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神 所 在「肉 身」的 實 質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在地生活三十三年半,盡職分僅三年半,在他作工期間與沒開始作工以前都具備一個正常的人性,他在正常人性裡生活了三十三年半,在最後三年半期間他始終是以道成肉身的神的身分出現。在盡職分以前,他是以一個普通正常的人性出現,沒有一點神性的表現,只是在正式盡職分以後才有了神性的表現。他那二十九年所作的工作、所有的生活就證明他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人,是一個人子,就證明他是一個肉身,因為他的職分是從二十九歲以後才正式開始的。所謂道成肉身,就是神在肉身顯現,神以肉身的形像來作工在受造的人中間,所以,既說是道成肉身,首先務必是肉身,而且是具有正常人性的肉身,這是最起碼該具備的。其實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含義就是在肉身中作工、在肉身中生活的神,神的實質成了肉身,成了人。他道成肉身的生活與作工共分為兩步:第一步是盡職分以先的生活,是生活在一個普通人的家庭中,生活在一個極其正常的人性裡,有人的正常生活倫理,有人的正常生活規律,有人的正常需要(吃、穿、睡、住),有人的正常軟弱,有正常人的喜怒哀樂,也就是第一步是生活在一個非神性的完全正常的人性裡,從事正常人的一切活動;第二步是在盡職分以後的生活,仍是活在一個有正常人性外殼的普通的人性裡,外表仍沒有一點超然的東西,但是以盡職分為生,這時的正常人性完全是為了維持神性的正常作工,因為盡職分時的正常人性已成熟為一個足可盡職分的人性,所以,第二步的生活是在正常人性裡盡職分的生活,也就是正常人性與完全神性的生活。第一步的生活之所以是生活在一個完全普通的人性裡,是因為那時的人性並不能維持神性的全部作工,是不成熟的人性,務必等到人性成熟即能足夠擔當職分的人性才能盡他該盡的職分。既是肉身就得有成長與成熟過程,所以第一步的生活只是正常人性的生活,而第二步的生活是因為人性已足夠擔當工作、足夠盡職分,所以,在道成肉身的神盡職分期間的生活就是人性與完全神性的生活。若是神道成的肉身一降生就正式開始盡職分,而且都是超然的神蹟奇事,那肉身的實質就沒有了,所以說,道成肉身的人性是為肉身的實質而有的,沒有人性的肉身是不存在的,而且沒有人性的人就是非人類,這樣,肉身的人性就成了神道成的肉身的固有的屬性。誰若說「神成為肉身只有神性沒有人性」,那就是褻瀆,因為這是根本不存在的說法,而且違背道成肉身的原則。就在他盡職分以後仍是活在一個有人性外殼的神性中來作工,只是這時的人性完全是為了維護神性能在這個正常的肉身中作工。所以,作工的是在人性中的神性,是神性作工,不是人性作工,但這個神性是在人性掩蓋之下的神性,其實質仍是完全的神性在作工,並非人性在作工,但作工的是這個肉身,可以說是人也可以說是神,因為神成了活在肉身中的神,有人的外殼,有人的實質更有神的實質。正因為他是有神的實質的一個人,所以,他高於任何一個受造的人類,高於任何一個可以作神工作的人。就因此,在與他有相同人的外殼的人中間,在所有的有人性的人中間,只有他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除他之外則都是受造的人類。同樣具備人性,受造的人除了人性便是人性,而神道成肉身卻不相同,在他的肉身中除了人性最主要的就是神性。人性是在肉身的外觀上可以看到的,也是日常生活中可以發現的,而神性則不容易讓人發現。正因為神性是在有人性的前提下才發表出來的,而且不像人的想像那樣超凡,所以人最不容易發現的就是神性。到現在人最難測的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到底是什麼,其實在我說了這麼多話之後想必你們多數人對此還是一個謎,這個問題很簡單,既說是神道成了肉身,那他的實質就是人性與神性的結合,這個結合稱為神自己,而且是在地的神自己。
