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實 行 (五)

在恩典時代,耶穌說了一些話、作了一步工,都是有背景的,都適合當時人的情形,他是根據當時的背景說話作工,也說了些預言。他預言在末世有真理的聖靈要來,在末世要作一步工作,就是說,除了那個時代他自己要作的工作以外,其餘他都不清楚,就是說,道成肉身的神帶來的工作是有限的。所以他只作他本時代的工作,不作與他無關的工作。當初,他作工作不是根據感覺也不是根據異象,而是根據時間、根據背景作工。沒有任何一個人帶領指導他,他作的工作全部是他的所是,也就是神的靈道成肉身所該作的工作,就是道成肉身帶來的所有的工作。或許你因著恩典時代的恩典與平安使你的經歷中有不少類似感覺的經歷,或者是人的敏感的經歷。耶穌作工只是根據他自己所看見、所聽見的來作工,也就是靈直接出來作工,不用使者向他顯現,給他異夢,也不用任何大光向他照耀讓他認清,他作工自由隨便就是因為他作的工作並不是根據感覺。也就是說,他作工作並不是摸索或猜測著作,而是手到擒來,按著他的想法、按著他肉眼所看見的來作工說話,及時地供應著跟隨他的每一個門徒。這一點就是神與人作工的區別:人的作工是尋求、摸索,都是在別人的基礎上模仿或推敲,以至於有了更深的進入;神的作工就是供應他的所是,作他自己該作的工作,不是在任何一個人的作工上有所認識而供應教會,而是根據人的情形作現時的工作。所以,這樣作工就比人作的自由幾千倍,甚至在人看像「不守本分」一般,想怎麼作就怎麼作,但所作的工作都是新的工作,但你該知道,神道成肉身作工從不憑感覺。
當初跟隨耶穌的那些門徒經歷到一個地步時,感覺神的日子到了,馬上要見到主了,他們有那麼一個感覺,在他們自己來看這感覺太重要,其實,人裡面的感覺並不可靠,他們裡面感覺可能要走到路終了,或他所做的一切、所受的一切苦都是神命定好的。並且保羅還說,當跑的路跑盡了,當打的仗都打完了,有公義的冠冕為他存留。他有這個感覺,還寫成了書信,發到了眾教會,他這樣做是出於對教會的負擔,所以,聖靈對這個工作一點不管。當時他說「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這話,裡面一點責備也沒有,並沒有不平安的感覺,也不受責備,他就認為特別正常、特別對,是出於聖靈的。但拿到現在一看,並不是出於聖靈,都是人的錯覺,人裡面有許多錯覺,當時神並不搭理,也不發表任何意見。聖靈作工多數都不藉著人的感覺作,就是不在人的感覺裡作工,除非在神未道成肉身的艱苦的黑暗時代,或沒有使徒、沒有工人的時期,在這個階段聖靈作工給人一些特殊的感覺,例如:當人沒有話語的引導時,人禱告便有說不出的喜樂,心裡總有一種享受的感覺,而且是平安、踏實的;當有話語引導時,人的靈裡透亮,做事有話語的開啟,當然不例外平安、踏實的感覺;當人遇到危險的事,或有神攔阻的事時,心裡不平安、不踏實,並不是心像提到嗓子眼喘不過氣來那樣,人有這感覺,或許是因為環境太可怕或太惡劣給人造成的恐怖的氣氛,因而人緊張過度,但並不是聖靈就讓人膽怯到如此地步,這時,一半的感覺是出於人的神經的反應,並不都是聖靈的作用。人總活在自己的感覺裡,生活了多少年:心裡面平安就做(想做便為平安),心裡面不平安就不去做(不願意或厭憎的便為不平安的感覺);做事順利便是神的心意(其實是應該很順利辦成的事,是事物的自然規律),做事不順利便不是神的心意,趕緊扭轉過來。但多數遇到這樣的事都是事物的正常規律,你若再努力辦這事就一定能辦好,而且越來越順利。就如你上街買白菜,本來市場價為二角一斤,按你摸的感覺的意思是一角一斤,其實這是你心裡想的,但當你按這個價買時,怎麼也行不通,你就會認為神不讓你買白菜。
人生活中的感覺太多,尤其自從信神以來,人的感覺也是日益增多,將人擺弄得整天不知所措,不知從何做起,對許多事都認不準,但一般情況下,人按著感覺去做事或去說話,只要不是違背大的原則的事,聖靈都不作任何反應,就如保羅感覺的公義冠冕,多少年來,沒有一個人認為他的感覺是錯誤的,而且保羅本人也從不覺得是感覺的失誤。人的感覺都是從何處來的呢?當然是從人的大腦反應出來的,是藉著不同的環境、不同的事物人產生不同的感覺,而且有許多時候是從人的邏輯推理得來的一整套公式,使人的許多感覺成形,人便不知不覺進入個人的邏輯推理裡面,這樣的感覺便成了人生活中依靠的對象,成了人生活的精神支柱(例如保羅的冠冕、常受的空中一會),對於人的這些感覺,神幾乎無從插手,只好任其發展下去。今天,我對你明說,你還摸你的那個感覺,你不是仍活在渺茫裡嗎?明擺著的話你不去接受,總是信靠你個人的感覺,這不是瞎子摸象嗎?到最終你又有何收穫呢?
