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第 一 百 一 十 一 篇 說 話

萬國必因你而得福,萬民必因你而對我歡呼、讚美,我的國必興旺、發達,必永遠存留,不得任何人踐踏,不容任何不與我相合的東西存著,因我是威嚴不可觸犯的神自己,不讓任何人論斷我,不讓任何人與我不合,從此足見我的性情,足見我的威嚴。當有誰抵我時,我在我的時候來懲罰他,為啥現在仍未見我懲罰誰?只因我的時候沒有到,我的手還沒真正作事,雖然大災大難倒下,只是針對大災大難的內容說的,但大災大難的實際並未臨到任何一個人。從我的說話當中你們摸著什麼沒有?我要把大災大難的實際開始發布,就從今開始,在這之後,抵我的必遭我手擊殺。以往,只是顯明一些人,不是大災大難的臨及。今天不同以往,既然我全部告訴你們大災大難的內容,我就在特定的時間,把大災大難的實際公布於眾。在這以前,沒有一個人觸及大災大難,所以,多數人(即指大紅龍之子)仍然任意猖狂,任意妄為。當實際臨及時,這些東西就徹底服氣。否則,誰也對我定不真、認不清,這才是我的行政。從此看出,我的工作方式(指在所有的人身上的作工方式)開始轉變:在大紅龍的後代身上顯明我的烈怒,顯明我的審判、我的咒詛,我的手開始刑罰所有抵我的;在眾長子身上顯明我的憐憫、顯明我的慈愛,更在眾長子身上顯明我神聖不可觸犯的性情,顯明我的權柄,顯明我的本體;效力者安下心來為我效力,眾長子越來越顯明;通過擊殺抵我的,讓效力者從中看見我的不饒人的手,從而恐懼戰兢地為我效力,讓眾長子從中看見我的權柄,對我更加認識,從而藉此生命得著長進;在前一段時間說的話(包括行政、預言、對各類人的審判),開始按著次序來應驗,也就是讓人看見我的話就實現在眼前,沒有一句落空的,都是實際;在未應驗之前,大批的人要因著未應驗的話而出去,這是我作工的方式,不僅是我的鐵杖的作用,更是我的話語的智慧,從中看見我的全能,看見我對大紅龍的恨惡(這在我開始作工以後方能看出來,在現在顯明部分人,只不過是我的刑罰的一小部分,但不能包括在大災大難之中,這是不難理解的。從中看出,在這以後,我的工作方式更讓人難以理解,今天告訴你們,免得你們到時因此而軟弱,這是我對你們的託付,因為要有歷代以來人未看見的令人難以放下情感、脫下自是的事發生)。之所以我用不同的手段來懲罰大紅龍,是因為它是我的仇敵,是我的對頭,必須把它的後代都滅絕了,方才解我心頭之恨,才能準確地羞辱大紅龍,這才是把大紅龍徹底滅亡,把它扔在硫磺火湖、無底深坑。
不僅是在昨天,而且是在今天,更重要的是在明天,我要讓我的眾長子與我同掌王權,與我一同治理萬國,與我一同享受福分。我的大功告成,這樣的話我一直在說,也可以這樣說,從創世以來我就開始說了,在人來說,並不理解我說的是什麼。從創世以來到今天以前,我一直沒有親自作工,也就是說,我的靈從來沒有完全降在人身上說話,降在人身上作工,但今天不同以往,我的靈親自作工,是在宇宙世界的每一處。因著我在末世要得一班人與我一同作王掌權,所以我先得著一個與我同心合意的人,來體貼我的負擔,之後我的靈完全降在他的身上發表我的聲音,向宇宙世界釋放我的行政,揭示我的奧祕。我的靈親自成全他,我的靈親自管教他,因著在正常人性的裡面生活,所以誰也看不透,當眾長子都進入身體之時,就完全顯明我在現在所作的是不是事實。當然,在人的肉眼來看,在人的觀念當中,誰也不相信,而且不能順服,但這一點是我對人的寬容,因為事實並不臨到,所以人不能相信,不能明白。在人的觀念當中,永遠沒有一個人相信我的話,人都是這樣,不是只相信我的人說話,就是只相信我的靈發聲,這是人的最難辦的地方。若沒有人肉眼看到的事發生,沒有一個人能放下自己的觀念,沒有一個人相信我所說的話,所以我用我的行政來懲罰那些悖逆之子。
