就的,他從來不為此而勞碌,為此而大傷腦筋或傷心勞神,這就是神的能力,神的權柄。

看了《創世記》十八章十八節「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強大的國,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這句話之後,你們能不能感受到神的權柄呢?能不能感受到造物主的超凡呢?能不能感受到造物主的至高無上呢?神的話語很肯定,神說這樣的話語並不是因為或代表神具有必勝的把握這樣的信心,而是神話語權柄的證實,是他話語得以應驗的一種命令。這裡有兩個詞需引起你們的注意,在神說的「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強大的國,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這句話中有沒有模棱兩可的成分呢?有沒有擔心的成分呢?有沒有害怕的成分呢?這些常常在人類身上表現出來的人特有的成分,因神話中的「必要」與「必因」這兩個詞,而從來都不與造物主有絲毫的瓜葛。沒有一個人敢把這樣的詞彙用在對他人的祝福之中,也沒有一個人敢肯定地賜福給他人一個強大的國,或應許給他人地上的萬國也必因他得福。神的話語越肯定越證實了什麼?證實了神具備這樣的權柄,神的權柄能作成這事,證實了神必要成就這樣的事。神賜福給亞伯拉罕的這一切在神心裡是肯定的,是毫不猶豫的,而且他要照著他的話去成就這一切的事,沒有任何勢力能改變、攔阻、破壞、攪擾這件事情的應驗,無論什麼事情發生都不能終止、不能影響神話語的應驗與成就,這就是造物主口中所說之話的威力,也是不容人否認的造物主的權柄!當你讀完這句話的時候,在心裡還有疑惑嗎?這些話是從神口裡說出來的,神的話中帶著能力,帶著威嚴,帶著權柄,這樣的威力與這樣的權柄,還有事實成就的必然性,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及的,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能超越的。只有造物主能以這樣的口吻、這樣的語氣與人類對話,事實證明了他的應許不是空話、不是大話,而是所有人、事、物都不能超越的獨一無二的權柄的發表。

神說的話與人說的話有什麼區別呢?當你看到神說的這些話的時候,你感覺到了神話的威力與神的權柄,如果你聽了人說這樣的話,你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呢?你會不會感覺這人太狂妄了,感覺他是在說大話,他是在顯露自己,因他沒有這個能力,不具備這樣的權柄,所以他根本就不能成就這樣的事,他這麼肯定地許諾,只能說他是信口雌黃。如果人說了這樣的話,那無疑就是狂妄,就是不自量力,是典型的天使長的性情的流露。這句話出自於神的口,你能感覺到這裡有狂妄的成分嗎?能感覺神的話是兒戲嗎?神的話語就是權柄,神的話語就是事實,在他的話未出口之前,就是他定意要作成一件事的時候,這個事情就已經成了。可以這麼說,神對亞伯拉罕所說的話是神與亞伯拉罕立的約,也是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許,這個應許是既定的事實,也是既成的事實,這些事實在神的意念之中隨著神的計劃逐步應驗。所以,神說這樣的話並不代表神有狂妄的性情,因為神能作成這樣的事,他有這樣的能力,他有這樣的權柄完全能成就這樣的事,成就這些事完全是他能力範圍的事。同樣的話語出自神的口,那就是神真實性情的流露與發表,是神實質、神權柄的完美流露與表現,也是造物主身分的最恰當、最合適的證明。這種說話的方式、口氣、用詞,恰恰是造物主身分的標誌,是完全符合神自己身分的表露,這其中沒有偽裝,沒有摻雜,完完全全是造物主實質與權柄的完美呈現。作為受造之物來說,既沒有這樣的權柄,也沒有這樣的實質,更沒有神所賦予的能力。人如果有這樣的流露,那確定無疑就是敗壞性情的爆發,就是人的狂妄、人的野心在作祟,是地地道道的魔鬼、撒但想迷惑人、引誘人背叛神的惡毒存心的暴露。在神那兒會怎麼看待這樣的言語流露呢?神會說你想與神爭奪地位,你想冒充神,想取代神。你模仿神的說話語氣,存心就是想取代神在人心中的地位,霸佔本應屬於神的人類,這是地地道道的撒但,是天使長的後裔所做的,是天理難容的!在你們中間有沒有人曾經以一種方式模仿神說一些話,存心誤導人、迷惑人,讓人感覺似乎他說話、做事帶有神的權柄與威力,讓人感覺似乎他的實質與身分與眾不同,甚至讓人感覺他的說話語氣與神有相似之處?你們曾經做過這樣的事沒有?曾經說話模仿神的語氣,帶著所謂的代表神性情的手勢,帶著所謂的威力,所謂的權柄,這些表現是不是你們大多數人常常做的或打算要做的事?現在當你們真正看到、見識到、認識了造物主權柄的時候,再回想當初你們所做的、所流露的,是否感覺噁心呢?是否認識到你們的卑鄙無恥呢?解剖這類人的性情與這類人的實質,能不能說他們是可咒可詛的地獄之子呢?能不能說凡是做這樣事的人都是在自取其辱呢?你們認識到這個性質的嚴重性了嗎?嚴重到什麼程度呢?人這樣做的存心就是想模仿神,想自己當神,想讓人把他當神來拜,想取締神在人心中的地位,想趕走在人中間作工的神,從而達到他控制人、吞吃人、佔有人的目的。在人的潛意識裡都有這樣的慾望與野心,人人都活在這個撒但敗壞的實質裡,都活在與神敵對、背叛神、想成為神這樣的撒但本性裡。交通了關於神的權柄這方面的話題,你們還有沒有慾望野心想冒充神、想模仿神呢?還有沒有想當神的慾望呢?還有沒有成神的慾望呢?神的權柄不是人能模仿得來的,神的身分與地位不是人能冒充得來的。你雖能模仿神的說話口氣,但你模仿不了神的實質;你雖能站在神的地位上冒充神,但你永遠做不了神要作的事,永遠不可能主宰萬物、掌管萬物。在神的眼中,你永遠都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無論你的能耐與本領有多大,無論你具備多少恩賜,然而你的一切都在造物主的權下。即便你能說幾句狠話,也不能說明你有造物主的實質,也不能代表你有造物主的權柄。神的權柄與能力是神自己的實質,不是學來的,不是外界加給的,是神自己原有的實質。所以造物主與受造之物的關係是永遠都不可能改變的。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