耶穌在地的生活也都是肉身的正常生活,他活在肉身的正常人性裡,或者是作工說話的權柄,或者是醫病趕鬼的權柄,這些超凡的事在他未盡職分以先基本上沒有。在他二十九歲也就是沒盡職分以前就足可證明他只是一個正常的肉身,既是正常的肉身,而且是未盡職分,人在他身上就看不出一點神的味道,只看見他就是一個正常的人,一個普通的人,正如當初有些人認為他是約瑟的兒子。在人看他就是一個普通人的兒子,根本就看不出他是神道成的肉身,儘管他盡職分時顯了許多神蹟,但仍有多數人說他是約瑟的兒子,這都是因為他是具有正常人性外殼的基督。他的正常人性跟他所作的工作這兩部分都是為了完成第一步道成肉身的意義,就是為了證實神已完全來在了肉身,神已成了一個極其普通的人。在他沒作工以前他有正常人性,就證明他是一個普通的肉身,後來他作工作仍證明他是一個普通的肉身,因為他顯神蹟奇事或者醫病趕鬼,都是在正常人性的肉身中作的。他之所以能顯神蹟是因他的肉身帶有神的權柄,他的肉身是神的靈穿戴的肉身,他有這權柄是因著神的靈的緣故,並不代表他不是一個肉身。醫病趕鬼是在他該盡的職分中的工作,是在人性掩蓋下的神性的發表,他無論如何顯神蹟,無論如何顯示他的權柄,他仍是活在一個正常的人性裡,仍是一個正常的肉身。在他上十字架死裡復活以先,他一直是活在一個正常的肉身裡。給人恩典、給人醫病趕鬼都是他職分之內的事,都是在正常的肉身中作工,在他未上十字架以先,他無論怎麼作都不離開有正常人性的肉身。儘管他是神自己,儘管他作的是神自己的工作,但因著他是神道成的肉身,所以他也吃飯也穿衣,他有正常人性的需要,也有正常人的理智與思維,這一切都證明他是一個正常的人,這正常的人就證明神所道成的肉身是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並不是超凡的肉身。他所作的工作就是為了完成神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完成第一次道成肉身該盡的職分。道成肉身的意義就是一個普通正常的人作神自己的工作,也就是神在人性裡作神性的工作,藉此打敗撒但。道成肉身就是神的靈成了一個肉身,也就是神成了肉身,肉身所作的工作就是靈作的工作,靈作的工作就實化在肉身,藉著肉身發表出來,除了神所在肉身之外,誰也代替不了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也就是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這個正常的人性能發表神性的作工,除他以外的人都代替不了。假如神第一次來了沒有二十九歲以前的正常人性,生下來就顯神蹟奇事,會說話就說天上的話,生來就能看透天下事,凡是人心裡想的,凡是人心裡所存的,他都能看出來,這樣的人就不能稱為正常的人,這樣的肉身也不能稱為肉身,若基督是這樣的一個人,那神道成肉身的意義與實質就都沒有了。他有正常人性就證明他是神「道」成了「肉身」,他有正常人的成長過程更證明他是一個正常的肉身,再加上他的作工足可證實他是「神的話」,也是「神的靈」成了「肉身」。因著工作的需要神成了肉身,也就是這步工作務必要在肉身作,即在正常人性裡作,這就是「道成肉身」「話在肉身顯現」的前提,這是兩次道成肉身的內幕。可能人都以為耶穌從始到終一直顯神蹟,一直到他在地上的工作結束,從來沒有一點正常人性的表現,從來沒有正常人性的需要或正常人性的軟弱,沒有人的喜怒哀樂,沒有人該有的衣食住行,也沒有正常人的大腦思維,只是像人想像的超然的大腦、超凡的人性。人認為既是神就不應有正常的大腦思維,就不應有正常的人性生活,只有一個正常的人、一個合格的人才能具備正常人性該有的思維,具備正常人性的生活。人所想像的都是人的意思,是人的觀念,這觀念都違背神作工的原意。正常的大腦思維就是維護人的正常理智、正常人性的,正常的人性才能維護肉身的正常功能,肉身的正常功能才能使肉身的一切生活都正常,神只有在這樣的肉身中作工才能達到道成肉身的目的。道成肉身的神若只有肉身的外殼,卻沒有正常的大腦思維,那這個肉身就不具備人性理智,更不具備合格的人性,這樣的沒有人性的肉身怎能完成道成肉身該盡的職分呢?正常的大腦思維就是維護人的一切生活的,但若失去了正常的大腦思維,這人就是非人類了。也就是說,沒有大腦思維的人就是精神病,而沒有人性只有神性的基督就不能稱為神所道成的肉身,這樣,神道成的肉身怎能沒有正常人性呢?那些說基督沒有人性的人不是褻瀆嗎?正常人所從事的一切活動都是靠大腦的正常思維而維持的,若是沒有大腦的正常思維,人的活動就打破規律,甚至人黑白不分,善惡不分,而且沒有人理倫次。