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第 四 十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在神的眼中,人猶如神手中的玩物一樣,就如人是神手中的拉麵一樣,願意要細的就要細的,願意要粗的就要粗的,神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可以這樣說,人就是神手中的玩物,就如貴婦從市場上買回的波斯貓一樣,完全可說成是神手中的玩物,所以說彼得的認識一點兒不假。從此看出,神在人身上作的工、在人身上說的話都是輕鬆加愉快地作的,並不是人所想像的怎麼費腦筋想或計劃,在人身上作的工是特別正常的,在人身上說的話也是特別正常的,在神那邊的說話猶如「信口開河」,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並不受轄制,但當人看了神的話之後,卻是心服口服、啞口無言、瞠目結舌,這是怎麼回事?足見神的智慧到底有多少,若按人的想像說神在人的身上作工是通過精密地計算的,之後才準確無誤的,那麼,不妨就按這種想法「走」下去,這樣,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難測這些詞將都是有數的,說明人對神的「估價」太低。因為人的作為總帶有傻的成分,所以人也這樣衡量神。神作工不是怎麼打算、安排的,而是神的靈直接作的,神的靈作工的原則是自由自在的,似乎神並不管人的情形怎麼樣,他隨便說話,但人卻對神的話愛不釋手,都因著神的智慧。事實總歸是事實,因著神的靈在所有的人身上作工太明顯,所以,足以看見神作工的原則。在受造之物身上作工還需神花那麼大代價,這不是大材小用嗎?還需神親自動手嗎?這樣犯得上嗎?因著這麼長時間神靈的作工,歷代以來神的靈始終未這樣作工,所以神作工的方式、作工的原則始終未被人知曉,人一直是不透亮,如今透亮了,因為神的靈親自出來顯明,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是神的靈直接顯明的,不是人總結出來的。不妨你們到三層天走一趟,看看事情的真相是不是這樣,看看神作了這麼多工作,是不是累得腰酸腿疼、疲憊不堪,或是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神說了這麼多話,是不是翻閱了大量的參考資料,桌子上攤著的是不是神說話打的草稿,在神說完話之後是不是口乾舌燥。事實恰恰相反,上述所言與神所在之處根本不相當。神說「我為人花了不少時間,付了不少代價,不知為什麼,在此之時,人的『良心』總是不能發揮其『原有的功能』」。不管在神的憂傷之感中人有沒有感覺,能夠不昧著良心對待神的愛這算是合情合理的事,怕就怕人不肯把良心原有的功能發揮出來,你說對嗎?對你有幫助嗎?我希望你們最好還是屬有良心一類的物當中,而不是沒良心的廢品,這話怎麼樣?人有沒有知覺?針扎在心上還不疼嗎?難道神將針打在沒有知覺的屍體之上了嗎?是神「高壽眼花」看錯了嗎?我看不可能!總之還是人的毛病。不妨到醫院看看,肯定心臟出了毛病,需配「零件」調換,怎麼樣?願意嗎?
神說的「我看著人的醜相、怪態,又一次離人而去,就在這種情況下,人仍不解其意,只是將我拒絕的東西再次收回,等著我的再來」,為什麼在這「新科技時代」還講述「老牛拉車的技術」呢?這是為什麼?是神好叨咕嗎?是神閒得沒事幹嗎?神是像人一樣吃飽了撐得沒事幹嗎?總說這些重複的話有用嗎?我曾說過人都是賤貨,總得提著耳根子說,今天說完之後明天馬上就忘,似乎人是得了什麼大腦健忘症。所以說,有些話不是沒說到,而是人沒做到,一件事只說一次兩次人根本不知道,非得說三次,這是最低次數,甚至有的老先生得需說十次到二十次,這樣,採取不同的方式反覆說,看看人有無變化,你們真這樣作工了嗎?不是我教訓人,人都在糊弄神,都知道為自己多滋補點營養品,卻並不為神而著急,這是事奉神嗎?這是愛神嗎?難怪整天無憂無慮,無所事事,就這樣,有的人不滿足還要建立自己的幾分憂傷之感,或許我說得生硬一點,這叫自作多情!是神讓你憂傷嗎?這不是自作自受嗎?難道神的恩典就無一樣能有資格作你歡喜快樂的資本嗎?從始到終不體貼神的心意,還消極、得病、難受,這是怎麼回事?神的心是讓你活在肉體當中嗎?神的心意不知道,自己心裡不暢快,怨天怨地整天悶悶不樂,肉體受痛苦、受折磨,活該!讓別人在刑罰當中讚美神,從刑罰當中出來,不受刑罰的轄制,而自己卻陷在裡邊不出來,這種董存瑞的「自我犧牲的精神」夠人「效法」好幾年的。你講字句道理之時是否覺著臉紅,認識自己嗎?放下自己了嗎?真實愛神嗎?前途、命運放下了嗎?難怪神說人是奇妙莫測者,沒想到在人的裡面還有這麼多「寶貝」沒挖出來,今天一見真是「大開眼界」,人真是「了不起」!似乎我是一個不懂算術的小孩,至今我也沒數清楚到底有幾個人真實愛神,在我的記憶當中總好遺忘這個數目,所以因著我的「不忠心」,到神面前交賬之時,總是兩手空空,不能盡都如願,我總是虧欠神。因此,在我交賬之時總挨神的訓斥,我也不知道人為什麼就那麼狠心,總是讓我因此而受苦,人趁此機會捧腹大笑,真不夠「朋友」,在我困難之時不能幫我一把,而是故意取笑我,真是沒有「良心」!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