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 十 六 篇

第 四 十 六 篇

在這麽多説話中,最令人難忘的莫過于今天,神的説話都是在揭示人的情形或是揭示在天的奥秘,但在今天這篇説話當中却不同以往,不是挖苦,不是諷刺,而是大大出乎人的預料,是心平氣和地和人坐下來交談,究竟神的用意何在呢?在神説的「如今,我在衆宇之上又作了新的工作,使在地之人都有新的起點,讓所有的人都從我家裏『搬走』,因着人總好遷就自己,所以我勸人還是自覺點,不要總是攪擾我的工作」這句話中你看出了什麽?神所説的「新的起點」又指什麽?以往神説過類似這樣勸人離開的話,但按神的原意是以此話來試煉人的信心,那麽今天又以不同的口氣説話,神的話是真還是假呢?以往,人對神所説的試煉都不認識,但是通過「效力者」這一步工作,人才親眼看見、親身體驗了神的試煉,所以從那以後,通過彼得的數百次試煉一例,人便常常陷在「是神的試煉」這一偏差之中,而且在神所説的話中很少有事實臨及,所以,人便更加迷信神的試煉,這樣,在神説的所有話中,人從來不認為是神所作的事實工作,而是認為神没事作專門以話來試煉人,人都是在這種「没盼望但似有盼望的試煉」之中跟隨着,所以在神説了「留下的凶多吉少」這話之後,人仍舊在專注地跟着,所以并未有意思要退去。人就在這種錯覺之下跟隨着,没有一個人敢肯定没有一點盼望,這就是神得勝的一部分證據。從神的觀點看出,他是調動一切來為他效力,就人的錯覺促使人在何時何地都不離開神,所以神在這一步是利用人的不完全的存心來為他作了一步見證,之所以神説「我已得着了一部分人」其深刻之意就在此處。撒但是利用人的存心來打岔,而神是利用人的存心來效力,這正是神所説的「在人的想法當中想走後門進去,但當人將『假通行證』拿出來遞給我之時,當場被我扔在火堆裏,人看着燃燒着的『自己的心血』而失望了」的真實含義。神是調動萬有來效力,所以他并不迴避人的各種想法,而是大膽地説讓人離去,這是神作工的奇妙、智慧之處,將實話與方式結合于一體,使人都被迷得昏頭昏腦,不知所措。從此足見,神説的讓人從其家搬走是實情,不是什麽試煉,趁此機會神才説「但我又告訴人,當人没得着福的時候,誰也不要埋怨我」。神的話真真假假,誰也摸不透,但又藉此機會將人穩住,使人都没心思離去,所以當有一日人都受咒詛之時,那麽,神的話有言在先,正如人所説的「醜話就是好話」。現在人都誠心誠意地愛神,所以就在真假不分的話當中人都被征服而愛神,所以神説「我的大功早已告成」。神所説的「我希望人都自己找點生存之道,我是無能為力了」這話正是神説那麽多話的實情,但人却不以為然,而是一直跟着走,絲毫不理睬神的話,那麽神説的「以後在我們之間再無話可言,我們之間無事可談,我們之間互不干涉,各走各的路」,這話都是實情,不摻一點雜質。不管人怎麽看,反正神就是這麽「不講理」,神在撒但面前已作了這一步見證,神説要讓所有的人無論在何時、何地都不離開他,所以這一步工作已作成,他不管人發什麽怨言,但神又有言在先,所以人都是無可奈何、忍氣吞聲。神與撒但的交戰完全建立在人的基礎之上,人絲毫没有自主權,是貨真價實的木偶,而神與撒但是幕後的操縱者,當神利用人為他作見證之時,就想方設法、千方百計地利用人來效力,讓人受撒但的擺弄,更受神的指示,當神所要作的見證完畢之時,就將人扔在一邊,任其受苦,而神却猶如與人毫無關係一般。當他還想利用人時,便又一次將人撿起來派上用場,而人却絲毫不知,只是猶如牛、馬一樣任主人使用,却無有人身自主權。似乎説起來有點傷心,但不管有無自主權,為神效力是一件光榮的事,不是什麽憂傷的事,似乎神這樣作是應該的,能滿足全能者的需要不是自豪的事嗎?那麽你怎麽看呢?曾立過為神效力這樣的心志嗎?莫非還想掌點權來尋找自身的自由嗎?

不管怎麽樣,神作的總歸都是好的,都是值得人效法的,神與人畢竟還是有區别的,在此基礎上,你應以人的心來愛神,不管神是否看得起你的愛。從神的話中看出,神的心裏也甚是憂傷,因着神的話人才受了熬煉,但這個工作畢竟還是昨天的事,究竟神在下一步要作什麽呢?這個到目前為止還是一個秘密,所以人無法明白,無法測透,只是隨着神所奏之樂而唱,但話又説回來了,神所説都是實話,都得應驗,這是確定無疑的!

第 四 十 六 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