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第 十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對人來說,神太大、太豐富、太奇妙、太令人難測了,神的話在人眼中升為至高,被人看為世上之佳作,但由於人的缺陷太多,人的頭腦太「簡單」,又由於人的接受能力太差,所以無論神的話說得多麼明瞭,但人仍然是坐而不動,似乎是精神病患者一樣,餓時不懂得吃,渴時不懂得喝,只是一個勁兒地大喊大叫,似乎在靈的深處有難言之苦,但又無法訴說。當神造人時,按神的本意,人都能活在正常的人性裡而按著本能來接受神的話,但因著人起初就落入撒但的試探之中,因而事到如今人仍然不能自拔,仍不能識破幾千年來撒但施行的詭計,再加上人沒有完全認識神話的器官,所以導致今天這個光景。但就現狀來說,人仍活在被撒但試探的危險之中,因此人對神的話仍不能純正地領受。正常人的性情沒有彎曲詭詐,人與人有正常的關係,不搞獨立,生活不平庸、不腐朽,而且在所有的人中間高舉神,在人中間貫穿神的話,人與人和睦同居,都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地上充滿和諧之氣,沒有撒但的攪擾,在人中間都能以神的榮耀為根本。這樣的人都是猶如天使一樣,單純、活潑,不曾向神發怨言,只為神在地的榮耀而獻上自己的所能。如今正是黑夜之際,所有的人都在摸索、尋求,漆黑一團的夜晚令人毛骨悚然,禁不住身上打起哆嗦來,側耳細聽,似乎有陣陣西北風的呼叫之聲,伴隨人的哀哭之聲。人都在為自己的命運而憂傷、哭泣,為什麼看神話卻不解其意,似乎生活之中即將失去希望一般,似乎死即將臨及其身,似乎人的末日就在眼前。在此慘狀之中,正是軟弱的天使向神呼求之際,在陣陣哀號聲中訴說著自己的苦衷。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在眾子、子民中作工的天使再不降在人身上,這是為了防備在肉身之中受撒但的擺佈而不能自拔,只是在人看不見的靈界中作工。所以神說的「當我在人心中登寶座之時,那時也正是眾子、子民在地作王掌權之時」,這是指天使在地享受在天事奉神的福分之時,因著人本是天使之靈的發表,所以神說讓人在地猶如在天一樣,讓人在地上事奉神,猶如天使在天直接事奉神一樣,所以說在地之日享受在三層天的福分,這才是這話的實情。
在神話中隱含的意義特別多,「當到有一天,人都會在心靈深處來認識我的,都會在意念當中來思念我的」這句話是針對人的靈說的,因著天使的脆弱,所以一直凡事依靠神,而且一直是依戀神、仰慕神的,但因著被撒但攪擾,因而都是身不由己,不能自我控制,想愛神但又不能盡情地愛,因此處於痛苦之中。當神的工作進展到一個地步時,可憐的天使才能實現真心來愛神的心願,所以神說出了那樣的話。天使的本性就是愛神、戀神、順服神,但卻不能在地如願以償,只好忍耐到今天。不妨觀察今天之世界,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一位神,但卻不能分辨真假,雖然人也愛自己的「神」,但卻不能拿出真心來愛神,這叫身不由己。神揭露的人的醜相都是在靈界撒但的本來面目,人本是無辜的,本是無罪的,所以人身上所有敗壞的醜相正是撒但在靈界的作為,也是靈界動態的實況錄像。「如今,人都有了資格,認為在我前可以大搖大擺地晃動,可以毫不拘束地談笑風生,與我並肩相處,人對我並不認識,認為與我的性質差不多,都屬血肉之體,都在人世間生存。」這正是撒但在人心中的作為,它利用人的觀念、利用人的肉眼來抵擋神,但神卻轉而把這一動態直截了當地告訴給人,以避免人在此之處遭難。所有人的致命處都是只看見「血肉之體,卻並未看見屬神之靈」,這是撒但誘惑人的一個方面的根據。所有的人都認為是靈在這個肉身之中才可稱為是神,沒有一個人認為靈今天化身為肉身實際地出現在人的眼前,人都把神看為「衣服與肉身」這樣兩部分,沒有人把神看為靈道成了肉身,肉身的本性就是神的性情。按人的想像神是特別「正常」的,但豈不知在「正常」的隱祕之處有神一方面深刻的意義嗎?
