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 三 篇

第 十 三 篇

神恨惡大紅龍的所有子孫,更恨惡大紅龍,這是在神心中怒氣的根源,似乎神要把所有屬于大紅龍的東西都扔在硫磺火湖之中焚燒净盡,甚至有時似乎神將要伸出手來將大紅龍親手滅没,這樣才除去他的心頭之恨。大紅龍家中的每一個人都是畜生,没有人性,所以神在强壓怒氣的情况下説出了這樣的話:「在所有的子民當中,再加所有的衆子,即在我揀選的全人類中的選民之間,你們屬于最次的……」神在大紅龍國家與大紅龍展開了决戰,要在計劃結束時將大紅龍滅没,不讓其繼續敗壞人類,不讓其繼續糟踏人的靈魂。神天天在呼救在睡夢中的子民,似乎所有的子民都喝了安眠藥一樣一直處于迷糊之狀中,若有一時不提醒就又睡着没有知覺了。所有的子民又猶如全身三分之二癱痪一樣,不知自己的所需,不知自己的缺少,甚至就連該穿什麽、該吃什麽都不知道,足見大紅龍是下了一番苦功來敗壞人的,它的醜惡嘴臉遍及中國各地,甚至使人心煩,不願再呆在這個腐朽、庸俗之國,神最恨惡的就是大紅龍的本質,所以天天在怒氣之中提醒人,人天天活在神的怒目之下。就是這樣,多數人仍不懂得尋求神,而是坐而視之,只等着人去喂養,即使餓死也不願自己找飯吃。人的「良心」早就被撒但敗壞得變了質,變成了「凉心」,難怪神説「若我不提醒你們,你們仍不醒悟,似乎是處于『冷凍』之中,又似乎是處于『冬眠』之中」。猶如人是冬眠動物一般都在冬季之中越冬,并不要求吃什麽,并不要求喝什麽,這正是現在子民的光景,所以神只要求人在光中認識道成肉身的神自己,并不要求人能變化多少,或是人的生命有多大的長進,這就足以將骯髒、污穢的大紅龍打敗,從而更顯明神的大能。

人看神的話都是只能領受字面的意義,却不能明白靈中之意,就「滚滚的浪濤」五個字將所有的英雄好漢難倒了,在神的烈怒顯明之時,神的説話、神的作事、神的性情不正是滚滚的浪濤嗎?當神審判全人類之時,不正是顯明神的烈怒之時嗎?不正是滚滚的浪濤發作之時嗎?因着人的敗壞,有誰不是活在滚滚的浪濤之中呢?即有誰不是活在神的烈怒之中呢?當神要向人倒下灾難之時,人看見的不正是「翻滚着的烏雲」嗎?人,有誰不是在逃避灾難呢?神的烈怒正如傾盆大雨一般,猶如急風一樣將人吹來吹去,人都經神話的潔净,猶如接受了紛紛揚揚的大雪的臨及一樣。神的話最令人難測,他是藉着話來創造世界,又藉着話來帶領全人類,藉着話來潔净全人類,最後藉着話來恢復全宇之潔净。在神的話中,處處都可看見神靈的存在并不是空洞的,人在神的話中才看見一點生存之道,因為在神的話中有生命的供應,所以人都能寶愛神的話。人越注重神的話,神對人提出的問題越多,把人問得不知所措,根本來不及回答,就神接二連三的問話當中足以使人考慮一陣子了,更談不上其餘的話了。在神真是全豐全足,不曾有缺少,但人却享受不了多少,只知其話中的外皮,就如只能看到鷄皮却吃不着鷄肉,説明人的福氣太小,竟然不會享受神。在人的觀念當中各自都有自己心目中的神,因此人根本就不知什麽叫渺茫的神,什麽叫撒但的形象,所以當神説「因你所相信的只是撒但的形象,與『神自己』却無關無份」時,人都目瞪口呆了,信了這麽多年,還不知道自己信的是撒但,并不是神自己,人的心中頓覺虚空,但又不知從哪兒説起,此時又開始發矇了。就這樣作工才能讓人更好地接受新的亮光,從而否認以前的舊東西,即使再好也不行,這樣更有利于人來認識實際的神自己,從而達到去掉人的觀念在人心中的地位,讓神自己來占有人,這樣才能達到道成肉身的意義,讓人在肉眼之中認識實際的神自己。