今天神道成肉身作的一切工作都是實際,這不是你能感覺出來的,也不是你想像出來的,更不是你推理推出來的,乃是當事實臨到之後你才能明白,有時即使事實臨到你也看不透,非得神親自作事,讓事情真相大白了,人才能明白。當初在耶穌的門徒中間,他們有很多錯覺,認為神的日子馬上到了,自己快要為耶穌死了,能見到主耶穌了,結果時候仍然沒到。彼得的這個感覺特別敏感,他足足等了七年,他總覺得到時候了,結果還沒到時候。在他們認為生命長大了,裡面感覺也多了,而且感覺也靈敏了,結果屢經失敗沒能成功,他們也不知怎麼回事。真出於聖靈還能不應驗嗎?人的感覺就是不可靠。因為人有大腦,還有思維,還有人自己的想法,人能根據當時的背景、情形來展開自己那豐富的聯想,尤其那些大腦理智健全的,一遇到事便過度激動,不由得自己便有了豐富的聯想,特別是那些知識理論高的「專家」,處世多年,他的聯想更為豐富,不知不覺便佔有了個人的心思,成了自己極強烈的感覺,他便以此為滿足了。人所願意的便出現一些感覺、想像,並且人還覺得這些對,過後看見沒有應驗,人便不知是怎麼回事了,或許還認為是神改變了計劃。
在律法時代的人中間,有許多人也有一些感覺,不過他們當時感覺的誤差比現在的人少,因為以前他們能看見耶和華顯現,能看見使者,還有異夢,現在的人看不見異象,也看不見使者,所以,現在的人的感覺誤差就多了。人不可避免地都有感覺,舊約的人他們也有感覺,並且認為很對,但是在他們中間總有使者向他們顯現,這使他們感覺的失誤就減少了。現在的人感覺特別對的事,去那麼實行,聖靈也不責備,裡面也沒什麼感覺,還很平安,做完之後,經過交通或看神話才發現做錯了。一方面是沒有使者顯現,異夢也是寥寥無幾,空中的「異象」根本看不著;再一方面聖靈也不在人裡面加倍責備、管教,幾乎人裡面沒有多少聖靈的作工。因而人若不吃喝,不明白實行的路,不實際地去尋求,根本一無所獲。聖靈作工的原則是這樣的:不涉及他工作的事他不管,不是他管的範圍的事,他絕對不插手干涉,任憑人自己鬧翻天。隨便你怎麼做,到有一天你會不知所措的,他只是一味地在他的肉身中作工,與人的「工作」、人的小天地從不打岔,從不摻和,而是繞開你的「天地」去作他該作的工作。今天你買東西多花五毛錢也不受責備,少花五毛錢也得不著賞賜,這都是人的事,與聖靈作的工作毫無關係,你這樣做並不是在我作工的範圍之內。
當初彼得說了許多的話,作了許多的工,能沒有一點是出於人意的嗎?不可能完全都出於聖靈,他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是一個跟隨者,他是彼得,並不是耶穌,他們的實質並不一樣,即使是奉聖靈差遣,也不是完全出於聖靈,因為他畢竟是一個人。保羅也說了許多的話,給教會寫了不少的書信,還收集在聖經裡了,聖靈也沒發表一點意見,因為當時他寫書信時正是聖靈使用他的時候,他看著異象,把異象寫下來傳於主內的弟兄姊妹,耶穌也沒什麼意見,不作任何反應。當時聖靈為什麼那麼作呢?為什麼不攔阻呢?因為有一些摻雜都是出於人的正常思維,不可避免,而且他所做的也並非出於打岔,並不攪擾人的正常情形,有一部分這樣人性的作工,人便好接受一點,只要不打岔,摻雜點人的正常思維也算正常,就是說若有正常思維的人都能那樣去想。人活在肉體當中就有思維,但人的這個正常思維卻又沒法除掉。有大腦就得有思維,不過經歷一段時間神的作工,人大腦的思維也就少了,經歷的事多了也就能看透了,所以打岔也就減少了,也就是人的想像與人的邏輯推理都被推翻了,人的不正常的感覺也就減少了。活在肉體當中的人都有思維,但是最終把人作到一個地步,人的思維不能攪擾人,人不再憑著感覺活著,實際的身量長大了,人都能在現實之中憑神話活著,不再做那些空洞渺茫的事了,人就不能做出什麼打岔的事來,這樣,人的錯覺也就沒了,這時人再做出事來就屬於人的實際身量了。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