造物主的權柄不受時間、空間、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權柄不可估量

我們來看《創世記》二十二章十七至十八節,這是耶和華神說的又一段話,他對亞伯拉罕說:「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子孫必得著仇敵的城門,並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耶和華神對亞伯拉罕多次祝福,要讓他的子孫多起來,多到什麼程度呢?就如經文上說的「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這就是說,神要賜給亞伯拉罕的子孫後代如同天上的星、如同海邊的沙一樣多。這種說法只是一種形象的說法,通過神這一形象的表達,不難看出,神將賜給亞伯拉罕的後代不是一個兩個,不是成千上萬,而是多到不計其數,多到成為眾國,因為神應許亞伯拉罕要做多國的父。多到這個程度那是取決於人還是取決於神呢?人有多少後代人能控制得了嗎?人能說了算嗎?別說是「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一樣多,就是有幾個,人都說了不算。誰不想自己的子孫多如星呢?只可惜事與願違,人無論有多大能耐、多高本領都不能說了算,誰也不能超越神的命定。神讓你有多少你就有多少;神讓你少,你就得不著太多;神讓你多,你嫌多也不行。是不是這樣?這些都是神說了算,由不得人自己!人都在神的主宰之下,誰都不例外!

神說「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這是神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這約如同「彩虹之約」一樣將會得到永久的成就,同時也是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許。這樣的應許只有神有資格有能力去兌現,無論人是否相信,無論人是否接受,也無論人如何看待、如何對待神所給的應許,然而這一切都將按著神話中所說的一點不差地得以應驗。神的話不會因著人的意志或人的觀念的改變而改變,他不會受任何人、事、物的改變而改變,萬物廢去,神的話也不會廢去。相反,萬物廢去的那一日,也正是神的話得以完全應驗的那一日,因為他是造物主,他有造物主的權柄,他有造物主的能力,他掌管萬有,掌管一切的生命力,他能使無變有,使有變無,他掌管一切生與死的轉換,所以讓人的子孫多起來,在神來看是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事了。儘管對這件事人聽起來就像是天方夜譚,聽起來就像是童話故事,但是在神來看,神定意要作的、神應許給人的事不是天方夜譚,也不是童話故事,而是神已看到的事實,它必將被成就。這個你們有沒有體會?事實證明了亞伯拉罕的後裔多不多?多到什麼程度呢?是不是神話中所說的「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一樣?是不是遍及各國各方,遍及世界各地?這個事實是因著什麼成就的呢?是不是因著神話語的權柄成就的呢?在神說話之後的幾百年或者幾千年期間,神的話語在持續得以應驗,不斷地得以成為事實,這就是神話語的威力,是神權柄的證實。當初神創造萬有的時候,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這是很快發生的事,是在短時間內應驗的事,這些事的成就與應驗沒有時間差,是立竿見影的事。同樣都是神權柄的彰顯,而在神賜福亞伯拉罕一事上,讓人看到了神權柄的另一方面實質,也讓人看到了造物主權柄的不可估量,更讓人見識到了造物主權柄更實際、更精湛的一面。

神的話語一出,神的權柄就開始執掌這個工作了,而在神口中所應許的這個事實就開始一步一步變成現實了,萬物其間,一切都因此而發生著不同的變化,就如春天來到之時,草綠了,花兒開了,樹木發芽了,小鳥兒開始歌唱了,大雁回來了,田間地頭可見人頭攢動……萬物都隨之復甦了,這是造物主的奇妙作為。當神成就他的應許之時,天上的萬物、地上的萬物也都隨著神的意念而更新、變化,無一例外。神口中的一句承諾、一個應許的應驗,萬物都將為此而效力,而被調動,一切的受造之物都在造物主的權下被擺佈安排著,扮演著各自的角色,敬獻著各自的功用,這就是造物主權柄的彰顯。在此你看到了什麼?你怎樣認識神的權柄?神的權柄有沒有範圍?有沒有時間限制?能不能論高低長短?能不能論大小強弱?能不能用人的尺度衡量?神的權柄不是忽隱忽現、忽有忽無的,沒有人能衡量他的權柄到底有多大。神賜福給一個人,不管長達多長時間,他的這個賜福都是持續的,這個持續見證著神權柄的不可估量,也讓人類看到了造物主永不熄滅的生命力的一次次再現。他權柄的每一次彰顯都將他口中的話完美地呈現出來,呈現給萬物,呈現給人類,而他權柄所成就的每一樣事都是那樣的精美絕倫、天衣無縫。可以說,他的意念、他的話語、他的權柄與他所成就的每一樣工作,都是一幅無與倫比的精美的圖畫,對於受造之物來說,它的意義與價值是人類的言語所望塵莫及的。當神賜給人應許之後,無論這個人生在何處、在做什麼,無論他得著應許前後的背景是什麼,也無論他的生存環境發生了多大的變化,在神都瞭如指掌。神所說的話不管經過了多長時間,在神來看都如剛剛發生一樣。這就是說,神有能力,神有這樣的權柄跟進、掌管、實現他所給人類的每一樣應許,無論這個應許是什麼,也無論這個應許需經過多久才能完全得以應驗,更無論成就這個應許所涉及的範圍有多廣,例如時間、地界、種族等等,這個應許都將會得以成就、得以實現,而且在神都不費吹灰之力。這證實了一件什麼事呢?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範圍掌管的是全宇宙、全人類。雖然光是神造的,並不能說神就只管理光,神造了水就只管理水,剩下的事就與神無關了,這是不是誤解?雖然神賜福給亞伯拉罕一事經過幾百年之後逐漸淡出了人的記憶,但這個應許在神來看依舊如故,它依然在成就的過程中,從來沒有停止過,而在此期間神是怎樣施行他的權柄的,萬物又是如何被神擺佈、安排的,在神所造的萬物之中發生了多少精彩的故事,這些儘管人類從不知曉,從不耳聞,但神權柄的彰顯、神作為的流露的每一個精彩的片段,都在萬物中流傳、頌揚,萬物都在彰顯著、訴說著造物主的奇妙作為,而造物主主宰萬物的一段段佳話將永遠被萬物傳揚。神主宰萬物的權柄與神的能力顯示給萬物的是神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當你看見了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無處不在的時候,你便會看到神是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的。神的權柄、神的能力不受時間、地理、空間和任何人事物的限制,神的權柄與他能力的範圍超過人的想像,是人測不透、是人難以想像的,是人永遠都認識不完的。

