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第 一 百 一 十 九 篇 說 話

我的心意你們都該明白,我的心情你們都當理解,現在是籌備回錫安的時候,除此之外的事,我根本就沒心思幹,我只盼望著能與你們早日同相聚,一同在錫安度過分分秒秒。我厭憎世界,我厭憎肉體,我更厭憎地上所有的人,我不願看見他們,因他們都帶著鬼性,絲毫沒有一點人的味道;我不願在地上生活,我厭憎一切受造之物,我厭憎一切屬血氣的,全地充滿死屍的味道,我要馬上回到錫安,除去地上所有的死人氣味,讓全地都充滿讚美我的聲音。我必要回到錫安,我必要脫離肉體、脫離世界,誰也不要攔阻,我擊殺人的手沒有情感!從現在開始,誰也不要提起教會建造的事,否則我不饒恕(因著現在是見證眾長子的時候,也就是建造國度的時候,誰若提起教會建造,便是拆毀國度建造的,是打岔我經營的)。一切都已就緒,一切早已預備好,就等著眾長子被高舉、被見證,那時我會不耽延一分一秒,不講究任何形式,立時回到錫安——你們日思夜想的地方。不要只看當今的世界仍舊安安穩穩,但這個工作都是回錫安的工作,現在先不管這些,當回到錫安之日就一切都成了。誰不願早日回到錫安呢?誰不願父與子早日團聚呢?屬地的享受再好也纏累不住我們的肉身,我們要超脫肉身一起回到錫安。又有誰敢攔阻呢?又有誰敢設置障礙呢?我定規不饒恕他!我要把所有的攔路虎一掃而光(之所以說現在不能立時回到錫安就是這個原因,我一邊作這一個潔淨的工作,一邊在見證我的眾長子,這兩個工作同時進行,當潔淨工作完成之時,正是我把眾長子都顯明之時。我所說的攔路虎都是指大批的效力者說的,所以我說這兩個工作同時進行),我要讓我的眾長子與我一同踏遍宇宙地極,踏遍山河萬物的每一處,誰敢阻?誰敢攔?我的手對任何人不輕易放過,除了我的眾長子之外,我對誰都是烈怒、都是咒詛,全地凡是屬血氣的沒有一個是蒙我祝福的,都是遭我咒詛的。從創世以來,我不曾祝福過任何一個人,即使是祝福也是話語,從來沒有事實的臨及,因我對撒但恨惡到極點,只是懲罰它,我不會祝福它。只在末了的時候,在我徹底征服撒但之後,我完全得勝之後,我就對所有的忠心的效力者給予物質的祝福,讓其以讚美我為享受,因為一切大功都已告成了。
我的時間確實不會太遠,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結束在眼前(確實是在眼前,不是什麼預表,從我的心情就能看出),我要帶著我的眾長子馬上回錫安去。有人會說,既然只是為了長子,為什麼花費六千年的時間呢?而且又造了那麼多人呢?我說過在我一切都是寶貴,更何況我的眾長子呢?我要調動萬有為我效力,我更是為了顯明我的大能,讓每個人都看見整個宇宙世界沒有一物不是在我們手中的,沒有一人不是為我們效力的,沒有一事不是為我們成就的。我必要成就一切,在我沒有時間觀念,雖然我計劃六千年完成計劃,完成我的工作,但是在我一切得釋放自由,即使是不夠六千年,在我看也是到時候了,誰又敢說一個「不」字呢?誰敢起來隨便發議論呢?我的工我自己作,我的時間我自己安排,無人、無事、無物敢隨便亂動,我要讓一切都順著我的來。在我沒有對錯之分,我說是對的,那一定是對的,我說是錯的,那也一點不假。不要總使用人的觀念衡量我!我說眾長子與我一同得福,誰敢不服?我當場滅了你!叫你不服!叫你悖逆!我對整個人類簡直沒有一點憐憫,我已恨惡到一個地步了,簡直不能寬容一點。對我來說,必須得馬上把整個宇宙世界都滅了,才是我的大功告成了,這才是我的經營計劃竣工了,方才解我心頭之恨。我現在只注重見證我的眾長子,其餘的事先放在一邊不管,先作主要的,之後再作次要的,這是我的工作步驟,誰也不要違背,必須都按著我說的來,否則,成了我咒詛的對象。
如今我的大功告成,我也就安息了,從此之後,我再不動工,我讓我的眾長子作一切我所要作的,因為我的眾長子就是我自己,我的眾長子就是我的本體,這是一點不差的,不要用觀念衡量,看見眾長子就是看見了我,因我們本是一,誰若分開便是抵擋我,我定規不饒恕。在我的話中,有人測不透的奧祕,除我愛的人能發表我,別人誰也辦不到,這是我定規的,誰也改變不了。我的話語豐豐富富,我的話語完完全全、深不可測,人人都應在我的話上多下功夫,在我的話上多多揣摩,一字一句都不要落掉,否則人都會領受偏謬,都會錯解我的話語。我說我的性情不容人觸犯,就指我所見證的眾長子不容任何人抵擋,我的眾長子就代表我的性情的各方面,所以說神聖的號角吹響之時,便是我開始見證眾長子之時,所以說在以後神聖的號角,也就是我的性情要逐漸公布於眾,即眾長子顯明之時,也就是我的性情顯明之時,又有誰能測透呢?我說在我揭示的奧祕之中,仍然還有人揭不開的奧祕,你們有誰細細揣摩揣摩此話的真正含義呢?我的性情就是你們所想像的人的性格嗎?大錯特錯!今天誰看見我的眾長子,誰就是蒙福的對象,誰就是看見我的性情了,這是一點不假的,我的眾長子代表我的全部,一點不差是我的本體,誰也不要疑惑!順服者蒙恩典,悖逆者遭咒詛!這是我定規的,無人能改動!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