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第 三 十 一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在神的所有說話當中都貫穿著神的性情,但神話的主線索是揭露全人類的悖逆,將全人類的不順、不服、不公、不義、不能真實地愛神這一類事都揭露出來。以至於說到一個地步說人的每個毛孔裡都是抵擋神的成分,以至於人的毛細血管裡都是與神對立的成分,若是人不去追查,那永遠也認識不了,永遠也脫不去。就是說,抵擋神的病菌將會在人裡面蔓延,最後猶如白血球將紅血球吞吃一般,人的全身缺乏紅血球,最終斷送於白血病中,這是人的實際情形,誰也不能否認。生在大紅龍的盤臥之地,每個人裡面至少有一樣是大紅龍毒素的標本、典範,所以這一步工作從始到終神順著「認識自己」、「否認自己」、「棄絕自己」、「殺害自己」這條主線索說話,可以說,這是神在末世主要作的工,這次作工是最完整、最徹底的一次,足見神要結束時代,這個誰也料想不到,但又是人在感覺之中預料到的事。雖然神的話並未明說,但人的感覺卻是十分敏感,總覺著時間不長了,我可以這樣說,越是有這樣感覺的人越是對時代有清楚認識的人。不是看世界正常,從而否認神的話,而是因著神的作工方式而對神的作工內容有所認識,這是因著神的說話口氣而決定的。神的說話口氣有一個祕訣,這個人不曾發現,這也正是人最難進入的,人看不懂神的話關鍵一點就是不知道神說話的口氣,若掌握了這個訣竅,這樣,人就會對神的話有所認識。神的話語始終是遵循一個原則,讓人認識神的話就是一切,藉著神的話來解決人的一切難處。神是站在靈的角度上顯明他的作為,站在人的角度上揭露人的觀念,在靈的角度上說人不體貼他的心意,在人的角度上說他經歷了人間的酸、甜、苦、辣,在風裡來,在雨裡去,經歷了「家庭」的逼迫,經歷了人生的坎坎坷坷,這是站在不同的角度上說的話。對子民說話,猶如管家教訓奴隸,又猶如幽默小品一般,給人說得面紅耳赤、無地自容,似乎人被押到官府在重刑之下招出口供。對子民說話,猶如動亂的大學生揭露中央內部的醜聞一樣毫不客氣。若都是諷刺之語便更不好接受,所以神說話都是直來直去,不是與人對暗號,而是直接將人的實情點出,足見神對人的愛並不是口頭,而是實際。雖然人都講實際,但對神的愛卻並不實際,這是人的缺乏之處,若對神的愛不實際,那麼,一切的一切將都是虛空、都是幻影,似乎一切都會因此而消失,若對神的愛超乎眾宇,那麼連同人的地位、身分以至於這幾個字眼將都是實際,並不是虛空,這點看透了嗎?看見神對人的要求了嗎?不是只享受地位之福,而是活出「地位的實際」來,這是神對子民的要求,是對所有人的要求,並不是空洞的大道理。
神為什麼說「似乎我所作的都是在討人的喜悅,所以人總是厭煩我的所作所為」這一類話呢?你能講出人厭煩神的實際表現嗎?在人的觀念當中,人與神處於「熱戀」之中,現在的人對神的話渴慕到一個地步,巴不得一口將神全部吞吃下去,但神卻說「人都厭煩我,為什麼我的愛換來了人的恨?」這一類的話,這些不是人的內在的礦藏嗎?不正是該挖掘的嗎?這是人在追求中的弊病,是當解決的大問題,是人對神認識的一條攔路虎,需給人除掉,這不正是該作的嗎?因為人猶如豬一樣缺乏記憶,總是貪圖享受,所以根據人的遺忘症給人對症下藥,即多說、多講,提著人的耳根仔細讓人聽,給人都配戴助聽器,有一部分話就不是講一次就可解決問題的,需翻來覆去地講,因為「人的生活總是丟三落四,全人類的『生活之日』七零八落」,這樣,就可把人從「有時間就看看,有功夫就聽聽,沒時間就拉倒,若今天說了就注重,明天不說就忘在腦後」這種情形當中拯救出來。就人的本性來說,若是今天說到了實際情形,而且認識透了,當時十分懊悔,但過後卻又老病重犯,把神的話拋到九霄雲外,當提醒之時又重演上述一幕。所以作工說話不要忘了人的這一本質,若是丟掉人的這一本質去作工,那麼將是一次失誤。作所有的工「針對人的觀念說話」這個尤其重要,尤其是在神所說的話上應加添自己的看見,從而交通,這是供應人也是使人認識自己的途徑,按著神說話的內容供應人必然能夠摸著人的實際情形。從神所說之話中足可摸著人的實際情形,足可因此而供應人,所以神點出的「神應邀來在地上坐席」之說我就不便再說了。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