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第 十 一 篇 說 話

作為整個人類的每一個都當接受我靈的鑒察,都當細察自己的一言一行,更當觀望我的奇妙作為。當國度降臨在地之時,你們有何感想?當眾子、子民都流歸我的寶座之時,我正式開始了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也就是說,當我在地開始親自作工之時,當審判時代進入尾聲之時,我開始面向全宇說話,面向全宇釋放我靈之聲。我要將天地萬物中所有的人與物都因我話而洗刷淨盡,不再是污穢、淫亂之地,而是聖潔之國。我要將萬物都重新更換,供我使用,不帶有泥土氣息,不沾有屬地味道。人曾在地摸索我說話的目的、說話的根源,曾在地觀察我的作為,但未曾有一人真知道我說話的根源,未曾有一人真看見我作為奇妙之處。今天,當我親臨人間,當我親口發聲之時,人對我才略有認識,在人的思維當中除去了「我」的地位,而在人的意識當中塑造了「實際的神」的地位。作為有觀念的人,作為滿載好奇心的人,有誰不願意看見「神」呢?有誰不願意接觸神呢?但在人心中佔有一定地位的只是令人感到抽象、渺茫的神,若我不明說,誰能覺察到呢?有誰真認為我是確實存在的呢?真是沒有一點疑惑嗎?在人心中的「我」和在實際當中的「我」簡直是相差好遠,無人能比擬。若我不道成肉身,人永遠不認識我,即使是認識了,難道還不是人的觀念嗎?我天天行走在川流不息的人中間,我天天運行在所有人的裡面,當人真看見我時,人就都能在我說的話當中來認識我,摸著我說話的方式,摸著我的心意。
當國度正式降在人間之時,萬物之中,何物不靜默?萬人之中,何人不害怕?我行走在宇宙世界的每一處,親自安排所有的事,有誰不在此時認識我的作為奇妙呢?我手托住萬有,但我又在萬有之上,今天成為肉身,親臨人間,不正是我卑微隱藏的真實含義嗎?多少人都在外表誇我甚好,讚我甚美,但有誰真認識我呢?今天為什麼讓你們都來認識我,其目的還不是為了羞辱大紅龍嗎?我不願意讓人在威逼之下向我「讚美」,而是讓人都認識我,因而對我生發「愛心」,從而對我讚美,這樣的讚美是名副其實,不是空談,這樣的讚美才能直達我的寶座,直衝雲霄。因著人被撒但引誘,被撒但敗壞,被「觀念思維」佔有,所以我道成肉身來親自征服全人類,把人的所有觀念都揭穿,把人的所有思維都打散,使人不得在我前再賣弄自己的風姿,不得在我前以自己的觀念來事奉我,從而徹底除去在人觀念當中的「我」。我首先在國度降臨之時開始作了這一步工作,而且是在眾子民當中開始下手。作為一個生在大紅龍國家中的子民,無疑大紅龍的毒素不是只限在一點兒、一部分這樣的字眼兒上,所以我作這一步工作的著重點主要是在你們身上,這也是我道成肉身在中國的一個方面的意義。我所說的話多數人摸不著一點兒,即使摸著點兒也是似懂非懂,這正是我說話方式的一個轉折點。若所有的人都能看我話,也明白我話的意義,那樣作為人的,有誰能被拯救而不墮落陰間呢?當人都認識我時,當人都順服我時,是我安息之時,也正是人能摸著我話中之意之時。現在你們的身量太小,簡直小得可憐,甚至提都提不起來,更何況對我認識呢?
我雖說天使開始奉差遣牧養眾子、子民,但無一人能明白我說話的意義。當我親臨人間,同時天使也開始作工牧養了,在這天使牧養期間,所有的眾子、子民不僅要接受試煉,接受牧養,而且能夠親眼看到各種異象的發生。因著是在神性裡直接作工,所以所有的一切也都進入新的起頭,而且因著是直接由神性來作工,所以絲毫不受人性的轄制,而是在人看為超然的情況下自由運行。但在我看卻是一切正常(因著人未曾直接接觸神性,所以認為是超然),絲毫不存有人的觀念,不摻有人的一點意思。這一點,只有當所有的人都進入正軌時就都會看清的,因現在是開始,在進入上還有不少缺欠,難免有失誤或不透亮這些情況。今天,我既然把你們帶到這一步,便有我合適的安排,有我本身的目的,現在若告訴你們,你們真能有認識嗎?我深知人心所想,人意所願,誰不曾為自己找出路?誰不曾為自己前途著想?但即使人的大腦豐豐富富、五彩繽紛,但誰能料到萬世以後的今天竟會是這樣的呢?難道是你主觀努力的結果嗎?是你奮力拼搏換來的嗎?是你大腦勾勒出來的美麗的畫面嗎?若不是我帶領整個人類,有誰能超脫我的安排而另找出路呢?難道是人的「想」、人的「願意」把人帶到今天的嗎?多少人的一生不能如願以償,難道是他們的思維出差了嗎?多少人的一生是料想不到的幸福、美滿,難道是他們的要求水準太低了嗎?整個人類有誰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顧?有誰不在全能者的預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來源於自己的選擇嗎?人的命運是自己掌握的嗎?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卻遠遠避開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強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覺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淵;多少人仰天長嘆;多少人嚎啕大哭;多少人在試煉中倒下;多少人在試探中被擄去。我雖不親自顯現讓人能清楚地看見我,但有多少人卻害怕見我面,深怕我將其擊殺、將其滅沒,究竟人是否真正認識我?這個誰也說不清。不是嗎?你們既懼怕我,怕我刑罰,但卻又起來公開抵擋我、公開論斷我,難道這不是實際情形嗎?人不曾認識我,是因人不曾見我面、聽我聲,所以即使心中有我,但有誰不是模糊的呢?有誰是透亮的呢?我不願讓作為子民的對我也模糊不透亮,所以,我才動此大工。
我悄悄來到人間,又飄然離去,有誰看見過我?難道太陽能因其火紅而看見我嗎?難道月亮能因其皎潔而看見我嗎?難道星宿能因著在空中的位置而看見我嗎?當我來之時,人不知,萬物不曉,當我離去之時,人仍不覺察,誰能為我作見證呢?難道是在地之人的讚美嗎?難道是野地開放的百合花嗎?是天空飛翔的小鳥嗎?是山中吼叫的獅子嗎?誰也不能完全見證我!誰也作不了我要作的工!即使作了,果效又會如何呢?我天天觀看多少人的一舉一動,天天鑒察多少人的心思意念,不曾有誰逃脫出我的審判,不曾有一人脫離我的審判的實際。我站在穹蒼之上,舉目遠眺,不計其數的人被我擊殺,但又有不可勝數的人活在我的憐憫、慈愛之中,你們不也活在這種情形之中嗎?

一九九二年三月五日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