神多次把靈界狀况告訴給人:「當撒但來到我的面前時,我并不因着其猖狂而後退,也并不因其醜陋而心驚膽戰,我對其采取置之不理的態度。」人從這話領受的只是在實際當中的景况,并不知靈界實情。因着神的道成肉身,撒但采用種種辦法來控告,想藉此來攻擊神,但神并不因此而後退,他只是在人中間説話,在人中間作工,藉着道成的肉身讓人來認識他。而撒但却急紅了眼,在子民身上也下了不少功夫,使其消極、後退,甚至使其失迷。但因着神話的果效,撒但都失敗了,從而更加猖狂,所以神提醒所有的人:「在你們的生活中,或許有一天你就遇到了諸如此類的情况,你願意被撒但擄去呢,還是讓我得着呢?」雖然靈界發生的事人不知道,但人一聽神這樣的説話就都謹慎、害怕了,從而擊退了撒但的攻擊,從中足以看見神的榮耀。雖然進入新的工作方式之中已很久了,但人對于在國度中的生活仍不透亮,即使明白也不透亮。所以神在給人提出警告之後,將國度生活的實質介紹給人:「國度的生活是子民與神自己的生活。」因着是神自己道成肉身,所以在地實現在三層天的生活,這不僅是神計劃的,也是神作成的。隨着時間的流逝,人越來越認識神自己,因而越能體嘗到在天的生活,因為人真正感覺到神就在地上,并不是在天渺茫的神,所以説是在地猶如在天的生活。實際上,神來在肉身體嘗人間之苦,越是能在肉身中體嘗人間之苦,越證明是實際的「神自己」。所以「在我的居所,才是我隱秘之地,但在我的居所,我又打敗了衆仇敵;在我的居所,我對地上的生活才有了實際的經歷;在我的居所,我又觀察着人的一言一行,觀察、指揮着全人類」這句話就足以證實今天的神的實際。實際地在肉身中存活,實際地在肉身中經歷人生,實際地在肉身中認識整個人類,實際地在肉身中征服人類,實際地在肉身之中與大紅龍展開决戰,在肉身中作着一切神的工作,這不正是實際的「神自己」的存在嗎?但很少有人在神的這幾句平常的話當中看出門道,只是一溜烟就過去了,并不覺神話的可貴、難得。

神的話過渡得特别好,就「當人都處于昏迷狀態之時」這一句話把叙述「神自己」轉入描繪全人類這個狀態之中,這裏「閃閃寒光」并不代表東方的閃電,而是神的話語,即神新的工作方式。所以在此可以看見人的各種動態:在進入新的方式之後,都辨識不清方向,不知從哪兒來,更不知往哪兒去。所説的「多數人在激光之中被擊殺」指的是在新的方式中被淘汰的人,因着經不住試煉、經不起苦難的熬煉而又一次被打入無底深坑的人。神的話把人揭示到一個地步,人好像看見神的話就害怕,猶如看見機關槍正對着自己的心窩一樣不敢説什麽,但又覺着神話中有好東西,心中矛盾重重,不知該怎麽辦好,但因着「信」所以只是硬着頭皮往神的話裏鑽,唯恐神將其撇弃。正如神所説「人,誰不在此景中生存?誰不在我的光中?即使你剛强,或是你軟弱,但你怎能避開我光的臨及呢?」神若是使用誰,那麽即使是軟弱,神也照樣在刑罰中光照開啓他,所以人越看神的話對神越有認識,對神越加敬畏,越不敢任意妄為。人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全數是神的大能,正因着神話中的權柄,即因着神話中的靈,人才對神有了害怕的心。神越揭示人的本相,人越敬畏神,因而越肯定神的實際存在,這正是神讓人認識神的一個引路明燈,是神給人的綫索,細想開來事實不正是如此嗎?

以上所述,不正是在人前為人引路的明燈嗎?

第 十 三 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