有的人喜歡推理、喜歡想像,但是人最大的想像範圍能到哪?能不能超出這個世界呢?人的推理、人的想像能不能構造出神權柄的真實性與準確性?能不能使人達到對神的權柄有認識?能不能讓人真實地領會與順服神的權柄?事實證明人的推理、人的想像僅僅是人頭腦的產物,對人認識神的權柄沒有絲毫的幫助與益處。有的人看過一些科幻小說,能想像到月球是什麼樣的,知道外星球如何如何,即便這樣,也不代表人對神的權柄有點了解了。人的想像僅僅是想像,事實上是怎樣的,也就是這些事情與神的權柄有什麼關聯,人心裡根本就不清楚。即使你去過月球又能怎樣呢?能說明你對神的權柄有了多方位的了解了嗎?能說明你可以想像到神的權柄與能力的範圍有多大嗎?既然人的推理與想像都不能使人認識神的權柄,那人應該怎麼辦呢?最明智的選擇就是不去推理、不去想像,也就是說,對認識神的權柄這一事,千萬不要憑想像,靠推理。在這裡我想跟你們說的是什麼呢?神的權柄、神的能力、神自己的身分、神的實質不是靠著你的想像能達到認識的。既然不能靠著想像來認識神的權柄,那麼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達到真實認識神的權柄呢?通過吃喝神的話、通過交通,也通過對神話語的經歷去逐步地體驗,逐步地印證達到逐漸地了解,得以循序漸進地認識,這是唯一能達到認識神權柄的途徑,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捷徑。不讓你們想像不等於讓你們坐以待斃,也不等於什麼事都不讓你們做。不用大腦思考想像,是不用邏輯去推理,不用知識去分析,不以科學為依據,而是通過神的話,通過真理,通過生活接觸到的每一樣事去體會、驗證、證實你所信的神是有權柄的,證實他主宰著你的命運,他的能力時時都在證實著他是真實的神自己,這是每個人達到認識神必須要經歷的一個途徑。有人說他想找一個更簡單的方式去達到這個目標,這個更簡單的方式你們想沒想出來呢?要我說你根本就不用去想,沒有別的路!唯一的一條路就是老老實實、踏踏實實地通過神所發表的每一句話,通過神所作的每一樣事來認識、來驗證神的所有所是,這是認識神唯一的一條路。因為神的所有所是、神的一切都不是空洞的,而是實際的。

造物主掌管主宰萬物生靈的事實訴說著造物主權柄的真實存在

同樣的,在《約伯記》裡記載了耶和華對約伯的祝福,神賜給了約伯什麼呢?(伯42:12)「這樣,耶和華後來賜福給約伯比先前更多。他有一萬四千羊,六千駱駝,一千對牛,一千母驢。」對於人類來說,神賜給約伯的這些東西是什麼?是不是人的財產?有了這些財產的約伯在那個時代是不是很富有呢?他是如何擁有這些財產的?他的富有是因著什麼?不言而喻,因著神的賜福約伯擁有了這些財產。至於約伯怎樣對待這些財產,怎樣對待神的祝福,在此並不是我們要提及的話題。就神給人的賜福一事來說,神的賜福對於所有的人都是夢寐以求的,但人一生能得到多少財產,人是否能得到神的賜福,不是人能掌控的,這是不爭的事實!雖然神有權柄、有能力賜給人任何的財產,讓人得到任何的祝福,但神的賜福是有原則的。神賜福什麼樣的人呢?當然是神喜悅的人!同樣都得到了神的賜福,然而亞伯拉罕與約伯從神得到的賜福是不相同的。神賜福亞伯拉罕讓他的後裔多如沙、多如星。就神賜福亞伯拉罕一事來說,神是讓一個人的後裔、一個種族強盛起來,在此事上,神的權柄主宰的是萬物生靈中呼有神氣息的人類,在神權柄的主宰之下,這個人類按著神定意的範圍、速度繁衍生存。具體來講,就是這個種族的生存能力、擴張速度、壽數都在神的擺佈之中,神作這一切的原則完全是基於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許。就是說,無論什麼情況,神的應許都在神權柄的庇佑之下得以暢通無阻,也得以實現。就神賜給亞伯拉罕的應許一事來說,無論天翻地覆,無論什麼時代,無論人類經歷什麼災難,亞伯拉罕的後裔都不會遭到滅頂之災的威脅,這個種族都不會消亡。而神對約伯的賜福呢,是讓他極其富有,神賜給他的更多的是各種能喘息的生靈,這些生靈的多少、繁殖的快慢、存活率的高低、牠們是否肥壯等等這些具體事項也都在神的掌管之中。儘管這些生靈沒有語言能力,但牠們同樣都在造物主的擺佈之下,而神擺佈牠們的原則是根據神應許給約伯的賜福。就神給亞伯拉罕與約伯的賜福而言,雖然應許的內容有所不同,但造物主主宰萬物生靈的權柄是相同的。神的權柄與能力的每一個細節都在神對亞伯拉罕與約伯不同的應許與賜福中發表出來,又一次讓人類看見神的權柄是人的想像遠遠夠不上的,這些細節又一次告訴人類,要想認識神的權柄只有在神的話中、在對神作工的經歷中才能達到。