同樣,若是道成肉身的神不存在大腦的正常思維,那這樣的肉身就不合格,即不是正常的肉身,這樣的沒有大腦思維的肉身根本擔當不了神性的工作,不能正常地從事正常肉身所從事的活動,更不能與人同生活在地上,這樣,道成肉身的意義就沒有了,神來在肉身的實質也就沒有了。道成肉身的人性是為了維持在肉身中的神性的正常作工的,而正常的大腦思維是維持正常人性的,正常的大腦思維又是維持肉身的一切正常活動的,可以說,正常的大腦思維就是為了維持在肉身中的神的一切作工的。若是這個肉身沒有正常人性的思維,神就不能在肉身中作工,這樣他在肉身中該作的工作就永遠完不成。道成肉身的神雖有正常的大腦思維,但他的作工中並不摻有人的思維,他是在有正常思維的人性中作工,是在有思維的人性的前提下作工,並不是發揮正常的大腦思維來作工。無論他所在肉身的思維有多高,他的作工中仍不摻有邏輯學,不摻有思維學。也就是說,他的工作不是肉身的思維想像出來的,而是神性的作工在人性中的直接發表,他的作工都是他該盡的職分,沒有一步是他的大腦琢磨出來的。就如他給人醫病趕鬼、釘十字架不是大腦想出來的,也是所有有大腦思維的人不能達到的。今天的征服工作同樣也是道成肉身的神該盡的職分,但這工作並不是人的意思,這都是神性該作的工作,是屬血氣的任何一個人所不能達到的。所以,道成肉身的神務必有大腦的正常思維,務必有正常的人性,因他務必得在有正常思維的人性裡作工,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實質,也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
耶穌沒有作工作時只是在正常人性裡生活,人根本看不出他是神,沒有人發現他是道成肉身的神,人只知道他是一個最普通的人。這個最普通的正常人性就是證實了神道成的是肉身,證實了恩典時代是道成肉身的神作工時代,並不是靈作工的時代,證實了神的靈完全實化在了肉身裡,證實了在神道成肉身的時代肉身將作靈的一切工作。有正常人性的基督就是靈實化的一個有正常人性、有正常理智、有大腦思維這樣的一個肉身。所謂「實化」就是神成了人的意思,靈成了肉身的意思,說得再明白點就是神自己住在一個有正常人性的肉身裡,藉著正常人性的肉身來發表他的神性作工,這就是「實化」,也就是道成了肉身。第一次道成肉身需要為人醫病趕鬼,因他所作的工作是救贖,為了救贖整個人類,他務必得對人有憐憫有寬容,未釘十字架以先他作的工作就是為人醫病趕鬼,這工作就預示著他要將人從罪中、從污穢中拯救出來。因著是恩典時代,所以說他得為人醫病,以此顯一些神蹟奇事,這些神蹟奇事是恩典時代恩典的代表,因為恩典時代主要以賜給人恩典為主,以平安、喜樂或物質的祝福作為恩典時代的標誌,作為人信耶穌的標誌。就是說,給人醫病趕鬼,賜給人恩典,這是恩典時代耶穌的肉身的本能,靈所實化在肉身的就是這些工作,但他作這些工作的同時都是活在肉身,並沒有超脫肉身,他無論如何給人醫病,他仍有正常人性,仍有人性的正常生活。之所以說道成肉身的時代就是肉身作靈的一切工作,就是因為他無論如何作工都是在肉身裡作的。但因著他作的工作,所以在人看他的肉身並不具有完全的肉身實質,因為這個肉身能顯神蹟,而且有極個別的時候能作超脫肉身的工作,當然這些現象都是在他盡職分以後的事,就如他受試探四十天或在山上改變形像。所以說在耶穌身上道成肉身的意義還沒有完全,只是完成了一部分。在他沒作工作以前肉身的一切生活都特別正常,在他開始作工作以後他只保持肉身的外殼,因為他作的工作是神性的發表,所以他作的工作超出了肉身的正常功能,畢竟神道成的肉身與屬血氣的人並不相同。當然他平時也有吃,也有穿,也有睡,也有住,衣食住行都正常,也有正常人的理智與大腦思維,在人看他仍是一個正常的人,就是他所作的工作在人看特別超然,其實他無論怎麼作工還是在一個普通的正常人性裡,而且越是他作工的同時他的理智越是正常,他的心思越是清明,而且超過了所有正常人的理智與心思,這樣的理智與心思也正是道成肉身的神所必須具備的,因為神性的作工是藉著理智最正常、心思最清明的肉身發表出來的,這才能達到肉身發表神性作工的目的。耶穌在世三十三年半,在這三十三年半中他始終保持著他的正常的人性,只不過因著他三年半的職分工作使人感覺到他特別超凡,而且認為他比以往超然得多。其實,耶穌盡職以先或以後他的正常人性是不改變的,他始終保持著一樣的人性,只是因著盡職分先後的區別,人對他的肉身也產生了兩種不同的看法。