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論 到「福 氣」,你 們 怎 麼 認 識

人出生在這個時代,雖經受撒但污鬼的敗壞,但人卻又因著敗壞而蒙了極大的拯救,甚至高於約伯得到的漫山遍野的牛羊與萬貫家產,而且更高於約伯受試煉之後看見耶和華的福氣。約伯是在經受死的試煉之後才聽見耶和華的說話,聽見在雲彩裡的耶和華的聲音如同打雷,但並未看見耶和華的面,也不知耶和華的性情。約伯得著的僅僅是供應肉體享受的物質的財產與眾城中最漂亮的兒女,還有天上的使者的庇護,他並未看見耶和華,雖被稱為義但並不知耶和華的性情。而今天的人雖然物質享受可說是暫時貧困或外界環境惡劣,但我卻將萬古以來我從未向人公開的,而且始終隱祕的性情與我萬世以前的奧祕都向這最低賤的但又蒙了我極大拯救的人顯明,而且是頭一次顯明,在這以前從未有過這樣的工作,你們雖然遠遠不及約伯,但你們所得著的、所看見的卻又遠遠超過約伯。你們雖然經受百般的痛苦,經受了百般的折磨,但人所受的苦並不是猶如約伯一樣的試煉,而是因著人的悖逆、因著人的抵擋,又因著我的公義性情而接受的審判與刑罰,是公義的審判、刑罰與咒詛。而約伯本是以色列中蒙耶和華極大愛憐的義人,他本沒有行惡,也沒有抵擋耶和華,而是忠心地在耶和華面前盡忠,他是因著義而受試煉,是因著是耶和華忠實的僕人而經受火一樣的試煉。今天之人是因著污穢、因著不義而接受我的審判、咒詛,雖然所受之苦並不像約伯一樣失去牛羊、家產、僕人、兒女、親朋好友,但人所受的卻是火的熬煉、焚燒,而且比約伯更重的是,就這樣的試煉並沒有因著人的軟弱而減輕或挪走,而是持續了很久,直至人的生命結束之日,這是懲罰、審判、咒詛,是無情的焚燒,更是人應得的「產業」,是人應得的一份,是我公義性情發表的地方,這是公開的事實。但人所得的早已大過今天所受的苦,你們所受的苦僅是因著愚昧所經受的挫折,你們所得的卻是你們所受之苦的百倍。按著舊約在以色列定的律法,凡抵擋我的、凡公開論斷我的、凡不遵行我道卻又大膽為我獻凡祭的人,在聖殿裡必有火將其燒死,或是有選民將其用石頭砸死,甚至連其家族子孫以及與其關聯的直系親屬都將遭受我的咒詛,來世不得自由,做我奴僕的奴僕,而且被我攆出到外邦流亡,不得回其故土。而今天之人所受之苦按著所作、所行的遠遠不及以色列人所受的懲罰重,說你們今天所受之苦是報應也不無理由,因為你們做得太過分了,若拿到以色列你們就成了千古的罪人,早被以色列民給碎屍萬段了,也成了耶和華聖殿裡天火燒死的對象。今天你們得著的是什麼?你們承受、你們享受的又是什麼?我在你們身上是顯明了我的公義性情,但最主要的是顯明我的救贖人類的忍耐之心。可以說,我在你們身上作的僅是忍耐的工作,是為了我的經營,更是為了人類的享受。
約伯雖然經受耶和華的試煉,但他僅是一個敬拜耶和華的義人,他經受那樣的試煉卻沒有埋怨耶和華,而是珍惜與耶和華的「相逢」,今天的人不僅不珍惜與「耶和華」的同在,反而棄絕、厭憎、埋怨、諷刺「耶和華」的顯現,你們得著的還少嗎?你們受的苦太重了嗎?你們的福氣不比馬利亞、雅各的大嗎?你們的抵擋還少嗎?難道我向你們要求、索取的太高、太多了嗎?我的烈怒只是向抵擋我的以色列人傾倒,並沒有直接向你們傾倒,而你們得到的僅是我的無情的審判與揭示,還有永不退去的火的熬煉,僅是這樣人還是抵擋、反駁,並沒有一絲順服之意。甚至有的人還遠離我,將我否認,這樣的人甚至比不上反對摩西的可拉、大坍一黨的人。人的心太剛硬,本性頑固不化,舊性總是不改,叫我說得赤裸得猶如光天化日之下的淫婦,甚至話語嚴厲得「不堪入耳」,將人的本性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但人僅是點點頭、掉點淚,勉強傷點心,事情過後就如山中的獸王一樣凶殘,並無一點兒知覺,就人這樣的性情怎能知道早已享受了高過約伯百倍的福氣呢?人怎會「發現」自己享受的是千古罕見無人曾享受過的福氣呢?人的良心怎會感覺這樣的帶著懲罰的福氣呢?我說實在話,我要求你們所做的僅是為了讓你們能夠作我工作的模型,做我所有性情、所有作為的見證人,而且為了讓你們免去撒但的苦害,而人卻對我作的總是感覺反感,並且有意敵對,這樣的人怎能不叫我重新將以色列的律法帶來,將以色列的烈怒帶來呢?你們中間雖有許多「聽話順服」我的人,但更有許多類似「可拉一黨的人」,我將我的榮耀完全得著以後,便用從天降下的火將這些人都燒乾淨盡,你們當知,我不會再用話語刑罰人,而是在作以色列的工作以前將這些抵擋我,而且是我早已淘汰的「可拉一黨的人」燒乾淨盡,人再無享受我的機會,看到的僅是我從天降下的「焰火」與烈怒。我將各樣人的結局顯明,將各樣的人都劃分類別,將各種人的悖逆行徑都記下,之後結束我的工作,讓人的結局都因著我在地的斷案而定,也因著人對我的態度而定,那時人的結局便再也改變不了。就讓人自己顯明自己的結局吧!好讓我將人的結局都交於天父。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