在神主宰萬物的權柄當中讓人看見一個事實:神的權柄並不是只體現在「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神說『要有空氣』空氣就出現了、神說『要有陸地』陸地就出來了」這些話中,而更多地是體現在神如何使光持續、使空氣不消失、使陸地永遠與水分開,體現在神如何主宰管理光、空氣、陸地這些受造之物的細節上。在神對人類的賜福當中你們又看見了什麼?很顯然,在神賜福給亞伯拉罕和約伯之後,神並沒有停下腳步,因為他的權柄才開始施行,他要將他說的每一句話都變成現實,他要兌現他所說的每一樣細節,所以,隨之他便在接下來的光陰歲月裡繼續著他要作的每一樣事情。或許在人看,因為神有權柄,所以神就只說話,什麼也不作,萬事萬物就都得以成就了。人的這一想像不免有些荒謬!如果你只片面地看待神以話語與人立約,神以說話來成就一切,而看不見神的權柄所主宰的萬物生存的各種跡象與事實,那你對神權柄的理解就太空洞、太荒唐了!人對神有這樣的想像不得不說人對神的認識已經陷入了絕境,走入了一個死胡同,因為人想像的神只是一部發號施令的機器,並不是帶有權柄的神。通過亞伯拉罕與約伯的事例你看到了什麼呢?是否看到了神權柄與能力實際的一面?在神賜福亞伯拉罕和約伯之後,神並不是就呆在原地不動,也不是讓使者去作,而自己等著看成果,相反,神的話語一出,萬物都在神權柄的指引之下開始配合神要作的工作,預備神所需的人、事、物。也就是說,當神的話語一出口,神的權柄就開始在全地施行,為成就、應驗神給亞伯拉罕與約伯的應許而開闢道路,同時將以後所要進行的每一個步驟與所有關鍵環節所需的一切都計劃、預備妥當,這期間神所調動的不僅僅是神的使者,而是包括神所造的萬物,也就是說,神權柄施行的範圍不是在神的使者中間,神更多的是調動萬物來配合神要作成的工作,這些就是神權柄具體施行的方式。在你們的思想裡,有些人會這麼理解神的權柄:因為神有權柄,神有能力,所以神只需呆在三層天上,或者呆在一個固定的地方,不去作任何具體的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在意念中便完成了。人也會認為雖然神賜福給亞伯拉罕,但神並不需作什麼事,神只需說句話就足夠了。事實是不是這樣呢?很明顯,不是!神雖然有權柄、有能力,但他的權柄是真實的實際的,並不是空洞的,神權柄與他能力的真實性與實際的一面是在他創造萬物、掌管萬有,是在他帶領人類、在他經營人類的過程當中逐步地流露出來與體現出來的。正是神主宰人類、主宰萬物的每一種方式、每一個角度、每一個細節與他成就的所有工作,還有他對萬物的了解,確確實實地證實了神的權柄、神的能力不是一句空話。他的權柄與能力時時事事都在彰顯著、流露著,這些彰顯與流露都在訴說著神的權柄是實實際際存在的,因為他時時刻刻都在以他的權柄與他的能力繼續著他的工作,掌管著萬物,主宰著萬物,而他的能力與權柄是包括天使與神的使者都不能代替的。神賜福給亞伯拉罕什麼,賜福給約伯什麼,這些都是由神決定的,是由神說了算的,即使神的使者曾親臨亞伯拉罕或約伯,但是他們所做的都是按著神的吩咐,都在神的權柄之下,他們同樣都是在神的主宰之下。雖然人在聖經的記載當中看見神的使者臨到亞伯拉罕,雖然人並沒有看到耶和華神親自作什麼,但事實上,真正的能力與權柄的實施者只有神自己,這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即便你看見了天使或者是使者大有能力,行了神蹟奇事,或者他們接受神的託付做了一些事情,但是他們的所作所為只是為了完成神的託付,絕對不是神權柄的彰顯,因為沒有一人一物具備、擁有造物主創造萬物、主宰萬物的權柄,所以沒有一人一物能施行、彰顯造物主的權柄。

