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聖 經 的 說 法(三)

聖經並不全部是神親口發聲的記錄,只是神前兩步作工的紀實,其中有一部分是先知預言的記載,有一部分是歷代神所使用的人寫出來的經歷與認識。在人的經歷中摻雜人的看法、認識,這是難免的。在這許多書當中,有些屬於人的觀念、人的偏見、人偏謬的領受法,當然多數的話是出於聖靈開啟光照的,屬於正確的領受,但也不能說是完全準確的真理發表。他們對某些事的看法只不過是個人經歷的認識或是聖靈的開啟。先知的預言是神親自指示的,當時像以賽亞說的預言,但以理、以斯拉、耶利米、以西結他們說的預言,這是出於聖靈直接指示的,他們屬於預言家,是得了預言之靈的人,他們都是舊約的先知。在律法時代他們這些得著耶和華默示的人說了許多預言,這屬於耶和華直接指示的。為什麼在他們身上作呢?因為以色列人屬於神的選民,他們中間必須有先知的工作,他們有資格得那樣的啟示。對於他們所得的啟示,其實他們自己也不明白,就是聖靈借用他們的口說出這些話來,讓以後的人能夠對這些事看透,看見確實就是神的靈作的,是聖靈作的,不是出於人意的,讓人都能對聖靈工作有個印證。在恩典時代,耶穌自己代替了他們所有的工作,所以再沒有人說預言。那耶穌到底是不是先知呢?耶穌當然也是先知,但他又能作使徒的工作,他能說預言,又能各處傳道教訓人,但他作的工作、代表的身分不一樣,他來救贖整個人類,把人從罪裡贖回來,他是先知,是使徒,更是基督。但是,是先知能說預言,但並不能說是基督,耶穌那步也說了許多預言,所以說他是先知,但不能說他是先知就不是基督。因他代表神自己作一步工作,而且他的身分也不同於以賽亞,他是來完成救贖工作的,而且還供應人的生命,是神的靈直接降在他身上。他作的工作並不是神靈默示或耶和華指示,而是靈直接出來作工,就這一點足可證明他與先知並不相同。他作的工作是救贖,其次也說預言,他是先知、使徒,更是救贖主,但那些預言家只能說預言,卻代替不了神靈作更多的工作。因為耶穌作了許多人未曾作過的工作,而且他作了救贖人類的工作,因此不同於類似以賽亞的人。有些人接受不了今天這道流,都是因為這些東西給人攔阻了。他說,舊約有許多先知也說了不少的話,那他為什麼不是神道成肉身呢?今天的神說話,就能證明他是神道成肉身嗎?你不高舉聖經,也不研究聖經,你說他是神道成肉身,那你的根據是什麼?你說是聖靈指示的,你相信這一步是神自己親自作,你的根據是什麼?你注重今天的神說話,好像把聖經給否了、放一邊了,所以,他總說你是異端,是邪教。
你要見證神的末世作工必須得明白聖經的內幕、聖經的結構、聖經的實質。現在的人總認為聖經是神,神也就是聖經,並且認為神就說了聖經中那麼多話,聖經那麼多話都是神說的,甚至所有信神的人都這樣認為,所有新舊約六十六卷書雖然是人寫的,但都是神所默示的,是聖靈說話的記錄,這是人偏謬的領受法,是不完全符合事實的。其實,舊約裡除了預言書以外,多數都屬於歷史記載,新約書信有些是出於人的經歷,有些是出於聖靈開啟的,就如保羅寫的書信是出於人作的工,這都是聖靈開啟的,是寫給眾教會的書信,是他對眾教會弟兄姊妹的勸勉與鼓勵,並不是聖靈說的話,他不能代表聖靈說話,而且他也不是先知,他更沒看見異象,這信是寫給當時的以弗所、非拉鐵非、加拉太等幾處教會的。