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作 工 與 進 入(八)

多次談到神在末世作的工作是為了改變每一個人的心靈,改變每一個人的靈魂,以至於將人遭受極大創傷的心感化,將人深受罪惡侵害的靈魂挽救回來,就是為了將人的靈喚醒,使人冰冷的心「開化」,得以復甦,這是神最大的心意。不論人的生命、人的經歷到底有多高、多深先避開不談,當人的心都被喚醒了,人都從夢中覺醒深知大紅龍的苦害了,神的本職工作已作成了。當神的工作告終之日,也就是人正式開始正確的「信神」之路的時分,此時,神的職分已盡完,就是神道成的肉身的工作全部結束,人正式開始盡人該盡的本分,就是盡人的「職事」工作,這是神的作工步驟。所以在認識這些事的基礎上來摸索你們進入的路,這些都是你們當明白的。人的內心都能達到變化了,才能更好地進入,因為神作的工作就是將贖回的、仍活在黑暗勢力下的、從未覺醒的人從魔鬼集聚之地徹底拯救出來,脫離千古之罪,成為神所喜愛的人,將大紅龍徹底摔死,使神的國得堅立,讓神的心早享安息,將你們滿腔的仇恨「毫不保留」地爆發出來,將那些發了霉的毒菌消除淨盡,擺脫這牛馬一樣的生活,不再做奴隸,不再被大紅龍任意蹂躪①、任意指使,你們不再屬於這個敗亡的民族,不再屬於這個罪惡滔天的大紅龍,不再受它奴役,魔鬼的「巢穴」必將被神摧毀,你們站在神的一邊,是屬神的人,不屬於這個奴隸王國。對這個黑暗的社會神早已恨之入骨,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雙腳都踩在這罪大惡極的老古蛇身上,讓它永世不得翻身,不讓它再坑害人,不容讓它的過去,不容讓它再欺騙人,歷代以來的罪孽都一筆一筆地與它算清,神絕不放過這罪魁禍首①,將它徹底滅絕!
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②,捕風捉影③,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④,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對神的工作有誰擁護?對神的工作有誰拋頭顱,有誰灑熱血?祖祖輩輩、傳宗接代受奴役的人又將神毫不客氣地奴役起來,怎能不叫人氣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絕,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人間的溫暖在哪裡?人間的歡迎在哪裡?為何讓神苦苦巴望?為何讓神聲聲呼喊?為何逼得神為愛子擔憂?黑暗的社會,狼狽的看家狗為何不讓神隨便出入他造的人間?活在苦難之中的人為何不明白?為了你們神忍受極大的痛苦,忍痛割愛將自己的愛子、自己的骨肉賜給了你們,為何你們仍是置之不理?在眾目睽睽①之下棄絕神的到來,拒絕神的友情,為何這樣無良心?這樣黑暗的社會你們願意忍冤下去嗎?為何不將千古的仇恨充滿肚腹,而是將魔王的「狗屎」裝滿肚腹呢?
神的作工攔阻有多大?誰曾知曉呢?濃厚的迷信色彩將人都籠罩了,誰能認識神的本來面目呢?落後的文化知識淺薄又荒謬,怎能將神說的話全部領受?就是面對面、口對口地說、餵,人又怎能明白呢?有時似乎是對牛彈琴一樣,人根本毫無反應,搖頭晃腦絲毫不明白,怎能不讓人心焦呢?如此「悠遠②的古文化歷史、古文化知識」竟然培養出這樣一班廢物,什麼古文化——寶貴遺產,一堆破爛貨!早已遺臭萬年,不可提起!將人教導得都學會了抵擋神的花招,「循循善誘③」的國家教育使人更加悖逆神。就神所作的每一部分工作都相當艱難,神在地作的每步工作都叫神難為情,在地的工作是多麼艱辛!神在地作工的腳步是多麼艱難,為人的軟弱、為人的不足、為人的幼小、為人的無知、為人的所有都無不作周密計劃,又無不考慮周到。人都猶如「紙老虎」一樣不敢招、不敢惹,輕輕一碰就會反咬一口或者會跌倒、失迷,似乎稍不注意人都會老病復發,或對神不理睬,或跑到「豬狗」爹娘身上享受其身上的污穢之物。多大的攔阻!神作的工作幾乎一步一次試探,每次幾乎是帶著極大的危險作工。話雖是語重心長,並無惡意,但誰願接受?誰願完全歸服?傷透了神的心。