造物主的權柄永不更改,不可觸犯

在以上這三部分經文當中你們看見了什麼?是否看見神實施他權柄的時候是有原則的?比如說,神以彩虹與人立約,將虹放在雲彩中,告訴人不再用洪水毀滅世界這件事。現在人看到的「彩虹」還是當初神口中所說的「彩虹」嗎?它的性質與意義有沒有變化?肯定地說沒有變化。神以他的權柄作了這件事,他與人立的約就一直持續到現在,至於這個「約」什麼時候變,當然是神說了算。當神說了「把彩虹放在雲彩中」之後,神就一直守著這個「約」,直到現在。在這件事上你又看到了什麼呢?神雖然有權柄、有能力,但他作事很嚴謹,很有原則,他作事很守信。他的嚴謹與他作事的原則顯示出造物主的不可觸犯與造物主權柄的不可逾越。雖然他擁有至高無上的權柄,萬物都在他的權下,雖然他具備主宰萬物的能力,但神從來都不破壞、不打亂自己的計劃,他每次權柄的實施都嚴格地持守著他自己的原則,準確地按著他口中所說的、按著他計劃中的步驟與目標而進行。不言而喻,在神主宰下的萬物也都遵循著神權柄實施的原則,沒有一人一物能逃脫他權柄的擺佈,也沒有一人一物能改變他權柄實施的原則。在他的眼目中,蒙賜福之人因著他的權柄而得到祝福,被咒詛之人因著他的權柄而受到懲罰。在神權柄的主宰之下,沒有一人一物能逃脫神權柄的施行,也沒有一人一物能改變神權柄施行的原則。造物主的權柄不會因著任何因素的改變而改變,同樣,他權柄施行的原則也不會因著任何的原因而改變。天地巨變,造物主的權柄卻不會變;萬物廢去,造物主的權柄卻永不廢去。這就是造物主永不更改、不可觸犯的權柄的實質,這也正是造物主的獨一無二!

下面這一句話是認識神權柄不得不提的一句話,它的內涵在以下的交通內容中。咱們接著讀經文。

4.神對撒但的吩咐

(伯2:6)耶和華對撒但說:「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撒但從不敢超越造物主的權柄,萬物得以在規律中存活

這是在《約伯記》當中摘錄下來的一句話,這句話中的「他」即指約伯。這一句話雖然很簡短,但是說明了好多問題,它記述的是神在靈界與撒但的一句具體的對話,它交代了神說話的對象——撒但,也記述了神話語的具體內容,這個內容是神對撒但的吩咐也是命令,這個命令的具體細節涉及到約伯性命的存留,涉及到神給撒但對待約伯的底線——只要存留約伯的性命。從這句話中我們首先得知這句話是神對撒但說的話,結合《約伯記》的原文,讓人了解到神是在什麼樣的背景之下說了這樣的話:因為撒但要控告約伯,所以它必須獲得神的同意它才能去試探約伯,在神准許了撒但的請求去試探約伯的情況之下,神對撒但提出了一個這樣的條件,神說:「約伯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這是一句什麼性質的話?很顯然它是一個吩咐,是一個命令。了解了這句話的性質之後,當然你也應該了解這個命令的發布者是神,而領命的與聽命的對象是撒但。不言而喻,這兩者的關係通過這一個命令顯示給每一個讀到此話的人,當然這也是聖經中對神與撒但對話的記載所提供的在靈界神與撒但之間的關係,提供的神與撒但身分與地位的區分,也是迄今為止人類通過具體的事例、具體的文字記載而得知的神與撒但的身分、地位的截然不同。在這裡,我不得不說這句話的記載是人類認識神的身分與地位的重要文獻,它提供了人類認識神所需的重要資訊,讓人透過造物主在靈界曾經與撒但的其中一段對話,了解到造物主權柄的又一具體內容。在這一句對話中,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又一次得到了證實。

外表來看,耶和華神是在與撒但對話,實質上耶和華神說話的態度與所站的位置是高於撒但的,也就是說,耶和華神以命令的口氣吩咐撒但,告訴它該作什麼、不該作什麼,告訴它約伯已交到它的手中,它可以任意對待約伯,但是不可取走約伯的性命。言外之意就是雖然約伯交在了它的手中,但並不是連約伯的性命都交給了它,除非有神的許可,否則,沒有人可以從神的手中奪去約伯的性命。神的態度在神對撒但的這個命令中很明顯地釋放出來,與此同時,耶和華神與撒但對話時所站的地位也在這句命令中顯示流露出來。在此,耶和華神所站的地位不僅僅是造光、造空氣、造萬物生靈的神,不僅僅是主宰萬物生靈的神,而是掌管人類、掌管陰間的神,是掌管一切生靈之生死存亡的神。在靈界,除了神以外誰敢對撒但下達這樣的命令呢?神又是為什麼而向撒但親口頒布他的命令呢?因為人的性命包括約伯的性命都在神的手中掌管,神不允許撒但侵害,也不允許撒但奪去約伯的性命,就是神許可它的試探臨到約伯的時候,神仍然不忘特意下達這樣的命令,再次命撒但不許奪取約伯的性命。對於神的權柄撒但從不敢超越,而對於神的命令與具體的吩咐,撒但更是小心聽命、順從,從不敢違抗,當然它也不敢隨意改動神的任何命令,這就是神給撒但的範圍,所以,它從不敢超越這個範圍。這是不是神權柄的威力呢?是不是神權柄的證實呢?撒但怎麼對待神,在它心裡怎麼看待神,這些它比人類更清楚,所以對於神的地位、神的權柄,撒但在靈界看得清清楚楚,對於神權柄的威力與神權柄施行的原則它深有體會,它絲毫不敢怠慢,不敢有任何的觸犯,它不敢超越神的權柄作任何的事,也不敢對神的怒氣有任何的挑戰。儘管它本性邪惡、狂妄,但它從不敢跨出神給它制定的界限、範圍。千萬年來,它嚴格地守著這個界限,守著神對它的每一個吩咐、每一次命令,從來不敢越雷池一步。撒但雖然惡毒,但是比敗壞的人類「明智」得多,它知道造物主的身分,也知道自己的界線。從撒但「循規蹈矩」的行事當中便可看見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就是撒但不可超越的天條,也正是因為神的獨一無二、因為神的權柄,萬物才得以在規律中變化、生息,人類才能在神所制定的軌跡中繁衍、存活,沒有一人一物能打破這個規律,沒有一人一物能改變這個法則,因為它們都是出自於造物主之手,出自於造物主的命定,也出自於造物主的權柄。