不管人怎麼看,神道成肉身始終保持著他原有的正常人性,因為神既道成肉身就活在肉身中,而且是活在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中。不管他是否盡職分,他肉身的正常人性不能取締,因為人性是肉身的根本。耶穌的肉身在未盡職分以先保持肉身的完全正常,在未盡職分以先從事正常人的一切活動,在人看都看不出一點超然,在他身上沒有一點神蹟,那時他只是一個極其平常的敬拜神的人,只不過他的追求比任何人都誠、都實,這是他的最正常的人性的表現。因為在他未盡職分以先並不作任何工作,所以,人看不出他的身分,也看不出他的肉身與眾不同,因為他不顯一點神蹟,也未作一點神自己的工作,但是在他盡職分以後雖然仍有正常人性的外殼,而且活在正常人性的理智裡,但因著他開始作神自己的工作,開始盡基督的職分,開始作凡人作不了的工作,也就是開始作有血氣的人作不了的工作,所以在人看他沒有正常人性,他不是一個完全正常的肉身,而是一個不完全的肉身,因為他作的工作,所以人說他是一個沒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中的神。這樣的認識都是錯謬的,因為人對神道成肉身的意義並不認識。人之所以領受錯謬是因為在肉身中的神發表的是神性的作工,而且這作工是在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中發表的,因為神穿戴了肉身,神住在肉身中,在他藉著在人性中作工的同時掩蓋了人性的正常,這樣在人看神就沒有人性了。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並沒有將道成肉身的工作作完全,只是作完了肉身該作的第一步工作。所以,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神第二次重返肉身,將肉身的全部正常、實際都活出,即讓神的道在一個最正常、普通的肉身中顯現,來完成神在肉身還未作完的工作。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有同於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實質,但比第一次所道成的肉身更實際、更正常,這樣,第二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比第一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更大,但這苦是因著肉身的職分而才有的,並不同於被敗壞之人所該受的苦。這苦也是因著肉身的正常實際而才有的,因著盡職分是在最正常而又實際的肉身中,所以肉身必要受很多苦。肉身越正常越實際,在盡職分時所受的苦越大。神的工作在一個極其平常的肉身中,沒有一點超然,因為肉身正常而且又要擔當拯救人的工作,所以他所受的苦就比有超然的肉身所受的苦要大得多,這苦都是因著肉身的實際正常而才有的。就從兩次道成肉身盡職分所受的苦就可知道道成肉身的實質,越是正常的肉身擔當工作中所受的苦越大,越是實際的肉身擔當工作人的觀念越重,而且擔的風險越大,但是越是實際的肉身、越是有正常人的完全理智與需求的肉身越能擔當神在肉身中的工作。耶穌是以肉身來釘十字架,以肉身來作贖罪祭,即以一個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來打敗撒但,將人從十字架上完全救了下來。第二次的道成肉身是以一個完全的肉身來作征服的工作,以一個完全的肉身來打敗撒但。只有肉身是一個完全正常、實際的肉身才能作完全的征服工作,才能作出有力的見證。也就是說,征服人是藉著在肉身中的神的實際與正常而達到果效的,不是藉著超然的異能與啟示而征服的。此次道成肉身的神所盡的職分就是說話,藉著說話征服人、成全人,也就是靈實化在肉身中的工作就是說話,肉身的本職工作就是說話,藉此達到完全征服人、顯明人、成全人與淘汰人的目的。所以說,神在肉身中的工作是在征服工作中徹底完全的。而第一次的贖罪工作只是道成肉身的起步工作,征服工作中的肉身才補充了道成肉身的全部工作。