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對神的「實際」能絕對順服的人是真心愛神的人

對實際有認識,對神的作工能看透,都是在神的話中看到的,只有在神的話中你才能得著開啟,所以你要多裝備神的話語。在神的話中交通出你的認識,通過你的交通別人能得開啟,能給人帶出路來,這路就是實際。在神沒給你擺設環境之前,你們每個人先裝備神的話語,這是每個人該做到的,是當務之急。先做到會吃喝神的話,不會做的事在神的話中尋找實行的路,不明白的問題或難處全在神的話裡找,使神的話成為你的供應,能幫助你解決實際難處、實際問題,讓神的話成為你生活中的幫助,這就需要你下功夫了。吃喝神話必須能達到果效,心能安靜在神面前,臨到事按著神的話去實行,沒臨到事你就吃喝。有時可以禱告思念神的愛,交通對神話的認識,交通你看神話時裡面有什麼開啟光照、有什麼反應,而且能給人帶出路來,這樣就實際了。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讓神的話成為你的實際供應。
在一天的光景當中,你有幾個小時是真實在神面前的?你的一天給神多少?為肉體多少?心總向著神,這是走向被神成全的正軌的起步。你能把你的身心與你的全部真實的愛都獻給神,擺在神的面前,對神能絕對順服,能絕對地體貼神的心意,不為肉體,不為家庭,不為自己的慾望,而是為神家利益,一切以神的話為原則,以神的話為根基,這樣,你的存心、你的觀點就都擺對了,你就是一個在神面前蒙神稱許的人了。神喜歡的是對他能絕對的人,喜歡的是對他能忠心無二的人,厭憎的是對他三心二意的人、對他悖逆的人,他厭憎那些信他總想享受他卻不能完全為他花費的人,厭憎那些口頭愛他心卻悖逆他的人,厭憎那些花言巧語搞欺騙的人。對神沒有真實的奉獻、沒有真實的順服的人都是大逆不道的人,都是天性太狂妄的人。尤其在實際正常的神面前不能真實順服的人更是狂妄的人,更是天使長的孝子賢孫。真實為神花費的人就是將全人擺在神面前,真心順服神的一切說話,能夠實行神的話,將神的話作為你的生存根基,在神的話上能夠真心尋求實行的部分,這是實際地活在神面前的人。你做的對你的生命有益處,滿足神的心意,藉著吃喝他的話語,能滿足你裡面的需要和缺少,使你的生命性情有變化,這就滿足神的心意了。你按神的要求去做,不滿足肉體,乃是滿足神的心意,這就進入神話的實際了。談更實際地進入神話的實際就是指你能盡上你的本分,滿足神的需要,這樣的實際行動,才叫進入神話的實際,你如果能進入這個實際,那你就有真理了,這是進入實際的開端,你得先做這個操練,之後才能進入更深的實際。想想誡命怎麼守,在神面前當如何盡忠,別總想什麼時候能進國度,你性情不變化想什麼都白搭!進入神話的實際,首先能夠做到心思意念都為神著想,這是最起碼的。現在有許多人都是在試煉之中,對神的作工不明白,但我告訴你,不明白你最好別論斷,或許有一天真相大白了,那時你就知道了,這樣做對你有益處,但你不能消極等待,你得尋求積極進入,這才是有實際進入的人。
因著人的悖逆,人對實際神總產生觀念,這就需要人應都學會順服,因實際的神對人是個極大的試煉,你若站立不住那一切都完,你對實際神的「實際」不認識,你就沒法被神成全,人能否被成全,認識神的「實際」這是關鍵的一環。道成肉身的神來在地上的「實際」,對每一個人都是一個試煉,你在這方面站立住了,那你就是一個認識神的人,而且是一個真實愛神的人。如果你在這方面站立不住,你只相信靈,對神的「實際」你信不來,那你信神信得再好也白搭。看見的神你不信,你能信神的靈嗎?你不是糊弄神嗎?對看得見、摸得著的神你都順服不下來,你能順服靈嗎?靈是看不見摸不著的,你說你順服神的靈不是說瞎話嗎?守誡命關鍵一條就是對實際的神有認識,對實際神有認識了,你就能守住誡命了。守誡命包括兩部分:一部分是守住靈的實質,在靈面前能夠接受靈的鑒察;另一部分對道成的肉身能夠有真實的認識,達到真實的順服。不管在肉身的面前也好,在靈的面前也好,都存著順服神的心、敬畏神的心,這樣的人才有資格被成全。如果你對實際神的「實際」認識了,就是在這個試煉當中站住了,那就一切都不在話下了。
有人說,守誡命好守,只要到神面前說老實話,說話敬虔一點,不比比劃劃的,這就守住誡命了。這對嗎?那你在背後做些抵擋他的事,這算守住誡命了嗎?對守誡命這事你們得看透,這聯繫到你對實際神到底認不認識的事,你如果對「實際」認識了,在這個試煉當中不跌倒,這算你有剛強的見證。為神作響亮的見證,主要還是關乎你對實際的神有沒有認識,關乎到你能不能順服在這個既普通又正常的人面前,甚至順服至死,你真以這個順服為神作了見證,那就說明你被神得著了。能順服至死,在他面前沒有一點怨言,不論斷,不毀謗,沒觀念,沒有別的存心,這樣神就得著榮耀了。順服在人所瞧不起的普通人面前,而且能順服至死,沒有一點觀念,這是真實的見證。