所以說,新約保羅書信都是保羅給那些教會寫的書信,不是聖靈的默示,也不是聖靈直接的說話,只是保羅作工期間對眾教會的勸勉、安慰與鼓勵,也是當時保羅的許多作工的記載,寫給凡是主內的弟兄姊妹,而且就是讓當時所有教會的弟兄姊妹都聽從他的勸導,遵行主耶穌的所有的道。他並沒有說不管今天的教會、以後的教會都得吃喝他的東西,也沒說他這話是完全出於神的,他只是就當時教會的情形與眾弟兄姊妹交通,勸勉他們,激發他們的信心,他只是講道或是進行提醒、勸勉,他是結合自己的負擔說話,藉著這些話來扶持那些人。他作當時眾教會的使徒的工作,是主耶穌使用的工人,所以他得對教會負責,他得擔當教會的工作,他得對弟兄姊妹的情形掌握,因此他寫信給所有在主內的弟兄姊妹。他說的話凡是對人有造就、正面的話都對,但他說的話並不能代表聖靈的說話,不能代表神,人若把人的經歷記錄、把人的書信當作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這是大錯特錯的認識法,這是極大的褻瀆!尤其是保羅給眾教會的書信,因為他是根據當時各教會的情況、各教會現時的情形給眾弟兄姊妹寫信,以勸導在主內的弟兄姊妹,使他們都蒙恩於主耶穌,是為了激勵當時的弟兄姊妹。可以說,是他本人的負擔,也是聖靈加給他的負擔,畢竟他是當時帶領眾教會的使徒,給眾教會寫信進行勸勉這是他的責任。因為他的身分僅是一個作工的使徒,僅是一個奉差遣的使徒,並不是先知,不是預言家,對他來說,個人的作工與弟兄姊妹的生命最關鍵。所以他不能代表聖靈說話,他說的話並不是聖靈的說話,更不能說成是神的說話,因為他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並不是神道成肉身。他與耶穌的身分不一樣,耶穌的說話是聖靈的說話,是神的說話,因為他的身分是基督——神的兒子,保羅怎能與他劃等號呢?人若把類似保羅的書信或說話看為聖靈的發聲,而且當作神來敬拜,那就只能說人太沒有分辨了。說得嚴重點,人不純屬褻瀆嗎?人怎能代表神說話呢?人怎麼能把人的說話、人的書信的記載當作「聖書」、當作「天書」來俯伏呢?神的話是人能隨便說的嗎?人怎能代表神說話呢?就這樣,你說他給那些教會寫信,能不摻雜個人的意思嗎?能不摻雜他人意的東西嗎?他是通過個人的經歷、個人的生命程度給教會寫信。好比說保羅給加拉太教會寫信一個看法,彼得給加拉太教會寫的信又是一個看法,到底哪個是出於聖靈的?誰也說不清。這樣,只能說他們對教會都有負擔,但他們的一封信代表一個身量,代表他們對弟兄姊妹的供應與扶持,代表他們對教會的負擔,只代表人作工的一面,並不是絕對出於聖靈。你如果說他的書信屬於聖靈的說話,那你就謬了,這屬於褻瀆!保羅的書信與新約其他書信就相當於近代屬靈人物傳記,可與倪柝聲的書或勞倫斯的經歷等等這些人寫的屬靈傳記相提並論,只不過近代人物寫的書並沒有編排到聖經新約裡罷了,但他們這些人的實質是一樣的,都是聖靈一個階段使用的人物,並不能直接代表神。