在性別上,一個是男性,一個是女性,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讓人對神沒有一點觀念,即神能成為男性也能成為女性,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沒有性別劃分,他造了男人也造了女人,在他來看沒有性別劃分。這步工作不顯神蹟奇事,就是為了完成藉著話語達到果效的工作;另一方面原因,就是此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不是醫病趕鬼而是藉著說話來征服人,也就是說神此次道成的肉身的本能是說話,是征服人,不是醫病趕鬼。他在正常人性裡作的工作不是顯神蹟,不是醫病趕鬼,而是說話,所以在人看,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比起第一次的肉身要正常得多,在人來看,神道成了肉身這是不假,但是此次道成肉身與耶穌道成肉身又不一樣,雖是道成了肉身,但是並不完全一樣。耶穌是有正常的人性,有普通的人性,但是在他身上又有很多神蹟奇事跟著。這一次道成肉身人的肉眼看不出什麼神蹟奇事,或者給人醫病趕鬼,或者在海面上行走,或者四十天禁食……他不作這些與耶穌相同的工作,不是他肉身的實質不同於耶穌,乃是因他的職分並不是醫病趕鬼,他不拆毀他自己的工作,不攪擾他自己的工作。既用實際的話語來征服,就不用神蹟來折服人,所以說這步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的。你今天所看見的肉身中的神就是完完全全的一個肉身,沒有一點超然,別人有疾病他也有疾病,別人有吃穿他也有吃穿,完完全全是一個肉身。假如這次道成肉身又行超然的神蹟奇事,又醫病趕鬼,說讓誰死他馬上就倒下了,這還怎麼作征服的工作呢?還怎麼擴展外邦的工作呢?為人醫病趕鬼這是恩典時代的工作,是救贖工作的起步工作,神既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下來,就不再作醫病趕鬼的工作。若在末世來了一位與耶穌相同的「神」,給人醫病趕鬼,為人釘十字架,這樣的一位「神」雖與聖經中記載的神相同,雖然人都容易接受,但其實質不是神靈穿戴的肉身,而是邪靈穿戴的肉身,因為神作工的原則是一次作成就永不重複,所以說,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不同於第一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的。末世神將征服的工作實化在一個普通而又正常的肉身中,他不為人醫病,也不為人釘十字架,而是只在肉身中說話,在肉身中征服人,這樣的肉身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這樣的肉身才能完全神在肉身中的工作。
這一步道成肉身或者是受苦,或者盡職分都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義,因這只是最後的道成肉身。神道成肉身只能有兩次,不能有第三次。第一次道成肉身是男性,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已完全了神的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更何況道成肉身的兩次工作已將神在肉身中的工作結束了。第一次道成肉身是一個正常的人性,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義,這步也是一個正常的人性,但與第一次的是意義不一樣了,比第一步的意義更深了,他所作工作意義也更深了,之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就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義。把這步工作徹底結束了,整個道成肉身的意義也就是神在肉身的工作就徹底結束了,再沒有肉身要作的工作了,就是從此以後神不會再次來在肉身中作工。除了拯救人類、成全人類他不作道成肉身的工作,就是說,神若不是為了工作,他絕對不會輕易來在肉身中。來在肉身作工作就是讓撒但看見神就是一個肉身,就是一個正常的人、一個普通的人,但他能戰勝世界,能戰勝撒但,能救贖人類,能征服人類!撒但所作的工作是為了敗壞人類,神所作的工作都是為了拯救人類;撒但把人陷在無底深坑裡,神把人從無底深坑裡拯救出來;撒但讓人都敬拜它,神讓人都服在他的權下,因他是造物的主。這些工作都是藉著神的兩次道成肉身達到果效的,這肉身的實質就是人性與神性的結合,就是具備正常人性的肉身。所以說,若沒有神道成的肉身神拯救人的工作就達不到果效,若沒有肉身的正常人性,神在肉身中的工作仍然達不到果效。神道成肉身的實質務必得有正常人性,否則,就違背了神道成肉身的原意。