神要求人進入的實際,就是要求你能順服他所說的話,能夠實行他所說的話,能夠俯伏在實際神面前,認識自己的敗壞,而且能夠在他面前敞開心,最後藉著他的這些話被他得著。這些話把你征服了,使你完全順服在他的面前,這時神就得著榮耀了,神就以這個來羞辱撒但,就以這個來結束他的工作。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你對他的實際沒有觀念,也就是在這個試煉中你站立住了,你這個見證就作好了。若有一天你對實際的神有完全的認識,能像彼得一樣順服至死,你就被神得著了,也就被神成全了。神所作的不符合你的觀念,對你就是個試煉,如果符合你的觀念,就不需要你受苦了,就不需要你受熬煉了,就因著他的作工太實際,不符合你的觀念,需要你放下觀念,所以說對你是一個試煉。因著神的「實際」,所有的人都處在試煉之中,他作工實際,不超然,實際的說話、實際的發聲你認識透了,沒有一點觀念,而且他作工越實際,你越能真實愛他,這樣你就被神得著了。神得著一班人是認識神的人,也就是認識神實際的人,更是能對神的實際作工順服的人。
在神道成肉身期間,他要求人的順服不是像人想像的不論斷、不抵擋,而是要求人能將他的話作為人的生活原則,作為人的生存根基,絕對地實行出他話的實質,絕對地滿足他的心意。要求人順服道成肉身的神,一方面指實行他的話,一方面指能順服他的正常與實際,而且都是絕對的。達到這兩方面的人都是有真實愛神之心的人,都是被神得著的人,都是愛神如愛自己生命的人。神道成肉身是帶著正常實際的人性來作工,這樣,他的正常而又實際的人性外殼就成了人極大的試煉,成了人最大的難處,但神的正常與實際是難以避免的,他想盡辦法但最終也不能取締他正常人性的外殼,因為他畢竟是道成「肉身」的神,不是在天上的屬「靈」的神,不是人看不見的神,而是帶有受造之物外殼的神,這樣取締他的正常人性的外殼談何容易?所以無論如何他還是以肉身的角度來作他要作的工作,這工作就是正常與實際的神的發表,人不順服又怎麼能行呢?人怎能奈何得了神的作為呢?他想怎麼作就怎麼作,高興怎樣就怎樣,人不順服又能有什麼良策呢?到現在還是「順服」能將人拯救,其餘還沒有什麼高招。神要試煉人,人又有什麼辦法呢?但這些並不是天上的神的意思,而是道成肉身的神的意思,他要這麼作那人就誰也改變不了,天上的神都不干涉他的所作所為,人不更應順服他嗎?他雖實際又正常,但他一點不差就是道成「肉身」的神,他按著自己的意思想怎麼作就怎麼作,天上的神將所有的任務都交給了他,他怎麼作你就怎麼順服。儘管他有人性,儘管他太正常,但這一切都是他特意的安排,人又怎能瞪大眼睛看著他對他不滿呢?他想正常就正常,想活在人性裡就活在人性裡,想活在神性裡就活在神性裡,隨便人怎麼看,神總歸是神,人總歸是人,不能因為一點枝節小事而否定其實質,也不能因為一點小事將其推出「神」的「位格」以外。人有人的自由,神有神的尊嚴,這都互不干涉,人能隨便定罪或認識神,就不容讓神也隨便一點嗎?不要太嚴肅了,大家彼此都包容包容,事情不就都一了百了了嗎?還能有隔閡嗎?這麼一點小事都不能容讓,還談什麼「宰相肚裡能撐船」,還做什麼大丈夫?不是神跟人過不去,而是人跟神過不去,總是將芝麻大的事當作天大的事來處理,實在是小題大作,太不應該了!神在正常實際的人性裡作工,作的不是人的工作而是神的工作,但人不看他作的工作的實質,總是看他的人性的外殼,這麼大的工作人沒看見,卻偏偏看見了神的普通正常的人性,而且還抓住不放,這怎麼能叫順服神呢?天上的神如今「變成」了地上的神,地上的神如今就是天上的神,不管其外表是否一樣,也不管其作工到底如何,總之作神自己的工作的就是神自己,你順服也得順服,不順服也得順服,這不是由你選擇的事!是神,就應被人順服;是人,就應絕對地順服神,不得有半點虛假。
道成肉身的神今天要得著的一班人就是能合他心意的人,人只管順服他的作工,不要總惦記天上的神的意思,不要總活在渺茫之中,不要總是與道成肉身的神過不去。能順服他的人就是絕對聽他話、順從他安排的人,儘管這些人根本不理睬天上的神到底如何,也不理睬天上的神到底對人類正在作什麼工作,而是將心都獻在了在地上的神面前,將全人擺在了神的面前,從不考慮個人安危,從不「計較」道成肉身的神的正常與實際。順服道成肉身的神的人就能被道成肉身的神成全,若是信仰天上的神的人將一無所獲,因為賜給人應許、賜給人祝福的不是天上的神而是地上的神。人不要總把天上的神尊為大,把地上的神看為一個普通的人,這是不公平的。天上的神是很高大,也很奇妙,有驚人的智慧,但其根本不存在;地上的神是很普通、渺小,而且也很正常,沒有超人的思維與驚天動地的作為,只是很正常又很實際地作工說話而已,並不打雷發聲,也不呼風喚雨,但他的的確確就是天上的神的化身,的的確確就是活在人中間的神。人不要將自己能領受的、合乎自己想像的當作神尊為大,而將自己難以接受的、根本想像不到的看為卑,這都是人的悖逆,都是人抵擋神的根源。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