為人日夜操勞,為人的生命著急,又擔諒著人的軟弱,作每步工、說每句話都經過多少周折,總是進退兩難,日思夜想:人的軟弱、人的悖逆、人的幼小、人的脆弱……翻來覆去,誰曾知道?向誰傾訴?誰能理解?總是恨惡人的罪,恨惡人沒骨氣、軟骨頭,又總為人的脆弱操心,總為人的前面的道路而著想,看著人的言行總是滿了憐憫,又滿了怒氣,總是看在眼裡疼在心上,無辜的人畢竟已麻木了,何必總與他過不去呢?脆弱的人已毫無毅力,何必總與其怒氣不減呢?軟弱無力的人已毫無一點生命之力,何必總教訓其悖逆呢?誰能經得起天上之神的威脅呢?人畢竟是軟弱的,萬般無奈,將怒氣深埋心底,讓人慢慢地反省。而苦難深重的人類卻一點不領會神的意思,經受了「老魔王」的踐踏卻毫無一點知覺,總是與神對著來或對神不冷也不熱。話語說了有多少,誰曾認真對待?不明白神的話也不著急、不渴慕,從未對「老魔鬼」的實質有真實的認識。活在陰間、地獄認為是活在「海底宮殿」中,受著「大紅龍」的迫害自以為在接受國家的「恩寵①」,受著「魔鬼」的嘲弄還認為在享受肉體的高超的「技藝」,這班齷齪②卑賤的窩囊廢!慘遭不幸也不知曉,在這樣的黑暗社會總是禍不單行①,從來也不醒悟,自我恩待、奴隸的性情何時脫去?為何不體貼神的心?就這樣的壓迫、這樣的苦難都默默地認了?難道不想著有朝一日能將黑暗變為光明?不想著把委屈了的正義、真理都重新挽回嗎?就甘願看著人把真理都棄絕、扭曲事實的場面而不管嗎?甘願忍冤下去嗎?甘願做奴隸嗎?甘願與亡國奴一同滅在神的手中嗎?你的心志在哪兒?你的志氣在哪兒?你的尊嚴在哪兒?你的人格在哪兒?你的自由在哪兒?你甘願讓你的一生為「大紅龍」這魔王而肝腦塗地②嗎?你甘願讓你的此生被它而折磨死嗎?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③,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為何不將自己的一生早早地交給神?還是猶豫不定④,何時能完成神的工作?就這樣毫無目標地受欺受壓,到頭來空活此生,何必匆匆來又匆匆地走呢?為何不留下點什麼寶貴之物而獻給神呢?千古仇恨都忘卻了嗎?
或許有許多人對一部分話感覺厭憎,或不感覺厭憎,也不感興趣,但不管怎麼樣,事實總歸不能成為謬理,誰也別違背事實的真相說話。神此次道成肉身就是來作這個工作的,來結束他未完成的工作,來結束這個時代,審判這個時代,來將罪惡深重的人拯救出苦海世界而徹底將人變化。猶太之人已將神釘在十字架上,從而結束了神的「猶太一行」,不久的一天神又一次親臨人間,悄悄降在大紅龍國家,其實猶太之國的宗教界早將耶穌的畫像掛在牆上,人的口中都呼求「主耶穌基督」,他們哪裡知道「耶穌」早已第二次接受父命重返人間,作他未作完的第二步工作。因此,在別人都注目他時,他卻給人一個措手不及,在改朝換代的另一個世界中降生,以一個極平常的人的模樣出現在人中間。其實,隨著時代的變遷「他」的裝束以及全貌都改變了,猶如脫胎換骨,人哪裡知道他就是從十字架上下來又復活的主耶穌基督,身上無一點傷痕,猶如耶穌沒有耶和華的一點形像一般。其時的耶穌早已沒有了當年的「風姿」,人怎能認識他呢?多心的「多馬」總疑惑他不是復活的耶穌,總想看看他手上的釘痕才放心,否則總是在「疑雲」上站立,不能腳踏「實地」地跟隨他。可憐的「多馬」哪裡知道耶穌是來作父神所託付的一項工作的,為何必須得帶著「釘痕」呢?難道「釘痕」是耶穌的標記嗎?他來作工作是為了父神的旨意,為何將幾千年的猶太人的打扮、裝束帶來呢?肉身的取像能妨礙神的工作嗎?這是誰的「定理」呢?神作工為什麼非得合乎人的想像呢?神的作工只追求達到果效,不守律法,也無規律,人上哪兒能測透?人的觀念怎能看透神的工作呢?所以你們還是好好安靜安靜,別小題大作,少見多怪,免得鬧出笑話,免得讓人嗤笑你,信神多年竟不認識神,最後竟落在了刑罰之中,「名列前茅①」的你竟被列在了受刑罰之人的隊伍行列裡,最好別弄巧成拙②賣弄自己的小聰明,憑著你那鼠目寸光真能看透那從永遠望穿到永遠的神?憑著你那淺薄的一點經歷怎能將神的心意全部揭穿?不要自以為了不起,神畢竟不屬世界,他作工怎能在你的預料之中呢?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