只有具備造物主身分的神擁有獨一無二的權柄

因為撒但的「特殊」身分,所以不少人對它的諸多方面表現頗感興趣,甚至有不少糊塗之人認為除了神以外,撒但也有權柄,因為撒但能顯異能,能作一切人類做不到的事情,所以,人類除了崇拜神以外,心裡同時也給撒但留了位置,甚至把撒但當成神來拜。這些人又可憐又可恨,他們的可憐是因著他們的無知,而他們的可恨是因著他們的大逆不道,也是因著他們生性邪惡的本質。在此我想有必要讓你們明白什麼是權柄,權柄象徵什麼,權柄代表什麼。籠統地說,神自己就是權柄,神的權柄象徵神的至高無上與神的實質,神自己的權柄代表神的地位與神的身分。那撒但敢不敢說它自己是神呢?它敢不敢說它造了萬物,它又主宰萬物呢?它當然不敢!因它造不出萬物,迄今為止它從未造出一樣神所創造的東西,也從未造出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因為它沒有神的權柄,所以它永遠不可能有神的地位與神的身分,這是實質決定的。它有神一樣的能力嗎?當然也沒有!撒但作的那些事,撒但顯的異能叫什麼呢?是不是能力呢?能不能叫權柄呢?當然也不是!撒但引導邪惡潮流,處處攪擾、破壞、打岔神的工作,這幾千年來,它對人類所作的除了敗壞、殘害人類之外,除了引誘迷惑人墮落、棄絕神走向死亡的幽谷之外,它所作的有絲毫值得人紀念、值得人誇讚、值得人寶愛珍惜的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被它敗壞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遭到它的殘害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棄掉神走向死亡嗎?既然撒但沒有權柄沒有能力,那對它所作所行的實質該有怎樣的定論呢?有的人定義撒但的所作所為為雕蟲小技,而我認為對撒但這樣的定義不太妥當,它敗壞人類的惡行那是雕蟲小技嗎?撒但殘害約伯的那種邪惡氣勢與撒但殘害約伯想吞吃約伯的強烈慾望,斷乎不是雕蟲小技就能得以實現的。回想當初,頃刻之間,約伯漫山遍野的牛羊沒有了;頃刻之間,約伯的萬貫家產都沒有了,那是雕蟲小技能達到的嗎?從撒但所作所行的性質來看,都與破壞、打岔、毀壞、殘害、邪惡、惡毒、陰暗等等這些反面的詞相匹配,相吻合,所以,一切非正義與邪惡事物的發生都與撒但的行徑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也都與撒但的醜惡實質密不可分。撒但無論多麼「神通廣大」,無論多麼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強,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麼千變萬化,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沒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沒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況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裡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無論它的本性多麼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麼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

了解了撒但的本相之後,許多人對什麼是權柄這一問題仍舊不明白,那就讓我告訴你吧!就權柄本身而言,它可解釋為神的能力。首先,肯定地說,無論是權柄還是能力都是正面的,它們與任何反面的東西都無瓜葛,與任何受造之物和非受造之物都無關係。神的能力能創造出任何形式的有生命、有活力的東西,這是神的生命決定的。因為神是生命,所以他是一切生命體的源頭,與此同時,神的權柄能使所有的生命體順服神的一切話語,也就是按著神口中的話而產生,遵照神的吩咐存活、延續,在此之後,神便主宰、掌管所有的生命體,從來不會有誤差,直到永遠。這些是任何人與物都不具備的,只有造物主擁有、具備這樣的能力,所以稱它為權柄,這就是造物主的獨一無二。因此,無論「權柄」這個詞本身或權柄的實質,只能與造物主相關聯,因它是造物主特有身分與實質的象徵,它代表造物主的身分與地位,除了造物主之外,沒有一人一物與「權柄」這個詞有關聯,這也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的解釋。

撒但雖然對約伯虎視眈眈,但是沒有神的許可它不敢動約伯的一根汗毛,它雖然生性邪惡、殘忍,但在神對它下達命令之後,它不得不守住神所吩咐它的,所以,儘管撒但臨到約伯的時候如惡狼入羊群一樣猖獗,但它不敢忘記神給它的範圍,它不敢越過神的命令,它無論怎麼作都不敢背離神話語的原則與範圍,這是不是事實?從這點來看,耶和華神的任意一句話都是撒但不敢超越的,對撒但來說,凡是神口中的話都是命令、都是天規、都是神權柄的發表,因為在神每一句話的背後都隱含著神對觸犯神命令,對違背、對抗天規者的處罰。撒但清楚地知道,如果它超越了神的命令,就得承擔它超越神的權柄、對抗天規的後果,這個後果到底是什麼?不言而喻,當然是神對它的懲罰。撒但對約伯一個人作的事,僅僅是撒但敗壞人類的一個縮影;而撒但在作此事時神給它的範圍與命令,僅僅是它作每件事的原則的一個縮影;還有撒但在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與它的位置,也僅僅是撒但在神經營工作中扮演的角色與它的位置的一個縮影;撒但在試探約伯一事上對神的絕對服從,僅僅是撒但在神經營工作中對神不敢有絲毫對抗的一個縮影。這些縮影給你們的警示是什麼?在萬物之中,包括撒但在內,沒有一人一物能越過造物主所制定的天規、天條,沒有一人一物敢違抗這些天規、天條,因為沒有一人一物能改變、能逃脫造物主對違抗者的處罰。只有造物主能制定天規、天條,只有造物主有能力施行這些天規、天條,只有造物主的能力無人無物能超越,這就是造物主獨有的權柄,這個權柄在萬物中是至高的,所以,絕對沒有「神是最大,撒但是其次」的說法。除了擁有獨一無二權柄的造物主之外,別無他神!