就在神開始將整個世界掩蓋之時,世界漆黑一團,神在人睡夢之時趁機降在人間,而且正式開始將靈發至世界各處,開始展開拯救人類的工作。可以說,當神開始帶著形像道成肉身之時,神在地親自作工,靈的工作便開始了,正式開展在地上的所有工作。兩千年來一直是神的靈在全宇之下作工,人不知不曉也覺察不到,而在末世,即將結束時代之時,神便降在地上親自作工,這是末世降生之人的福氣,竟能夠親眼看見活在肉身的神的形像。「當整個淵面混濁之際,我在人間開始體嘗人間之苦,我靈在周遊世界,我靈在鑒察萬人之心,但我又在道成肉身之中征服全人類。」這正是在天之神與在地之神的和諧配合。最終,在人的思維當中認為:在地之神就是在天之神,天地萬物正是在地之神所造,人都在地上之神的掌握之中,在地之神是在地上作在天的工作,天上的神就在肉身中顯現。這是神在地作工最終達到的目的,所以這一步進入在肉身階段最高標準的作工中,是在神性裡作工,而且讓所有的人都心服口服。人越在觀念中尋找神,越覺著地上的神並不實際,因而神說人是在空洞的字句道理其間尋找神;人越在觀念中認識神,越會講字句道理,越讓人「佩服」;人越講字句道理,因而離神越遠,越不認識人的本質,越悖逆神,離神的要求越遠。神對人的要求並不是按人想像的那麼超然,但不曾有一人真明白神的心意,所以神說「人的尋求只是在無邊無際的天空之上,或是在洶湧澎湃的海面上,或是在平靜的湖面上,或是在空洞的字句道理其間」。神越要求人,人越覺著神的高不可攀,越認為神的偉大,因而在人的意識當中,凡神口裡說出來的人都達不到,非得神親自作不可,而人卻沒有絲毫的意思去與神配合,只是一個勁兒地低頭認罪,講謙卑,講順服。因此人在不知不覺中又進入了新的宗教之中,是比宗教堂之人更嚴重的一種宗教儀式,這個必須藉著將人的消極情形扭轉為積極情形來使人恢復正常光景,否則,人會越陷越深。
為什麼神在多次的說話當中集中描繪山水之狀呢?這難道也有預表意義嗎?神不僅讓人在肉身看見他的作為,同時也讓人了解他在穹蒼的能力,這樣在人定真在肉身之神的同時,讓人認識實際之神的作為,從而把地上之神送到天上,把天上之神帶到地上,這樣才能使人更完全地看見神的全部所是,更加認識神的全能。能在肉身中征服人類,而且又超脫肉身行走在全宇之上下,越是這樣,人在看見實際神的基礎上越能看見神的作為,從而認識神在全宇宙工作的真實性,不是虛假而是實際,讓人認識到今天實際的神是靈的化身,不是與人同類的肉身,所以神說「但當我發怒之時,山立時而四分五裂,地立時搖動,水立時枯乾,人立時被災荒淹沒全身」。當人看神話的時候便又聯繫神的肉身,因而把在靈界的工作、在靈界說的話直接指向在肉身中的神,這樣才達到了更好的果效。神說話往往都是從天上說到地上,從地上再聯繫到天上,使人誰也摸不著神說話的動機、源頭所在。「當我在天宇之中時,眾星不曾因我的存在而慌作一團,而是因著我的存在為我盡心盡力地工作。」這是在天之狀,神將三層天的所有都佈置得有條有序,所有服事神的僕役都在為神幹著自己的工作,因為他們不曾做悖逆神的事,所以並不是神說的慌作一團,而是盡心盡力地工作,不曾有騷亂存在,因此所有的天使都活在神的光中。而地上之人因著悖逆,因著對神的不認識,因此都活在黑暗之中,人越抵擋神越活在黑暗之中。神說的「在天之上越是光明,在天之下越是漆黑」指的是神的日子越來越逼近全人類,因而神在三層天六千年的忙碌即將結束,而地上的萬物都進入了尾聲,即將從神的手中被一一剪除。越是在末了的時代,人越能體嘗人間的敗壞;越是在末了的時代,人越放縱自己的肉體,而且甚至有多少人想扭轉世界的慘狀,但因著神的作為,人都是在嘆息之中失望。所以在人覺著春意的溫暖時,神將人的眼睛遮蔽,因此人都漂浮在此起彼伏的大濤大浪之中,誰也抓不住遠處的救生航船,因人本是軟弱的,所以神說無人能扭轉乾坤。當人在失望之時,神開始向全宇發聲,開始拯救全人類,在這以後,人才能享受扭轉乾坤之後的新生活。現在的人都處於自我糊弄階段,因為前面的路太淒迷,人的前景是「無限」的,並無「止境」,所以在這個時代的人並無奮鬥之心,只是猶如寒號鳥一樣得過且過,不曾有人認真地去追求生活,去追求認識人生,而是在等待著會有一天天上的救星突然降下把人間的慘狀扭轉,之後再認真地去生活,這是整個人類的實際狀況,是所有人的心理。
神在今天就針對人現階段的心理而給人預言了以後的新生活,這正是神所說的一絲微光的透出。神所預言的是神在最後要達到的,是神打敗撒但之後的勝利果實。「我行走在萬人之上,舉目觀看,不曾有一物是舊樣,不曾有一人是舊態。我在寶座之上安息,在全宇之上躺臥……」這正是現在神作工的結果,所有神的選民都恢復了原樣,因而,受苦多年的天使得以釋放,正如神說的「面貌如同人心中的聖者一般」。因著天使在地上作工,在地上事奉神,而神的榮耀又遍及全地,就此把天帶到地上,把地舉到天上,所以說人是天地相聯的紐帶,天與地不再相隔、不再分離,而是聯於一。整個世界只有神與人的存在,不存有塵土,不存有骯髒,所有的萬物都變化一新,猶如小羊一樣躺臥在天之下的綠色草原之上,享受著神的全部恩典。正因為綠色的來到,才煥發出一片生命之氣,因為神來在人間與人一同生活直存到永遠,正如神口中的「我又能在錫安山上安然起居了」,這正是撒但失敗的標誌,是神安息的日子,這一日被萬人頌讚、傳揚,被萬人紀念。神在寶座上安息之時,也正是神在地結束工作之時,此時正是神的全部奧祕向人顯明之時,神與人將永遠和睦相處,不再分離,這正是國度美景!
奧祕之中隱藏著奧祕,神的話真是深不可測!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