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路……(六)

因著神的作工我們被帶到了今天,所以說,我們都是神經營計劃中的倖存者,能留到今天,這是神極大的高抬。因為按神的計劃,大紅龍的國家是該滅的,但我想,或許是神另立了計劃,或是他又要作另一部分工作,所以至今我也說不清楚,似乎是一個不解之謎,但總的來說,我們這一部分人是神預定好的,我總認為神在我們身上另有工作,但願我們都能祈求上天:願你的旨意成就,願你能再次向我們顯現,不向我們隱蔽,使我們更清楚地看見你的榮耀、你的面容。我總覺神帶領我們走的路不是直線上升,而是曲折度大而且是坑坑窪窪的路,而且神說所走的路越是崎嶇,越能顯明我們的愛心,但就這樣的路我們誰也開闢不出來。在我的經歷當中也走了不少崎嶇不平的路,也忍受了極大的痛苦,甚至有時達到悲痛欲絕,似乎想大聲呼喊,但我還是走到了今天。我相信這是神所帶領走的路,所以我忍受一切痛苦的折磨而走下去,因為這是神所命定的,誰能逃脫呢?我不求什麼得福,只求能夠按照神的意思走我該走的路。我不求模仿別人,走別人走的路,我只求盡我的忠心把我該走的路走到底,我不求別人來幫助,說實在話,我也幫不了別人的忙,似乎我對此事特別敏感,不知別人怎麼想的。因為我總認為,個人該受多少苦、該走多少路都是神命定好的,誰也不能幫助誰,或許有一部分熱心的弟兄姊妹都會說我沒有愛,但我就這樣認為,人的路是靠著神的帶領走下去的,相信多數弟兄姊妹都會理解我的心的,我也希望神在這些事上加倍開啟我們,使我們的愛更純潔,使我們的友誼更珍貴,但願我們在此事上都不模糊,而是更加透亮,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建立在神所帶領的基礎上。
神在中華大陸作工多年,在所有的人身上沒少付代價,才把我們帶到今天,我想,要想把所有的人都領上正道,首先必須從所有人的最薄弱的地方著手這個工作,這樣才能在突破第一個難關之後再往前走,這不是更好嗎?敗壞了幾千年的中華民族存留到今天,各種病毒不斷發展,猶如瘟疫一樣到處蔓延,就人與人之間足可看見人身上的病菌有多少。神在這樣一個封閉極其嚴密的病毒之地開展工作是極其不易的,人的性格,人的生活習慣,人的作風,人的所有一切生活中所表現的,以及人與人的關係都是破爛不堪,以至於人的知識、人的文化都被神定為死罪,更何況人在家庭,以及社會學來的種種經驗,這些在神的眼中都被判決,因為生在此地的人吃的病毒太多了,似乎人都習以為常,不當作一回事。所以越是敗壞深的地方的人,人際關係越不正常。人與人勾心鬥角,互相暗算、殘殺,似乎是一個人吃人的鬼城,就這樣一個令人惶恐不安的、幽魂到處橫行的地方要開展神的工作簡直是難上加難。在我與人接觸的時候,總是不住地祈求神,因為我總害怕與人接觸,深怕因著我的性情而觸犯了別人的「尊嚴」,我的心裡總害怕這些污鬼會任意妄為,所以我總祈求神保守我。在我們所有這些人中間就可看見種種不正常的關係,我對這事都看在眼裡,恨在心上,因為人與人之間都是在搞著人的生意,總也不把神放在眼裡,對於人的這些行為我恨之入骨。在中華大陸這些人的身上所看見的全是撒但的敗壞性情,所以神在這些人身上作工幾乎無法找到人身上的可取部分,都是聖靈作工部分,只是聖靈加倍地感動人,作工在人的身上。在這些人身上幾乎難以作到借題發揮,就是說,不能作聖靈感動加上人配合這個工作,只是聖靈一個勁兒地感動人,就這樣,人還是麻木無知覺,絲毫不知神作的是什麼。所以說,就神在中華大陸的工作相當於神開天闢地的工作,把所有的人都脫胎換骨,讓人的所有一切都得更換,因為在這些人身上沒有可取的部分,太令人痛心了。我常常為這些人哀禱:願神你的大能顯明在這些人身上,使你那靈加倍地感動這些人,使這些麻木痴呆的患者都醒過來,不再昏睡,看見你那得榮的日子。願我們都來在神的面前禱告說:神哪!求你再次憐憫、眷顧我們,使我們的心能完全歸給你,能脫離這污穢之地,站起來完成你給我們的託付。我願神再次感動我們,使我們得到神的開啟,願神憐憫我們,使我們的心能夠逐步歸給神,讓神得著我們,這是我們共同的願望。
