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第十篇

國度時代畢竟不同于以往,不是關係到人怎麽做,而是我降在地上親自作,是人所想不到而且也達不到的。從創世到今天,多少年來只是教會的建造,却并不曾聽説有國度的建造。即使是我親口提起,但又有誰知道其本質呢?我曾降在人間,體察人間之苦,但并未達到我道成肉身的目的。當國度建造開始,我所道成的肉身正式開始盡職分,即國度君王正式在國度之中執掌王權。從此足見,國度降臨在人間,不僅有其字皮的一面,更有其實際的一面,這是「實行的實際」的一方面意義。人不曾觀看我的一舉一動,也不曾聽我的一言一語,即使觀看又能發現什麽呢?即使聽着我的言語又能知曉什麽呢?普天之下,人人都在我的慈愛、憐憫之下,但人人又都在我的審判之中,而且人人又都在我的試煉之中。我曾對人施憐憫、慈愛,即使人都敗壞到一個地步;我曾給人以刑罰,即使人都歸服我的寶座之前,但人又有誰不是在我的苦難熬煉之中呢?多少人在黑暗中摸索尋找光明,多少人在試煉中苦苦地挣扎,約伯雖有信心,但他何嘗不是在尋找「自己的出路」呢?作為子民的,雖經試煉站立得住,但有誰嘴裏不説心裏也相信呢?還不是心中疑惑而口裏相信嗎?人,不曾有在試煉中站立住的,不曾有在試煉中真實順服的,若不是我掩面不看這個世界,所有的人都將在我焚燒的目光之中倒下,因我并不要求人做什麽。

當國度禮炮打響之時,也正是「七雷巨響之時」,這一聲震撼天和地,震動了穹蒼,也震動了所有人的心弦,一首國度禮歌在大紅龍所在國家之中正式響起,足見我已摧毁了大紅龍的國,從而建立了我的國度,更重要的是在地上建立。就在此之際,天使也開始奉差遣周游世界各國,以便牧養衆子、子民,這也是為了下一步工作的需要。而我却親臨大紅龍盤卧之地與之「較量」,當所有的人都在肉身中認識我,能在肉身中看見我的作為時,大紅龍的巢穴也就隨之而歸于烏有、化為灰燼了。作為我國度中的衆子民,既對大紅龍恨之入骨,就要以自己的所作所為來滿足我的心,從而羞辱大紅龍。你們真感到大紅龍可恨嗎?真覺得大紅龍是「國度君王」的仇敵嗎?你們真有信心為我作美好的見證嗎?真有信心打敗大紅龍嗎?這是我對你們的要求,只需你們能够達到這個地步,你們能做到嗎?有信心達到嗎?人能做什麽!還不是我親自作嗎?為什麽我説我親臨交戰之地呢?我要的是你們的信心,而不是你們的作法。人都不能正面領受我的話,只是從側面來「斜視」,這樣就達到目的了嗎?這樣對我就有認識了嗎?説實在話,在地之人,無一能「正視」我面,無一能純正領受我話的含義,所以我在地動了前所未有的工程,以達到我的目的,讓「我的真實形像」在人心中占有地位,從而結束「觀念」在人裏面掌權的時代。

如今,我不僅在大紅龍國家降臨,而且我也面向全宇,以至于整個穹蒼都在震動,哪一處不在經受我的審判?哪一處不在我所倒之灾中生存?所到之處都撒下了各種「灾種」,這是我作工的一種方式,無疑對人是一個拯救,對人所施的仍然是慈愛的一種。我要讓更多的人都認識我,都看見我,從而敬畏多少年來人所看不着的,如今却是實際的神。我為什麽要創造世界?為什麽人類敗壞我却不全部毁滅?為什麽人類都在灾難之中?為什麽我要親自穿上肉身?我在作我的工之時,人所嘗到的不僅有苦,也有甜。在世之人,有誰不是活在我的恩典之中呢?若我不給人以物質的祝福,有誰能是在世上得以富足的呢?難道讓你們得着子民的地位就是祝福嗎?若不是子民而是效力者,你們不也在我的祝福之中生存嗎?無一人能摸着我説話的根源。人,對我所給的稱呼并不寶愛,多少人因着「效力者」而生發埋怨之心,多少人因着「子民」而生發愛我之心,誰也不要糊弄我,我眼鑒察一切!你們之中有誰甘願接受、完全順服呢?若不是國度禮炮的響起,你們真能「順服」到底嗎?人能做什麽、想什麽,能走到哪一地步,我早就預定好了。

多數的人在我的面光之中接受我的焚燒,多數人都在我的激勵之下奮起直追。當撒但勢力攻擊我民之時,我來阻擋;當撒但的陰謀破壞我民生活之時,我將其徹底打散,使其一去不復返。在地,各種各樣的邪靈無時不在尋找可安息之地,無時無刻不在尋找可吞吃之人的尸首。我民!必在我的看顧保守之下,切不可放蕩!切不可妄為!應在我家中獻上你的忠心,只有忠心才可回擊魔鬼的詭計,千萬不要再像以往,在我前一套,在我後一套,這樣已不可挽救,難道這一類的話我還説得少嗎?正因為人的舊性屢教不改,所以我才多次提醒,不要厭煩!我説的完全是為你們的命運!撒但所需之地正是骯髒污穢之地,越是不可救藥,越是放蕩不受約束,各種污鬼越是乘機而入,若到這種地步,你們的忠心將全是妄談,毫不實際,而且你們的「心志」也將被污鬼吞吃變為「悖逆」,變為撒但的「詭計」來打岔我的工作,從而被我隨時隨地擊殺。人都不曉得這事的嚴重性,只是當耳旁風聽聽,絲毫不謹慎。以往所做我不記念,難道你仍等着再一次的「不記念」來寬容你嗎?雖然人抵抗我,但我并不計較,因為人的身量太小,所以我對人并没有提出多高的要求,只是讓人能不放蕩而受約束罷了。難道就這一條你們也達不到嗎?多數人等着我揭示更多的奥秘,以令他「大飽眼福」,但是,若你能明白所有的在天之秘,又能怎麽樣呢?難道這樣就加添了你對我的愛了嗎?這就激起你對我的愛了嗎?我并不低估人,也不輕易給人下結論,若不是人的實情,我絶對不隨便扣在人的頭上作冠冕的。你們回想以往:我曾幾次誣衊你們?曾幾次低估你們?曾幾次不按着你們的實情來鑒察你們?曾有多少次的説話不令你們心服口服?曾有多少次不扣着你們的心弦説話?你們有誰在看我話時不是心驚膽戰,深怕被我打入無底深坑?有誰不在我的話中受試煉?我的話中有權柄,但并不是隨便審判人,而是因着人的實情我才將話中之意不斷地顯明給人,其實,有誰能在話中認識我的全能呢?有誰能領受我話的精金之品呢?我的話説了多少,誰曾寶愛我話呢?

一九九二年三月三日

第十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