在耶穌那步作工之中,為什麼說沒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呢?就是道沒完全成了肉身,他所作的工作只是神在肉身中的一部分工作,他只作了救贖的工作,並未作完全得著人的工作,所以,神在末世第二次道成了肉身。這一步工作也是在一個普通的肉身裡作的,是一個極其正常的人作的,他沒有一點超凡的人性,也就是神成了一個完全的人,是有神身分的人在作工,是一個完全的人在作工,是一個完全的肉身在作工。人的肉眼能看到的,就是一個沒有一點超凡的肉身,一個能說天上語言的極其普通的人,既不顯神蹟,也不行異能,更不在大會堂裡揭示宗教的內幕。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在人看與第一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完全不同,甚至在人看他們倆沒有一點相同之處,第一次作的工作在這次根本看不到一點。第二次作的工作不同於第一次作的工作,但這並不能證明他們的源頭不是一,他們的源頭是否是一根據肉身所作工作的性質而決定,不是根據肉身的外殼而定的。三步工作中共是兩次道成肉身,而且兩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都是來開展時代,都是作新的工作,兩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補充的。用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出兩個肉身竟是一個源頭,當然,這是人的肉眼所不能及的,也是人的思維所達不到的,但其實質原本就是一,因為他們作的工作的來源本是一靈。看兩次道成肉身的源頭是否是一,並不能根據肉身的出生年代、出生地點,或肉身的其他條件來決定,而是根據肉身所發表的神性的工作而決定的。耶穌作的工作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中就絲毫不作,因為神每次作工並不是按部就班而是另闢蹊徑。第二次道成肉身不是為了加深或鞏固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印象,而是為了補充、完善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是為了加深人對神的認識,也是為了打破人心中的一切規條,取締人心中之神的錯謬形像。可以說,哪一步神自己的工作都不能讓人對他有完全的認識,只是有一部分,但並不完全。因著人的領受能力有限,雖然他將他全部的性情都發表出來,但人對他的認識仍是不全。神的所有性情是無法用人的言語盡都說透的,更何況僅一步作工怎麼能將神盡都說透呢?肉身的作工有正常人性的掩蓋,人只能從他的神性發表來認識他,並不能從他肉身的外殼來認識他。他來在肉身藉著不同的作工來讓人認識,他的每步作工都不相同,這樣,人對他在肉身的作工才能認識全面,而不定規在一個範圍之內。雖然兩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並不相同,但肉身的實質是相同的,工作的源頭是相同的,只不過兩次道成肉身是為了作兩步不同的工作,而且兩次道成肉身是在兩個時代產生的,但不管怎麼樣,神道成的肉身的實質是相同的,他們的來源是相同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否定的。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