現在你們對神的權柄有什麼全新的認識呢?首先,這裡所說的神的權柄跟人的權力有沒有區別?有什麼區別呢?有的人說不能相提並論。這話很好!人雖然說不能相提並論,但是在人的思想觀念裡常常把人的權力說成是權柄,也常常把它們放在一起來比較,這是怎麼回事?這是不是犯了偷換概念的錯誤?不能聯繫,又不能比較,但人還控制不了,這事怎麼解決呢?若你真想解決,唯一的辦法就是了解、認識神獨一無二的權柄。了解、認識了造物主的權柄之後,你就不會把人的權力與神的權柄相提並論了。

人的權力指什麼?簡單地概括就是人的敗壞性情、人的慾望或者是人的野心能得到最大程度的膨脹與得逞的一種能耐或本領。這個算不算權柄呢?一個人無論他的野心與慾望能得到多大程度的膨脹與得逞,都不能說他有權柄,他的膨脹與得逞充其量也就是撒但在人中間的一小段丑角的表演罷了,充其量就是撒但自己給自己當祖宗來滿足它當神的野心的一段鬧劇罷了。

現在你究竟怎麼看待神的權柄?交通完以上這些話語之後,你應該對神的權柄有一個全新的認識,那我問你們:神的權柄象徵什麼?象不象徵神自己的身分呢?象不象徵神自己的能力呢?象不象徵神自己獨有的地位呢?在萬物當中你在哪些事上看到了神的權柄呢?怎麼看到的?從人經歷的四季來看,春、夏、秋、冬的交替,有沒有人能改變它的規律呢?春天樹木發芽開花,夏天長滿樹葉,秋天結果,冬天葉落,這個規律有沒有人能改變呢?這是不是神權柄的一方面體現呢?當神說了「要有光」,就有了光,這個「光」現在存不存在呢?它的存在是因著什麼?當然是因著神的話語,也因著神的權柄。神所造的空氣現在存不存在?人類呼吸到的空氣是不是從神來的?從神來的東西,有誰能把它奪去呢?有誰能改變它的實質與功能呢?神所分配的晝與夜、命定晝夜的這個規律有沒有人能打破呢?包括撒但能不能打破呢?即便是到晚上的時候你不睡覺,當白天過,那它也是晚上,你改變了你的生活規律,但是你改變不了晝夜交替的規律,這個事實是任何人改變不了的,是不是這樣?有沒有人能讓獅子像老牛一樣耕地呢?有沒有人能把大象變成驢呢?有沒有人能讓雞像老鷹一樣在天空翱翔呢?有沒有人能讓狼像羊一樣吃草呢?有沒有人能讓水裡的魚在陸地上生活呢?為什麼呢?因為神命定牠在水裡活著,牠就得在水裡活著,在陸地上牠就沒法活就得死,牠超越不了神命定的範圍。萬物都有其生存的規律與範圍,也各有其本能,這些都是造物主命定好的,誰都改變不了、超越不了。就如獅子永遠生活在遠離人群的野生世界之中,牠永遠不可能像老牛一樣忠厚、老實,與人相伴,為人勞作;雖然大象與驢都是動物,都是四條腿,都是能喘氣的受造之物,但牠們是不同的種類,因著牠們各自都被神劃分了類別,牠們都具備各自的本能,所以,牠們永遠不可能互相變化;雖然雞也長著兩條腿,與老鷹一樣擁有翅膀,但牠永遠都不可能在空中飛,充其量也就只能飛到樹上罷了,這是牠的本能決定的。這些不言而喻都是因著神權柄的命定而有的。

人類發展到今天,人類的科學可說是「蒸蒸日上」,在科學的探索中取得的成績可說是「令人刮目相看」,不得不說人類的本事越來越大,但唯獨有一樣東西是人的科學不能突破的:人類造了飛機、造了航母、造了原子彈,人類飛上太空,走入月球,人類發明了網絡,過上了高科技的日子,但人類卻造不出一隻能喘氣的活物來,對於任何生物的本能與生存規律以及各類生物的生死輪迴都是人類科學所無能為力、不能掌控的。這不得不說人類的科學不管如何登峰造極也比不上造物主的一個意念,也測不透造物主造物的奇妙與造物主權柄的威力。地球上的海水那麼多,它從來不隨便越過它的範圍上到陸地上來,那是因為神給它們各自定好了界線,命定好它在哪兒它就在哪兒,沒有神的許可它不能亂動,沒有神的許可,它們都互不侵犯,當神說讓它動的時候它才能動,它的去向、它的存留這是神的權柄決定的。

「神的權柄」用土話解釋就是神能說了算,神有權決定怎樣作,神要怎樣作就怎樣作。萬物的規律都是神說了算,不是人能說了算的,也不是人能改變的,它不以人的意志而轉移,而是因神的意念、因神的智慧與神的命定而改變,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否認的事實。天地萬物,宇宙、星空,一年四季,人能看得見的、人看不見的,都按著神的命定,按著神的吩咐,按著神當初創造的規律一點不差地在神的權柄之下存在著、運行著、變化著,沒有任何一人任何一物能改變它的規律、能改變它原有的運行軌跡,它們因神的權柄而生,也因神的權柄而滅,這就是神的權柄。說到這裡,現在你感覺神的權柄是不是神身分與地位的象徵呢?神的權柄是不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所能具備的呢?是不是任何人、事、物所能模仿、所能冒充、所能代替的呢?