至於我們所走的路完全是由神命定,總之,我認為,這條路我定能走到底,因為神總是向我微笑,似乎我總在神手的牽引之下。所以,在我心中無別物摻雜,我總是惦念著神的工作,凡是神所託付的我都盡力忠心完成,神未交給的任務我決不插手,也不干涉任何人作,因我認為,自己都該走自己該走的路,不要與別人摻和,這是我的看法。或許這是因為我的性格而造成的,但我希望弟兄姊妹都諒解我,因我總不敢違背父命,我不敢違背天意,難道你忘了「天意難違」這話了嗎?或許有的人認為我太自私了,但我想,我是來專門搞神的經營中的一項工作的,不是來搞人際關係的,與人有良好的關係,這個我學不會,但在神的託付上我有神的引導,我有信心、有毅力把這個工作搞好。或許是我太自私了,我也希望所有的人能主動地去感覺神的大公無私的愛,去主動地與神配合,別等著神的第二次威嚴臨到,這樣對誰也不好。我總覺著把自己該作的都盡其所能地作到,以此來滿足神,我們每個人都有神不同的託付,我們該怎樣完成,這是我們該考慮的。你所走的路到底是什麼,你應有所覺察,對此事應都清楚,這是當務之急。既然都願滿足神,為什麼不把自己先交給神呢?在我與神第一次禱告的時候,就把心全部交給了神,什麼父母、姐妹、弟兄或同事這些身邊的人都被我的心志拋得好遠,似乎這些人對於我來說根本不存在,因我總是想念著神,或是神的話,或是神的智慧,這些總掛在我的心上,成了我心中最寶貴的東西。所以對於充滿了處世哲學的人來說,我是一個無感情的冷血人物,就我的為人、處事,我的一舉一動刺傷了他們的心,他們對我投來一種奇異的目光,似乎我這個人成了一個不解之謎,人都在心中暗自衡量我這個人,不知我要幹什麼。我哪能因為這些人的一舉一動而停止不前呢?或是別人嫉妒,或是別人厭憎,或是冷嘲熱諷,我仍是如飢似渴一直在神的面前祈求,似乎只有我與神同在一個世界之中,其餘無別人。外界勢力一直緊緊地逼著我,但神的感動也急劇上升,我在這兩難之際俯伏在神的面前:神啊!我何嘗不願為著你的旨意,我在你眼中被看為尊貴,在你眼中被看為精金之物,怎奈我難以從黑暗勢力下解脫出來,我願為你受苦一生,我願以你的工作為我一生的專職工作,求你給我合適的安息之地為你效忠。神哪!我願為你擺上,人的軟弱你明知曉,何必向我隱祕呢?此時,我似乎是一朵山中的百合花,在風的搖擺之下發出香氣,但無人知曉,天卻在哀哭,我的心一直在哭泣,似乎在此時我的心中更加傷痛,一切的勢力、人的圍攻猶如晴天霹靂,誰能理解我的心呢?所以我再次來到神面前:神啊!在此污穢之地就無法施展你的工作嗎?為什麼別人都在安逸無人逼迫而且是支持的環境下不能體貼你心?我想插翅為什麼就難逃呢?是你不稱許嗎?為此我大哭幾天,但我始終相信神會安慰我憂傷的心的。從始到終無人理解我的著急的心情,或許是神直接的知覺,我總是為神的工作著急上火,一直沒有喘氣的機會,直至今天,我仍禱告:神啊!若是你的旨意,願你帶領我能開展你更大的工作,使你的工作擴展全宇,開放世界各邦、各派,使我的心稍感平安,讓我為你活在安息之地,使我為你工作更無攪擾,能夠靜下心來事奉你一生。這是我的心願,或許弟兄姊妹會說我狂,說我傲氣,我也承認,因為這是事實,年輕人所具備的無非就是「狂」。所以我不違背事實的真相說話,在我身上或許你能看到一個年輕人的所有性格,但你還會看到我與其他年輕人的不同之處,就是沉默、靜心,對此我並不作為話題,相信神比我對我自己更清楚,這是我的心裡話,望弟兄姊妹不要見怪。說說我們的心裡話,看看我們每個人的追求目的,比比我們愛神的心,聽聽我們與神說的悄悄話,唱唱我們心中最美的歌,抒發我們心中的豪情,讓我們的生活更美好,忘記過去,展望我們的明天,神會為我們開闢出路的!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