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 篇

第 三 篇

你們既稱為子民,便不同于以往,你們應傾聽順服我靈的發聲,緊隨我的作工,不可將我的靈與肉身分開,因我們本是一,原不是分散的,誰若將靈與人分開,或注重人,或注重靈,那樣會吃虧的,只能是自己造的苦杯自己喝,别無他説。若是能够將靈與人看作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這樣,對我才有充足的認識,内在的生命會逐漸發生變化的。為着使我的下一步工作能够暢通無阻,所以我用話語的熬煉來試驗所有在我家中的人,用作工方式來試驗跟隨我的人,在這種情况下,可以説,所有的人都處于失望之中,作為人,無一不是處于消極被動的景况之中,似乎整個空間都發生了變化。有的人怨天怨地;有的人在失望中仍硬着頭皮接受我話語的試驗;有的人仰天長嘆,眼泪汪汪,似乎是為剛降生的嬰兒却夭折了而悲痛欲絶;有的人甚至想到這樣活着是一個羞辱,而且禱告神趕快把他挪去;有的人整天精神恍惚,似乎剛得了一場大病,神志仍然不清;有的人在發怨言之後悄然離去;有的人仍然在自己的位上贊美我,但仍帶有幾分消極。今天當一切都顯明之時,我也不必再多説以往,更重要的是在今天我所給你們的位上仍然能够忠心無二,使你們所做是我所應許的,使你們所説是我所開啓、光照的,最後使你們所活出的是我的形像,完全是我的彰顯。

我的話語在隨時隨地地釋放、發表,而你們也應每時每刻地在我面前認識自己。因為今天畢竟不同以往,再不是你願意就能做到的,而是必須要在我話語的引領之下能够攻克己身,以我的話語為主心,不可任意妄為。所有教會實際實行的路從我的説話中便可找着,若不按着我話行的,是直接觸犯我靈的,我將其滅没。既然到了今天這種情况,你們也不必再為以往的所作所為而過分悲傷、懊悔,我的度量海闊天空,難道人能够做到什麽程度,能够認識我到什麽地步,我還不是瞭如指掌嗎?人有誰不是在我手中呢?你有多大的身量,你以為我一點不知、半點不曉嗎?不可能的事!所以,當所有的人最失望之時,當所有的人等待得不可耐煩而想另起頭之時,當所有的人想問我究竟是怎麽回事之時,當一部分人沉浸在「花天酒地」、一部分人想起來反抗之時,當一部分人仍然忠心效力之時,我又重新開始了審判時代的第二部分,即潔净審判我的衆子民。也就是説,我正式開始訓練衆子民,使你們不僅能為我作那美好的見證,更能在子民的座上為我打那美好的勝仗。

我民應時時防備撒但的詭計,為我把守我家中之門,能够互相扶持,彼此供應,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後悔也來不及。為什麽我要加急訓練你們?為什麽我將靈界實情告訴你們?為什麽我一再提醒勸勉你們?這些你們可曾想過?可曾揣摩透亮?所以你們不僅能在以往的基礎上使自己老練,更能在今天的話語引領之下除去裏面的不潔之物,使我的每一句話語都能在你的靈裏生根開花,更重要的是能够多結果子。因我所要的并不是艷麗、繁茂的花朵,而是要那纍纍的果實,并且不是變質的。明白我話的真意嗎?所有温室裏的花,雖然多如繁星數點不清,而且吸引着所有的游人,但花謝之後,便如撒但的詭計破爛不堪,無人問津。而經受風吹日曬的所有的為我作見證之人,雖然花并不美麗,但花凋謝之後,便有果實,因這是我所要求達到的。我説這話,你們有多少明白的?當花謝結果之時,而且當所有的果實能够供我享受之時,我就結束我在地的所有工作,開始享受我的智慧的結晶!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二日

第 三 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