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第二十四篇結合第二十五篇說話的揭示

在這兩天的說話當中,若不細看,發現不了什麼問題,實際上,這兩天的說話是該在一天當中說的,但神把話語的分量分開在兩天說,即這兩天的說話是一個整體,但為了能使人更好地接受,所以神分開兩天說,讓人有喘氣的機會,這是神對人的體貼之心。在神的所有作工之中,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位上」盡著自己的功用,盡著自己的本分,不僅是有天使之靈的人在配合,而且有魔鬼之靈的人也在「配合」,而且所有的撒但之靈也在「配合」。在神的說話當中看見了神的心意,看見神對人的要求,從這句話「我的刑罰臨及所有的人,但又遠遠避開所有的人,在所有人的所有生活之中,都充滿著對我的愛與恨」當中可看出,神是用刑罰威逼所有的人,使人對神有所認識,因著撒但的敗壞,因著天使的脆弱,所以說神只是用話語來「刑罰」人,並不是用行政來刑罰人,這是神從創世到如今對天使、對所有人作工的原則。因著天使本是屬神,所以到有一天必會成為神國中的子民受神的看顧、保守。而除天使以外的人也都各從其類,凡屬撒但的各種邪靈都受刑罰,凡屬無靈的人都在眾子、子民的管轄之下,這是神的計劃。所以神曾這樣說「難道我日到來之時正是人的死亡之際嗎?難道我會在國度成形之時將人都滅沒嗎?」雖然這是兩句簡單的問話,但卻是神對全人類歸宿的安排,當神到來之時,也正是神「將全宇之人倒釘十字架」之時,神向萬人顯現的目的正是如此,以刑罰的方式讓所有的人都認識神的存在。因著神降在地之時正是末時,是地上的國最混亂之時,所以神說「當我降在地上之時,地之上漆黑一片,人都在『熟睡』」。因此,今天能夠認識道成肉身的神的人屈指可數,相當於一片空白,因著是末了時代,所以不曾有一個人對實際的神有真實的認識,都是在外表上有「認識」,正因為這,所有的人才都活在痛苦的熬煉之中。當人都脫離熬煉之時,也正是人開始受刑罰的時候,是神向萬人顯現讓人親眼看見之時,因著「在肉身的神的緣故」,人都已落在災難之中不能自拔了,這是神對大紅龍的懲罰,是神的行政。當春暖花開之際,當天之下都遍佈綠色之時,當一切在地的事物都就緒之時,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逐漸進入神的刑罰之中,那時在地的一切工作都完畢,從此,神再不在地上動工,不在地上生存,因為神的大功已告成了。難道在這短暫之際,人就不能放下肉體嗎?什麼物能把人與神的愛隔絕呢?有何人能拆開與神的愛呢?難道是父母、是丈夫、是姐妹、是妻子、是痛苦的熬煉嗎?難道良心的感覺能把神在人裡面的形像而塗抹掉嗎?難道人對人的虧欠、對人的所作所為是人為的嗎?難道是人可以彌補的嗎?誰能自我保守呢?難道人都會自我供給嗎?誰是生活的強者呢?誰能離開「我」而獨立生活呢?為什麼神一再讓所有的人都作作自我反省的工作呢?為什麼神說「有誰的『苦衷』能是自己親手佈置的呢」?
現在,全宇之下都處在漆黑的夜晚,人都麻木、痴呆,而時針一直在向前撥動,分秒不停,地球、太陽、月亮運轉加快。在人的感覺之中,認為日子不會太遠了,似乎自己的末日就在眼前了。人都在不停地為自己的「死期」而預備著一切,以便在「死」時派上用場,要不白活一生,豈不是後悔嗎?神毀滅世界先從改變列國的內政開始,由內政引起政變從而發動全宇的人來效力。大紅龍盤臥之地是示範點,因著內部已瓦解,內政已混亂不堪,都在作著自我防衛的工作,準備逃往「月球」之上,但怎能逃出神手的掌握呢?正如神說的「自己造的苦杯自己喝」,內亂之時正是神離地之時,神不會在大紅龍的國家中「呆」下去了,隨即結束在地的工作。可以這樣說,「時間如梭,不會太長」,從神的說話口氣即可看出,神已將全宇之人的歸宿全部說出,其餘都無可奉告,這是神向人顯明的。因著神造人的目的,所以神才這樣說「人在我心目中是萬物的主宰者,我給人的權柄並不小,讓人管理地上的萬物,山中之草,森林之中的獸,水中的魚」,當神造人時,神預定讓人作為萬物的主人,但人叫撒但敗壞了,所以不由己意而存活,因此導致今天這個世界人獸不分、山水混雜,由此,才導致「人的一生都是悲悲切切,人的一生又是忙忙碌碌,而人的一生又是虛空加歡樂」。因著人無有意義的生活,因著神造人的目的並不是如此,所以才使整個世界混濁。當神將全宇整頓之後,所有的人正式開始體驗人生,這才開始有意義的人生。人開始施展神所給的權柄,正式出現在萬物面前而做主人,而且人在地上接受神的引導,不再悖逆神,而是順服神。今天之人卻相差太遠,總在神的身上「撈油水」,因此神說「難道我對人作的都是對人無益的嗎?」等等一連串的問題,這些話神若不問便罷,這麼一問,有一部分人要站立不住,因為人的良心都有虧欠之處,不是單為了神,而是為了自己。一切的一切都是虛空,因此包括這些人在內以及「各宗、各界、各邦、各派中的人都認識地上的空虛,都在尋求、都在等待我的再來」,所有的人都盼望神的再來以結束虛空的舊時代,但又害怕落入災難之中。整個宗教界馬上會成為荒場無人過問,他們沒有實際,認識到信「神」也是渺茫,各界人士也都分散,各邦、各派都開始混亂。總之,一切都打破常規,一切都失去正常,人也都露出了本來的面目。所以神這樣說「我多少次向人『呼求』,但有誰曾發憐憫之心呢?有誰曾活在人性裡呢?人雖在肉體中活著,但並無『人性』,難道是出生在動物王國嗎?」人中間也在變,因此都因著「變」而各從其類,這是神在末世作的工,是在末世作工要達到的果效。神將人的本質說得越透證明神的工作越快結束,而且神越向人隱藏,從而使人越覺著矇頭轉向。人越不體察神的心意,對神在末日作的越不注重,因此就不會打岔,從而神在誰也不防備之時作神要作的工作,這是神歷代以來作工的一個原則。越不體貼人的軟弱,說明神性越明顯,因而神的日子越逼近。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