聖經新約《馬太福音》記載了耶穌的家譜,開頭說耶穌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大衛的子孫,是約瑟的兒子,下面又說耶穌是從聖靈感孕,是童女所生,這就是說耶穌不是約瑟的兒子,不是亞伯拉罕的後裔,不是大衛的子孫,而家譜裡面的記載把耶穌與約瑟強拉硬拽到了一塊兒。家譜下面開始記載耶穌降生的過程,接著又說耶穌是聖靈感孕,是童女懷孕生子,並不是約瑟的兒子,而家譜明明寫著耶穌是約瑟的兒子,因為家譜是為耶穌寫的,所以就記載了四十二代人物,一直到約瑟這一代,之後就趕緊說約瑟是馬利亞的丈夫,這話就是為了證明耶穌是亞伯拉罕的後裔,這不是上下矛盾嗎?家譜明明記載的是約瑟家族的人物,明明是約瑟的家譜,而馬太硬說是耶穌的家譜,這不是否認耶穌是聖靈感孕這一事實嗎?所以,像馬太寫的家譜,這不是人的意思嗎?更是荒唐的說法!這樣,你就知道這書根本不是完全出於聖靈。或許有的人還想,神在地得有家譜,因此給耶穌就排到亞伯拉罕家族的第四十二代中,實在是太荒唐了!神來在地上怎能有家譜呢?你如果說神有家譜,那不是把神列在受造之物中了嗎?因神不屬地,他是造物的主,雖是肉身但與人的本質不一樣,你怎能把神與受造之物列在一類中呢?亞伯拉罕不能代表神,他是當時耶和華作工的對象,僅是耶和華驗中的忠心的僕人,是以色列人中的一分子,他怎麼能做耶穌的祖先呢?
耶穌的家譜是誰給寫的?是耶穌自己寫的嗎?是耶穌親自告訴他們「你給我寫個家譜」嗎?那是耶穌釘十字架以後馬太給記載下來的。當時耶穌作了許多工作門徒並不明白,而且耶穌並沒作解釋,他走之後,門徒就開始各處傳道、作工,為了當時那步工作,就開始寫書信,開始寫福音書。新約福音書是耶穌釘十字架二三十年以後記載的。以前以色列人看的都是舊約,也就是恩典時代那些人看的都是舊約,新約是恩典時代才有的,耶穌作工時並沒有新約,他復活升天以後,後人記載了他的作工,這才有了四福音,再加上保羅的書信,彼得的書信,以至於《啟示錄》這些書,耶穌升天三百多年以後,後人又把它們編排選錄到了一塊兒,才有了新約書,當時作完這工作之後才有新約,並不是提早就有。神作了這麼多工作,使徒保羅作了這麼多工作,後來將保羅、彼得寫的書信收集在一起,約翰記錄的在拔摩海島看見的最大異象訂在最後一書中,因為這是預言末世作的工作,這些都是後人安排的,跟現在的「說話」不一樣。現在是根據作工的步驟記錄,讓人接觸到的都是神親自的作工、說話,不用你人插手,直接出於靈的話語一步一步都安排好層次了,與人所記載的層次都不一樣。他們記載的可以說是根據他們的文化程度、人的素質,記載的是人的經歷,一個人一種記載方式,一個人一個認識,記載的都各不相同,所以說你把聖經當作神崇拜,你就太愚昧、太蠢了!為什麼不尋找今天的神的作工呢?唯有神的作工能拯救人,聖經不能拯救人,幾千年也沒有一點變化,你若崇拜聖經就永遠不會獲得聖靈作工。神在以色列作了兩步工作都記在聖經裡,所以你看聖經記載的人名都是以色列人的名,都是以色列的事,就連「耶穌」這個名都是以色列人的名,你今天再看聖經不是守規條嗎?聖經新約裡記載的是猶太的事,原文有希臘文也有希伯來文,當時耶穌說的話、叫的名都屬於人的語言。耶穌在十字架上說「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這不是希伯來語嗎?這只是因為耶穌道成肉身在猶太,但並不能證明神就是猶太人,今天道成肉身在中國,那無疑神說的話都是中國話,但不能與聖經翻譯過來的中國語相比較,因為這兩種語言的來源本不相同,一個是來源於人記載的希伯來語,一個是來源於靈直接的說話發聲。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