在以前我說過這樣的話,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也是從始到終掌管一切的,在末後,我要得著十四萬四千得勝的男孩子。在得勝的男孩子這個字眼上,你們有所了解,在十四萬四千這個數字上你們並不清楚。人的觀念是帶有數字的,定規是指人數或者東西的個數,在修飾得勝的男孩子的「十四萬四千得勝的男孩子」中,人也認為得勝的男孩子有十四萬四千個,再進一步有的人認為是一個預表意,把十四萬與四千分開來解釋,但這兩種解釋都不對,既不指實際的數目,更不指預表意,在人誰也不能看透這一點,歷代的人都認為可能是預表意。十四萬四千與得勝的男孩子相聯,那麼,十四萬四千就是指末世的一班作王掌權的、我所愛的人,即十四萬四千解釋為從錫安來又回到錫安的一班人。完整的十四萬四千的得勝的男孩子的解釋是:從錫安來在人世,被撒但敗壞,最後又被我重新得著,與我一同歸回錫安的人。從我的說話當中,看見我的工作的步驟,即你們進入身體是不遠的事了,所以我一再在這方面解釋,在這方面提醒,你們務要看清,從我的說話當中摸著實行的路,從我的說話當中摸著我工作的步伐。要想摸著聖靈工作的步伐,必須從我揭示的奧祕來看(因為聖靈作工無人能看見,無人能摸透),之所以我在末世揭示奧祕就是這個原因。
在我的家裡,沒有一點不合我的東西,從現在開始我一點一點地清除,一點一點地潔淨。人,誰也插不上手,誰也作不了這個工,之所以說我在末世親自作工就在此顯明,我多次告訴你們,只讓你們享受,不讓你們動一手一腳就這個原因,這才顯明我的大能,這才顯明我的公義、威嚴,顯明我所有的人揭不開的奧祕(因著人對我的經營計劃一直不認識,人對我的工作步驟一直不了解,所以稱之為「奧祕」)。我在末世要得著的、我在末世所作的都是奧祕。在我創世以前,從來沒有作過今天的工,而且我從來沒向人顯示過我的榮臉,顯示我的本體的一部分,只是我的靈在一部分人身上作工(因著創世以來,沒有一個人能彰顯我,沒有一個人能作我的發表,所以我未曾讓人看見過我的本體,而且我的靈在一部分人身上作工),今天我的榮形、我的本體才顯明給人,人才看見。但今天你們看見的仍然不完全,仍然不是我所要讓你們看見的。我要讓你們看見的只不過是在身體裡,現在誰也達不到這個條件,也就是說,在進入身體之前,誰也看不見我的本體。所以我說,我要在錫安山向宇宙世界顯明我的本體,從此可見,進入錫安山是我的最後一部分工程。當進入錫安山時,我的國度就建造成功了,也就是說,我的本體就是國度,當眾長子都進入身體之時,就是國度實現之時,所以我一再提起眾長子進入錫安山的事,這是我整個經營計劃的中心點,歷代以來誰也沒有摸著。
在我改變工作方式之後,會有更多的、人的思維達不到的東西,所以務要在這方面留心,在人的思維達不到的東西,並不決定我說得不對,這就更需要人受苦,需要人與我配合,不可任意放蕩、只隨從自己的觀念。因為多數的效力者都是在這方面跌倒的,我用我的話來揭露人的本性,來揭示人的觀念(但效力者因著我不改變他的觀念,他就跌倒,作為長子的因著我藉此改變他的觀念,除去他的思維),在最後,眾長子都因著我揭示的奧祕而得成全。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