造物主的身分獨一無二,不要持守「多神論」

雖然撒但的道行與能耐比人的大,雖然它能作的事都是人達不到的,但它所作的事,無論是你羨慕的、你嚮往的,無論是你恨惡的、你厭憎的,無論是你能看得見的、看不見的,也無論它能作多少事,能迷惑多少人朝拜它、供奉它,無論你對它怎麼定義,你絕對不能說它具備神的權柄、具備神的能力。你當知道神就是神,神只有一位,你更當知道只有神具有權柄,具有掌管萬物、主宰萬物的能力。你不能因為撒但有迷惑人的本領,因為撒但能冒充神,能模仿神行神蹟、顯異能,作了與神相似的事情,你便誤認為神不是獨一無二的,神有好多位,只不過他們的道行有大有小,他們掌權的範圍都有區別,你便按著他們先來後到的順序、他們年歲的老幼來排列他們的大小,你更誤認為在神以外還有其他的神,誤認為神的能力與神的權柄不是獨一無二的。如果你有這些想法,如果你不承認神的獨一無二,不相信唯有神有權柄,如果你只持守「多神論」,那我說你是受造之物中的敗類,是道地的撒但的化身,是十足的邪惡之徒!我講這些話到底要讓你們明白什麼,你們心裡清楚嗎?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任何背景之下,你都不要把神與其他人、事、物混為一談,無論你認為神的權柄與神自己的實質讓你多麼難認識、難接近,無論撒但的作法或者說法多麼合乎你的觀念、合乎你的想像,讓你多麼滿意,你也不要做糊塗事,不要混淆概念,不要拒絕神的存在,不要否認神的身分與地位,不要把神推開置於門外,而把撒但拉過來代替你心目中的「神」,當成你的神,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相信你們都能想到吧!

人類雖經敗壞,依然在造物主權柄的主宰之下存活

撒但敗壞人類幾千年,作了無數的惡,迷惑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在人間犯下了滔天罪行,它殘害人、迷惑人、引誘人與神對抗,它攪擾、破壞神經營計劃的惡行累累,然而,在神權柄之下的萬物生靈一如既往地遵循著神所制定的法則與規律。與神的權柄相比,撒但的邪惡本性與它的猖獗是那麼的醜陋不堪,那麼的令人噁心、厭憎,也是那麼的渺小與不堪一擊。儘管撒但遊走在神所創造的萬物其間,但它絲毫改變不了在神命定之下的任何人、事、物。幾千年過去了,人類依然享受著神所賜予的光與空氣,人類依然喘息著神親口呼出的氣息,人類依然享受著神所創造的花鳥魚蟲、享受著神所供應的萬物;晝與夜依然在不停止地更替;四季也如常地交換著;天上飛翔的大雁今冬離去,明春依然會歸來;水裡的魚兒從來都不曾離開江河湖泊——牠們的家;地上的知了在夏日裡盡情地唱著牠們自己的歌謠;草叢裡的蛐蛐兒在秋日裡伴隨著秋風輕聲吟唱;大雁成群結隊,而蒼鷹形單影隻;獅群以狩獵為生;麋鹿離不開鮮花和草叢……萬物中的各種生靈去了又來,來了又走,在瞬息間千變萬化,而不變的是牠們各自的本能與牠們的生存法則,牠們在神的供應與滋養之下存活,沒有人能改變牠們的本能,也沒有人能破壞牠們的生存法則。在萬物中存活的人類儘管經受了撒但的敗壞與迷惑,但人類依然離不開神造的水、神造的空氣與神造的萬物,人類依然在這個神所造的空間中繁衍、存活。人類的本能沒有變,人類依然靠著雙目觀看,靠著雙耳聆聽,靠著大腦思考,靠著心靈來體悟,靠著雙腿、雙足行走,靠著雙手勞作,等等神所賜給人能接收從神來的供應的本能都沒有變,人類與神配合的器官沒有變,人類能盡到受造之物本分的器官沒有變,人類心靈的需要沒有變,人類認祖歸宗的願望沒有變,人類企盼得到造物主拯救的願望沒有變,這就是在神權柄之下存活而經受了撒但血雨腥風摧殘之下的人類的現狀。雖然人類飽受撒但的蹂躪,不再是初造的亞當、夏娃,而是滿了知識、想像、觀念等等與神敵對的東西,滿了撒但敗壞性情的人類,但在神的眼中,人類依然是神所造的人類。因為人類依然在神的主宰、擺佈之下,人類依然在神所制定的軌跡中存活,所以,在神眼中被撒但敗壞之後的人類,只不過是外表滿了污垢、飢腸轆轆、反應有點遲鈍、記憶有點衰退、年紀稍微大了些罷了,而人的各項功能與本能卻完好無損,這就是神要拯救的人類。這個人類只要聽到造物主的呼喚、聽到造物主的聲音就能站立起來為找到聲音的源頭而奔走,這個人類只要看到造物主的身影便能不顧一切、撇下一切地為他花費,甚至為他捨命。當人類的心靈體悟到造物主心聲的時候,人類便棄掉撒但來到造物主的身邊;當人類完全洗掉了身上的污垢,得到造物主再次滋養供應的時候,人類的記憶便得以恢復,這時的人類就真正回歸到造物主的權下了。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一日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